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二十二章 - 淤青

23第二十二章

顾安宁抽血的时候邵庭就站在边上一直看着,年轻的小护士被他周身散发的低气压吓到手软,指尖一直在发抖。 “要是扎痛她,明天你大概就可以不用来上班了。” 邵庭出言恐吓,顾安宁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邵庭干脆将手里未点燃的烟塞进口中,夺过小护士手里的针筒。 小护士惊的直喊:“你干嘛?” 邵庭不理她,只是沉稳地将针头插-进顾安宁的血管,然后松开皮筋,看着暗红色的血液流进针管,小护士明显松了口气。 顾安宁奇怪地看着邵庭,邵庭微垂着眼,嘴里还叼着烟,模样痞痞的,与他正在做的事情实在有些不相衬。 “不只抽血,我还会注射一般的针剂。”他说完这才直起身,把之后的事交给那小护士,转身走了出去。 小护士嘟囔着嘴,半晌才含糊不清地说了句:“真是个怪人。” 的确是个怪人,邵庭似乎无所不能,以前做她的保镖时就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他。顾安宁看了眼门口,邵庭倚靠在墙边抽烟,站姿也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她忽然记起以前李梅说过邵庭是军人,莫非是退伍回来继承了邵临风的家业? 顾安宁意识到自己在揣度邵庭的过去,不免吓了一跳,太危险了,怎么就不知不觉被这男人给勾起了好奇心。 她出去时邵庭已经将烟蒂捻灭了,依旧是沉着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等她走近时忽然伸手往她嘴里塞了个东西。 “唔,是什——”顾安宁的味蕾充斥着一股奶香,这才意识到他竟然给自己塞了一颗糖,而且还是她爱吃的奶糖。 这男人居然随身带着…… 她微微有些怔忪地看他一眼:“谢谢。” “吃东西时别跟我说话,太难看。”邵庭背对着她率先往前走,一点儿理她的意思也没有,顾安宁看着他挺拔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 两人再折回病房的时候里边多了几位穿白大褂的医生,顾安宁听到有人喊其中正在给小宝做检查的那位为“丁院长。” 原来这就是海棠之前打电话的人。 他给小宝做完检查,眉心才微微舒展开,回头看了眼邵临风:“没事了,老邢是专家,这方面比我有经验。” 邵临风点了点头,将小宝身上的被子掖好:“你检查一遍我才放心。” 丁院长看着他欲言又止,将手里的病例递给身旁的助理医师,表情有几分不耐:“你来我医院两次,没一次不给我惹麻烦!” 两人似乎是旧识,而且看起来邵临风对丁院长很纵容,被这么揶揄居然还好脾气地笑着:“给你生意还啰嗦,怎么不说我给了你多大好处。” 邵临风这话不知怎么的似乎带了些威慑的意思,丁院长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恰好余光瞥见门口的邵庭,微微敛了神色:“既然孩子没事,我先走了。” 邵庭停在门口,双手插兜,目光却一刻也没离开过丁院长。 “对了,我有话要问你。”邵临风似乎想起了什么,最后只是扬了扬眉梢,“去你办公室。” 他们出门时与邵庭和顾安宁擦肩而过,邵庭若有所思地看了眼一同离开的两人,眼神像极了隐匿在暗处的头狼。 直到门内传来脆生生的声音:“爸爸——” 顾安宁抬头看过去,小宝已经醒了,睁着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邵庭。 邵庭似是有片刻的迟疑,最后抬脚走了上去,刚刚走到床边就被孩子的小手给抓住了指尖。 孩子的手很小,软绵绵的,握住邵庭的手时他脸色微变,却还是无声地注视着床上的小人。 “爸爸,你最近怎么都不回家。”小宝撅着嘴,满心委屈,小手握着他干燥的手指撒娇地晃了晃,“爸爸是不是不要小宝了?” 海棠一直意味深长地打量着邵庭,以前的邵庭即使心情再不好,对小宝都是宠溺有加的。 邵庭沉默了几秒,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爸爸有事在忙,宝贝还疼吗?” 小脑袋摇的好似拨浪鼓,孩子仰着小脸期待地看向邵庭:“爸爸晚上陪我好不好,我都好久没见你了呢,给我讲故事,妈妈的故事都讲烂了。” 小宝说着还偷偷瞄了眼海棠,发现对方根本没生气才接着说:“爸爸讲的故事才有趣。” 邵庭盯着那只握住自己大手的小手看了很久,慢慢倾身坐在她身旁,手臂迟疑着搭在孩子肩膀上:“好,爸爸晚上留下来陪你。” 海棠一直不动声色地看着,邵庭虽然好像还是处处迁就孩子,可是看孩子的眼神却没那么热切了。 