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十一章 - 淤青

12第十一章

顾安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接的,似乎冷场了很久,她还是把节目搞砸了,连结束语都是海棠替她完成的。 台长非常重视这次的访谈,顾安宁毫无疑问地挨训了,自从网上的传闻越演越烈之后,台里领导对她的态度也大不如前。 “平时不是挺机灵的,今天怎么了?”台长不复往日的温和,语气严苛,看她时眉头皱的极深,“知道海总给咱们提供独家访谈有多难得吗,今天的收听率破了历史新高。” 顾安宁没说话,老实地微微垂着脑袋。 台长忍耐着又说:“居然在这节骨眼上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这次失误列入考核,现在台里正在研究,你的节目需要做调整。” 顾安宁惊讶地抬起眼,这份工作对她来说意义还是不一样的,至少让她在绝望的生活中找到了一些慰藉。 “台长,我——” 台长抬手示意她别说话,直接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解释:“状态不好就放假休息一段时间,机会多留给新人锻炼锻炼。” 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顾安宁知道台里不会因为自己一次小小的失误就做出这种决定,想必是早就有的打算。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海棠给的那些暗示,无暇伤春悲秋,脚步沉重地走出台长办公室,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发呆。 自母亲去世后就是她和父亲相依为命,顾伯平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海棠那些话她怎么都无法相信。父亲从小就教育她要做个正直坦荡的人—— 顾安宁站在原地想了想,忽然冲进办公室拿了自己的包就直接奔向电梯,她必须找海棠问清楚才行。那些事发生时她实在太小了,海棠比她大几岁,或许记忆也有偏差? 总之她无论如何都没法相信父亲是那样卑劣的小人。 海棠的车早就离开了,她刚出广播大楼却意外撞上了闻讯赶来的八卦记者们。刺眼的闪光灯像是一堵厚实的围墙,生生拦住了她的去路。 顾安宁吓了一跳,不由往后退了好几步,接着有别的记者又从身后涌上来,她被他们团团围住。 “顾小姐,海总访谈中提到的父亲挚友是顾老先生吗?” “对于网上的传闻,你有什么回应吗?顾老为什么一直没出来替自己澄清?” 犀利而气势汹汹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的将顾安宁牢牢困住,记者们摆出咄咄逼人的架势,一点儿放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顾安宁紧攥着手包,被眼前的灯光刺得微微垂着眼,故作镇定地回答:“抱歉,你们也知道是传闻了,我没什么可说的。” 她想挣出重围,可是记者们显然比她有经验多了,一阵又一阵响起的“咔嚓“声绵延不绝,像是要将她所有窘态都收录一样。 “顾老对此一直不出来回应,难道网上的传闻是真的,顾老的确是失踪了?” 记者们脸上露出兴奋的光芒,眼里迸射出想要将她抽筋剥骨一般的露骨眼神。顾安宁无路可逃,忍耐着警告道:“网上的传闻都是无中生有,如果谁作出不实报道,我一定会依法起诉他毁谤。” 记者们完全不惧怕她毫无威慑力的言辞,依旧将她堵在大厅前的广场上。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难堪至极,顾安宁忍耐着不说话,拥挤推攮之间,不知道是谁狠狠撞了她一下,顾安宁狼狈地摔倒在地上。 记者们的镜头变成了俯视的姿态,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鄙夷。 “网上还有传言顾小姐和一位姓邵的神秘人士同住,而海总的先生刚好也是邵姓,不知道顾小姐能不能解释下这之间的微妙联系呢?” 一个女记者将话筒递到顾安宁面前,她的话如一枚惊雷,瞬间引起一片哗然。 顾安宁喉间火辣辣的,像是燃了一团火,她惊愕地瞪着眼,再一次被意外给震慑住。 “抱歉,让一让。”叶强带着几个黑衣男子强势地将记者们疏散开,顾安宁从散开的人群后看到了挺拔矗立在夜色中的深沉男子。 他乌黑的瞳仁似是与周围的暗夜一般深刻不测,带着浓的化不开的深沉情绪,接着抬脚大步走上来,只微微瞥她一眼,俯身将人抱了起来。 “闭眼,其它的交给我就好。” 邵庭低沉的嗓音此刻不似往常那般轻佻,带着一股安神的魔力,顾安宁迟疑着伸手抱住他的颈项,鼻端马上被他熟悉的味道充盈着。 “是庭瑞国际的邵总——”记者们很快认出了邵庭,他的出现证实了之前那位记者的爆料,闪光灯再次拼命闪烁着,接着是各种不堪入耳的言论。 “邵总您和顾小姐真的在同居吗,您和海总的婚姻破裂证实有第三者插足,是顾小姐吗?” “您知道顾老先生剽窃海总父亲构思的事情吗?您和顾小姐在一起,不怀疑顾小姐的动机吗?” “顾小姐,你是不是因为知道邵总是海总的丈夫才主动引-诱他的?” 