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 淤青

27

邵庭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有个哥哥,母亲几乎没有一刻不在思念他,每次看到报纸和电视上有和他相关的事情,母亲都会发呆一样看很久,最后收集了整整一本相册。.luanhen. 那时候邵庭觉得奇怪,为什么他和母亲过的那么艰难,母亲连治病的钱都没有,而电视里的哥哥却那么光鲜出众? 哥哥是八年前在美国找到他的,那时候他是一名雇佣兵,生活在刀枪血海之中,所以相比较他的狼狈,哥哥显得优雅沉稳多了。 他穿着一身做工上乘的手工西服,和他一样的容貌,却是不一样的气质。 “我想找你帮个忙。”那时哥哥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个,没有亲人重逢的喜悦,也没有兄弟分散多年该有的欣喜和激动。 他看邵庭的眼神,像是在看陌生人。 邵庭对这个所谓的哥哥也没有任何感情,所以他丝毫没有犹豫地拒绝了:“我没兴趣。” 他当时穿着一身迷彩军服,上身的迷彩背心还有点微微的污迹,结实的手臂肌肉紧绷,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就转身准备离开。 “你需要钱,而我可以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你。” 哥哥太会谈判,所有商人都熟知谈判的技巧,邵庭的确是需要钱的,他小时候就穷怕了,现在眼里除了钱什么都看不到。 他转身冷冷地看着这个所谓的“哥哥”,沉默良久才扔了一支烟进他怀里:“什么事?杀人还是越货,我得看看划算不划算。” 哥哥的答案却让他始料未及:“我得了脑癌,可是我有妻子和女儿,我想和你互换身份,将我现在所有一切都让给你,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你就是真正的邵庭。” 邵庭阴沉地注视着他,他小时候每次看报纸和电视都非常羡慕哥哥,小邵庭曾经天真地幻想过自己也有一天能像哥哥一样,然而他努力了那么多年,还是离那一切遥不可及。 眼下,哥哥却将他梦寐以求的东西轻飘飘地扔到了他面前。 邵庭觉得很讽刺,垂在身侧的拳头攥的很紧,片刻后勾起薄凉的唇角:“连老婆孩子一起?” 哥哥当时肯定是犹豫了,他的眼神有瞬间的阴狠,邵庭太熟悉那种眼神了,嘴角的嘲弄更明显。 接着果然哥哥就说:“我只是希望她幸福,我欠她太多了,但是很明显,你不是最佳人选。” 这就是在邵临风身边长大的男人,和邵临风一样虚伪,嘴里说着希望妻子幸福,却还是无法忍受别的男人靠近她。 邵庭并不想接,因为这和他以往接过的“任务”太不一样了,他可以为了佣金替雇主杀人,却不想做这种每天面对女人、孩子的工作。 邵庭彼时正要回国给母亲扫墓,意外地在家门口遇到了顾伯平,他好不容易打听到母亲的住址,却还是晚了一步,看到的不过是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空白灵位。 顾伯平坐在院子里那棵桂花树下,一直隔着门栏看那个灵位,最后沉沉叹了口气:“她不想连累我,带着你悄悄就离开了,如果我在身边照应着,也不会这么早就……” 邵庭沉默地听着,和顾伯平一同坐在小院里喝酒,接着他从顾伯平口中知道了本该在多年前就知道的真相。 比如母亲如何从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黑帮小姐沦为餐馆的小时工,比如母亲又是如何忍着屈辱生下他们,如何偷梁换柱将他带了出来,比如母亲如何辗转着带他逃过邵临风的耳线,辛苦地将他养育成人,他们穷困潦倒的时候,那个男人正拿着属于母亲的一切肆意挥霍。 邵庭想起母亲去世的时候,他才七八岁那么大,那时候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抱着母亲发凉的身躯哭了很久。 后来还是村里的人帮忙将母亲的后事处理了,邵庭才七八岁就背了一身债,然后和村里的大伯进城打工…… 再后来他经历了些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是邵庭就那么消失了,直到多年后才出现在自己家门口时,成年的邵庭看人的目光便再也没有一点温度。 邵庭也转头看着母亲空白的灵位,心里除了酸涩之外便是愤怒。 顾伯平走后,邵庭跪在母亲的空白灵位前一整夜,第二天他答应了哥哥的条件,做了真正的“邵庭”。 一个永生都不可能幸福的男人。 “既然摆脱过去了,开始全新的生活不好吗?”男人乌黑的眸子紧紧盯着他,不掺杂任何杂质,看的出来他真心关心邵庭。 邵庭从回忆中抽-身,无声地移开眼:“如果今天是为了开导我,你大概要失望了,倒不如收回你的权利和亮出身份比较快。” 男人墨黑的眉峰微微拧起:“如果我想揭穿,就不会帮你作假亲子鉴定。” 邵庭无声地看着他,男人叹了口气:“我知道有些恨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更何况爸做的实在过分。无论怎样都不该对你和母亲赶尽杀绝的,我只是作为兄长忠告一句,你想做什么……便做吧。” 邵庭疑惑地看着他,男人闭上眼沉沉陷进沙发里。 邵庭知道哥哥现在已经没有精力管这些事,看的出来他的气色越来越差,和自己说这么几句话已经像是耗了极大的体力。 邵庭起身离开,站在下行电梯里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倒影,哥哥之所以能那么轻易地说出放弃仇恨,那是因为亲眼目睹母亲悲剧的人不是他,一辈子受尽困苦的也不是他。 邵庭用力握紧拳头,几乎马上就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只是拿回属于母亲的一切,拿回属于他的一切,还母亲一个公道而已。 没错,他根本没做错! 顾安宁正在院子里给傲洗澡,忽然看到邵庭的车缓缓驶进院子,这时候该在公司的人却突然回来,她停了手里的动作,一手抚着傲湿漉漉的脖颈,一手还傻乎乎捏着水管。 