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三章 - 淤青

4第三章

眼下的场景实在有些怪异,顾安宁即使不去看,也依旧能听到身后清晰的水流声传过来。 偌大的浴室里,男人在洗澡,女人则尴尬地站在一旁,身上的棉裙被沾染了不少水渍,脊背上的布料密密实实地贴合在身躯上,腰和臀的曲线被完美地勾勒出来。 她被铐住的那只手会随着动作偶尔碰到他的身体,湿湿热热的,很硬的触感,与自己完全不同。邵庭整个过程倒是没再和她有任何交流,没有故意刁难,这让她神经多少得到片刻的放松。 她忍不住开始再次揣度,这男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第一次见邵庭是十九岁那年,父亲带他回家,那时候只说他是家里阿姨的远房亲戚,接着他就作为自己的贴身保镖和司机相处了几年,那时候的邵庭不是现在这样,沉着温和,像是可以信赖的兄长一样。 反观现在,阴沉、变态、色-情狂!怎么看都觉得他隐藏极深。 顾安宁想了无数他蛰伏在顾家的理由,唯一的解释便是和父亲失踪的事有关! 她想的走神,接着脑袋上就蓦地一黑,一块干燥的带着阳光气味儿的大浴巾罩住了头部,一把扯开浴巾的同时,原本在淋浴的男人忽然又大步往前走。 她来不及喘口气就被迫跟上了他的脚步:“邵庭,你是不是有人格缺陷啊!” 顾安宁气得头疼,这男人的个性真的太差劲了!她的脸颊因为用力过猛被浴巾边缘擦得红扑扑的,站在原地像是一头愤怒的小牛。 邵庭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他力气大,她只能踉踉跄跄地跟在身后,接着听到他低沉蛊惑的嗓音,懒散地传过来:“把身上擦干,我不想床单被弄脏。” 顾安宁想了很久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你——”这变态不会连睡觉都要这样铐着她吧? 像是为了验证她的猜测,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带着顽劣的笑意:“我们这样,你自然得和我一起睡。” 他皱了皱眉头,忽然停了下来,好像想到什么为难的事情:“好心提醒大小姐一句,你知道男人的身体构造,早晨起床的时候,需要我的左手帮我做些简单运动。不过现在有你了,我们的手,总是质感不一样的。” 顾安宁抿唇瞪着他,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她从来不知道邵庭这么的……不要脸! 邵庭抬了抬手,明晃晃的手铐在灯光下泛着冷肃的光芒,与他眼里的城府相得益彰。 此刻的男人看起来像一只狡猾的狐狸,话里有循循善诱的意思:“讨厌和我呆在一起?那就答应我的条件,怎么算对你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顾安宁紧握着拳头,随手拿浴巾粗暴地擦了几下身体,裙子上的水渍是擦不掉了,倒是把头发揉得乱糟糟的。 她把浴巾一扔,率先就朝床上走过去。 邵庭微微一愣,顾安宁感觉到他定在原地止步不前,回头略带嘲弄地觑着他:“睡觉是吧?那就睡吧,我不觉得答应你的条件你就会放过我,那么我为什么要答应。” 邵庭的表情很快便恢复了,完美的没有一丝裂缝,他大步往前,一手箍住她的腰将人抱了起来:“我可以保证不会再强迫你。” 邵庭说着,掌心细细感受着怀里女人的身躯,果然如他所料,顾安宁不过是嘴上逞强,他稍稍靠近一些她就全身硬的跟冰块似的。 这女人还真是…… 顾安宁一双黑眸警惕地盯着他:“我不会再相信你。” 邵庭低头抵住她的额头,也不解释了,不顾她的抗拒亲了她一口:“先吃东西。” 顾安宁以为邵庭说的“睡一起”带了些情-色的意思,可是这男人似乎说的却是字面儿上的意思。 她轻轻地转过头,身旁的男人睡得很沉,这时候的模样倒是无害温和的,墨黑的发丝微微凌乱地挡住了他英挺的眉峰,她看了他一会,恍惚间又记起以前那个“邵庭”。 她还是控住不住会将他当作以前那个邵庭,即使知道一切都是他伪装的,还是会下意识地挑衅他,似乎下一秒,他就会眉眼含笑地说一声:“没关系。” 可是自从三个月前父亲失踪,还有邵庭对自己做的一切开始……她终于明白,眼泪才是最没用的东西,而邵庭,也不再是那个无条件纵容她的男人了。 父亲顾伯平的职业比较敏感,他是从事军事器材研究的工程师,三个月前他正在进行的实验只做到一半,以他专业严谨的态度不会半途而废,更不会将这一切扔下不管。 