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二十三章 - 淤青

24第二十三章

海棠说要验dna,邵庭居然没有反对,黢黑的眸子坦然镇定,那模样一点儿也不似是装出来的:“要是这样做能让你安心,我不反对。” 海棠心里的疑惑更甚,这男人凭什么这么笃定,难道自己的怀疑真的出了错? 邵庭似乎叹了口气,看海棠的眼神难得怜惜:“我知道你接受不了我的变化,但我就是个坏男人,一辈子没长情过,安宁会是唯一一个。” 海棠紧握着拳头,几乎咬碎一口银牙:“我不相信你说的,每、个、字。” 邵庭挑眉,漫不经心的样子:“那我们用事实说话。” 他抬手看了眼时间,说完微微勾起唇,笑容在温暖的光线里有致命的诱-惑:“今天太晚了,明天吧。小宝现在身体不好,我们不要吵架。” 海棠抿着唇没有说话,这男人故作温柔的样子倒是和以前有几分相像,可是她依旧觉得他是在伪装,好像有些东西一旦植入脑海就根深蒂固无法动摇。 邵庭拿了外套直起身,也不理会她防备谨慎的样子,与她擦身而过。 海棠看着他挺拔高大的背影,身侧的拳头用力攥了起来,转身对着他的背影一字字坚定道:“我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真正的邵庭和你完全是两个人,他对我和小宝的好是在行动上,不会一直用语言阐述出来,倒是你这样,有些故意为之的嫌疑。” 邵庭深邃的眼底隐约有暗沉浮动,背对着她挥了挥手:“晚安。” 从病房出来,邵庭的脸色倏地沉了下去,他拿出手机准备拨号,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他向来记性很好,因为过去职业的关系非常敏锐,有些声音听过一次就记得了,缓缓转身看向来人,微微勾起唇:“丁叔。” “晚上要留下陪小宝?”丁院长似乎只是寻常地发问,可是却目光发直地盯着他看。 邵庭微拧眉心,和他对视片刻后不由低笑出声:“你这眼神倒是像要将我解剖开,有点吓人。” 丁院长微微一哂,咳嗽一声:“刚把你爸送走,他和我聊了一会儿,你和海棠的事儿是你不对,该多听听老人的。” 邵庭礼貌地回道:“该听的自然会听。” 丁院长静了下来,忽然说:“你好像,突然对你爸有些成见。” 闻言邵庭只是露出错愕的样子,身侧的拳头慢慢舒展开,脸上也蕴出无奈苦笑:“除了安宁的事,我对我爸言听计从,丁叔这话言重了。” 丁院长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抬手拍了拍他肩膀:“不说这个,咱叔侄很久没一起吃饭,今晚有点儿冷,到我办公室喝几杯怎么样?” 邵庭看了他一会,双手慢慢揣进裤袋,唇边缓缓绽开一抹笑:“好。.6zzw.” 叶强把顾安宁送回去,过了会忽然又折回来。 顾安宁看着那一堆堆的贵重补药没有说话,叶强又垂着眼照实传话:“邵哥说你要是不吃或者扔了,回来就按那次在游轮上那么收拾你。” 顾安宁的表情变的很难看,窘迫地握紧拳头:“……我知道了。” 叶强面无表情,似乎一点儿也没多想话里的内容:“邵哥说他忙完就回来了,让您不用担心。” 顾安宁一点儿也不担心邵庭,反而私心希望他能被孩子感化,好好照顾妻儿。可惜她的期望很快泡汤了,洗个澡的功夫,从浴室出来便意外地看到邵庭半躺在床上。 他有力的手臂搭在额间,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衬衫,领口的部位还敞开着,大片结实的胸膛暴-露在冷空气中,也不怕感冒。 顾安宁叹了口气,想了想走过去摇醒他:“换了衣服躺床上睡。” 他好像睡着了,一直保持那个姿势没有动弹,电视上还在重播都市快报,顾安宁拿了遥控将声音关小,伸手替他盖被子。 沉睡的男人这才缓缓睁开眼,乌黑的眸子对上她的视线,离得很近,顾安宁能看到他眼底难掩的疲惫。 他没有说话,只伸手箍住她的腰,直接把人带进了怀里:“陪我躺会。” 顾安宁皱着眉头,忍耐着没有挣扎:“不回你房间睡吗?” 邵庭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的答案,被吻得气喘吁吁之后,他安静地闭上眼:“很累,现在几点了。” 顾安宁看了眼床头的闹钟,十一点多,电视上的都市快报也刚刚结束。 “还早,先洗完澡再睡。”顾安宁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发现他身上有很浓的酒精味。 邵庭看她皱着眉头,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回来时和丁院长喝酒了,现在头很晕,晚上什么都不做。” 顾安宁松了口气,给他脱外套,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你和丁院长很熟?”邵庭不像是会和人喝酒喝到醉成这样的人,更何况还是和一个长辈。 邵庭似乎笑了一声,那一声听到顾安宁耳朵里有些怪异,像极了讽刺。 再抬眼看他时,这男人微合着眼,像是完全睡着了。 邵庭似乎真的累极了,躺在床上很快就传来绵长的呼吸,他的手臂箍的她很紧,像是怕她丢了一样。 顾安宁毫无睡意,和邵庭同床共枕很多次了,还是觉得不习惯,她盯着他近在咫尺的五官,想伸手描摹,片刻后又颓然落下。 闻着他身上的酒精味,忽然记起邵庭陪她在顶楼喝酒,其实说起来,她很多难过无措的时候都是这个男人陪在身边的,被白沭北的父亲刁难,舞台上被人陷害出丑,和父亲起争执…… 这时候仔细回想起来,居然每件都很清晰。 白沭北在部队的时间比较长,他们虽然是恋人,可是却不能像其他情人那样朝夕相处。反而是邵庭,每天准时接她,她生病陪她上医院,真的是每件事都替她考虑周全。 顾安宁今晚的记性特别好,和邵庭相处的那段时光忽然像洪水一样无法阻挡,瞬间冲破了她狼的围墙。 顾安宁摇了摇头,闭上眼努力想沉入睡眠,睡着了就什么都不会想了,每次想过去的邵庭,心里都异常压抑。 等床上的人完全睡着,邵庭才慢慢坐起身。 替她掖好被角,盯着她素净的小脸蛋看了好一会,最后低头在她唇上吻了吻:“对不起,这步棋非走不可,只能利用你了。” 他说完动作敏捷地直起身,一身暗黑色西服的迟飞推开卧室门走了进来,他手上带着白色丝质手套,将手里的东西递给邵庭。 邵庭垂着眼扣领口的扣子,迟飞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床上的女人:“丁思政当年只是帮凶,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作孽太多总是不好,伯母都已经……” 邵庭凌厉地扫了他一眼,迟飞摊手道歉:“我不该提的。” 邵庭沉默良久,接过他递来的手枪,淡色的唇间轻轻吐出一句话:“我从来都不是善人,像野兽一样长大,注定了不会做善事。这不仅是他们欠她的,也是欠我的,这只是第一步,我会向他们一一讨回来,谁也逃不掉。” 迟飞同情地看着他,最后抿了抿唇:“你大哥不会同意的,他当初的本意可不是这样。” 邵庭顿了顿,眼眸微沉:“他不会知道。” “她会提前醒吗?” “叶强给她的药剂量刚好。” 迟飞看着邵庭抬脚走出卧室,背影冷漠孤傲,这男人总是心思缜密可怕,顾安宁遇上他还真是……迟飞微微叹了口气,也收敛神色跟上他的步伐。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安宁是被热醒的,伸手拿床头的水杯时顺势看了眼桌上的闹钟,感觉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睡了多久,居然只过了半小时而已。 浑身都湿漉漉的,被子里热极了像是有团火在烧。 顾安宁伸手掀开被角,手指不小心碰到横在自己腰间的那只胳膊,忽然发现触感不对,再伸手时,果然他周身都烫的吓人。 原来不是火在烧,而是禽兽在发烧。 在顾安宁记忆里邵庭几乎没生过病,一次都没有,他在她面前像是铁人,无坚不摧,或者没人可以伤到他。 所以当她发现对方居然在发烧的时候,微微有些呆怔住,过了几秒才跑去楼下找了医药箱。 邵庭生病了也很安静,不说话,也没有不安分的乱动,嘴唇有些干涩,平时阴沉吓人的脸庞这时候苍白无血色,与往常的样子大相径庭。 顾安宁喂他吃了药,又给他敷了冰袋,坐在床边却完全没了睡意。 看着他憔悴的脸色,顾安宁忍不住开始怀疑他烧了多久,回来的时候她居然完全没有发现,而这男人不舒服竟然也不说。 