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二十一章 - 淤青

22第二十一章

海棠的出现真是始料未及,顾安宁看着她微微发怔,听到她的话才慢半拍地回答:“小宝正在急救室。” 海棠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直接拿了手机走向一边。 即使刻意压抑着,还是能看出来她很担心小宝,都没顾得上对她露出半点敌意,可见孩子在她心里真的很重要。 顾安宁看到她在低头拨号,慢悠悠地坐回一旁的长椅上。海棠说是“家属”,却没有说“妈妈”,或许是亲戚家的孩子也说不定。 “丁叔,不好意思,小宝在您医院呢……对,出了点小问题。”海棠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顾安宁慢慢抬起头盯着她看。 海棠脸上满是事故的味道,可是音调却微微发颤:“能请您亲自来一趟吗?麻烦您了。” 她应该是打给了更权威的人,得到对方应允后露出了恬然的笑意,收起手机时瞥见顾安宁不安的目光,居然抬脚朝她走了过来。 顾安宁莫名的一阵心虚,随行来的员工大概是看到了真正的老板娘,一直惴惴不安地坐在她身后与她保持距离。 她这时候连个紧张抓握的东西都没有。 海棠在她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真巧,没想到管家给小宝报的舞蹈班居然是你在教。” “我也不知道她是你的……真的很巧。”顾安宁说着,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海棠在她身旁坐下,从手包里拿出一盒女士烟,大概想到是在医院又塞了回去,沉默片刻忽然说:“小宝是邵庭的女儿。” 顾安宁脑子嗡地一声,居然还知道点头。 海棠没有看她,目光有些微微的呆滞,像是一个人呓语似的:“我和他结婚的第二天,他从外面带回来的孩子,说是他喜欢的女人给他生的……” 顾安宁难以置信地转过头,入目的是海棠从未有过的悲伤表情。 白皙的指节轻轻捻着太阳穴,这于她而言大概也是痛苦的一幕,很久才听到她接着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为了让我知难而退,我们开始没有感情,只有利用,所以我一点儿也不在乎,答应他把孩子留了下来。” 顾安宁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原来现实总是比更精彩。 海棠忽然笑了笑,表情苍白:“我很喜欢这孩子,也许因为不爱他,所以对孩子才能投入感情。可是后来——” 后来的事,顾安宁大概能猜到一些。 她每次和海棠见面,总是能对这个女人产生一些新的认知,海棠这样的女人,不知道是该可怜还是觉得可敬。 “我开始以为他说的女人是你,但是知道你没有生过孩子……” 顾安宁呆了呆,海棠转头看了她一眼:“所以不用同情我,你和我一样,邵庭这样的男人像一阵风,也许下一秒就变了方向。对你,也未必真心。” “……”顾安宁哑然。 其实她并不觉得失望,对邵庭没有感情,所以即使这男人下一秒就抛弃她她也只觉得轻松。 “小宝怎么样?”一道浑厚的男音忽然响起,中气十足。 顾安宁抬头看了来人一眼,几乎一眼就能确定这是邵庭的父亲,两人长的太像了,连那股不怒自威的压迫感都如出一辙。 海棠连忙站了起来,小声回答:“还在急救。” 邵临风一听这话脸色变了变,一眼也没看顾安宁,径直走到海棠身边:“明知道丫头身体不好,还让她学什么跳舞,以后难道要去舞台上靠卖艺赚钱吗?” 这男人说话实在太刻薄,顾安宁对他的好感马上就消失了。 海棠在他面前似乎也有些窘迫,低垂着眉眼:“小宝很喜欢,一直求我。” “小孩子哄哄就好了,她要星星你也给她吗?”邵临风冷哼一声,这才微微瞥了眼站在一边的顾安宁,“你是小宝的老师?” 顾安宁点了点头,邵临风勾着唇角冷冷笑道:“你最好祈祷我小宝没事,要是有事——”他冷哼一声,表情却狠厉骇人,像是下一秒就要将她喉咙掐断一样。 顾安宁脸色一变,不是害怕只是憎恶。 那张和邵庭神似的脸,连行事作风都几乎一模一样。 急救室门口的空气像是被冻住一样,邵临风端坐在最首位,顾安宁和海棠站在一旁,海棠尴尬地解释一句:“老爷子很喜欢小宝。” 顾安宁也能理解,都说隔代亲,像这种豪门宠孩子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邵庭呢,马上让他给我滚过来。”邵临风发了令,脸色沉的能滴水,话音刚落楼层电梯就到了,走廊尽头传来一阵纷沓的脚步声。 邵庭带着叶强走了过来,看到邵临风时表情明显变了变。 他走到顾安宁身旁,看了她一眼才说:“小宝怎么样了?” 难得看他如此关心一个孩子,顾安宁恍惚地看向他。他站在她身侧,扭头只看到刺眼的光线,模样并不清晰,却依旧能看到紧拧的眉心。 邵临风冷漠地看着邵庭,言语间净是讽刺:“女儿出事了,你却是最后才知道的,邵总,您真是贵人事忙。” 