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 淤青

26

亲子鉴定的结果需要时间,从医院出来之后海棠抱着小宝就准备离开,小家伙可怜兮兮地看了眼邵庭,伸手拽住海棠的袖口:“妈妈,不是说要和爸爸一起玩吗?” 海棠看了会孩子,轻声诱哄:“爸爸还有事,妈妈陪你去游乐园。” 小宝失望地看着邵庭,邵庭眼神复杂地看了母女俩一眼,还是淡然回道:“宝贝乖乖听妈妈的话。” 小宝咬了咬嘴唇,委屈地跟着海棠走了。 这边母女俩刚离开,邵庭的手机就响了,看到上面的号码时他微微一怔:“你回来了?” 酒店落地窗前安静矗立的男人压着太阳穴,声音低沉:“我听到一些消息,你太胡闹了。” 邵庭眼神微冷:“所以你是回来阻止我的?” 男人顿了顿,否认:“我只是回来看看海棠和小宝,既然当初和你达成共识,我现在不会反悔。” 邵庭沉沉吁了口气,想到海棠刚才的模样,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当断不断最伤人。” 彼端的男人呼吸沉了一瞬,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明天下午见一面吧。” 邵庭答应了,挂了电话后却没马上离开,站在原地抽了一支烟,然后才发动车子回了公司。 他没直接去顶楼,而是在顾安宁的舞蹈工作室外停了下来,工作人员看到他急忙招呼:“要通知顾小姐吗?” 邵庭扬了扬手,站在玻璃门外安静看着:“你忙你的。” 工作人员便识趣退下了。 玻璃门内,顾安宁穿着舞蹈服站在一群孩子中央,乌黑的长发盘成了一丝不苟的发髻,脖颈显得越发修长,她脸上是平日鲜少看到的微笑,发自内心的愉悦,看孩子们时眼神柔得像一湾潺潺细流的小溪。 顾安宁回头时也看到了他,大概是觉得慌乱,居然很明显地漏掉一拍,邵庭看着她脸上露出的惊慌和尴尬,嘴角勾起一抹笑。 他第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呢? 那时候她好像才十七岁,穿着纯白的衬衫和黑色短裙,模样甜腻腻的,像极了她最爱吃的奶糖,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奶香味。 邵庭其实记不太清楚她那会儿的模样了,他们在一起好像也只是短短几个小时而已。 顾安宁忽然朝他走了过来,纤瘦的身躯包裹在舞蹈服下越发单薄,两条锁骨深深凹陷着,看得人心疼。 她打开门探出脑袋,疑惑地看着他:“有事?” 她现在对他似乎没那么抗拒了,只是本能的惧怕还在,看到他来了第一反应就是邵庭大概又有某些难以启齿的需求。 她回头看了眼还在里边耐心练习的孩子们,轻轻咳了一声:“还有半个小时就结束了,能不能……等结束。” 邵庭抬手轻轻抚摸着她光-裸的颈项,她皮肤很白,因为这些年常年待在室内,比起正常人似乎显得苍白了些。 “我只是想看看你。” 顾安宁小心地打量他:“要我陪你吗?” 她现在倒是越来越会察言观色了,邵庭沉默一会,点了点头:“我在你办公室。” 顾安宁看他转身走了,挺拔的脊背落下长长一道影子,素来强势霸道的男人,此刻居然有些类似落寞的影子? 顾安宁回去的时候,邵庭正坐在她办公桌后抽烟,微侧着脸,像是在俯瞰楼下的景致。她轻轻走进去,他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吐出一个烟圈:“你羡慕过什么人吗?” 顾安宁愣了愣,消化了几秒他话中的意思,难道他又在暗指白沭北……可是他此刻的表情阴沉沉的,实在猜不透。 “我很少羡慕人,一不小心会变成嫉妒,那样苦的还是自己。” 邵庭微微垂着眼,闻言勾了勾唇角:“那是因为你不够悲惨。” 顾安宁皱了皱眉,今天的邵庭很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又遇到了什么不高兴的事,邵庭不高兴,一般倒霉的都是她。 顾安宁便想转移话题:“一起吃饭?我有点饿了。” 邵庭这才转过身,沉静的面容早已恢复往日的无懈可击,将手里的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掌心微微摊开递向她:“过来。” 顾安宁紧了紧手指,还是慢慢地走了过去。 邵庭把人抱进怀里,下颚埋进她肩窝,她舞蹈服的领口很大,一大片细腻暴露在空气中,正好方便了他进攻。 顾安宁缩着脖子,他的舌头又热又滑,好像总是带着一股电流,整个脊背都泛起一阵酥-麻。 她受不住,很快就开始颤栗发抖,急忙求饶:“我真的饿了。” 邵庭看她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低头吻了吻她的嘴唇:“想吃什么?” 顾安宁只是想阻止他继续下去,拧着眉头开始冥思苦想,邵庭忽然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去吃披萨?” 