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 淤青

33

33淤青 晚上顾安宁洗完澡接到了陆小榛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叽叽喳喳说了一通之后才结结巴巴地问:“今天和庄然在一起那个人,真是邵庭的父亲?” 顾安宁擦头发的动作微微一顿,突如其来地心跳加速:“嗯。” 陆小榛那边沉默了很久,久到顾安宁都以为她挂了电话,她才微微沉了嗓音:“我听庄然说,邵庭有老婆。” 顾安宁阖了阖眼,清浅的呼吸淡淡传了过去,她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对陆小榛说,现在看来邵临风替她开了这个口。 陆小榛忍耐地叹了口气,却没有顾安宁意料之中的指责和怒骂,她一改往日的轻快模样,难得语重心长起来:“原来你知道?安宁你怎么这么糊涂啊,做第三者有几个下场是好的?不管邵庭对你如何,他总是有老婆的人。” 顾安宁咬了咬嘴唇,用力点头:“我知道,我——” “而且邵庭现在遇到了困难,他爸昨天和庄然说除非他和你断绝关系,不然一定不会管他死活。他现在为了你撑着,可是等他熬不住的时候呢?男人有几个是真的爱美人不爱江山的。” 顾安宁卡在喉咙口的话咽了回去,头上的雪白毛巾挡住了视线,手指慢慢往下滑落在膝盖上,静了几秒才哑声回答:“邵庭没告诉我。” 她没料到事情会是这样,想来这大概就是上次邵临风到家里来,两人不欢而散的真正原因。她还在疑惑邵临风怎么会那么狠心不管自己的儿子,可是为什么要和她扯上关系,如果邵庭真的因此破产—— 顾安宁不敢往下想,胸口像是有千斤的巨石压的她喘不过气。 陆小榛看不到这边儿的情况,还在努力劝诫:“不管他和他老婆有没有感情,还没离婚才是重点,开始还觉得他挺完美的,光这一点儿就把分都扣光了。打明天开始,我给你介绍几个合适的,你赶紧和他分……” 陆小榛的话没说话,耳边的电话就被人拿走直接掐断了。 顾安宁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他个子太高挡住了大半光线,逆光而立的姿态将脸上的表情完全隐匿在阴影里,声音却带了几分寒意:“头发还在滴水,这么冷的天也不怕感冒。” 他一手将电话直接关机扔进被褥间,另一手已经覆上她发顶的毛巾,接过来轻轻替她擦拭着:“讲电话什么时候都可以,病了就得不偿失。” 顾安宁微垂着眼,视线一直落在自己微微蜷缩的指尖。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毛巾摩擦在发丝上发出的窸窣声响,她静了静,声音低若蚊鸣:“如果你爸可以帮你,我——” “不需要。”邵庭直接打断她的话,音色微沉,“头发长了,剪短一点,我喜欢你以前的样子。” 顾安宁这才抬头和他对视,邵庭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脸上,像是有雪在其间慢慢融化,亮晶晶的,却有些冷。 他伸手扣住她的下巴,力道极大:“我不想谈,安宁,我们现在才刚刚开始好一些,我不想再和你吵架。我承诺会放你走,在这之前,请你稍微忍耐下。” 顾安宁看着他紧绷、冷漠的神色,可是说出的话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卑微,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非常快,快到来不及察觉。 邵庭俯身,慢慢屈膝在她身前蹲下,发凉的指尖紧紧扣住她的手指:“我知道你不开心,可是我还是自私地想把你留在身边。我不断努力想让你爱上我,可是现在不想了,继续恨我讨厌我,这样……你将来才不会难过。” 顾安宁微微不解地蹙起眉心,邵庭却不再解释,低头温柔地亲-吻她的颈项。 他似乎很喜欢吻她耳后那块肌肤,每次都会在那流连很久,舌尖轻轻游曳舔-舐着,直到那里浅浅地泛着一层薄红。 后来顾安宁自己拿镜子好奇地观察过,原来她那里有很小一粒红痣,不细心观察根本看不出来。 顾安宁心里还是对这件事有些不习惯,可是不抗拒的话至少没那么受罪,所以每次她都紧闭双眼忍耐着,心里不断祈求一切早点结束。 可是今晚邵庭格外有耐心,在她体-内进出,看着她原本瑟缩的花心完全绽放开,将他死死包裹着,渐渐变得红润汨出花蜜。 她红着小脸,喘息的时候还在拼命忍耐,邵庭在她耳边低声诱哄:“叫出来我就早点放过你。” 顾安宁睁开迷蒙的眸子,他英俊的面容隆在上方,额角有微微的汗意,双眼像是无底的深渊望不到尽头。 她摇了摇头,羞于启齿:“嗯,不要……” 邵庭就更加发狠地撞她,终于逼的她嘤嘤地哭了起来,一边小声讨饶。 看着她在怀里可怜兮兮的模样,邵庭将人搂得更紧,将所有情-欲都喷洒在她柔软的最深处,却还泡在她花心里不想离开。 因为陆小榛这通电话,顾安宁的更乱了,她不是没有觉察到自己对邵庭的感觉越来越奇怪,开始时她异常焦虑,甚至觉得自己真的是斯德哥尔摩。 可是后来渐渐觉得不是这么简单,再往深的,她便不敢想了。 邵庭睡得很沉,结实的手臂霸道地搭在她平坦的小腹上,高挺的鼻梁微微抵住她的额角。她却一点睡意也没有,这是第几次因为邵庭失眠了? 最近的邵庭让她错觉又回到了过去,而且他似乎在她面前撒下了一张巨大的网,渐渐让她看到了他口中所谓的“爱”,而且看到了越来越多他为自己做的事情。 