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 淤青

32

31、淤青 “不管哪种解释,好像都是在关心我,安宁,诚实些会更可爱——”梦境中都萦绕着他低沉的音色挥之不去,然后一切好像脱轨一样,完全按照他的话发展下去。 夜里顾安宁被梦惊醒,睁开眼看着黢黑的屋顶发呆。 记得以前有人说,谎话说的了自己就会相信,那么骗人的事是不是做多了也会变成真的?和邵庭变成再进一步的关系,这对顾安宁来说无疑是最可怕的事情。 冬天的夜晚很凉,空气里有着南方特有的濡湿气息,她却觉得喉咙干的厉害,用力摇散脑子里剩余的梦境片段,起床披了件外衣到楼下厨房倒水喝。 去楼下要经过邵庭的书房,里面居然还亮着灯,昏黄的光晕从门缝中稀疏地散落在地毯上,在静谧的宅子里看起来格外温暖。 棉质拖鞋踩在地毯上消音效果很好,顾安宁走到书房门口时顿了顿脚步,里面的男人正坐在办公桌后打电话,面色凝重。 “爸,这事我可以解释,您先冷静。” 顾安宁想起邵临风和庄洁的关系,庄洁出事邵临风想来真不会就此罢休,只是没想到为了这件事还真会迁怒于邵庭。 邵庭的声音压的很低,在寂静的夜里却还是分外清晰:“你给我地,可是我的确没那么多钱,拉庄姨入伙是万不得已,我根本没想到庄姨胆子那么大……如果一早知道肯定不会这么干,我自己也亏了很多……” 邵庭说完房间里只剩下大片的沉默,顾安宁能看到他眉间的褶皱越来越深,看的出这男人在强忍怒气。 “庭瑞现在也自身难保,我没有求您帮忙的意思——” “我自己可以应付,不需要你帮忙,你处理庄姨的后事吧。” 电话还没挂断,大概是邵临风在说教,顾安宁看了会就下楼了,原本纷乱的心情像毛线球一样越滚越乱。 邵庭看样子真不是装的,和庄洁应该只是一次正常的商业合作,大概的确是她想多了。而且看这样子,邵庭似乎也惹了不小的麻烦。 邵临风会帮他吗? 邵庭余光觑着门外那道身影慢慢消失,眸色才越加深邃起来。顾安宁和他的开始和过程都太糟糕,她永远只会处在被动的角度上,只要稍微心动就会自己本能地抗拒,只有他主动出招才可以…… 顾安宁躺回床上再无睡意,邵庭隐忍的侧脸在脑海中好像幻灯片一样来回播放,越是想摒除就越是适得其反。 一整夜失眠的后果就是第二天没能回舞蹈班,顾安宁私底下也请了几个舞蹈学院的毕业生来教孩子们跳舞,所以休息一天也没任何影响。 邵庭今天也没回公司,大概是昨晚睡得太晚,已经快上午十一点了居然还没起床。顾安宁在阳台给花浇水,楼下的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管家打开门来人却让她有些吃惊,邵临风笔挺地站在玄关处,看到她还是那副惯有的高高在上的口吻:“邵庭呢?” 顾安宁出于礼貌还是微微颔首:“他还在休息,我去叫他。” 看她放下水壶往楼上走的纤细背影,邵临风冷哼一声:“都什么时候还能睡的着,越来越没志气,沉迷女-色。” 顾安宁假装没听懂他的话外之音,上楼叫醒了邵庭,邵庭听到邵临风来了居然没有一点反应,只是伸手将她扯进被子里,直接翻身压了上去:“早知道你今天不去,昨晚就不用忍得那么辛苦。乖,扣子解开让我亲亲。” 他说着就作势要啃她胸口,顾安宁又羞又气,急忙拦住他:“你爸在楼下。” 邵庭没说话,只是一直看着她,顾安宁抿了抿唇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和你爸又吵架了?” 邵庭沉默几秒倒回床垫间,枕着胳膊闭目养神:“大概是为了庄洁的事兴师问罪来了。” 顾安宁有点同情邵庭,自己的亲生父亲,居然为了情-妇对儿子是这般态度,而且邵庭现在也遇上了麻烦…… 邵庭缓缓睁开眼,入目的便是她一副伤春悲秋的神情,忍不住笑出声:“可怜我?安宁,你知道爱一个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吗?从在意他的感受开始,你现在——” 他附身在她耳畔低哑呢喃一句:“很危险。” 顾安宁也意识到自己最近的心态很危险,本来只是为了刻意讨好邵庭让日子更好过一些,可是眼下两人的关系怎么都有些诡异。 邵庭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却还是非常享受她的“关心”,而且自从白沭北彻底消失在他们的生活中之后,他真的变得越来越“正常”,甚至对她有些纵容和宠溺了。 他自以为是地揣度她的想法,顾安宁应该反驳的,可是这些话就好像魔咒一样在她心里发酵。 看着他背对自己穿衣时露出的结实脊背,她慢慢地转过头,藏在被子里的手越握越紧:不是这样的,她只是为求自保才对他好,邵庭这是在故意迷惑她!对,就是这样! 顾安宁没下楼,可是也隐约能听到楼下传来的争吵声,断断续续听不仔细,最后结束于一声剧烈的摔门声。 门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却没有进她卧室而是去了书房,邵庭连午饭都没顾得上吃,看起来真的很忙。 