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十七章 - 淤青

18第十七章

打电话的是叶强,顾安宁很快就听出来了,看得出来叶强和海棠很熟悉,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邵庭眼神微微一黯,目光再次流转至她脸上。顾安宁小心地遮掩,密实地睫毛安静垂下,不敢露出太多情绪。 邵庭打量她片刻,这才直起身,背对着她绑好浴袍系带:“把电话给她” 他大概要去安抚海棠吧?顾安宁扯了扯干涩的唇角,拉过被子蒙住头。 无论邵庭的告白是真还是假,这爱情她都消受不起,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一份婚姻阻挠着,这已经不仅仅是爱或不爱的问题…… 邵庭在外面待了很久,再回来时满身的寒意和烟草味儿,钻进被子时那双硬实的手臂箍在腰间冻得她一阵寒颤:“冷。” 她缩着身子,他却不断向她靠近,高大的身形将她牢牢锁在怀里,好像要确认她的存在一样,呼吸暧昧地萦绕在耳畔:“很快就不冷了。” 大概是海棠的事搅了他的性-致,他只是握着她一双白-嫩揉-捏,并没有继续下去,枕着她肩窝问:“不高兴?” 顾安宁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翻白眼:“没有。” 邵庭低笑了一声,似乎还轻轻叹了口气:“因为一些原因,我和她暂时还没办法完全撇清关系,事情结束,会给你个合理解释。” 顾安宁闭着眼不答,邵庭的胸膛很硬,隔着布料依旧能感受到块块分明的坚硬肌肉。 他更加用力地将她抱进怀里,含-弄着她小巧的耳垂:“还说没有不高兴,连话都不说了。” 他的口腔湿湿热热的,牙齿还轻轻啃-咬着她圆润的耳珠,顾安宁实在装不下去了,干脆转身面对他,将他的手拉开:“她说的我父亲的事,是真的吗?” 邵庭的眼神本就复杂,这时候依旧是探不到什么有用讯息,他只是静静看着她:“你觉得?” 顾安宁沉默片刻,微微移开眼:“我爸是好人。” 正如穆震说的,父亲就是个烂好人,生活里不懂拒绝别人的要求和求助,每月的薪水也会拿出一部分来做好事。就连路上遇到行乞的人群,明知被骗也会给他们一些零钱,他总笑眯眯地说:“这些人大都是被人控制了,要不到钱,回去也会受苦的。” 这样的人,该怎么将他和背信弃义的小人联系在一起? “那就继续相信你自己的感觉。”他说着强势地将她搂回怀里,双眼已经慢慢合上,“睡觉。” 顾安宁皱眉看着枕侧一副不愿多说的男人,他英气的五官微微陷进纯白的枕头里,呼吸渐缓,似乎真的毫无防备地入睡了。 “所以你在暗示我,海棠说的并不是真的?” 没有回答,他安静地仿佛真的睡着了一样,顾安宁咬了咬嘴唇,也跟着闭上眼,心里却好像镇定了不少。 她记忆里,的确是有个很小的孩子陪自己玩过,而自己似乎也一直喊她“姐姐”,其它的实在想不起来了,那时候年纪太小,很多事都分不清真假。 海棠或许也和她一样,有些事只是被别人教唆? 顾安宁想着,觉得自己有必要见一见海棠! 第二天游轮返航,叶强的车很早就等在了码头,邵庭没有同顾安宁一起回去,应该是要赶去帮海棠处理事情。 上车前,顾安宁被他搂住亲吻额头,咸湿的海风微微拂着后颈,他压了压她的唇角,轻声说:“海棠受伤了,现在正在医院急救。” 顾安宁讶然,其实他真的不必向她解释。 邵庭将她颊边的发丝别至耳后,这才上了另一辆车,叶强恭敬地站在她身后,适时提醒:“顾小姐,我们可以走了。” 顾安宁想外面的传闻也有假的时候,谁说邵庭和海棠不和来着,关键时刻就能看出孰真孰假了。 刚刚转身准备上车,身后就有人喊她的名字:“安宁。” 顾安宁脊背一僵,缓慢地回过身,白沭北一个人站在不远处,长身玉立,即使没穿军装也一样英挺帅气。 顾安宁意外地没看到林晚秋,白沭北沉稳地走过来,嘴角微微翘起:“晚秋先回去了,她知道我有话要对你说。” 多么善解人意的妻子,看得出来他很幸福,脸上始终蕴着温和的笑意,与以前的他当真不一样了。 叶强的眉心蹙的更深:“顾小姐——” 顾安宁抬手示意他噤声,对白沭北轻声回道:“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吧,我现在住的地方不方便。” 如今面对白沭北她已经完全抬不起头,昨晚的阴影还在,看到他仿佛全身都痛了起来,那耻辱的一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白沭北因为她这句话眉间的褶皱更深,也不顾及叶强防备的眼色,往前迈开一步走近她:“如果需要我帮忙,我会义不容辞。” 顾安宁微怔,随即摇了摇头:“谢谢你沭北,你不欠我,不用觉得亏欠。” 白沭北眼中的担忧更明显了,压低嗓音:“他是不是威胁你了?之前在报纸上看就觉得眼熟,昨晚我才知道他居然真的是你以前那个保镖。他藏在你身边这么多年,目的是什么不得而知。是不是与顾叔失踪的事有关,总之和他在一起很危险,安宁,这不是亏欠与否,而是作为朋友间的关心。” 顾安宁咬着嘴唇,为难地看向面前俊朗的高大男人。 “我知道他背景很复杂,我从警局的朋友那了解过,他们一直在盯着他,可惜没有证据。安宁,我怕你也牵连其中。” 顾安宁鼻头很酸,急忙低下头。原来自己喜欢的人,只要一句关心的话就能让你有满腔的委屈。 叶强被她这副模样气得不轻,在一边用力咳嗽:“顾小姐,我们该走了,待会邵哥会亲自打电话回家里确认。” 顾安宁这才回神,看了眼白沭北,抿起唇角努力扯起一抹笑:“谢谢你沭北,真的不需要,我和邵庭也不是这么容易能扯清的。我会保护好自己。” 先不说她能不能顺利逃走,会不会连累周边的人,光是父亲还在邵庭手里这一点就禁锢了她的步伐。 