邵庭没说话,只是微微看了眼顾安宁:“吓到了?” 邵临风这才察觉不对,皱着眉头,仔细打量之下发现眼前这女人竟有几分面熟。再看两人的互动,脸色更加难看:“你就是顾安宁?” 他之前也听管家提过,说报纸上都在报道,可是一直没仔细看过,加上那些记者拍的花里胡哨看得他眼昏。 顾安宁一愣,脸上好像火烧,难堪地点了点头:“是。” 邵临风既然知道她的名字,肯定也知道了她和邵庭的事,果然邵临风看她的眼神变得挑剔厌恶起来:“邵庭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 顾安宁咬着牙,邵庭已经率先开口:“安宁很好,在我眼里她哪里都是最好的。” 海棠闻言脸色变了变,看到邵庭主动伸手握住顾安宁时眼神更加暗淡。 邵临风不说话,只是略微审视地看着顾安宁,似乎在思忖什么。 急救室的门这时候打开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摘下口罩的五官微微肃穆,直接对上邵临风的方向:“孩子身体本来就不好,这种体质要特别注意,先输血吧。” 顾安宁听出了点什么,似乎小宝有什么严重的疾病,果然医生很快就提到先天障碍性贫血。 邵临风当机立断:“那还犹豫什么,马上输血啊。” “血库的0型血稀缺,邵先生——” 顾安宁丝毫没有犹豫,马上接话:“抽我的。” 邵临风闻言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顾安宁接收到他的视线,微微笑了笑:“我正好是o型血,您不放心可以亲自去看看。” 邵临风冷哼一声,转头背过身去。 顾安宁去抽血,邵庭也陪着去,邵临风坐在原位轻轻叩着椅背:“这个顾安宁,什么背景?” 海棠回过神,只说:“没什么背景,她父亲是前阵子新闻里说的顾伯平。” 邵临风闻言微微一怔,眼底渐渐浮起阴霾:“原来是他的女儿,难怪——” 海棠被邵临风的样子微微震慑住,迟疑着问出口:“爸您认识顾伯平?” “岂止认识。”邵临风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表情却阴狠至极,“邵庭的母亲,就是被顾伯平给抢走的。” 海棠蓦地瞪大眼,她没想到居然还有这层关系:“邵庭他知道吗?” “知道,他刚出生他妈就跟着顾伯平跑了,他这辈子最恨的人可就是顾伯平了。”邵临风嘴角带着讽刺的笑,微微摇头,“海棠啊,你还有机会,我这儿子是在报复顾伯平呢,和这女人断是迟早的事。” 海棠看向邵庭和顾安宁消失的方向,事实真是这样吗?邵庭是为了报复顾伯平才和顾安宁在一起?才答应帮自己报仇?可是她怎么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对了,爸,邵庭他……有没有孪生兄弟?” 邵临风正在气头上,被海棠莫名其妙的问题拉回思绪,皱眉看向她:“你说什么?” 海棠的心跳有些快,却还是认真地说:“您不是说邵庭的母亲生下他就和顾伯平走了,会不会……” 如果还有一个孩子,一个和邵庭长的像的男人,而他一直生活在顾伯平身边,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他对顾安宁好,他想帮助顾伯平,甚至想蛰伏在邵家完成一些见不得人的目的。邵庭对她的态度转变太快了,就连对小宝似乎也没以前那么偏爱。 海棠被自己这个疯狂的想法吓到了,可是现在的邵庭实在太不一样了,太多地方和过去不一样。或许也是自己无法接受他突然转变的事实,才会想出这么离奇的结论。 邵临风的回答却将她的希望直接扼杀掉,他摆了摆手,仿若在听天方夜谭:“不可能,邵庭的母亲生产的时候我就在门外,她没胆子骗我。” “……” 顾安宁被迫跟上邵庭的步伐,眼神复杂地一直注视着他紧紧牵着自己的那只大手。直到邵庭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听了她口中的邵庭,你更讨厌我了。” 他用了陈述的语气,很有自知之明,顾安宁也坦率地承认:“抛妻弃女的男人,我不知道该从哪里喜欢。” 邵庭垂在身侧的手用力攥紧,下巴绷得紧紧的,看的出来在强忍怒意。 顾安宁只觉得可笑,难道这一切不是事实吗?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邵庭倏地转过身,说的却是无关紧要的一句话:“什么时候出事,你才会第一时间想到我?” 顾安宁愣住,居然哑口无言,看到他眼中的居然满是忧伤和痛苦。他紧紧握着她的肩膀,许久才说:“顾安宁,你花在白沭北身上的心思,分一点给我可好?” 如果她愿意多看看他,就不会相信别人口中的那些…… 顾安宁被他攥的肩膀发痛,偏偏又挣脱不开,看到不远处好奇张望的小护士便压低声音提醒:“别人都在看。” 邵庭眼神越来越阴鸷,最后甩开她的手,率先朝前走去。 d_b

上一篇   21第二十章

下一篇   23第二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