11第十章 - 淤青

11第十章

顾安宁看的出来邵庭眼底潜藏的欲-望,他们住在一起十几天,邵庭依言没有强迫过她,可是这种假象根本持续不了多久,面前的男人终究是狼性未泯。 她一把攥住邵庭已经在自己腰间摩挲的大手,眼里有屈辱的光芒:“你、你说过至少这周不碰我。” 邵庭微微一怔,眼神在车厢模糊的光线下晦暗不明。 他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酒精味儿,此刻充斥着她的鼻端,等同于给予了她危险的信号。顾安宁慌乱的找着借口:“我不方便,例假来了。” 邵庭静了片刻,伸手覆住她的后脑强势地吻了上来:“只是接吻。” 顾安宁左右避着依旧躲不开,他钳制住她的手力量惊人,像是将她牢牢控在了怀里一样。她僵持着不愿放他进去,唇齿紧合,邵庭有的是办法逼迫她,伸手扣住她的下巴微微施力。 顾安宁痛的张嘴,他的舌尖便灵活地探了进去。 叶强早就习惯他们这种打战一样的亲热方式,只是后座时不时传来的暧昧低吟还是让他尴尬。邵哥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对海棠特别有耐性…… 想到这叶强急忙调整思绪,不敢再乱想下去。 顾安宁喘息着,口中不断来回翻搅的舌头带着一股浓郁的红酒和烟草味,陌生的气息让她难受,秀眉拧的极深,好像在遭受什么酷刑一样。 邵庭也不好受,她的小舌顽固地一直在推拒他,手指也在胡乱抓挠,这哪里是在接吻,撕咬还差不多。 邵庭舌尖微微退出些许,干脆用唇齿轻轻啃咬她的唇肉,等她一张小嘴发红充血,上面泛着水润光泽,这才慢慢退开,眼里居然还有些揶揄:“做你的男人,体力不好还真不行。 顾安宁紧握着拳头,像只暴怒的小狮子狠狠瞪着邵庭,邵庭伸出手指替她揩掉唇上的水渍:“我说过,你要习惯我。” 顾安宁愠怒地扭过头,完全不再搭理自说自话的男人。 余怒未消,她又敏锐地感觉到身旁男人的手伸了过来,暴躁地看他一眼,发现他将手伸进她上衣口袋了。 “别乱动我东西——” 顾安宁话音未落,已经看到邵庭将那张属于海棠的名片扔出了窗外,夜风随着未合拢的车窗灌进来,带着他漫不经心的语气:“无关紧要的东西,留着做什么。” 顾安宁气得脑袋疼:“这叫尊重,你根本不懂。” 邵庭微微抬眼看过来,嘴角略带讽刺:“知道她是什么人吗?也许跟你微笑的时候,肚子里正在算计怎么把你卖了赚钱。尊重?我的大小姐,拜托你多动动脑子。” 顾安宁咬牙看着他,邵庭又伸手将她的脸转向另一边,冷漠地说:“世界上可不止我一个坏人。” 顾安宁沉默看向窗外,是啊,多动动脑子,她和邵庭的事儿就是因为她以前太没有头脑,什么都听信他的,甚至连…… “以后不会了。” 顾安宁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邵庭只是眉峰微微动了动,最后什么都没再说,车厢再次陷入死寂。 回家之后傲马上蹿到了邵庭脚边,邵庭伸手顺了顺它一声乌黑发亮的毛发,再抬头时顾安宁已经上楼了,只留下一抹清丽孱弱的背影。 他眼神微黯,低头又看了一眼自己脚边的傲:“她好像还是不喜欢你,因为我吗?” 傲对着他叫了两声,似乎在附和他的意见,邵庭将它沉重的身躯推开一些,郁卒地沉了脸:“一个两个,没一个让人心情好的。” 顾安宁没想到和海棠的第二次碰面来的这么快,而且场面着实有些诡异。她刚到电台就听说今天来了重要人物,监制临时通知她要将节目调整,做一期访谈栏目。 顾安宁皱眉看了眼编导交给自己的稿子,上面的问题倒全是情感和婚恋的,似乎也与她的节目内容相符合。 只是这也来的太突然了一些。 “看到了吗?台长亲自接待的。” 同事围在一起窃窃私语,顾安宁坐在办公桌后看资料,只是那些八卦还是清晰地传进了耳朵里,想忽略都难。 “听说投了不少钱,咱们的节目最近不景气。” “不是说要调整了,难道以后都会改成谈话性节目?” “那也不该是投资商亲自上阵啊,有点儿怪——” 顾安宁倒是没想那么多,整改节目的传闻已久说了很久,她已经渐渐学着淡定了。刚刚准备看嘉宾名单,台长就带着一行人走了进来。 一身干练的黑色套装,微微有些栗色的卷发披散在身后,海棠依旧眉目间带着笑意,却有种说不出的冷淡疏离,能将这两种矛盾的情绪完全呈现出来的也只有她一个人了。 顾安宁很惊讶,站在原地都忘了主动打招呼。 台长皱着眉头,对她的呆怔有些不满:“这是本期的特邀嘉宾,晟耀娱乐的海总。” 顾安宁回过神来,主动伸出手:“海总,你好。” 