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 淤青

34

34淤青 邵临风神情肃穆,目光一直落在灵堂中央的黑白照片上:“别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要查总是有办法的。当年的事是我不对,你恨庄洁我也理解。不过别再继续,庄然你惹不起。” 邵庭静默片刻笑出声:“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顾安宁也觉得意外,没料到邵临风会说这种话,她印象中邵临风极少会为邵庭考虑。 邵临风意味深长地看着邵庭,两人无声地较量着,还是陆小榛的加入让气氛缓和下来。她大喇喇地往顾安宁身旁一坐,凶相毕露地瞪着邵庭:“我有话跟你说。” 邵庭极缓慢地看向她,陆小榛对他脸上的镇定更是嗤之以鼻:“你还真是无耻。” 邵庭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一点儿也不在乎她的态度:“那要看这无耻有没有意义,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无耻是必须的。” 陆小榛被他的话气的脸颊发红,之前她多少被邵庭儒雅的假象给欺骗了,现在看来这男人完全就是个痞子才对。只好转移注意力拉住顾安宁的手,气鼓鼓地说:“他是不是威胁你了,别怕,有我替你出头呢。” 顾安宁之前就怕两人会遇上,现在还是没法避开,忍耐着捏了捏陆小榛气到发抖的手臂:“你冷静点,这事我稍后会向你解释——” 陆小榛没什么心眼,说话直肠子,从之前她和邵庭见面的情形就可以看出来,所以她讨厌一个人的理由也可以很简单。 顾安宁有些头疼,所幸邵庭很平静没有生气动怒的意思,两人间的火药味才没那么浓烈。 “再解释,他结婚也是事实。”陆小榛不依不饶地说着,她对出轨的男人仇视程度极深,原本对邵庭的好印象全因为这一点大打折扣。 邵临风坐在一边倒是看好戏的心态:“看样子顾小姐根本不在乎邵庭是否已婚,陆小姐你多虑了。” 这话一出口,气压又陡然降至零度,顾安宁紧握着拳头,却微微垂下眼。 陆小榛看邵临风这副样子就更加气不打一处来:“胡说,安宁那么喜欢白沭北,知道他结婚后马上选择退出,她的道德感比什么都重,为了你儿子当小三,难道她更爱他?” 陆小榛也是被气昏头了,说这话语气有些刺激邵庭的意思,可是邵庭偏偏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眼神都没有改变丝毫。 这让陆小榛更郁闷。 邵临风似笑非笑地点点头,微微瞥了眼脸色苍白的顾安宁:“人都是会变的,陆小姐肯定不知道,顾小姐的父亲就……” 邵庭的眼神骤然冷却,沉着嗓音打断他:“安宁的确是被逼的,只要我不放手,她逃不掉。” 陆小榛闻言气得眼里直冒火:“你、你以为这世界都是你说的算。” 邵庭意味深长地看着陆小榛,嘴角勾了勾:“陆小姐你应该深有体会才对,有些事,的确是由不得自己的。” 这话意有所指,陆小榛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额角的青筋都气得突突直跳。一只宽厚的大手轻轻覆在她肩膀上,带着温柔的力道:“怎么了?气成这样。” 庄然的声音也很温柔,好像山间的清泉潺潺地很舒服,他微微俯身看向陆小榛,另一手轻揉她发顶:“倔脾气又犯了?” 陆小榛这才缓了脸色,还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可是迫于身后的男人,许久才压低声音低咒一句:“没一个好东西。” 顾安宁发现陆小榛在庄然面前脾气就会收敛很多,庄然只是将手搭在她肩头,她所有暴躁的情绪就尽数消退了,只是瞪着邵庭,可是没有再义愤填膺地斥责。 庄然优雅地拍了拍她肩膀,对邵庭微微颔首:“小女孩不懂事,抱歉。” 两个城府极深的男人,每次交锋都暗藏一股杀意,邵庭也淡淡勾着唇角:“没关系,陆小姐也是关心安宁,安宁有她这样的朋友我很开心。” 庄然好像触摸宠物一样,手指慢慢地滑过陆小榛的如瀑长发:“小榛就是心直口快,是优点也是缺点。” 他说完宠溺地捏了捏她脸颊:“不是所有人都会向我一样惯着你,记住了。” 陆小榛咬了咬嘴唇,居然乖乖地点头。 顾安宁在一边看着,想说点什么又闭了嘴,有些事原来真的是感同身受之后,更加明白身不由己的。 葬礼的人越来越多陆小榛待了会就借口透气带顾安宁出了灵堂,等走远一些,才软了语气对顾安宁半嗔半怒地抱怨:“邵庭脾气怎么那么坏啊,自己做错事还有理了。” 