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 淤青

30

本来回家给邵庭也好,可是他最近太忙,有几次应酬到很晚才回来,而第二天她起床的时候他已经去公司了。 顾安宁知道自己多少有些讨好邵庭的意思,无论从哪方面考虑,邵庭心情好对她而言都是件好事。像是给自己信心一样,她不断做着心理建设,最后直接抱着快递盒子就上了顶楼。 邵庭的秘书早就认识她,之前也打过几次交道,看到她主动上顶楼大概还是第一次,站在办公室门口微微发愣:“顾小姐?” “我想找邵庭,他有空吗?”顾安宁感觉到周围很多人都停了工作在打量自己,好像在研究什么稀有生物一样,想到和邵庭的关系她还是觉得难堪,拘谨地抱紧盒子。 秘书看了眼会议室的方向,点了点头:“您稍等。” 顾安宁这才稍稍吁了口气,把东西给他就走!低头看着自己的舞蹈鞋鞋尖,重重汲了口气,刻意忽略周围传来的若隐若现地窃窃私语。 邵庭直接出来了,关门的瞬间顾安宁还是看到了庄洁半倚在办公桌边的慵懒模样,一把年纪的女人,做这种动作还真是……心里一阵恶寒,直到邵庭走到身边表情都没调整好。 邵庭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手指顺势滑过她的肩膀落在腰间:“怎么有空上来,去我办公室。” 顾安宁没动,只把手里的快递盒子给他:“这个你放办公室喝吧,听说安神效果很好。” 邵庭闻言手臂明显僵硬住,顾安宁不自在地把东西完全推进他怀里:“你忙,我先走了。” 手却被捉住了,身子也无法动弹,顾安宁背对着他认命地闭了闭眼,回头果然看到他一双黑眸深情地凝视自己:“一起吃饭,最近太忙很久没见你了。” 邵庭说一起吃饭绝对不是征求她的意见,当顾安宁没想到一同进餐的还有一个人。 坐在公司楼下的西餐厅,冬日的暖阳透过大片落地窗惬意地落在身上,顾安宁一直看着窗外走神。 从落座开始庄洁就一直与邵庭聊些她听不懂的话题,她对商场里的事不在行,只能安静地自己打发时间。 看着窗外广场前的车水马龙,周五的早上也依旧人流汇集。 “想什么?”低沉的男音,隐约带着愉悦。 顾安宁从窗外收回视线,发现邵庭和庄洁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她,尤其是庄洁的眼神耐人寻味。她抿了抿唇摇头:“没事,只是看看风景。” “每天在这上班还没看够。”庄洁低头抿了口红酒,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不过瑞庭周围倒真是越来越热闹,当初邵庭建瑞庭商厦的时候我们可一点儿也不看好。” “邵庭,好眼光。”她冲着他举杯,明明整个人坐的很笔直,可是顾安宁却觉得她浑身哪都在扭,连旗袍下绷得紧紧的部位都波浪起伏。 想到她和邵临风的关系,却还对邵庭这样,顾安宁觉得一下子没胃口了。 邵庭却只是淡淡笑了笑:“庄姨相信我就好。” “咱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了,不信你信谁?”庄洁特意加重了“船”的音调,顾安宁听得不舒服,可是邵庭居然全无反应,好像完全没听到一样。 他低头切牛排,淡淡说道:“有钱大家一起赚,你有足够的资金,我有地,庄姨,合作愉快。” 两人碰杯,邵庭唇角的笑意很深。 顾安宁发现自己根本插不上话,干脆低下头吃自己的,她越来越明白不了这两个人,以前不是针锋相对的吗?此刻却能同坐在一张餐桌上谈笑风生。 庄洁给她的第一印象近似于高贵冷艳的牡丹,这么相处之下才发现对方原来也很健谈,她和邵庭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 她似乎真是来陪吃的,除了被邵庭强势握住的左手一直乖乖地搭在他膝盖上以外,大概真像透明人一样。 庄洁吃完饭走了,邵庭还亲自将她送上车,顾安宁透过落地窗往外看的瞠目结舌。 邵庭重新回到餐桌上,脸上的笑容似乎比之前还要多,他沉默地坐在顾安宁对面,含笑注视着她。 顾安宁被看的头皮发麻:“干嘛?” “你是不是不高兴了?”男人眼里有狡黠的光,好看的唇角微微翘着。 顾安宁没敢当着他的面翻白眼,只是喝了口纯净水舒缓情绪,这才严肃地回答:“为什么要不高兴,我心情好着呢。” 邵庭但笑不语,一副了然的神情。 顾安宁向来都不是个狼的人,被他意味深长的眼神激的想跳脚:“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突然和她这么要好了,因为商人,你们现在有共同利益?” 邵庭不说话,只是抚了抚她的头发:“你给我买那个东西,是不是得教教我怎么用?” 还能怎么用啊,安神茶不就是用水冲着喝吗? 顾安宁的话还没说出口,邵庭已经揽住她的肩膀把人带了起来:“这会午休了,公司没人,你陪我午睡。” “……”他是三岁孩子吗? 邵庭每天中午都有午睡的习惯,这个顾安宁之前就知道的,他也会时不时打个电话“传召”她上来,不过邵庭还算克制,在办公室从来没乱来过。 但是谁来告诉她今天这男人到底怎么了? 顾安宁被他吻得七荤八素,急忙伸手抵住他结实的胸膛:“不是说午睡?待会都到点上班了。” “我是老板。”