小家伙高兴地握紧邵庭的手,留意到门口的顾安宁时眼神亮了亮:“顾老师!” 不得不说小宝真的很懂事,醒来没有喊痛也没有撒娇,还知道礼貌道谢:“谢谢你送我来医院,是不是耽误您正事啦?” 孩子早熟的话让顾安宁微微一愣,失笑摇头:“没事,你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小宝的眼睛水汪汪的,一直盯着顾安宁:“那您以后还要我跳舞吗?我不是一直这样的,我平时身体很好!” 小宝眼底的紧张遮掩不了,顾安宁看着,心底居然有些动容,似乎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你好了再回来,我随时欢迎你。” 小宝这才露出满足的微笑,又歪头冲海棠讨好道:“妈妈,小宝很棒吧?老师很喜欢我呢,我将来一定能成为舞蹈家。” 海棠的表情很温柔,伸手抚了抚孩子的发顶:“小宝一定可以。” “那妈妈晚上也留下好吗?小宝想爸爸妈妈一起陪着。” 顾安宁看着病床前的一家三口,那种她才是局外人的感觉更明显了,悄悄打开病房门退了出去。 叶强端坐在门口的长椅上,看到她时脸色不太好看,硬着头皮喊了一声:“顾小姐。” 顾安宁现在是真的明白叶强为什么讨厌自己了,海棠为邵庭做了那么多,要是她也会忍不住替海棠鸣不平。 “能送我回去吗?” 叶强意外地看着她,顾安宁微笑着:“我回去会跟邵庭解释,说我不舒服,他不会怪罪你。” 叶强狐疑地看了眼病房门,似是想明白了什么,用力点了点头:“车在楼下。” 邵庭其实早就留意到顾安宁离开的背影,他的注意力一直在这个女人身上,又怎么会完全没注意到她的一举一动。 可是看了眼怀里的小家伙,只能按兵不动。 “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海棠一边给小宝按摩手指,一边头也不抬地开口。 邵庭没有说话,只是继续陪孩子看漫画,小宝不高兴地嘟起嘴,埋怨海棠:“爸爸好不容易有空了,妈妈你干嘛赶他走啊。” 海棠抬起头看着邵庭,这男人依旧是临危不乱的模样,五官沉敛,周身都散发着一股沉稳凌厉的气势。 她嘴角微微勾起,一字字极缓慢道:“因为爸爸,不是以前那个爸爸了。” 邵庭闻言并没有说话,只是掀起密实的睫毛,乌黑的眼好似黑洞一般深不可测,无声地看向海棠。 小宝惊愕地瞪着眼,又回头打量邵庭的五官,不可思议地:“哪里不是了?明明就是老爸啊,脸一模一样呢。” 海棠眼底有微微的挑衅,但笑不语。 邵庭将漫画合上,不慌不忙地捏了捏小家伙肉呼呼的脸颊:“妈妈逗你呢,妈妈在和爸爸生气。” 小宝鬼灵精地眯起眼,神秘兮兮地摇了摇手指:“爸爸和妈妈在玩情调。” “那是调-情。”邵庭将孩子调整好睡姿,拇指拇指轻轻按压着她的眉心,低声哄着,“宝贝乖,闭上眼。” “爸爸要和妈妈说悄悄话吗?”小宝抿着小嘴笑,露出贼贼的表情,“妈妈最近心情不好,爸爸要多让着她。” 邵庭只是笑,小宝便乖乖地闭上眼睡觉。 等床上的小东西发出绵长的呼吸,邵庭才缓缓站起身,双手插兜看向一旁的女人:“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海棠的手指慢慢蜷缩起来,眯眼看着熟悉的五官:“你知道我在怀疑什么?我只想知道他去了哪里?” 海棠极少会有这么不狼的时候,偶然的一次,大概都是因为邵庭。 邵庭安静地回视着她,片刻后溢出一声低笑:“海棠,我记得你不看的,想象力这么丰富。” 海棠握了握拳头,邵庭抬脚一步步朝她走过来。 他的表情淡然沉静,没有一丝动怒,甚至还露出几分担忧:“你值得更好的男人,别为我委屈自己,这么精明的脑袋,应该用来想想别的。” 海棠还是戒备地看着他,片刻后莞尔一笑:“不如,做个亲子鉴定?” 邵临风坐在沙发上,翘着腿,那副随性的样子哪里像是扔出惊雷的样子,只有丁院长被震得瞠目结舌:“孪生兄弟?” 邵临风微微颔首,手掌交握:“当时你在场,有没有可能还有一个孩子?” 虽然觉得海棠的想法近乎疯狂,可是邵临风不知道为什么,结合邵庭前后的行为一联想,也生出几分疑惑。 这孩子对他忽然开始有了莫名的敌意,以前就连逼着他和海棠结婚都不曾让他这么忤逆过,现在为了一个顾安宁,真是恨不能和他划清界限一样。 丁院长沉默着,微合的眼睑挡住了眼底的真实情绪:“不、不可能,虽然不是我亲自接生,但是那么短的时间不可能。” 邵临风这才松了口气,似乎丁院长的话犹如一剂最好的定心丸:“我也觉得不可能。” 丁院长没说话,覆在桌面上的拳头慢慢摊开,掌心居然湿漉漉的溢满一层冷汗。 d_b

上一篇   22第二十一章

下一篇   24第二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