顾安宁一个人坐在餐桌前,还是听管家说起了上午父子俩争吵的情况,原来邵临风的确因为庄洁的事将邵庭数落一顿,言谈间完全没有要帮邵庭的意思。 “先生也是太固执,态度稍微软一点邵老先生就松口了,怎么也是父子俩呢。” 顾安宁克制着不去想和邵庭有关的事,讨好也该有个限度,正如邵庭说的她现在很危险,应该适可而止才对。 可是管家有些得寸进尺,将准备好的午餐放进托盘递到她面前:“先生早餐也没吃,再不吃午饭身体哪能撑得住,顾小姐你去劝劝?” 顾安宁平静地看他一眼:“你送去也一样,邵庭不是会委屈自己的男人。” 管家一脸讶异:“你之前不舒服先生亲自给你熬粥还亲自喂你,顾小姐您不能过河拆桥。” 顾安宁想起懊恼地狠狠瞪了管家一眼,管家完全不在意,将托盘又往前推了推:“顺路送进书房,可是先生的心情会好一整天。” 顾安宁端着托盘上楼的时候还在想,不知道邵庭给管家开了多少钱的工资,管家对他可真是够心力交瘁的! 邵庭工作时带了一副无框眼镜,这将他原本有些凌厉的样子柔和了不少,看到顾安宁进门他只是微微瞥了一眼就说:“放那,出去时顺手帮我带上门。” 顾安宁想了想还是尽职地叮嘱道:“待会凉了,吃完再继续。” 邵庭摘下眼镜,修长的手指轻轻捻着眉心,似乎真的疲惫极了。顾安宁端起管家冲好的咖啡端到他面前:“要是累垮了就得不偿失。” 邵庭抬起眼,乌黑的眸子静静看着她。 顾安宁大着胆子将他手中的眼镜拿掉,取而代之送上一双筷子:“今天厨房做了你最爱吃的菜色,可惜你没下楼,不尝尝?” 邵庭闻言伸手抓住她覆在桌面没来得及收起的手心,微微抬头专注地看着她:“这次又有几分真心,想明白了吗?” 顾安宁站在桌边没有回答,邵庭看到她眼中明显的踟蹰和不安,嘴角的弧度加深,却慢慢将她的手松开:“让我一个人待会,最近很忙可能没时间陪你。” 顾安宁看着他乌黑的发顶,莫名地想伸手抚摸一下,可是很快便意识到这举动有多奇怪,生生压制下去的同时,手心渗出一层冷汗。 顾安宁,你疯了吗? 当真是疯了吧?顾安宁这么想的时候用力将自己陷进柔软的被褥间,房门被她锁了好几道,好像怕什么可怕的东西穿透门板跑进她心里一样。 怎么入戏这么深了,不是只是为了自保不再忤逆他,不再让他有机会逼迫自己吗?一定是被邵庭那些莫名其妙自以为是的话暗示太久,有些分不清真假了。 她才不会对邵庭动心,这样的男人太可怕,根本驯服不了。 放在枕边的手机忽然开始震动,顾安宁被吓了一大跳,拿过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的居然是很久没联系的陆小榛。 上次回来之后两人很久没再联系,因为这几年的遭遇她已经不剩什么朋友了,所以没有片刻犹豫惊喜地接了起来:“喂?” 陆小榛很意外她这么快就接了起来,短暂的空白后直切主题:“臭丫头,你是不是特想我啊,激动的声音都在发抖。我要回榕城咯,开心吗?” 顾安宁自然是开心的,陆小榛的回来对她而言就像是沉闷生活中的一丝曙光,明朗而期待。她前一天就开始寻思要穿什么衣服赴约,邵庭进门时正好看到她站在衣柜前一脸苦恼的模样。 “有重要约会?”邵庭口吻平淡,可是双眼却沉沉地落在她身上。 顾安宁怕他误会,耐着性子解释:“陆小榛明天回来,我们约了一起吃饭。” “那个给你钱帮你逃跑的朋友。”邵庭记性非常好,准确地记起了她话中的女人是谁。 只是这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还是让顾安宁心口狠狠一跳,忍不住回头无奈地看向他:“她是我唯一的朋友,而且,我不会再跑。” 言下之意其实有些祈求的意思,邵庭肯定听懂了,可是没有半分回应。 这男人只是面容沉静地走到她身后,双臂穿过她身侧将人禁锢在身前,伸手在衣柜里翻了一会,最后替她挑了一件简单的白色洋装:“你穿这个很漂亮。” 顾安宁接过来没有看手中的衣服,仰头执拗地盯着他:“你不会为难她对不对?” 邵庭这才低头看了她一眼,黑沉的眼底像是有光芒缓缓流动:“在你心里我这么可怕?” 顾安宁不说话算是默认了,邵庭勾了勾唇角,伸手在她唇上轻轻抚-弄着:“我只是不喜欢你接触男人,对女人我还没那么小气,为了证明我的大度,明天的饭局我来请。” 顾安宁没有说“不”的权利,和邵庭在一起只能服从,即使她一百个不愿意让邵庭和陆小榛见面—— 作者有话要说:过度章,陆小榛的出现有很大作用,大家应该还记得她手里有样东西oo ps:某位真爱粉不出现之后,换了新身份开始在我文下刷负,大家不用理会安心留言就好,够25字我都送分! 我不知道到底惹到谁,说实话确实闹心,但是还是希望大家好好看文不要被影响到,我会坚持写,不管从店里回来多晚我都会码完坚持日更!大家留言之后不用看回复以免被影响心情,我会准时送积分,如果你们都不留言大概就正中她下怀了,请大家多多支持,我们一起回击心理阴暗的不明生物,感谢,鞠躬 ps:谢谢以下童鞋的霸王票,大家破费了!

上一篇   31

下一篇   33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