他咬着她的耳垂说的一本正经,做的事却一点儿都不正经。 顾安宁被他逗的受不了,他箍着她的腰从后面温柔撞击,扣住她的下颚将她转过头来,却只是在她耳边性-感地喘息着。那声音好像有股魔力,似乎真能感受到他此刻有多投入一般。 他时重时轻,不再像以前那样花样百出。 顾安宁没怎么遭罪,结束的时候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发呆,他却抱着她微微濡湿的肩头亲吻:“你身上好香。” 顾安宁没有回答,全身都酥-软无力。 邵庭将她完全搂进怀里,这才低声道:“我喜欢看你关心我,也喜欢看你为我露出心不在焉的模样,更喜欢做-爱的时候你眼里心里都只有我。” 顾安宁被他的话说的脸红,这男人每次都是直接又感性,让她连骂都无从开口。 邵庭将她的小脸抬起,四目相接,深沉的眸底像是蕴满了浓得化不开的温情:“安宁,你现在很好,好的让我心甘情愿相信这些都是真的。” 顾安宁注视着他认真的双眼,忽然说不出话,只是伸手拉过被子将他腰际敞露的人鱼线遮挡住:“我有点儿困。” 邵庭也不在意她的逃避,他们现在已经很好了,他从来都有耐心不去逼迫她。 顾安宁待在邵庭怀里,等男人安静睡着后却慢慢张开了眼睛,她心里很乱,似乎意识到有什么灭顶的灾难即将来临一样。 睡不着,干脆起身玩手机,要是离开邵庭醒来看不到人又该找她麻烦了。 邵庭睡得很沉,大概也是最近工作太辛苦,顾安宁悄悄将他的手拿开,倚靠着床头坐起身。拿手机时不小心带到了放置在桌边的一份文件,顾安宁吓得急忙伸手接住。 邵庭果然眉心微微一蹙,过了几秒才又渐渐舒展开。 顾安宁吁了口气,把文件重新整理好放回去,可是目光微微一瞥却愣住了…… 邵庭的作息也很准时,半个小时后就自然苏醒,顾安宁都不用喊他。 他撑着脑袋看她一会,见她玩的连自己都不理便伸手捏她的鼻子。顾安宁专心玩着游戏,被他一捣乱马上就死了,愠怒地瞪过去:“我今天好不容易刷新了最高纪录。” 邵庭瞥了一眼,直接将她的手机接了过来:“我帮你刷新。” 顾安宁无语,扭过头开始穿衣服,却又被身后的男人霸道地扯进怀里。她抬起头看着他有浅浅青色的下巴:“那样就变成你的了纪录了。” “你是我女人,我替你打最高纪录有什么不对,我的就是你的。”邵庭说着手指就飞快地在屏幕上动了起来,下颚埋进她光-裸的颈项里。 空调打的很足,两人靠在一起却依旧能感觉到彼此越来越高的体温,邵庭好像做什么都很拿手,这种小游戏自然也不在话下。顾安宁看着没一会儿自己的排名就直接跃到了好友第一,还真是……一点儿成就感都没有。 身后的男人倒是很有成就感,一手还拿着电话,一手箍住她的肩膀低下头在她颊边狠狠啵了一口:“很简单。” 顾安宁回头看他一眼,邵庭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唔,其实也有一定技术性,以后我每天手把手帮你打,那就是你的成绩了。” 顾安宁看着他微微挑起的眉峰,气的直接要了他下巴一口。 数月后,顾安宁正在厨房和管家学做蛋糕,电视里在播晚间新闻,忽然听到电视里传来熟悉的男音,管家是最早反应过来的:“是先生,先生又被采访了。” 顾安宁举着手套回过头,电视里正在采访的果然是邵庭,可是背景十分混乱,身后甚至还有急救车和消防车,顾安宁心口一跳,急忙摘了手套走回客厅。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大概还是不确定几点更新,今天还在店里忙,忙完开始码字,虽然时间不定但一定会更新,晚上过了十点大家等不到就第二天看哈╭╮谢谢姑娘们支持鼓励,我会更加努力的!不多说了,我勤更就是对大家支持的最好回应! 我现在去送积分。 ps:谢谢以下童鞋的霸王票,大家破费了! 粒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705:01:03 芝雪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710:06:43 芝雪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710:10:19 邵一点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710:11:22 zhibo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710:36:51 楓蕊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712:52:56 小脸捏一下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808:59:36 zhibo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1816:10:39@@##$l&&w_w&&l$##@@

上一篇   29

下一篇   31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