这是她以前爱吃的,她现在二十九岁了,可是思维却还停在昏迷前的二十一二岁,没想到邵庭都记得。 必胜客人很多,邵庭和顾安宁还在等位,顾安宁发现有几个学生打扮的小女生一直盯着邵庭看,还在捂着嘴小声议论。 她不由也悄悄打量起他来,邵庭长的是很好看,这么站在人群里非常出挑,就是人品差了些…… 邵庭发现她一直在偷看自己,皱着眉头转过脸:“怎么了?” 顾安宁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在偷看他,就说:“头发太长,还是短点好看。” 邵庭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顾安宁怕他又想到别处去,想了想又加了句:“我喜欢精神一点的男人。” 邵庭绷着脸站了会,忽然冷笑:“怪不得你喜欢白沭北。” 白沭北是军人,当然头发一直都很短,可是这也能扯到别人身上去?顾安宁觉得有些无语,所以邵庭除了人品差,还喜怒无常。 轮到他们的时候,身后等位的那家孩子哭闹的厉害,年轻父母脸上满是窘迫和尴尬,想尽办法地哄孩子,已经有很多客人投来不满的目光。 顾安宁迟疑着,邵庭却先她开了口,面无表情地说:“介意打包吗?吵死了。” 他们的位置便让给了那对年轻父母,哭的满脸鼻涕的小家伙虎头虎脑地盯着邵庭看,咧开嘴伸手要他抱。 邵庭直接丢下一句“拿好东西”就走了。 顾安宁看着他冷漠的背影,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她挑了个很没情趣的地方,两人坐在街心花园的长椅上进餐,邵庭一身做工上乘的西服,坐在那里实在有些滑稽。 他似乎也没什么胃口,一直看着远方的街景走神。 顾安宁也不好意思一直低头苦吃,小声问:“你心情不好?” 邵庭没说话,顾安宁悻悻地闭了嘴,真不该自讨没趣的。 邵庭不是个会倾诉的男人,有什么似乎都只习惯装在心里,顾安宁干脆专心吃自己的,也不试图安慰他了。 可是过了没一会邵庭忽然说:“我曾经很穷过,就像他们一样。” 顾安宁抬头看过去,见不远处的地铁站门口有几个八-九岁大的小孩子在沿街乞讨,天气已经进入冬天了,可是他们身上只穿着很薄的棉衣,总是被路人淡漠的目光吓退,却还是要一次次硬着头皮往上。 顾安宁无声地看着邵庭,现在的他气质出众,光是从外表和修养根本无法想象小时候的他曾经这么潦倒穷困过。 邵庭只留给他一个冷漠的侧脸:“所以我很容易嫉妒,我这辈子嫉妒过两个人,可惜他们都从来不在乎我在乎的东西,可笑吗?” 顾安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邵庭似乎也不需要她回应,好像自言自语一样冷冷注视着前方:“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那些不知道珍惜的,凭什么拥有那么多。” 说完他才转头看她一眼:“如果这辈子能得到一样,为我甘之如饴的,就够了。” 顾安宁看着他璀亮的眸子,忽然心跳快了起来,急忙移开眼:“你也不是一无所有啊,海棠对你很好,还有小宝很爱你,还有迟飞。” 邵庭的眼神似乎陡然降至了零度,倏地转过脸,冷声道:“快点吃,冻死了!” “……”又发什么脾气? 第二天邵庭应约前往,保镖开门时看到他的脸还是有些不习惯,呆滞几秒后急忙垂下眼:“医生正在给邵先生打针。” 邵庭点了点头,直接往里间走,偌大的套房里此时挤了不少人,靠坐在贵妃椅上的男人在他进门时微微抬起眼,身上的黑色衬衫将皮肤映衬的越发苍白。 护士和医生看到来人也惊了一惊,床上的男人笑着向医生解释:“这是我双胞胎弟弟。” 医生和他是旧识了,表情很快恢复如常:“还真是一模一样。” 邵庭安静地依靠在门口的墙壁上,看向男人的目光淡然没有一丝感情,等医生和护士离开才抬脚走上前:“想和我说什么?” 男人慢慢坐起身,目光淡淡扫过他脸上,也不在乎他冷淡的语气:“你对父亲有怨气,想找他报仇。” 他说的笃定,邵庭微微挑起眉:“所以被他养大,你就忘记生你的母亲遭遇了些什么?现在是要替邵临风出头,或者干脆毁了之前的约定?” 男人沉默良久,慢慢摇头:“我已经时日无多,不会干涉你们的事,但是人活一辈子不该只被仇恨操控。我知道你年幼时吃了太多苦,这是父亲欠你的,也是我欠你的。所以我比谁都期望你活的轻松些,别像我,明白的太晚。” 邵庭无言以对。 男人淡色的唇瓣微微弯起温柔的弧度:“当初请求你互换身份顶替我,不只是想和海棠离婚让她幸福,我也想你幸福,想让你从中领悟一些事。可惜……现在似乎事与愿违了。”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二更还在写,今天只更两章吧tt希望大家多多谅解,然后求订阅求收藏,评论超过25字我会送分,谢谢留下的姑娘们,鞠躬 d_b

上一篇   25第二十四章

下一篇   27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