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二十四章 - 淤青

25第二十四章

顾安宁生平第一次进审讯室,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年轻女警,对方警帽下的五官犀利逼人,看她时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威慑力。.7k7k001. “顾小姐,你说邵庭整晚都和你在一起,除了你自己还有谁可以证明?” “管家,还有其他人。” 年轻女警边低头记笔录,边若有所思地打量她,最后支着下颚微微叹了口气:“可是我们有目击者亲眼看到邵庭和丁思政一起进了办公室。”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吗?” 另一间审讯室里,邵庭翘着腿坐在扶椅里:“丁叔叔和我爸是老朋友,平时更常常来我家中做客,我们在一起喝杯酒也要被怀疑,穆队,你们办案会不会太容易了?” 穆震淡淡吐出一口烟,年轻的五官在苍白的烟涡微微有些恍惚:“我们只是请你协助调查,事情弄清楚自然就会放你走。” 邵庭嘴角勾着笑,靠在椅背里似笑非笑地打量他:“那你们可要快了,我还在生病,不知道有精力回答你几个问题。” 穆震用力掐灭香烟,恨的直咬牙,偏偏他现在一点有用的证据都没有,只好拉开椅子坐回审讯桌前,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姓名、年龄、职业,全部从头说一遍。” 邵庭也不在意他的故意刁难,只是慢悠悠地把玩着袖扣:“穆队真打算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些没营养的问题上,我的律师可马上就到了,下次想再请我过来,我可不一定有时间陪你们。” 穆震绷紧下颚,明显在压抑着满腔怒意:“邵庭,你别太嚣张,是不是你做的你自己清楚。你居然忍心拖顾小姐下水,如果查出来她的证词有问题,你知道她会有什么下场。” 邵庭掀起密实的睫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这么关心她?当真是因为顾老先生,还是因为别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穆震拧着浓眉,邵庭微微俯身靠近他一些:“我是卑鄙,不过比起有些利用女人破案升职的男人而言,我好像高尚了不只一点点。.ysyhd.” 穆震脸色微变,伸手钳住邵庭的前襟,将他挑衅的脸庞用力扯至跟前,双眼像是充血一样发红圆瞠:“小人之心,只有你这种满脑子肮脏思想的男人才会这么想。” 邵庭眼底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温度,唇角却依旧勾着淡淡笑意:“被说中了,恼羞成怒?” 一旁的实习警察快要被穆震这副样子给逼疯了,伸手揽着一直出言劝阻:“穆队,你冷静点!别被他激将啊!” 穆震想起自己还在审讯,狠狠松开他的衣襟,微微调整面容端坐好:“不管我的目的是什么,至少我不会伤害她逼迫她,你明知道她视你如蛇蝎,还要勉强她融入你的生活,不知道谁更卑鄙一些。” 邵庭没有再说话,穆震调整坐姿,重新拿过刚才险些被折断的钢笔:“丁思政出事前没有和其他人接触过,通话记录也很正常,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你,现在请你将昨晚的细节再说一遍,每、个、细、节。” 邵庭已经说过一遍了,知道穆震是有意为难他,他只能握了握拳头慢慢开了口:“昨晚丁叔约我喝酒,和我说了很多我父亲的事……” 等邵庭被放出来的时候,天空已经露出了几丝鱼肚白,熬了一晚上,他的脸色比之前还要苍白,气色非常糟。 顾安宁本能地扶住他,小声询问:“还晕吗?要不我们直接去医院看看。” 邵庭摆了摆手,意味深长地看了眼站在一旁脸色铁青的穆震,对顾安宁温声说:“不想去医院,听到‘医院’两个字不舒服。” “那找家庭医生,好像比之前烧的更厉害了。”顾安宁微微抬眼看穆震,点了点头,“辛苦穆队了,告辞。” 穆震张嘴想和她说点什么,可是看到顾安宁紧紧挽着邵庭的那只胳膊,最后眸色暗了暗,终是什么都没再说。 邵庭回去以后病的更严重了,一直咳嗽,而且很多天都没好。顾安宁给他熬的粥也只喝了小半碗。迟飞来给邵庭送财务报表,看到顾安宁坐在床前跟哄孩子似的哄邵庭,忍不住嗤笑:“他这么壮,饿一两天死不了。” 顾安宁不擅长和人说笑,一本正经地对迟飞点了点头:“是死不了,只是一直生病很麻烦。” 邵庭愠怒地瞪了眼幸灾乐祸的迟飞,再看顾安宁时眼神有些受伤:“所以你现在是怕麻烦?” 顾安宁看了他一会,舀了口白粥示意他:“如果你身体好,我自然不觉得你是麻烦。” 邵庭乌黑的眼底这才蕴了笑,握着她的手将一点儿味道都没有的粥吞了下去:“宝贝是在埋怨我生病冷落你了?