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十三章 - 淤青

14第十三章

顾安宁是被敲门声吵醒的,睁眼便是一大片刺眼的光亮,宅子里静悄悄的,不知道现在几点。她的生物钟完全乱了,几乎都是呆在房间睡了醒、醒了再接着睡。 睁眼之后她愣了许久,以为敲门声是自己的幻觉,直到门口响起管家苍老的声音:“顾小姐,有客人找。” 顾安宁愣了下,她的朋友屈指可数,更何况谁也不知道她在这里。 打开门,管家微微抬眼看着她,在接触到她身上的衣服时不赞同地皱着眉头:“您不换件衣服吗?” 顾安宁没有说话,重新回房间换了一身家居服,倒是到处都包的严严实实的,她不知道自己身上那些痕迹还在不在,被人看到终归是不好。 刚刚走下楼梯就看到了端坐在客厅里的男人,他听到脚步声,微微侧过脸来,警帽下的五官深刻立体,一双眼深邃如海。 竟然有几分像那个人,是制服的关系吗? 顾安宁恍惚片刻,很快收敛心思,她确定自己不认识他,在离他稍远的单人沙发坐定。 来人一身英挺的警服,正气凛然,他坐在她对面微微弯着好看的唇角:“顾小姐你好,我是现在负责顾老案子的队长穆震。” 顾安宁闻言微怔,之前负责这个案子的不是他,面前的人太年轻了,这让她心脏不由沉了沉。 穆震也看懂了她的心思,却依旧是温和的笑着,完全不在意她眼底的轻视:“我们刚刚查到一点儿和顾老有关的线索,我想请你帮忙确认一下。” 顾安宁黑眸紧缩,说话都开始不利索了:“确、确认什么?” 穆震抬手示意:“别紧张,只是找到一些东西,大概属于顾老先生。” 他说完却谨慎地看了眼周围,再看她时表情肃穆凝重起来:“顾小姐能和我回警队一趟吗?” 顾安宁知道穆震在担心什么,起身与他一同离开,管家送她到门口时低声询问:“要派车送您吗?邵先生知道会——” “我自己会回来。”顾安宁拒绝她的好意,看到管家一副为难的样子又说,“我不会让你们失职,忙完就回来。” 管家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是。” 直到上了穆震的车子,对方才露出一丝轻松的表情,年轻的脸上有了玩笑的痕迹:“看得出来邵先生很紧张你。” 顾安宁坐在后座,对于自己怪异的举止并没有多解释,只是头也不抬地说:“怎么会有这种误会,穆队你观察力太弱了。” 穆震摇了摇头,发动车子:“看来外面的传闻都是真的了。” 顾安宁一听这个脸色微变,穆震却转过头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我想你大概还不知道,邵总和他太太最近斗得很凶,其实并不只是你的原因,还有其它的,他们在某些利益上一直有分歧。” 顾安宁对此一点儿也不关心,转头认真看着他:“谢谢你的安慰,我只关心我父亲的事。” 穆震微笑:“我知道,但我想你应该会有心理负担。” 顾安宁垂在膝盖上的手慢慢蜷了起来,她这段日子几乎不敢去想这些事,谣言的杀伤力有多大,看看阮玲玉就知道了。 她从后视镜里回视一眼穆震:“如果你想从我这里知道邵庭的事,我大概会让你失望。” 穆震微怔,墨色的眉峰微微挑起,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光亮:“顾小姐还真是有趣,你对所有人都是这么尖锐?” 顾安宁沉默地看向窗外:“抱歉,我最近有些暴躁。” 话音刚落,怀里忽然被丢过来一盒巧克力,顾安宁意外地看向对方,穆震英气的脸上还有几分孩童的纯粹,冲她眨了眨眼:“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吃,希望对你也有帮助。” 顾安宁迟疑着伸手去拿,指尖紧了紧,这才低声说:“谢谢。” 穆震将密封袋里的东西递给顾安宁,顾安宁一眼就认出来这的确是顾伯平的东西。她紧紧的攥着那只腕表,像是想从上面感应到什么似的,焦急地看着穆震:“这是我送给他的,你从哪里找到的?” 穆震坐在办公桌后,手里还挟着未点燃的香烟,想了想才说:“是在一个奢侈品回收公司找到的,表后面的编号独一无二。” 