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十四章 - 淤青

15第十四章

对面的包间门是率先合上的,可是邵庭那双阴沉沉的眼睛依旧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顾安宁紧攥着茶杯,忽然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凝滞了一样,让她有些坐卧不安。 “怎么了,脸色突然这么差?”穆震温声询问,连还在一旁的服务生也询问地看过来。 顾安宁摇了摇头,喉咙有些哑:“没事,有点冷。” 服务生退出去,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穆震是个很健谈的男人,面对她这么慢热的人居然也能找出很多话题:“你应该多运动,气色不好,这么高的温度居然也会觉得冷。” 顾安宁看了他一会,生出几分感慨,果然只是神似而已……接着礼貌颔首:“谢谢,我当这是关心。” “就是关心。” 穆震没有看她,低头喝了口茶,顾安宁意外地抬起头,只听他又缓缓说道:“知道为什么是我接手这案子吗?” 顾安宁更加疑惑,穆震这才支着下颚仔细打量她:“因为我和顾老有段渊源。你应该知道顾老在资助很多孩子上学,我被父母找回之前,也是他资助我的。” 顾安宁完全愣住,她知道父亲一直在做这件事,可是很多学生都不知道他是谁,毕业后也与他没有一点儿联系。 穆震看她呆愕,莞尔道:“我是巧合下知道的,我生父与顾老曾经合作过。” 顾安宁没想到他们之间还有这层关系,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半晌才说:“真巧。” 穆震被她这副呆呆的样子逗得没形象笑出声,英俊的面容在灯光下看起来格外帅气:“你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可爱啊。” 顾安宁局促地低下头,她不习惯和男人这么对话,尤其是像穆震这样爽朗的人更是没有接触过。 穆震微微敛了笑,语气严肃起来:“所以你可以放心,我和你一样迫切想要还顾老一个清白,这么好的人,怎么可以被有心人那样随意污蔑。现在已经有了头绪,只要从邵庭这里下手就能顺利把人救出来,而且还要机会让邵庭伏法。” 顾安宁指尖一顿,穆震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异样,适时让话题停住。 沉默良久,顾安宁只是很慢地看向他:“谢谢你穆震,在这个时候还有人选择相信我爸,我真的很高兴。” 穆震摸了摸鼻子:“忽然这么正式,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是不是该说句‘不客气’?” 顾安宁笑了笑没有回答,穆震不知道此刻他的一席话与她而言给予了多大信心,在所有人将矛头都对向父亲时,她的信心也被一点点在摧枯拉朽,那些邵庭呈现在她眼前的蛛丝马迹,险些就让她动摇了。 幸好—— 有了穆震的调剂,这顿饭吃的不算沉闷。邵庭一直没有出现,中途顾安宁知道对面有人率先离开了,她不知道是不是邵庭,反正回家大概都免不了又要被折磨的命运。 穆震临走时坚持要送她,顾安宁摆手拒绝:“真的不用,我自己回去。” 穆震便没有坚持了,他这边车子刚刚离开,顾安宁身后就亮起了一阵刺眼的车灯。她呼吸一滞,缓缓地转过身。 车灯太刺眼,她看不清车上人的表情,但想也知道里面的会是谁。脚好像灌了铅,可是又好像上了自动发条,在她脑子发出指令之前已经抬脚走了过去。 车上只有邵庭一个人,他没有看顾安宁一眼,只是冷漠地开口:“上车。” 顾安宁识相地选择了副驾,车厢里的温度似乎更低,到处都有种阴冷的感觉,可他身上也只穿着单薄的衬衫,领带早被他扯了扔在一旁,发丝微微垂下挡住了那双狼一样的眼睛。 顾安宁紧张地咽了口口水:“你、还没走。” 邵庭这才转过脸,黢黑的眼专注地睨着她,淡色的唇间淡淡吐出两个字:“等你。” 其实这与他平时的样子相去不远,可是顾安宁还是莫名地紧张害怕,甚至有种心虚的感觉。她紧紧攥着拳头,扯出一个难看至极的笑:“其实我可以自己回——” 她话未说完,邵庭已经倾身向她压了过来,顾安宁吓的用力合着眼:“不要在这里。” 预料中的亲吻啃-噬却没有降临,原来他只是帮她系安全带,顾安宁心跳快的控制不住,看着近在咫尺的俊朗侧脸,他好像……没有生气? 邵庭系完安全带就沉默地发动车子,居然真的没有找她麻烦,语气似乎也淡淡的没有一丝怒意:“我以为你很讨厌日本菜。” 