等病好了双倍喂你。” 顾安宁看着他脸上又露出痞痞的笑意,无语地直接舀了一大口粥塞进他口中:“生病了少说话。” 迟飞在一边看得咂舌,电视原来正好在播丁思政出事的新闻,顾安宁回头看了一眼,不由愣住。 原来丁思政年轻时曾发生过医疗事故,孕妇和孩子都没能幸免于难,只是院方将此事压了下来,一直没有曝光而已。电视里正在采访的就是邵庭的父亲邵临风,他是这医院当年的最大股东,也没能幸免于难。 “这事我不想回应,老丁现在人不在了,请大家手下留情。”邵临风在保镖的护送下一路往外走,刻意避开记者的镜头,可是还是能看出他脸上暴躁的情绪。 顾安宁没想到丁思政年轻时居然还有过黑历史,接着新闻里又爆出了他不少丑闻,顾安宁想起医院里只有一面之缘的那张脸,看起来还真是纯良无害。 “意外吗?”邵庭讽刺地笑了笑,等顾安宁再看过去的时候又表情平静,“不是所有坏人脑袋上都刻了‘坏人’两个字。” 顾安宁微微垂下眼,将粥碗放回托盘:“我知道,就像我一直以为以前的你才是真的你。” 邵庭抿着唇没有说话,顾安宁又抬头看着他笑了笑:“以前觉得挺失望的,现在仔细想起来,没之前那么难受了,毕竟你从未承诺过什么,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错觉。我只希望能早点和父亲团聚。” 邵庭脸色阴晴不定,倒是没有发怒:“我会在合适的时机安排你和顾老见面,只要你听话。” 顾安宁乖乖点了点头,拿了托盘出了卧室。 迟飞等顾安宁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这才摸着下巴直摇头:“你完蛋了,以前还说什么只是想补偿,现在这样还真不像——” 邵庭看了眼空无一人的门口,挺了身板坐起身,眼神重新恢复清明:“我碰过的东西,自然只能属于我一个人,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 迟飞叹了口气,看着他脸上露出的笑意摇了摇头:“你这种变态的独占欲还真可怕,人好好一个姑娘被你毁了,现在连整个人生都毁了。” 邵庭不说话,只是低头看迟飞带来的东西。 迟飞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东西拿过来了,你大哥好像还没收到消息,不过听他的意思大概短期内会回国看看那母女俩。” 邵庭点了点头,漫不经心地问:“老头那边呢?” “注意力都朝着医疗事故那边走了,真的以为丁思政是被寻仇。” 邵庭嘴角勾了勾,露出志在必得的微笑:“很快警方也会那么想,多给他们点线索。” “我知道。” 一周后警方公布了丁思政幕后真凶,果然如所有人猜测的那样正是那场医疗事故受害人的长子,嫌犯将细节说的滴水不漏,警方很快落案, 关了电视,邵临风坐在沙发里微微合住眼,管家给他斟完茶,看到他紧绷的神色悄悄退了出去,偌大的别墅里安静的诡异。 门口传来门铃声,管家开了门,看到来人露出温和笑意:“少爷回来了,正好老爷还在为丁院长的事伤神呢,记得劝劝他。” 邵庭看了眼客厅的方向没说话。 管家叹了口气,冲客厅喊了一声:“老爷,少爷回来了。” 邵临风闻言睁开眼,琥珀色的瞳仁一直盯着邵庭沉稳走过来的身姿:“吹的什么风,邵总居然有空舍得回来。” 邵庭没有坐,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要带小宝去做亲子鉴定。” 邵临风皱了皱眉头,如果说他因为丁思政的死也在怀疑邵庭的话,现在也同样混乱了,他该带小宝去做亲自坚定,说明他的确没有心虚,如果说他动什么手脚,那必须得有真的邵庭配合他,可是邵庭那孩子怎么会轻易妥协于旁人。 邵临风压了压抬眼穴:“丫头病刚好,早点回来,别总带她去那些到处都是病人的地方。” 邵临风的话音刚落,小宝就穿着一身白纱裙飞快地从楼上跑了下来,邵庭接住她小小的身影,在小丫头颊边亲了一口:“看样子恢复不错,小胳膊很有劲。” “当然,我还要回去跟顾老师学跳舞呢。”小宝眨了眨眼睛,回头看了眼缓缓下楼来的海棠,“妈妈,我们今天要和爸爸去哪儿?” 海棠看了眼抱起孩子一脸笃定的男人,心底生出几分烦躁。 她承认自己怀疑邵庭更多的是主观臆想,接受不了原本对她和小宝那么好的男人,忽然有朝一日变了模样,将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另一个女人。 …… 在邵庭和海棠开车去医院的时候,洛杉矶飞往b城的班级刚刚降落,一名男子在众人的簇拥下慢慢走出贵宾通道。 男人乌黑的发丝下面容有几分苍白憔悴,黢黑的眼看了眼机场门外晦涩的天空,挺拔的身姿微微停住,沉声问身旁的男人:“还有多久到榕城。” “定了明早的班机,您先休息一晚,明天下午就可以见到夫人和小小姐了。”保镖恭敬地应着,率先朝门口走去拦车,“邵先生请。” d_b

上一篇   24第二十三章

下一篇   26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