顾安宁一怔,眼眶倏地红了。 穆震看她这副样子,一时有些无措,对于哄女孩子他还是缺了些手段,只好解释道:“我们已经查到了当时拿这只表过去的人是谁,是个背景很干净的工人,他说是在厂区附近的旧楼里找到的。” 顾安宁忐忑地听着,总觉得穆震还未说到关键处,果然穆震接着就说:“根据他的描述,顾老当时是和几个年轻人一起离开的,其中一个,很像是邵庭。” 顾安宁呼吸一窒,即使她知道邵庭和这件事扯不开关系,但是真正得到证实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愤慨。想到邵庭平日的伪装,他向来最擅长的就是欺骗。 无论在海棠面前还是她面前,原来这个男人都穿了一层虚假的外衣。 顾安宁不知道邵庭将父亲绑架的目的是什么,她自认自己没有那么重要,那么就是因为海棠了?脑子里不由想起穆震说的,海棠和他在某些利益上一直有争执。 顾安宁脑子一阵钝痛,心脏也好像被人狠狠刺了一下,原来再次被背叛还是会觉得疼。她一直以为过去的邵庭在她心目中或谢是个朋友,原来她这么看重他吗…… 顾安宁牙关咬的很紧,脸色发白,穆震皱着眉头,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没事吧?” 顾安宁微微敛神,目光慢慢聚焦:“没事。” 她沉默片刻,再抬头看穆震时已经有了几分清明:“你想要我怎么做?” 穆震赞许地笑看着她,随即眸色暗了下来,等确认办公室外没有人才开口:“顾小姐很聪明,我想……请你帮忙。” 从警局出来,穆震坚持开车送顾安宁,顾安宁拒绝几次都没用后总算说了实话:“我还不想回去,想晚一点。” 穆震了然地点了点头,看了眼时间:“该吃晚饭了,不如我们一起?” 顾安宁还有些迟疑,她不喜欢和陌生人呆在一起,但或许是穆震身上的那善服起了某些安全暗示,她最后还是答应了。 途中邵庭给她打了个电话,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以至于听到他的声音时她居然有些莫名的紧张。 “管家说你出去了?” 邵庭向来直接,没有任何铺垫,顾安宁猜想管家把什么都跟他汇报了,就说:“吃完饭就回去。” “一个人?” 顾安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谎,或许是真的太怕邵庭了,不假思索就说出口:“嗯,一个人。” 穆震闻言看了她一眼,顾安宁越发心慌了,匆匆说了句“我吃完就回去”,电话挂断她依旧心有余悸。 穆震不由失笑:“你这样的心理素质,还真不是做卧底的料。” 顾安宁想,她的确是不够镇定,相比之下或许邵庭的性子更适合吧?可惜那人只有一颗狼子野心,真是可惜。 穆震带她去吃的日本料理,进门时还言辞凿凿:“吃点够味儿的才会觉得过瘾,能让你心情放松下来。” 顾安宁想起从见面开始,穆震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调节自己的情绪,不由感激地笑了笑:“谢谢。” 跟着服务生一直走到最里面的包间,点单的时候门没有合上,对面正好有人出来,嘈杂声失了门板的掩护突兀地传了过来,顾安宁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可是仅一眼就完全呆怔住。 邵庭正坐在几个男人中间,黑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顾安宁喉咙一阵火辣辣的,明明喝的是茶,却好像烈酒一样让她全身都火烧火燎的。她坐在那里,连穆震问她意见都好像完全没听见。 作者有话要说:字数有点少,大家先看,你们想看惩罚神马的……下章吧……邵哥看见一个和大白很像滴臭警察,肯定要吃醋鸟 d_b

上一篇   12第十一章

下一篇   15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