虽然他的爱依旧强势霸道,甚至有些扭曲,可是还是让她忍不住有了一些触动,尤其他为了她拒绝邵临风的帮助,这让她没法不动容。 可这份爱真的太沉重,沉重到她有些呼吸不了,也难以承受,甚至开始恐惧。 顾安宁翻身对上邵庭深邃的眉眼,他睡着时以前戒备心很重,只要她稍稍一动就会醒,不知是不是因为近来太累压力太大,睡着之后便完全不设防。 迟疑着抬手抚了抚他英挺的眉峰,忍不住叹了口气。 隔天邵庭没有提这件事,坐在她对面吃早餐时很平静,偶尔还会伸手逗逗趴在脚边的傲。顾安宁心里却一点儿也静不下来。 脑子里一直在想陆小榛那通电话,邵庭因为她拒绝邵临风的帮助,如果庭瑞这次不能度过危机,那么—— 她急忙摇了摇头不敢再想下去,低头用力切煎蛋。 “又在胡思乱想什么?”邵庭的声音淡淡传了过来,表情也清清冷冷的看不出情绪。 顾安宁狠狠汲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刀叉:“我们需要谈一谈。” “谈什么?”邵庭拿过餐巾优雅地擦拭唇角,然后才支着下颚饶有兴味地看着她,“想清楚要谈我们的未来了?” 顾安宁嘴角抽搐,手指轻轻叩了下桌面:“我在跟你说很正经的事情!” “我知道。”邵庭点了点头,深刻的五官严谨认真,“不正经的事向来都是由我开口。” “……”这男人口才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邵庭拿了烟放进嘴里却没点燃,目光深沉地看她一眼:“如果因为我拒绝我爸帮助的事感到压力,大可不必,不是只有他才能帮我,我自己有分寸。” 顾安宁哑口无言,想说的全都被这男人堵了回去,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邵庭微微抬起眼看她,嘴角勾着暧昧的笑意,又说:“如果因为陆小榛的话又开始动逃跑的念头,我劝你更是想都别想,那样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顾安宁连翻白眼的冲动都没了:“我说过我不会再跑!” “那最好。”邵庭推开椅子站起身,“还有话要和我谈吗?” “……没了。” 邵庭满意地点头,伸手握了握她肩膀:“上楼换衣服,待会陪我去参加庄洁的葬礼。” 庄然回来处理庄洁的后事,因为开始时警方介入所以葬礼延迟了不少时间,按邵庭的意思换了一身黑色长裙,镜中的女人却是忧心忡忡的模样。 庄然给顾安宁的第一印象很不好,那双笑意盈盈的黑眸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蛰伏着随时伺机而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陆小榛的关系,总之她非常不喜欢庄然。 邵庭倒是一直很平静,还没事人似的安慰她:“放心,庄然对我再有意见也不会表现的那么没风度,何况是在他姐的葬礼上。” 顾安宁有些不明白,既然知道庄然对他有成见,邵庭为什么还要主动接近对方?若说庭瑞需要他帮忙,可是谁敢保证庄然就是真心的? 不过她向来搞不懂邵庭,只能生生将心里的疑问压了回去。 不出邵庭预料,庄然果然很和气,似乎和每个人说话都是一副礼貌周到的样子:“邵总有心了。” “令姐的事我很遗憾,请节哀。”邵庭作出一副沉痛的样子,若不是顾安宁知道他向来虚伪,大概也要被他的样子欺骗了。 庄然无声地看了他几秒,这才淡淡勾起唇:“庄洁的事警方都证实是意外了,我自然相信警方。” 顾安宁看着两人之间互动,总觉得暗藏着十足的火药味。 庄然有这个年纪特有的深沉,不会将真实情绪轻易外泄,和邵庭浅聊几句就离开了。顾安宁等他走远,悄悄拽身旁男人的袖口:“他真的一点儿也不记恨你,鬼才信。” 邵庭眯了眯眼角,转身看她时却满脸的不正经:“拉袖口的动作我很喜欢,以后可以经常做。” “……” 顾安宁对邵庭这副样子很不满,邵庭却不多解释,牵着她往宾客席落座。 葬礼办的很体面,前来吊唁的也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顾安宁看到陆小榛也一直在边上忙碌,几乎没什么时间招待自己,这让她多少松了口气,要是陆小榛那样的暴脾气遇上邵庭,保不准会作出什么惊人之举。 顾安宁忍不住又看了眼陆小榛的方向,看得出来庄然很疼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抽空和她说几句话,还有几次伸手替她擦汗,从这些微小的动作可以看出这男人很细心。 不难看出他对陆小榛或许真的好,可是顾安宁还是觉得庄然这人不简单。 两人身旁的位置忽然坐了人,声音也是顾安宁熟悉的,回头一看居然真是邵临风。 他每次看到顾安宁都不会有好脸色,这次也不例外,连带和邵庭说话时语调都冷的像冰渣:“离庄然远一点,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事情发生,庄洁的事我已经替你遮掩好了,庄然找不到蛛丝马迹。” 这话似乎让邵庭有片刻的惊讶,他一直看着邵临风,好像在看陌生人。 作者有话要说:又晚了,对不起各位tt因为24号要正式开业了,这两天一直在做准备工作,今天办证批手续什么的跑了一天,现在困死了

上一篇   32

下一篇   34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