顾安宁想起以前的确是对邵庭说过的,想起往事,心里一阵怅然,语气也变得低落下来:“偶尔吃一次也不错。” 邵庭没有再接话,只是顾安宁发现他将车开上了高架,车速似乎也较之前加快了不少,她下意识攥紧安全带,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的路况。 车窗被他降下,夜风扑面就灌了进来,她一头长发被吹得凌乱不堪,几缕落在眼前让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 周围的景致急速后退,车速也越来越快,顾安宁终于按捺不住低声开口:“邵庭。” 邵庭只留给她冷漠的侧脸,并不理她,唇角微微抿着,即使再小心遮掩依旧能看出他此刻心情很糟。 顾安宁知道他还是生气了,这个男人是典型的只休官放火,他骗了她那么多,现在居然为这种小事就生气动怒成这样。思忖再三,她还是决定主动道歉,她胆子还没大到生命受威胁还坚持不必要的原则。 “对不起。” 邵庭充耳不闻,顾安宁只好又说:“我不是故意撒谎的,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了,就是……” “你答应他的条件了?” 邵庭平静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顾安宁惊的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支吾着说:“没有,我、我爸还在你手里,我不敢。” 邵庭转头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漫不经心地,可是紧绷的手背有了松懈的弧度。 顾安宁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用力蜷紧的手指。 邵庭没有再说话,只是车速慢慢减了下来,顾安宁脑子里还记着穆震的忠告:和邵庭相处,一半真话、一半假话,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邵庭没有直接回家,现在时间尚早,他将车开到了码头。顾安宁不明所以地看着窗外,到处都黑洞洞的,只有不远处的一艘游轮上光影攒动,偶尔还能听到几声汽笛。 “要出海?” 邵庭面无表情地系领带,不知道是心情不好还是什么,他弄了好几次都没完全打理好。顾安宁迟疑着伸手帮他,邵庭的手指缓缓垂落下去,即使不抬头,也知道他的目光始终落在她脸上。 顾安宁多少带着些讨好的心思,邵庭的呼吸浅浅地喷洒在她手背上,比他整个人温暖多了。 “有舞会,你和我一起。”邵庭似乎有了缓和,简单地对她交代几句。 顾安宁倏地抬起头,舞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和邵庭出双入对不是更招话柄吗?邵庭自然不会替她考虑那么多,顾安宁只好自己找借口:“我这样会让你丢脸。” 邵庭看了眼她身上的衣服,从后座拿过一个袋子扔进她怀里,说着已经下车了:“五分钟,换不好我来帮你。” 顾安宁气得咬紧牙根,又低头看了眼袋子里的衣服,白色小礼服,斜肩,甚至连搭配的首饰都有。 这是一点商榷的余地都没有了。 等她换好衣服跟着邵庭一起登船,意外的是门口的记者也都没敢有什么大动作,搭在邵庭臂弯的手指忽然被他改成了交握的方式,十指紧扣,莫名地有了安心的意味。 顾安宁心里不由暗自吁了口气,她是真的怕惨了邵庭,越来越怕,这个男人的折磨手段层出不穷,可是看他这样,应该是消气了才是。 舞会还未开始,来的都是榕城有地位的人物,邵庭应酬他们的时候,顾安宁就待在一边老实地陪着。那些人对顾安宁似乎也见怪不怪,居然一点好奇八卦的眼神都没有,大抵是他们最近的新闻闹得太凶,别人都对她熟悉了。 人越来越多,很快门口传了另一阵骚动,记者们嘈杂的声音引得顾安宁都不自觉朝那边看过去。 门口出现一双男女,女人微笑着偎在男人怀里,男人嘴角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顾安宁却看着那边怔在原地,全身好像被浇了一盆冰水,有点凉,还有些僵硬,她想挪开眼都变得异常艰难。 邵庭的手臂忽然揽住了她的腰,声音清冷寒咧:“哦,我忘了告诉你,白沭北也会来。” 作者有话要说:像邵庭这种人,教训顾妹纸自然要等大白在场才符合他变态的心理→→ d_b

上一篇   14第十三章

下一篇   16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