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十九章 - 淤青

20第十九章

顾安宁没敢乱动,僵硬地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等他呼吸渐缓才将手指抽了出来,这男人不是变态就是个邋遢鬼,真是太不讲卫生了! 顾安宁悄悄蹭了蹭上面濡湿的水渍,微微抬起眼打量沉睡中的男人。 如果撇开他恶劣变态的行径,的确有副让女人沉迷的出色皮囊,可惜这么好看的男人人品实在不怎么样。 她悄悄在心里吐槽,身体被箍的有些喘不过气,可是一直一动也不敢动,如果吵醒这男人,难保他不会做那件她最讨厌的事情。 时间好像被无限拉长,房间里静悄悄的,顾安宁微抬着下巴正好能看到大片玻璃墙外酒吧开始喧闹的场景,这片玻璃墙应该是特殊设计,因为她发现外面的人注意力根本没投射在这边半点。 与其看着邵庭,倒不如看看众生百态来的有趣。 她刚刚偏转过脑袋就被人给钳住了下巴,不悦的声音带着微醺的酒意:“乱动什么?” 顾安宁僵着脖子,紧张地抬起眼:“喘不过气。” 邵庭乌黑的眼眸狭长而明亮,离得太近了,顾安宁都能看到他眼中自己小小的影像,还有他身上让她恐惧的雄性气息。 邵庭抱着她翻了个身,沙发很小,面对面侧卧着她也只能躺下半个身躯。 她只好本能地伸手搂住他,防止自己摔下去。 邵庭对她这个举动很满意,低头在她鼻尖啄了一下:“这样就能一直看着我了。” 顾安宁皱了皱眉头,这男人就连喝醉了也不改霸道的毛病。忍耐着没挑衅他,可是这样一直看着邵庭又让她觉得别扭,只好攥紧他的衬衫小声祈求:“我们回去吧。” 邵庭两道炽热的眼神一直盯着她,顾安宁觉得自己就像是铁板上的肉,再煎一会就该熟了。 邵庭没回答,却低下头开始吻她,唇瓣贴上来的时候带着甜腻的酒精味儿,力道温柔极了,一点点舔-弄着她柔软的唇肉,好像耐心也非常好。 顾安宁不习惯,可是也不敢推开他,至少这时候的邵庭还是个正常人。 他明明喝了这么多酒,心情应该是很糟才对,可是怎么看都不像是心情恶劣的样子。 “怎么还是这么笨,舌头不会回应我?” 清冷的声音打断思绪,顾安宁急忙探出小巧的舌尖,和他的黏腻在一起来回纠缠着,邵庭在吻-技上不知道是不是高手,她只知道自己越来越昏沉,好像整个人都快被他给吸光胸腔里的空气窒息而死了。 邵庭捏着她的下巴将她小脸抬高,嘴角勾起愉悦的笑:“舒服?以后你会喜欢这件事。” 顾安宁讪讪地,她已经感受到小腹上那发烫的硬物,邵庭狼变的很快,她脑子一转急忙转移话题:“……为什么喝这么多酒?” 邵庭眼里有很明显的意外,盯着她看了一会,揽在她腰间的那只手收的更紧,像是要将她揉进身体里:“宝贝在关心我?” 顾安宁迟疑着点了点头,邵庭并没有马上回答,许久才慢慢闭上眼:“你在敷衍我,当我是傻瓜?” 顾安宁窘迫地咬着下唇,邵庭忽然又接着说:“不过,安宁第一次主动关心,即使是假的,我也很开心。” 顾安宁看着他脸上露出的近乎真诚的模样,有些困惑,迎接到他深沉的视线心跳都不自觉加快。 “其实我很羡慕你,至少你父亲在你心里是百分百的好人,那么多人说他不好,你也可以固执己见。”邵庭讽刺地笑着,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顾安宁产生的错觉,居然在他脸上看到了类似哀伤的情绪。 接着他说:“有的父亲,身为儿子却知道他有多混帐,让人恨不能——” 他搭在她腰间的那只手收的更紧,眼底的狠色让人为之一震,顾安宁都觉得疼了,邵庭留意到她痛苦的表情才急忙松手:“抱歉,给你揉揉。” 顾安宁握住他不老实的大手:“你和你父亲吵架了?” 邵庭不在意地扯了扯唇角,玩味地垂眼睨着怀里不安的女人:“别用这么同情的眼神看着我,我一点儿也不伤心,喝酒可不是为了他。” 他又露出那副往日的高高在上,眼底的黯然尽数收敛,大概这男人还是不习惯在人前露出脆弱的模样。 顾安宁识趣地没有再追问,邵庭这样的人格缺陷,大概真是家庭造就的悲剧。可惜她还是同情不起来,农夫和蛇的故事她可记得很清楚,同情心泛滥也不能泛滥到一条蛇身上。 