邵庭紧紧抱着怀里的女人,大步往前走,眼里像是冻了寒冰一样:“今天的事我不希望上报。” “是。”叶强恭敬地回答,接着对一旁的手下抬手示意,“做事。” 顾安宁被邵庭抱上车,缩在后座一直没说话,邵庭竟然也没安慰她,只是脱了身上的外套将她完完全全包裹住,自己则坐在一边一言不发。 顾安宁看了眼窗外,记者们手里的相机早就支离破碎,叶强似乎在做善后工作,表情淡漠地和气愤填膺的记者们交涉着。 车厢里很安静,顾安宁沉默良久,哑着嗓子问:“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邵庭并没有马上回答她,或许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顾安宁缓缓转过身,眼里带着浓重的怒意:“为什么?如果你在顾家是为了帮她,那么我呢?为什么要这么羞辱我?” 邵庭的脸在昏暗的车厢里看不清表情,许久才听到他略带迟疑的回答:“我没有对不起你,更没有对不起她。” 顾安宁在黑暗里微微勾起唇角,讽刺的笑着。 邵庭沉吟片刻,伸出手:“我能说的只有这个,安宁,请你相信我。这是我第一次请求你。” 他的语气很虔诚,带着一股易让人动容的催眠魔力,顾安宁避开他伸过来的手,脸色铁青:“别碰我。” 邵庭沉默良久,停在半空的手缓缓落了下来:“我说过,有些东西多动动脑子,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 邵庭或许在暗示什么,可是顾安宁此刻有的全是屈辱和愤恨,她红着眼眶看了眼邵庭:“谢谢你提醒,拜你所赐,你的太太主动找上我的。” 邵庭薄唇抿的很紧,似乎在压抑什么,顾安宁此刻的脑子全部都被记者口中那些第三者言论给塞满了,一点儿也不惧怕他,同样脸色阴沉地回视着他。 叶强刚刚打开车门就被里边诡异的气氛给瘆的打了个寒颤,有些心惊地低声汇报:“都处理好了。” 邵庭依旧一瞬不瞬地盯着顾安宁,只动了动唇角:“送她回去。” 顾安宁是一刻也不想和邵庭呆着,但是她没办法,逃不掉、斗不过,做再多都显得无力又滑稽。她无奈又愤懑地瞪着他:“你要报仇是吗?可是你和我纠缠不是更对不起你太太,这不是在帮她,是在伤她的心,你——” “要我把你的嘴堵上吗?”邵庭冷冷看了她一眼,抱着胳膊面无表情地看向前方。 顾安宁不知道该怎么和邵庭沟通,如果邵庭不主动放她走,她做什么都无济于事,只会一遍遍上演猫捉老鼠的戏码。 一路无话,刚到别墅门口邵庭就率先下了车。 看了眼他怒气冲冲的背影,顾安宁在肚子里咒骂一句,孰料邵庭却没有径直走向屋子,而是绕过车身走到她的位置。 车门被打开,这男人一言不发就直接将她扛在肩头。顾安宁脑袋一阵充血,瞪着腿还用拳头狠狠砸他的脊背:“混蛋,放开我,你疯了!” 邵庭不说话,一路吓得管家和帮佣都靠边站,顾安宁觉得难堪又丢脸,直到被他扔到了柔软的被褥间。 顾安宁最怕和邵庭独处一室,尤其还是有床的地方,她第一反应就是挣扎着从床上蹦起来。 邵庭伸手指了指她:“老实坐着,不然马上脱了你衣服做一次。” 顾安宁双臂撑着身后的床垫,两腿微微曲着,尴尬地僵在那里,眼里分明还有不甘和抗拒。邵庭扯开领带,慢慢地坐在床边,过了片刻才转头看着她:“想喝酒吗?” “……”顾安宁感觉在看一个神经病。 邵庭完全不理会她倒胃口的眼神,从冰箱取了两瓶啤酒过来,这让顾安宁有些意外,她以为邵庭会拿红酒。邵庭把酒递进她手里,冰冰凉凉的还覆着着一层细碎的水珠,他冲她弯了弯唇角:“买醉,还是这个比较快。” 灯光柔和地洒在他身上,漆黑的发丝微微垂着挡住了深邃的眉眼,他微微曲起手指,一只手就轻松地拉开了易拉罐的拉扣。 如果这不是一个满手血腥的冷酷男人,或者不是一个有妇之夫,顾安宁会有闲心欣赏眼前的惬意画面,这男人很多细小的动作都是一副完美的画卷。 然而顾安宁实在太了解他内心有多卑鄙了,就如此刻—— 邵庭仰起修长的颈项,狠狠喝了一口冰啤,这才转头看着她,表情难得沉稳而肃穆:“不管我有没有结婚,我在你心里的心里的形象都不可能改变,同理,不管发生任何事你都只能呆在我身边。所以你此刻需要的不是我的解释,是它。” 顾安宁紧紧捏着手里的冰啤,那阵寒意一直汇聚到心底。 邵庭搂住她的肩膀,唇瓣越发冰凉,贴上她耳垂时让她止不住颤抖一下,他的语气里却是带了几分无奈:“安宁,试着多看看我。” 顾安宁没有看他,只是将手里的啤酒一饮而尽,也完全没注意到邵庭脸上的落寞情绪。 顾安宁喝了不少,她此刻的确需要发泄和逃避,以前父亲总是将她保护的很好,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需要她独自承担。然而短短的几月内,一切都变了,周围天翻地覆。 邵庭靠着床凳,曲起一条长腿,时不时接住床上扔下的空的易拉罐。 傲趴在他身边,听到动静就会警惕地抬起头看一眼床上,随即又老实地趴回邵庭身边。邵庭抬手顺着它的毛发,皱眉看着身旁的大家伙:“告诉她,她也不会相信我是好人对不对?” 傲蹭着他修长的手臂,像是在无声地安慰他,邵庭郁闷地抽回手,脸上的表情更臭了:“你就不能不说实话让老子高兴一下啊,和那死丫头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d_b

上一篇   11第十章

下一篇   14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