海棠嘴角蕴着笑,笑起来别有一番韵味:“我和安宁是旧识。” 台长似乎也很惊讶,原本有些冷漠的脸庞马上堆了笑:“原来如此,认识更好啦,安宁好好招呼海总。” 顾安宁沉默地点头,台长又殷勤地对海棠道:“海总待会就随意聊就好,不必紧张,安宁很机灵,很会接你的话题。” 海棠笑看着顾安宁,那模样倒真像是他们认识了许多年一样:“还有半个小时,我们一起喝杯咖啡怎么样?” 顾安宁对海棠的感觉很奇怪,像是有些熟稔又像是多了几分惧怕,总之很复杂,对方还在期待地望着她,周围也都是好奇观望的同事。 她只好点了点头:“楼下的咖啡不错。” 海棠是个很特别的女人,她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脂粉味,妆容淡的几乎看不出来,也不爱香水和首,所以她指间个那个素净的钻戒就显得格外扎眼。 似乎留意到了她的目光,海棠微微转动着戒面:“我结婚了,这个年纪应该不奇怪吧?” 顾安宁摇了摇头,居然有些不敢看对方的眼睛:“戒指很漂亮。” “我先生也有相同款式的。”海棠温柔地注视着那枚戒指,眼神是从未见过的专注,看得出来她很爱那个男人。 顾安宁紧握着拳头,掌心都掐出了红痕,邵庭手上没有戒指,这个她可以确定。可是谁知道他会不会将他藏了起来,邵庭心思缜密,不会那么轻易露出痕迹的。 更何况,邵庭那样的人,根本不屑于在她面前掩藏吧? 顾安宁好像在安慰自己一样,做第三者是每个有道德准则的女孩的底线,顾安宁也不例外,即使是被迫的也会让她心存羞耻。 海棠坐了片刻,抱着胳膊靠进椅背里,目光微微有些异样的打量着她:“对了,说说你吧?和邵庭是怎么认识的。” 顾安宁看着面前的黑色液体,里面有细微的波纹浮动着,她用力捏住自己有些发颤的指尖,抬头时坦然而镇定:“他以前,是我爸找来的保镖。” 海棠显然被她的回答给震慑住,许久才笑出声,只是那笑里似乎带着几分凄凉:“还真是个想不到的开始。” 顾安宁抿着唇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她以前就不大会说话,现在这场景好像说什么都显得不对。 海棠沉吟片刻,再看向她时眼神已经清明无波:“邵庭背景这么厉害,你父亲……还是没消息吗?” 顾安宁微微一怔,海棠似乎很关心顾伯平的事情,而且上次吃饭——她难得留了个心眼,含糊不清地说:“还没找到。” 海棠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拿起杯子抿了口咖啡:“该录节目了,咱们上去吧。” 节目录制的还算顺利,编导之前就给了稿子,这些问题都是得到海棠确认过的。节目进行到尾声,顾安宁问完最后一个问题就可以结束了,这些稿子她之前根本没看完,没想到和海棠聊起来居然也十分默契。 “海总事业这么成功,最后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话想要送给我们收音机前的听众呢?” 海棠慢慢地弯起唇角,看了眼顾安宁,那一眼莫名地让顾安宁升起一股寒意,只听她说:“我其实也不是一直顺利的,我现在的父母是养父母,我以前的家庭很普通。父亲是个教授,母亲是个工人,不过……后来家遭横祸。” 她说着意味深长地看着顾安宁:“安宁,不问问我,家里遭遇什么了吗?” 顾安宁机械地看着她一张红唇微微开合着,手心里都冒出细汗:“这是海总的——” “没事,说出来和大家分享,让大家知道遇上在再难的困境也是可以逆转的。”海棠嘴角噙着一抹志在必得的微笑,不再看顾安宁,“父亲以前有个很好的朋友,非常信赖。我们两家关系十分交好,我和那位父亲挚友的孩子,还姐妹相称呢。可是谁料想,这样的人,居然是披着狼皮的衣冠禽兽,剽窃了我爸半生的心血构思,自己倒是飞黄腾达了。” 顾安宁心脏突突跳着,耳边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是呆滞地看着海棠微笑的唇角。 随即想起了太多太多的细节,那个没去过却莫名熟悉的小镇,还有那间屋子,网上的传闻,还有对海棠的诸多复杂感受。 难道海棠说的,是真的…… 作者有话要说:我随后可能会稍微修下前面某些地方,看到更新的亲表点进来哈oo d_b

上一篇   10第九章

下一篇   12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