邵庭微合着眼,可是胯-间的硬物又在不安分地乱动,偶尔会顶到她敏感的部位,顾安宁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急忙伸手扶他:“我们回去吧,这里好吵。” 邵庭的黑眸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伸手捉住她软绵绵的小手:“安宁,做一次?” 顾安宁脸色一变,挣扎着想抽回手:“不、不要。” 邵庭脸色微变,顾安宁最怕他露出这副样子,忍耐着小声说:“我不习惯在外面。” 这已经是她做出的最大让步了,可是邵庭却一点儿也没妥协的意思,搂着她亲了亲她的额头:“那你用手帮我。” 顾安宁之前也被他逼着用手做过,完了之后就是手指都快断了,喝水的时候整个手掌都是抖的。 邵庭不是在征求她的同意,握住她的手就按在了自己早就威风凛凛的雄性象征上,顾安宁被迫握着,偏偏一手还握不住,苍白的小脸上一双眼赤红赤红的。 邵庭一看她这样子就更忍不住了,解开拉链就把东西给掏了出来:“宝贝,握着。” 头部已经顶了上来,顾安宁没敢低头看,她从来都不敢看他的东西,记忆里的阴影还在,她只能强忍着恶心慢慢摊开手指,将他罪恶的东西一点点包裹住。 坚硬的巨物,握住时还在活跃地跳动着,温度高的吓人,顾安宁笨拙地抚摸着它,听到头顶传来一声沉闷哼。 她不知道邵庭为什么喜欢这件事,或者说不明白男人为什么都喜欢,至少她厌恶极了,每做一次阴影就加深一层。 但是她抗拒不了,邵庭的手已经覆了上来带着她上下套-弄,她能感觉到那灼热在手心里越来越粗-壮,像是有什么压抑的东西要喷薄而出一样。 “对,就这样。”邵庭的呼吸越来越重,声音却性感的一塌糊涂,火热的呼吸洒在她颈窝里,接着是他濡湿的舌一寸寸滑过她光-裸的颈项。 顾安宁全身都好像火烧一样,明显感觉到他掐住她的腰,自己就着她的动作开始顶-弄。 他每次都时间很长,这一次也一样,顾安宁手酸的难受,微微带了哭腔:“邵庭。” 邵庭捧着她的脸,安抚地亲吻:“乖,再忍一下。” 他身下的动作加剧,握在手中的巨兽好像咆哮着要将她吞噬一样,顶端还有透明的液体溢出来,顾安宁真想将他捏折了算了! 掌心都被磨的发红,他终于紧紧含住她的唇剧烈抽-送几下,接着是低哑的男音带着高-潮后的余韵:“射-了。” 顾安宁无措地看着满手黏腻,欲哭无泪:“你、你变态!” 邵庭抓过她的手帮她清理,搂着她轻声哄着:“成年男女,这很正常。” 他深深注视着她,像是有话要说,最后只是用粗粝的指腹揉-捏着她滑腻的脸蛋:“安宁,我对你不会差,安心在我身边。你以前受的苦,我会补偿你,我会疼你。” 顾安宁知道邵庭说的是什么,她的心理问题是怎么来的,邵家的下人早就议论开了,邵庭也一早就知道她十七岁那年的遭遇。 她呆滞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这个男人,她还可以再信吗? 回去的时候迟飞看顾安宁裹紧外套走在前面,脸色比来的时候还要难看,忍不住撞了撞邵庭的胳膊:“你又干嘛了,把人吓成那样?” 邵庭不耐烦地看他一眼,迟飞压低声音道:“别说我没警告你啊,再这么乱来,早晚把人吓跑了。” 邵庭不在意地看了眼不远处的瘦弱身影:“她跑不掉。” 迟飞翻了个白眼:“你现在是腹面受敌,别忘了还有你老子在,还是小心点儿。昨天那一出,说不定这会你爸早就和海棠合计出一套儿等着你往里钻呢。” 邵庭眸色一沉:“你觉得我会怕?” 迟飞叹了口气:“在你爸眼里,顾安宁就是个三儿,他的手段你知道。更何况人顾安宁压根就不是心甘情愿留在你身边。” 迟飞的话戳中邵庭的痛处,他狠狠剜了他一眼,迟飞适时噤声,忍不住又试探道:“真喜欢上了?” 邵庭的表情变得异常烦躁,完美的五官难得有些窘迫,恼怒地骂道:“关你屁事,老跟着我干嘛,滚。” 迟飞也习惯了邵庭这副样子,戏谑地挑起眉:“恼羞成怒了。” 邵庭郁卒地垮着脸大步朝前走,霸道地扣住顾安宁的手,亲密地十指紧扣。顾安宁愣了下,随即听到身后迟飞传来轻佻的口哨声,脸上一热:“你干嘛?” 邵庭不说话,只是将她牵的更紧。 作者有话要说:也要甜蜜一下下=3= d_b

上一篇   19第十八章

下一篇   21第二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