顾安宁冲着昔日的恋人微微一笑:“我想我们以后大概不会再见了,沭北,看到你幸福真好。” 她说完就转身上了叶强的车子,白沭北站在原地许久都没动,沉肃的脸上依旧浓眉深锁。 “顾小姐,你以后真的别和白先生见面了。”叶强等车子开出很远,这才开了口。 顾安宁收回视线,疑惑地看向他。 叶强想了想,斟酌良久:“以前有个男人是海棠姐的击剑老师,后来对海棠姐的关心有些超友谊,后来邵哥把那男人扔进了海里——” “叶强。”顾安宁叹了口气,“我从来都不想留在邵庭身边。你告诉我邵庭有多在乎海棠真的没有用,我不爱他,自然不会有半点感觉。” 叶强微讪,唇角抿的很紧,被顾安宁一眼看穿显得微微有些窘迫:“海棠姐那么好,我不明白邵哥到底怎么了,以前明明很在乎她的。” 顾安宁能听出来叶强话里隐含的怨气,他是真的喜欢海棠,对自己大概还是碍于邵庭的威慑力。 “邵哥记得和海棠姐有关的每件事,现在却连她的生日都要我提醒。难道婚姻都是这样,以前再爱,总有变卦的一天吗?” 叶强从没在顾安宁面前说过这么多,这是第一次,大概是海棠出事给他的刺激太强烈。想也知道,妻子出事了,丈夫却和情人在一起,这到任何人耳朵里都觉得刺耳。 顾安宁难受地闭上眼:“我从来都没看懂过邵庭,没法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叶强张了张嘴,最后喃喃低语:“我以为我看懂邵哥了,好像也从没看懂过,七年前开始他好像完全变了个人,那时候刚好遇到你……” 顾安宁没再听他说下去,微微合了眼假寐,这段关系从来都由不得她做主,如果可以,谁会选择这样荒谬的人生。 邵庭到医院的时候,海棠正在发脾气,推门而入就被迎面飞来的烟灰缸险些砸到了脑袋,好在他反应机灵,微微侧身就避开了。 “先生。”海棠的助理恭敬地垂首,邵庭示意他们出去,一行人鱼贯而出,病房里总算安静了下来。 海棠穿着蓝白色条纹的病号服,脸色有些苍白,松松垮垮的领口部位若隐若现还能看到绷带的痕迹。 邵庭解开外套的扣子,在沙发上坐下,扬了扬手:“没发泄完?继续。” 海棠在看到他的时候,眼神已经稍稍沉敛下来,坐在床上背对着他,抱着膝盖呆呆看向窗外:“滚,不想看见你。” 邵庭也不生气,坐在原位没有动弹。 海棠听不到动静,慢慢转身看着他:“听不懂我的话?” “难道不是你授意让叶强打给我的?”邵庭似笑非笑,眼里却没有一点儿温度,“这时候还在跟我玩欲擒故纵?海棠,我不吃这一套。” 海棠嘴角方才勾起浅浅的笑意,慵懒地躺回床上:“是我让他打的,我先生都已经带着情人公然给我难堪了,我怎么也得做点妻子该做的事情才对。” 邵庭眼神一冷,抿着唇不再说话。 海棠歪着头看他,一头卷发流泻到胸前,眼神微微有些醉人:“邵庭,你是不是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帮我拿顾伯平的命,我还你自由身,还将你感兴趣的晟耀娱乐一同送给你。不过我看你现在沉醉在温柔乡完全不想这件事了。” 七年前邵庭忽然提出离婚,而且好似彻底变了模样,纵然以前他们的夫妻关系也不够和睦,可是他对她的态度也不曾这般冷漠苛责过。 海棠干脆趁机提出合作,顾伯平身份特殊,她的确没把握能复仇成功。面对她提出的合作意向,他欣然答应,条件就是离婚,还有晟耀娱乐。 海棠对他提出的条件微微有些惊讶,这之前她甚至以为他们开始有了感情……之后邵庭便直接搬了出去,邵庭临走时交代:“我有我的方式,不许干涉我,答应你的事我自然会办到。” 邵庭目光幽深地注视着她,隐隐暗藏杀意,海棠看着他,觉得这男人越来越陌生。 但她生性强势,一点儿也不惧他,继续嘲弄道:“不过的确难办,就算离了婚得了自由身,顾小姐怕是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了,那么就算有了自由又有什么用?” 邵庭倏地站起身,一步步朝她走过去,海棠只是微微拧起两条细眉,藏在薄被下的手慢慢攥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因为改稿子,更新太乱,大家再忍耐下哈,十号交稿以后就好了,群么个╭╮ 然后貌似有不少妹纸看出我的伏笔了tt嘤嘤嘤,终于被你们发现了,赶脚好鸡冻!! ps:谢谢一下妹纸的霸王票! 娇羞乱扭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3-09-3023:03:55 鄢芝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412:42:03 mini飞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516:49:30 芝雪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522:04:09 碧波琉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609:47:51 只爱小美不动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619:12:06 只爱小美不动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0619:12:16 还有洛萁在专栏扔的手榴弹,大家破费了!oo d_b

上一篇   17第十六章

下一篇   19第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