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十八章 - 淤青

19第十八章

“你觉得我想离婚,方式只有这一个?”邵庭嘴角勾着迷人的弧度,微微俯下-身,做工精良的西服外套将身躯包裹的颀长结实,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近乎可怕的气息。 海棠的拳头攥的更紧,纤瘦的下巴抬的高高地:“当然不,可是你要拿到晟耀,方式只剩这一个。别忘了你爸的条件,如果你和我离婚了,可什么都拿不到。” 邵庭完美的表情没有丝毫裂缝,可是海棠知道他对晟耀娱乐志在必得。 她倨傲的仰着小脸满眼挑衅:“邵庭,女人而已,你对我不也只是三分钟热度?顾安宁也不会例外,你迟早会腻的。” 邵庭眼里瞬息万变,慢慢直起身,密实的睫毛遮掩了眼底的情绪:“我知道该怎么做,你太心急了,顾伯平现在失踪了,等找到人再说。” 海棠皱眉看了他一眼,心里其实已经无法信任这男人了:“顾伯平真的不在你手里?” 邵庭吊儿郎当地撇了撇嘴角:“当然不在,如果在我还用的着和你一直这么耗着?更何况要真在我手里,叶强一定告诉你。” 海棠眼里闪过一丝尴尬,邵庭却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你在我身边安排的眼线那么多,居然还不放心,女人太多疑可不好。” 海棠咬了咬嘴唇,转过眼不看他,嗤笑道:“是不好,你的顾小姐才最好,没想到你居然喜欢那样的。” 邵庭不置可否:“每个人喜好不一样。身边的环境太复杂,我喜欢单纯一点儿的。” 海棠抬起眼,苍白的唇角微微一动,话到嘴边又变了味儿:“是啊,以前你就一直喜欢单纯的姑娘。” 邵庭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最后什么也没说,抬起腕表看了眼时间:“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海棠乌黑的眸子黯然一片,邵庭还未走到病房门口,房门忽然从外面推开了,来人根本没有敲门,径直走了进来。 身着深色西服的中年男人,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保养得当的脸庞更是看不出多余的细纹,一双眼如鹰隼般锐利逼人。 海棠是最先出声的,带着几分意外:“爸?” 邵庭垂在身侧的拳头慢慢攥了起来,良久才微微垂下头:“爸。” 邵临风看了眼那边貌合神离的两个人,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在我面前还演戏,就你们那点儿破事,早就闹得街知巷闻了。” 邵庭沉默着没说话,倒是海棠出言维护他:“爸,报纸上乱写的您也信啊?我和邵庭就是有点分歧,记者都爱捕风捉影大做文章。” 邵临风抬手制止她继续说下去,往沙发上一坐,威严地看向沉默不语的儿子:“我自己的儿子我知道。” 海棠便抿着小嘴不说话了,邵临风斜眼觑着邵庭:“媳妇儿出事了,你这又急着去哪?” 邵庭坦然极了,居然没有一丁点儿内疚:“您不是亲自来陪着了。” 邵临风的眉头一紧:“放肆,你海叔走的时候你怎么保证的,这才几年?你外面那个叫什么宁来着,马上给我断了。” 邵庭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一丝妥协的意思。 邵临风冷笑一声,手指叩了叩桌面:“行,翅膀硬了,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 “您随意。”邵庭微微颔首,居然阔步走出了病房,完全不管气到脸色铁青的邵临风。 海棠跪坐在床上,焦急地喊他:“邵庭!” 邵庭只留给他们一个冷清肃然的背影,病房门被“嘭”一声重重合上,邵临风用力合了合眼:“真是越来越不像话。” “爸,您别怪他。” “不怪他,怪我自己。”邵临风叹了口气,眉眼间这会儿才有了微微的迟暮之色,“如果他从小有母亲教,也不会这样……” 海棠看向早就空无一人的门口,也低低地叹息一声。 邵庭从医院出来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去了“暮色”喝酒。下午酒吧还没开业,服务生们看到他都浑身一凛:“老板。” “给我拿瓶酒进来。” “是。” 邵庭在沙发上坐定,点了烟狠狠抽一口,酒吧经理迟飞亲自把酒拿了进来,还带来了两个高脚杯。 邵庭斜眼瞅他:“没兴趣和你喝。” 迟飞挑了挑眉:“我以为你需要倾诉。” 邵庭拧着眉,将手里的烟狠狠捻灭在烟灰缸里,满脸烦躁和戾气。迟飞给他倒了酒,偷偷打量他的脸色:“又和老爷子吵架了?” 邵庭没有说话,迟飞了然地将红酒递到他手边:“让我猜猜,逼你履行夫妻义务,和海棠传承子嗣?” 迟飞的话未说完,面前就倏地飞过一个玻璃杯。 迟飞敏捷地躲开,作势惊愕道:“还是这么暴力,不做那行好些年了,还不知道改改?” 邵庭警告地瞪了他一眼,迟飞做了个封口不言的动作,轻佻的神色微微收敛起来,眸色覆了一层凝重:“你动摇了?不想再继续?因为顾安宁让你乱了。” 邵庭没有片刻迟疑地否定了:“当然没有。” 迟飞看着他眼底的狠色,点了点头,白净的指节晃了晃杯中的暗红液体:“可是你现在越来越不越不专心了,顾安宁这步棋你就走错了,她让你整个计划都变了调……” 邵庭沉默地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微垂着眼把玩面前的打火机:“我知道,可是我不能不管她。” “觉得对不起她?”