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 淤青

29

海棠的脾气实在不算好,邵庭以前不理解老大为什么会喜欢上这女人,工于心计又精于算计,后来和她相处久了,知道她为老大做的那些事,才渐渐明白有些女人外表再精明,在爱的男人面前也是傻的无可救药。 邵庭接过迎面飞来的枕头,将它直接攥住,另一手端着托盘走了进去。 海棠坐在床边,手里还挟着半支未抽完的女士香烟,一头栗色卷发散在脊背上,她没有看邵庭,只是淡淡吐了个烟圈:“别再过来。” 邵庭却仿若听不到,大步走到透明茶几旁:“吃东西。” 后脑倏地被硬物抵住,凭着邵庭多年的经验几乎不用回头就知道那是什么,海棠会拿枪对着自己让他有些始料未及,却一点都不惊慌:“你想杀我?” “我刚才说过让你别进来,你们兄弟俩耍我很开心?”海棠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邵庭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放进裤袋,极缓慢地转过身。 面前的女人有一双令男人着迷的大眼睛,可是此刻里面盛满了泪水和愤怒,她双眼发红地瞪着邵庭,语气里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 邵庭平静地看着她:“你都知道了。” 海棠的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视线模糊了,也模糊了面前男人精致的五官,她想过一百种可能,可是摆在眼前的却是最坏那一种。 “为什么,既然要骗我为什么不骗久一点。” 邵庭不喜欢海棠的个性,可是还是对她有些怜悯之心,一个女人能为男人做到这步田地实属不容易,更让他想起了母亲。 “既然知道了,为什么不亲自问问他。” “他不见我。”海棠哽咽出声,原本断断续续的泪珠像是决堤的洪水,她悲伤地看着邵庭,第一次露出这般无措的模样,“我带小宝去游乐园,他跟了一天,如果不是小宝发现他……离婚是、他的意思吗?” 邵庭看着她眼底的紧张,还是如实回答:“是,他找我最大的目的就是让你死心,和你离婚。” 海棠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很久都说不出一句话,只是难受地弓起身子,单薄的肩头剧烈颤抖着。 邵庭将她无力握住的手枪捏在手里,慢慢取了下来,放在身后的茶几上才沉声说道:“他会选择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你们之间的事我不想干涉,我的事你也最好也别插手。” 海棠好像完全没听到他的话,只是抽噎着说:“我要见他,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邵庭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海棠蹲在地上良久才抬起头,满是泪痕的脸庞双眼赤红:“你安排我见他,我自然不插手你的事。” 邵庭微蹙浓眉,似是在权衡之间的利弊,最后无声点了点头:“我会安排。” 邵庭带上房门出来,小宝背着手靠在墙壁上,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地盯着他的双手,发现空空如也才激动地跳起来:“妈妈吃东西了?” 邵庭微笑着点头,走过去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妈妈只是心情不好,现在没事了,不用担心。” 小宝忽然红了眼眶,张开肉呼呼的小胳膊抱住他:“爸爸,妈妈是因为太想念你了,她每天晚上都会对着你的照片悄悄掉眼泪。” 邵庭摩挲着孩子柔软的发顶,却无言以对。 小宝慢慢抬起红扑扑的小脸,怯怯地抱紧他:“你,能不能晚上陪我、我们?” 邵庭看着孩子期待的眼神,拒绝的话卡在喉间很久,最后还是俯身搂住她瘦小的身躯解释道:“爸爸今晚还有事,下次,爸爸很快就会回来。” 小宝暗淡的双眼亮了亮,小巧的嘴巴微微开合着,惊讶地不可思议:“你要搬回来和我们住吗?” 邵庭但笑不语,俯身将孩子抱了起来:“你要乖乖听妈妈的话,不可以捣蛋。” “我很乖的,从来不让妈妈操心,都是我替她操碎了心。” 邵庭看着小家伙一脸认真的样子,不由扬起唇角,亲了亲她嫩生生的脸颊:“小宝真懂事。” 邵庭从楼上下来,一眼就看到客厅端坐的两个人,邵临风正低头看手中的文件,庄洁则在一旁微垂着眉眼小口品茶。 听到脚步声,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邵临风看到邵庭总算露出满意的笑容:“还知道回来,总算不是没良心的。” 邵庭心里嗤笑,面上却不动声色,他沉稳地走到他们面前,在两人对面的沙发上坐定:“现在谈谈那块地吧。” 邵临风唇角的笑意僵住,他没想到邵庭回来还真是为了那块地。 邵庭很满意他的表情,双手交叠,撑住下颚微微看向对面同样皱着眉头的女人:“庄姨好像也很想要那块地,不知道爸会给谁呢?” 庄洁眉间的褶皱更深,略带警告地看向邵临风。 邵临风咳嗽一声,低头继续看那份合同,嘴上敷衍道:“这地其实也未必赚钱,我发现很多问题,你——” 庄洁瞪着眼,手指几乎将茶杯捏碎:“邵临风,你之前答应了给我的!” 邵临风没看庄洁,只是翻了翻手中的合同才说:“邵庭想建马场,我打听过了,未来几年那边都没有什么新项目,比起你的高级住宅区他的显然更适合。” 