警方那边不敢把事情声张,一直在秘密调查,但是总是杳无音讯,顾伯平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顾安宁当时彷徨极了,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邵庭。 她记得很清楚,那天邵庭没有来上班,可是顾安宁知道他住的地址,所以开车打算去找他。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找邵庭是要做什么,好像他在身边,就会更淡定一些。 她的车还没转进那个胡同,远远地就看到邵庭上了一辆车,与他同时上车的还有两个男人。 顾安宁当时有点惶惑,那时候的邵庭让她觉得陌生,看着他意气风发却阴郁冷淡的模样,她心里竟然有股莫名的失落感。 可是她也没有多想,直接开车就跟了上去。 有时候人的好奇心真的要不得,很多秘密都是在不经意间发现的。 如果不是因为偷偷跟了上去,她大概一辈子也看不到邵庭的真实面目,也不会因为被他发现,招来那样的羞辱,还要被他像宠物一样关了几天。 好不容易逃走,最后还是难堪地被抓了回来。 顾安宁想起这些,心脏居然有些陌生的胀痛感,可是眼皮却沉得抬不起来,迷迷糊糊就陷入黑甜的梦乡。 身旁的男人这才缓缓睁开眼,小心地靠近她,撑着脑袋看了她一会,兀自低笑一声:“克制力真好,点了香薰也这么久才睡着。” 邵庭打开手铐,将她身体小心地调整好睡姿,又查看了一番她腕间的擦伤,这才带上房门走了出去。 助手叶强微微垂眸等在门口,看到他出来就把手中的文件递了上去:“顾先生最后见的是个女人,我们排查过,他身边没有符合条件的可疑人选。他手机上最后那个号码也一直关机,身份证信息是街边小店店主的。” 邵庭没有看手中的资料,听完叶强的汇报把那沓文件又扔回他怀里:“所以你是在给我官方答案,和警察得出的结论一样。” 叶强额头汨出一层细汗,脑袋垂得更低:“我这就接着查。” 邵庭看了他一会,冷淡道:“如果只是这种没用的消息,不用告诉我了,在网上看点八卦信息或许更有用。” 叶强闻言皱了皱眉头,悄悄抬眼看了看邵庭。 邵庭觉察到他的视线,不耐道:“有话就说。” “我觉得,邵哥你——”叶强咬了咬牙还是不怕死地说出口,“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邵庭负在身后的手不自觉地握紧,往前一步欺近面前的手下,面无表情地缓缓吐出一个字:“滚。” 叶强急忙拿着东西想走,邵庭忽然又喊住他:“有女人不代表就是情-妇,多用用脑子,也可能是仇人,查查他以前都得罪过什么人,尤其是年轻的时候。” 叶强尴尬地点头:“是。” 叶强下楼时还在暗自思忖,邵庭的确和以前不一样了,并不是说忽然变得仁慈或是更凶狠,好像是……彻彻底底地变了一个人?可是明明还是那个邵庭啊,真是奇怪。 顾安宁醒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舒适的阳光从落地窗透了进来,这是三个月来她第一次没做噩梦,醒来还有些怔忪,躺在床上望着屋顶发愣。 直到身旁传来磁性低沉的男音:“醒了?” 顾安宁一听这声音脑袋就“嗡”地一声,面带愠色地侧过头看一旁的男人,等看清他身旁躺着那黑乎乎的东西时脸色剧变:“邵庭!” 邵庭不解地看着缩回被子里的女人,抬手摸了摸一旁的藏獒:“傲,打招呼。” 都说藏獒凶残,可是对主人却是言听计从,原本凛冽的眼神看向顾安宁时少了几分敌意,宏亮地叫了两声,那模样倒真像是与她打招呼的。 顾安宁扯着嘴角挤出一抹笑,转头看邵庭时又变了脸:“快把它弄走啊。” 邵庭修长的手指在傲的身上来回抚摸着,黝黑的毛发看起来透着一股逞亮的光泽,他微微抬眼看她,说的理所当然:“傲是这个家的成员,昨晚你占了它的床,它不高兴,现在还想赶它走,顾安宁,你怎么这么坏呢。” 顾安宁脸都青了:“明明是你逼我的!” 她说完又想自咬舌头,昨晚邵庭没逼她,是她赌气自己爬上床的,为了表明决心不愿答应他的条件。 邵庭黝黑的眼灼灼地盯着她,似乎看她窘迫成了他的一种乐趣,片刻后才微微笑了下:“给你看样东西,相信你一定感兴趣。”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更晚上,写完上传,霸王票晚上一起感谢oo d_b

上一篇   3第二章

下一篇   5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