迟飞嘴角略带讽刺,漫不经心地叹气,“你那时候也不清醒,只能怪她运气不好撞上了,你什么变得这么仁慈了?越来越不像你了,邵——” 他想了想还是没喊出口,只是拍了拍邵庭的肩膀:“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别忤逆老爷子,你现在还没足够的能力和他对抗,海棠反而可以帮你。” 邵庭眯眼看向迟飞,迟飞扯起好看的唇角:“我只是不希望你太辛苦,你和顾安宁可没什么将来。” 邵庭烦躁地扯开他的手:“你他-妈的到底是来安慰我还是来给老子添堵的?” 迟飞为难地摊了摊手:“忠言自古都逆耳。” “滚蛋。” 一整天邵庭都没有回来,顾安宁吃完晚饭带着傲出去遛弯,这么大的巨型犬,路人见了几乎都避着走。她干脆挑了幽静一点儿的弯道走,傲看起来吓人,其实非常听话,一路上都乖乖地没有乱跑。 走着走着就出了住的别墅区,这里是新开发的城区,居住的人不算太多,倒是有几个大学的新校区就在附近。 顾安宁走出很远,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温和的男音:“顾小姐。” 循声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同样带狗狗出来散步的穆震,他穿着简单的灰色手工毛衣,一条干净的休闲长裤,朝她走过来时笑容也异常温暖:“真巧。” 顾安宁看了眼他牵着的泰迪,有些想笑:“你也养狗?” 穆震失笑,难得露出几分微妙的难为情:“这是我姐的,她正好也住附近。” 顾安宁回以微笑便不知道说什么了,她知道邵庭安排了人一直跟着自己,和穆震便刻意保持了些距离,无论是自保还是为了穆震好,都不敢和他太亲近。 穆震看她低着头不说话,主动邀请道:“不如一起?我现在下班了,不用觉得拘谨,上次拜托你的事可以慢慢考虑。你不是警方的人,会犹豫很正常。” 顾安宁想起上次穆震请求自己配合他们调查邵庭的事,她虽然没有直接拒绝,可是心底确实是有些迟疑的。她没法说清楚这迟疑究竟是为什么,可是绝对不是穆震口中的非专业的恐惧。 “我,我不习惯和陌生人一起。” 她想了半天才找出这个理由,穆震忍不住笑出声:“你还真是……不给我机会接触,我们会一直是陌生人。” 顾安宁抬眼看他,穆震露出整齐的牙齿,在夕阳下笑容很干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你很排斥和人交往,这应该不是针对我一个人。人是群居动物,太孤僻迟早会出问题,即使不合作,我们也可以交朋友对吗?” 朋友?这么陌生的词已经很久没听到了。 傲已经在一边不耐烦地四处转悠,看穆震的眼神微微有些敌意。 顾安宁只好牵着傲率先走在前面,而穆震跟在她几步之外,偶尔和她低声交谈几句:“你不怕这狗吗?第一次看到女孩子养这么大的犬只。” “是邵庭的。” 穆震一愣,随即笑容变得意味深长:“还真适合他。” 顾安宁看了眼傲,不赞同地嘟了嘟嘴,其实一点儿也不适合邵庭,邵庭给人的感觉更恐怖更狡猾,养条黄金蟒可能更适合。 夕阳洒下金黄的光晕,将两人的身影拉的细细长长的,顾安宁不善言辞,自从识破邵庭的真面目之后就更不敢轻易相信人了,对穆震多少有些疏离。 穆震也不在意,依旧肆无忌惮地说笑,会讲些狗狗身上发生的有趣的话题,顾安宁听完忍不住也会心一笑,只是极少回应。 直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脸上的笑意褪尽,还以为邵庭会和以前一样消失好几天—— 来电显示的号码是邵庭的,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却不是他,也是低低沉沉的男音,听起来有些纨绔的味道:“嫂子,邵庭喝多了发酒疯呢,你来把他弄走。” 顾安宁被对方话里的理所当然震得有些发懵,又因为那句嫂子无所适从:“……为什么是我?”他不是很多地方住吗? 对面的人有些不高兴了:“啧,还真是小没良心,因为他现在只想见你,这理由够吗?” 对方报了地址就将电话挂断了,顾安宁捏着手机站在原地,邵庭喝醉酒每次都会乱来,她已经怕了,可是不去接邵庭后果也是她承受不起的。 穆震已经走了上来,看她脸色不对疑惑道:“怎么了?对了,我知道前面有个咖啡厅,咱们去休息一下。” “对不起。”顾安宁收好手机,打断他的话,微微吁了口气,“我现在有点儿急事,改天再见。” 她说完抱歉地笑了笑,还没等她挥手示意,傲已经飞快地调转方向往前跑了几步。 邵庭这次似乎喝了很多,顾安宁去的时候他正安静地躺在沙发上,身上只穿着熨帖的白衬衫,手臂搭在额间,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儿动静。 迟飞在门口对她低声说:“屋子隔音效果很好。” 他说完暧昧地冲她眨了眨眼,顾安宁疑惑地看着他,等他走远才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不由脸上一阵火辣辣地,邵庭这色-情狂,看来在朋友眼里也不正经。 她走过去,抬手推了推沙发上的男人:“喂。” 邵庭的呼吸很淡,周身都是一股浓郁的酒精味,躺在那里没有一点儿反应,顾安宁迟疑着戳了戳他的胸膛:“邵庭。” 邵庭没有睁眼,手臂摊开就把人箍进了怀中,一手精准地将她刚才戳自己胸膛的手指捉住塞进了嘴里:“乖,别吵,让我睡会。” 作者有话要说:更晚了,对不起大家,最近真的是恨不能一天有四十八小时tt d_b

上一篇   18第十七章

下一篇   20第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