邵庭微微挑着眉看庄洁,手臂慵懒地舒展开搭在沙发背上,慢悠悠地说:“谢谢爸。” 庄洁咬着牙,怒气冲冲地转头对上邵临风,邵临风摘了眼镜,抬手轻捻眉心:“我再帮你找更合适的地。” “我就要这块!” 两人怒目而视,庄洁那么强势的女人更是不会退让,邵庭没心情欣然,站起身点了点头:“我先走了,庄姨别太生气,年纪大了皮肤很重要。” 庄洁气的直翻白眼,邵临风无奈地看向自己的儿子:“赶紧滚。” 邵庭勾着唇角转过身,上扬的弧度慢慢退却,眼神在一瞬间变得阴狠起来。 庄洁从邵家老宅里出来,脸上还带着愠怒的薄红,她裹紧身上的披肩大步朝车边走去,远处忽然亮起刺眼的车灯。 光线太强,在暗夜里越发的刺激眼球,她下意识抬手挡住眼睛,却依旧无法辨认对方的车牌号。 对面许久都没有反应,大概是等她主动走过去,庄洁思忖片刻,还是气定神闲地朝那辆黑色越野走过去。 车里的是邵庭,这和她料想的相去不远,庄洁站在车门处似笑非笑地抱着胳膊:“还没走?是想等我出来好好炫耀一番?” 邵庭耸了耸肩,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庄洁戒备地往后推开一步,看着高大结实的男人大步走到自己面前,喉咙微微有些发紧:“你、你干嘛?” 邵庭笑着,却是伸手打开了车门:“我有生意想和庄姨谈谈,不知道庄姨有没有兴趣?” 庄洁看他的眼神更加疑惑,仔细忖度着他眼里的诚意:“生意?我们俩好像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 邵庭靠在车身上,拿了烟点燃,淡淡吐出一口才低笑道:“那块地我爸虽然给了我,可是我手头的资金有些问题,如果庄姨有兴趣,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庄洁也不是傻瓜,对邵庭总是十二分的戒备:“你会这么好心。” 邵庭作出为难的表情:“我自然也是不想和你一起的,可是眼下又找不到更好的合作伙伴,我们只是各取所需,商人嘛,钱才是最亲的。” 庄洁打量着面前的男人,邵庭算是她一眼看着长大的,虽然这几年变得有些阴阳怪气,但是一直没对她做过什么手脚,而且那时候邵庭那么小,根本不知道她和邵临风对邵家做了些什么—— 庄洁低头盘算着,邵庭又状似不经意地提了一句:“我爸这几年和那些小明星走的很近,庄姨你跟了他这么多年他也没许你一个名分,我想你早该为自己打算了。男人嘛,再玩都免不了有点私心,他将来的东西大概还是会全都留给我。” 庄洁想起邵临风刚才的表现,心彻底寒了,转头看了邵庭好一会,最后绕过他直接上了副驾:“去我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吧,那儿的咖啡还不错。” 邵庭眯起黑沉的眸子,嘴角浮过一丝冷笑。 顾安宁觉得很奇怪,明明那天在剧院门口遇到邵庭和那个中年女人时,邵庭的表现很反常,可是最近怎么总在公司楼下看到那个女人来庭瑞找邵庭。 “顾小姐?”前台把她的包裹递给她,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忍不住小声八卦,“庄总是洁霖地产的老总,好像最近和邵总有生意来往,来的可频繁了。” 顾安宁看着庄洁一身黑色蕾丝旗袍,妆容每次见都是完美的无懈可击,明明五十多岁的女人了,保养的非常细致,看身材倒是和二三十岁的姑娘一样坚-挺。 前台小姐捂着嘴小声跟顾安宁咬耳朵:“您别看她一把年纪了,可风流了,报纸上好几次都报道她和那些男模特一起游泰国的照片,穿比基尼还抹油什么的,这——” 小姑娘嘟着嘴,用手比了比胸部:“比我大、比我白。” 顾安宁被她眼里的羡慕逗笑,抱着包裹准备上楼:“没准是整的呢。” 小姑娘转了转眼珠,一个劲儿点头。 顾安宁进电梯时还在想,邵庭不是说庄洁是破坏他父母婚姻的罪魁祸首吗,怎么还会和她合作? 难道—— 顾安宁被自己想的吓了一跳,还是摇了摇头急忙将那些阴暗的念头摇走,邵庭的事儿她还是别插手的好,他们的关系刚刚缓和一些,千万别再出什么岔子了,现在的邵庭好不容易正常了不少。 想到这,她情不自禁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东西。 这是她网购来的安神茶,前两天晚上无聊逛淘宝,看到能治失眠,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地买下来了。 现在,要怎么给邵庭呢?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是存稿箱,所以积分神马的进货回来再送哈oo 然后说一下,文下那位真爱粉应该是作者,因为她清楚留言内容与文章无关算是刷分,而且不登陆故意隐藏自己ip,但是我大概知道她是谁啦,只是不想理会 这文被举报了,我把前面几章的h都放在了博客里,大家想看可以去看。看到很多妹纸为了支持我已经和她掐起来,我想她的目的应该就是要咱们文下乌烟瘴气吧,所以最好的办法,咱集体无视!谢谢大家这么挺我,我会用心写的,这是最后一次说和她有关的事,因为实在不希望大家受到影响,祝各位亲看文愉快!你们留言后别看回复啦,省的添堵,我会按时送分哒,鞠躬 ps:谢谢以下童鞋的霸王票!大家破费了。

上一篇   28

下一篇   30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