邵庭滚烫的手指还攥着她的一只手不松开,好像是无意识的举动,可是却让顾安宁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 这时候的邵庭,和平时那个处处强迫她刁难她的男人太不一样了。 邵庭似乎呓语了一句什么,顾安宁低下头去聆听,可惜听了几次都没辨清,只隐约听着像是念叨自己的名字。 她心跳有些快,可是又不敢想,便这么一直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嘴里似真似假地喊着她,那感觉很奇怪,像是有细细的电流包裹了心脏,麻麻的。 直到楼下传来了一阵门铃声。 夜半时分,刺耳的门铃声惊心动魄地回荡着。 顾安宁狐疑地看向卧室门口,握住自己的那只手忽然动了动,邵庭睁开漆黑的眸子,恍惚地看了她一眼:“几点了?” 顾安宁刚才看过时间的,低声说:“才睡了一个小时,再躺会,你发烧了。” 邵庭复杂地看了她一眼,顾安宁这才意识到自己话里有亲昵的意味,脸上一热,想再解释已经晚了。 他笑着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然后又闭上眼继续睡过去。 门口果然很快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管家刻板的声音缓缓传了进来:“先生,穆警官有事找您。” 大半夜的有警察找上门,这怎么看都不是件好事。 顾安宁转头看向邵庭,乌黑的发丝微微贴在汗湿的额头上,他撑着身子直起身,对她低声吩咐,“扶我下楼。” 穆震带着几个穿制服的年轻男子站在客厅中央,顾安宁和邵庭下楼时他抬起英气的眉眼,先是看了顾安宁一眼,接着目光便一直胶着在邵庭脸上。 邵庭被自己挽住的那只胳膊还热的好像烙铁一样,顾安宁不免多看了他一眼,他似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嘴角微微翘起:“没事,我很好,你扶着我别让我摔倒就好。” 顾安宁尴尬地转过头,发现穆震看自己的眼神有些难以理解。她来不及细想这之间的含义,更关心穆震大半夜跑来家里的目的。 穆震从顾安宁身上收回视线,再看邵庭时变得庄严多了:“邵先生,我们现在有理由怀疑你与一起故意杀人案有关。” 邵庭没有说话,站姿笔挺。 “凌晨十分,泰安医院的院长丁思政先生在办公室被杀,有目击者称看到你曾和他一同进入他办公室。”穆震说的言辞凿凿,似乎已经完全确定了邵庭的杀人罪名。 顾安宁惊的说不出话,很久才慢悠悠地转过头看身边的男人。 邵庭与往常一样镇定,滚烫的手心微微虚扶在顾安宁身后,似乎有些安抚的意味,话却是对着穆震说的:“我通知我的律师。” 穆震抬手示意:“您随意,但是现在请跟我们走一趟。” 邵庭转身抚了抚顾安宁的发顶,干涩的唇瓣轻轻擦过她的耳垂,声音低沉粗噶,实在不够动听:“回去睡觉,醒来就会看到我。” 顾安宁这才好像回过神来,怔怔看着邵庭仿若白纸一样的脸色。 他唇角勾着淡淡的笑意,眼底却是墨黑一片,像是望不到底的黑洞一般:“不用委屈自己替我作证,我知道你不甘愿。” 他穿了管家递上来的外套,一刻也没迟疑地往门口走去。 顾安宁脑子里空白一片,白茫茫的没有一点思考的能力,她的确不喜欢邵庭,而且邵庭那双手也是沾满血腥的,可是昨晚邵庭明明和她在一起…… 顾安宁感到后背汗涔涔的,指甲紧紧扣着掌心,脑子混乱不堪,喉咙里好干涩焦灼。 邵庭已经跟着警察走到了玄关处,眼看就要推门出去,顾安宁脑子一热,几乎没有任何意识:“穆警官,我、我可以替邵庭作证,他没有杀人。” 穆震闻言停住脚步,回头略微严肃地审视着她:“您说的话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请三思。” 顾安宁沉默片刻,用力点头:“我只说实话。” 穆震看她的眼神越发复杂了,最后转身率先朝前走去,脊背绷得笔直:“一起回局里。” 邵庭淡色的唇边闪过一丝城府的笑意,不枉他冲了那么久的凉水澡。 等顾安宁走上前来,他才慢慢摊开修长的手指,好看的眼眸微微弯起:“能牵着我吗?摔倒很丢人,不想被别人看到。” “……” d_b

上一篇   23第二十二章

下一篇   25第二十四章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