顾安宁想起早晨餐桌上邵庭那副气死人的样子,赞同地点了点头:“的确是脾气挺坏的。” 陆小榛闻言双眼倏地亮了不少,含蓄地表达自己的意思:“那就是说你不喜欢他?”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喜欢他了?” 陆小榛撇了撇嘴,忽然神情古怪地说:“等空下来陪我逛街吧?” 顾安宁无语道:“你大姑葬礼,适合说这个吗?” 陆小榛看周围没人才压低嗓音道:“你难道不奇怪吗?庄洁出事,庄家那么大的家族都没人帮她。” 顾安宁其实早就觉得不对了,若说庄然离得远,可是庄家那么庞大的势力怎么可能完全帮不上她的忙。 陆小榛悄悄覆在她耳畔耳语:“庄洁其实根本不是庄家亲生的,所以庄家对她持放养态度,更何况庄洁后来不是跟了有妇之夫……庄家上下就更看不上她了。庄然这次来处理后事也不过是做个样子罢了。” 顾安宁惊愕极了,随即想到难怪邵庭对和庄然的合作一点儿也不担心,再回头看向压抑的灵堂时不免有些唏嘘。 “喂,到底有没有空陪我?答应我了我好安排啊。” 顾安宁被陆小榛的话逗得莫名其妙:“逛街还需要安排?” 陆小榛表情顿了顿,微微咳嗽一声:“我是说我很忙啊,要提前安排行程的。” 顾安宁已经被邵庭的事搅得焦头烂额,而且她发现自己最近的心态着实有些奇怪,思前想后还是答应了。 可是数天后顾安宁就陷入了深深的后悔之中,从陆小榛带她做头发买衣服化妆开始,她就应该意识到不对才是。 看着对面端坐的男人,顾安宁有种想掉头就跑的冲动。 “顾小姐平时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吗?” 对面的男人连开场白都很老套,顾安宁看着他满脸笑意,还是礼貌回答:“没什么特别喜欢的,看看书、看看电影。” 男人眼里的笑意加深:“还真巧,我也和你一样。” 顾安宁想这应该是最没创意的爱好了,相似一点也不奇怪好吗? 对面的男人还算健谈,喋喋不休说起了最近上映的影片,顾安宁一直没怎么插嘴,直到这男人开始大聊特聊自己的婚恋观。 “我建议婚前做财产公证,现在女人出轨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暮光之城的女主演不就总是劈腿,爱情在这个时代已经沦为奢侈品了。” 顾安宁抿了口咖啡,沉沉靠进椅座间,坐在对面卡座的陆小榛冲着她不住眨眼睛,示意她多说话。 顾安宁总算开了尊口:“刘先生刚才说是做什么职业的?” 对面的刘先生微微一怔,大抵是没料到她会突然开口回应自己,眉眼间有了几分喜悦:“我是律师。” 顾安宁了然的点了点头:“难怪言谈之间感觉到刘先生办事很严谨,不过说话就——” 刘先生微蹙起眉心,顾安宁弯起唇角笑的恬然:“刘先生话里多少有些不尊重女性的意思,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离婚率这么高,男性出轨的占多数。” 陆小榛直到刘先生离开才欢喜地跑过去,坐在顾安宁对面一脸八卦:“怎么样怎么样?这是庄然公司的法律顾问,人还不错,长得也可以。” 顾安宁不慌不忙地将手边的白色骨瓷杯推开一些,这才抬眼看着她:“好像对我不怎么满意。” 陆小榛微怔,随即蹙起眉心,用力敲了敲桌面:“你都不怎么说话,能好好表现下吗?你和邵庭可根本没将来的。” 顾安宁无奈地压了压额角:“小榛,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是真的不用。” 陆小榛撅了撅嘴,忽然嘴边绽开一抹玩味的笑:“那是刘律师没能让你心动,放心,我后面还有呢,喏,来了。” 顾安宁没想到陆小榛还有后招,瞠目结舌之余很是惊讶她的执着。 可惜顾安宁本来就不爱和异性接触,聊天更是不擅长,几次三番之后陆小榛终于怒了:“你该不是……真喜欢邵庭了吧,所以故意搞砸约会?” 顾安宁怔了怔,陆小榛的视线落在她身后,严肃警告:“这可是压轴的了啊,再弄砸了小心我收拾你!” 顾安宁想吐槽陆小榛这媒人太尽职了,回头看到来人却惊得说不出话:“你——” 穆震往她对面一座,年轻的五官露出干净的笑容:“好久不见。” …… 顾安宁回去时邵庭居然在家,坐在阳台的摇椅逗傲玩,她换了鞋准备和往常一样直接上楼,那男人忽然开口喊她:“今天相亲怎么样,有合适的吗?” “……”

上一篇   33

下一篇   35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