邵庭从车里出来,初冬的阳光投射在他身上,深沉的眸子却直直盯着她看。 顾安宁紧张地站起身:“怎么突然回来了。” 邵庭沉默片刻走过去,已经开始解西服扣子:“我来洗吧,水很凉,你这几天不方便碰凉水。” 顾安宁被他的话说的脸上一热,她这几天刚好来例假,的确是不方便碰凉水,可是这男人忽然回来总不至于是帮她给傲洗澡吧? 邵庭身上只穿着白色衬衫,将袖口的部位整齐往上卷,麦色的肌肤微微裸-露出来,随手接过她手中的水管,抬眼淡淡瞥她一眼:“公司不忙,想回来和你一起吃饭。” 顾安宁愣了愣,邵庭又说:“今天不想管公司的事情。” 两人站的很近,顾安宁能看到他眼下有淡淡的乌青,这段时间他们虽然没有同床,可是有几次很晚还是看到他书房的灯亮着。 女人大抵还是容易心软的,顾安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鬼使神差地忽然说:“我给你熬点安神汤吧,以前李嫂给我熬过,对失眠有帮助。” 邵庭闻言动作顿了顿,没有看她,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 邵庭将腕表摘下递给顾安宁,傲乖顺地趴在邵庭脚边,一点儿也不像和她在一起时那么恃宠而骄。 邵庭给它洗澡的时候它一动也不敢动,他除了手臂上有些透明的水渍之外,衬衫居然没有一点沾湿。 顾安宁撇了撇嘴,恨恨瞪了眼傲,果然还是对主人更忠诚。 无聊拿过邵庭的腕表把玩,忽然发现背面刻了两个英文字母,悄悄看了眼一直专心给傲洗澡的男人,她慢慢将那两个字母转向自己。 然而这两个字母却有点奇怪,并不是邵庭名字的缩写,而是“s.j”,顾安宁猜了很久也没头绪,直到对面的男人忽然说:“傻蹲着做什么,鞋子都湿了。” 顾安宁这才回过神来,邵庭皱着眉头,一脸古怪地看着她:“发什么愣?去换鞋。” 大概是孤单了太久,平时大都时候都是顾安宁自己一个人用餐,所以今天邵庭在她有些微微的不对劲,两人筷子碰在一起又飞快地移开了。 邵庭吃饭时不爱说话,或者说他最近越来越沉默了,连以前引以为乐的折腾她的游戏似乎也开始疲倦。 好像是从丁院长出事之后开始的—— 顾安宁想到这,忍不住问道:“是不是上次发烧还没好?” 邵庭慢慢抬起头,眼神有些困惑。 顾安宁知道自己这话问的很无厘头,干脆直说:“你这几天好像有些不对劲,要是还有不舒服去检查下吧,万一有什么并发症……” 她的话没能说完,邵庭已经放下碗筷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了,那眼神太炽热,顾安宁没说完的话被烫的生生咽了回去。 “安宁。” 邵庭似乎在斟酌什么,修长的手指交叠在一起,就连喊她的名字时声音都低沉的好听极了,他沉吟片刻才慢慢抬起头,眼神专注认真:“已经很久没人关心过我了,如果可以,我只希望你能多陪陪我。我想你留在我身边一辈子,可是我的一辈子……大概不会很长。” 做了这么多孽,他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轻易得到幸福了,却还是自私地不想放手,他这辈子什么都没得到过,只想自私这么一次。 “在这之前,你稍微忍耐下。” 顾安宁听到耳里却听出了不同意思,黑色的瞳仁紧紧睨着他,有些难以置信:“你、你得癌症了?” 邵庭看了她几秒,忍不住笑出声,撑着额角笑看着她:“你还真是……” 看着面前傻乎乎的女人,他心情忽然好了起来,走过去俯身亲吻她素净的小脸,鼻尖轻蹭着她的:“既然我今天放假,去约会吧,和其他情侣一样。” 顾安宁看着他近在咫尺的深邃眉眼,他的唇离得她很近,只要她一说话就会碰到。 忽然有些紧张,心跳也越来越快,她垂眼避开他的双眼,小声咕哝:“好。” 果然她刚刚张开嘴,他的舌头已经长驱直入。 这个,狡猾的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剧情和言情一起走,谢谢订阅支持的姑娘们oo现在去送积分 ps:谢谢以下童鞋的霸王票,大家破费了,鞠躬 爱琴海的泪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3-10-1211:04:04 只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3-10-1304:16:30 芝雪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314:27:34 邵一点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410:30:09 青铜羊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510:48:21 只爱小美不动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510:56:34 只爱小美不动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510:56:39 只爱小美不动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510:56:44 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511:16:48 77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3-10-1513:07:38 77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3-10-1513:14:07 只爱小美不动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519:29:32 只爱小美不动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519:29:36 d_b

上一篇   26

下一篇   28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