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 淤青

37

37淤青 顾安宁回去的时候只剩管家还尽职地坐在沙发上给她等门,电视里播着午夜场,对方看到她安然无恙紧绷的神色才稍稍纾解一些:“顾小姐,您这样我真的很为难,如果出事邵先生怪罪下来——” 顾安宁没听他继续说下去,表情呆滞地一步步往楼上走。 管家狐疑地盯着她的背影,想起先生之前打电话吩咐给她熬的醒酒汤,这又急忙走去厨房准备。 顾安宁看着眼前的台阶,只觉得整个脑子都是晕眩昏沉沉的,她跟着邵庭和海棠到酒店就没法再继续跟了,只是打探到邵庭在那里住了很久是那里的vip顾客。 她路过邵庭书房时盯着那扇门看了很久,门板无声地阻碍了一切,藏在这扇门之后属于这男人的内心到底是什么样的? 管家把醒酒汤送上来,站在床前等着她喝完,顾安宁捧着碗微垂着眼睑,哑声问对方:“邵庭……他去哪了?” 这是顾安宁第一次主动问起邵庭的行踪,管家意外之余又有些惊喜,向来肃穆的神情带了几分愉悦之色:“先生在招待从上面来的几位贵客,顾小姐有事可以给他打电话。” 顾安宁没有回答,只是将空了的瓷碗递了过去,管家眼神微微暗淡,端着托盘缓缓退了出去。 窗外夜色沉静,顾安宁却整颗心都是乱的,以前她猜测过无数与邵庭有关的事情,可是现在呈现在她眼前的却是最离奇最匪夷所思的一种。或许和海棠结婚的根本另有其人,看他对海棠的态度,大概酒店那位才是真的邵庭。 那么自己身边的又是谁呢? “邵庭”像一个谜,顾安宁从来都未猜透过,现在更是想不到谜底。 她一整晚都辗转着无法入睡,将手机握在手心又塞回枕头下面,她现在还不清楚“邵庭”隐藏自己的目的是什么,直接问或许还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父亲到现在还在他手里,她要更小心才对。 顾安宁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睁眼的时候已经满室阳光,目光再微微侧转就看到了半倚在床头一瞬不瞬盯着自己的男人。 这么近的距离,他乌黑的眼好像璀亮的宝石,明亮充满光泽,顾安宁看了一会才小心地移开眼:“你回来了?” 邵庭回答她的是俯身在她额发上落下的早安吻,拇指指腹顺势压了压她的额角:“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顾安宁疑惑地看他一眼,邵庭回答的坦然:“管家说你昨晚喝酒了。” 顾安宁不疑有他,盯着屋顶看了几秒:“只喝了一点。” 邵庭没有再说话,伸手箍住她纤细的腰身把人抱进了怀里。这段时间邵庭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他们其实很久没亲-热过了,所以他今天突如其来的性-致让顾安宁全身的线条又不自觉紧绷起来。 邵庭在她身上忙活一阵,停下来目光熠熠地俯视她:“这么久了,还是不习惯我?” 顾安宁窘迫地咬着唇,脸上火辣辣的,邵庭腿-根的巨物就抵在她的柔软腹地之外摩挲着,那硬-挺的粗粝的质感让她几乎呼吸不顺:“不是,那、那你轻点。” 邵庭看她没有抗拒的意思,这才握着她的腰,轻轻刺探着,一寸寸挤进去的时候脸上有沉迷的颜色。 顾安宁乖乖地缩在他身下,双腿盘的他很紧,或许是因为紧张害怕,软绵绵的双臂下意识用力攀着他的肩膀。 邵庭很喜欢这样,这一刻总是错觉她很需要自己。 她里面温温热热的,水分还不够充沛,邵庭待在里面俯身与她亲-吻。她仰着小脸配合,虽然没有主动取悦,可是柔软的小舌头倒是顺从地任由他摆弄吸-咗。 早晨的男人身体里好像燃着一把浇不灭的火,她软软的小嘴将那把火撩的更旺。邵庭一边汲取她口中的馨甜身-下也开始亟不可待地抽-送,力量大的她听在耳里都面颊燥热。 他还恶劣地一直低头看那处,偶尔在她耳边低喃一句:“下面这张很厉害,上面的就笨多了。” 顾安宁又羞又怒,狠狠在他喉结处咬了一口,邵庭在床-上还是一贯的流氓。 邵庭嘴角弯起浅浅的弧度,对她的忤逆非但没有生气还有趣地捏她那对小肉包:“你要不要也看看我?看看疼你的那里。” 顾安宁揉着有些发酸的腰肢坐在餐桌前,对面的男人倒是一副殄足的神情,此刻已经衣冠整齐地坐在首位看文件。 顾安宁盯着他的脸研究了很久,真是和昨晚那位一模一样,她没听过那位说话,不知道声音像不像。但是看海棠的反应,大概连声音也有些神似吧? 顾安宁想的出神,等察觉到的时候邵庭已经饶有兴致地支着下颚与她对视上了:“刚才没看够?” 想起之前床上那一幕,这男人厚颜无耻地逼着她将他全身都看了个遍,她的脸马上又不争气地红了起来,急忙低头吃东西:“你最近好像很忙?”吃东西还看文件,这对邵庭来说好像还是第一次。 邵庭悠闲地喝着咖啡,脸上的表情很放松:“嗯。” 邵庭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顾安宁抬头发现他手中的是份与政府招标有关的企划书,对他生意上的事儿她倒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小心打探道:“你昨晚一直在应酬,没有去别的地方?” 邵庭闻言微微紧了紧眉心,询问地看过来。 顾安宁心脏一紧,这男人很敏锐要是被他看出什么端倪就不好了,她在邵庭面前果然还是欠了些火候。连忙调整坐姿,状似无意地说:“你们应酬,不是吃完饭就会去喝酒什么的,听说还会找人作陪。” 邵庭大概被她这副质问的口气取悦,嘴角噙了笑意:“我不喜欢那些,也不喜欢陌生女人亲近。” 他这么深情顾安宁反而无言以对,只能低头吃东西装哑巴。可是脑子里还是在暗忖,这男人到底在算计什么?而且她忽然有点好奇,他的名字到底是什么? 邵庭吃完早餐就准备出门,顾安宁站在玄关处看他换鞋,忍不住蹙起眉心:“你这么赶,干嘛还回来?” 邵庭修长的手指将领带整理好,这才回身静静回视她一眼:“回来陪你吃早餐。” 这男人今天早上是被外星人掉包了吗?怎么净说些这种话。顾安宁发现邵庭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古怪,像是一种类似于悲伤的情绪。 她还没来得及细想,邵庭主动伸手示意她过去。 顾安宁刚走到他身边就被用力抱住了,淡淡的呼吸洒在颈间:“我要到临市出差几天,你乖一点……” 他迟疑着,似乎在思忖什么,伸手覆住她的后脑在她唇上吻了吻:“回来我会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一定很开心。” 顾安宁点了点头,心里居然有些舍不得:“邵……,路上小心。” 邵庭握住她的手渐渐松开,看了她一眼才离开。 顾安宁站在门口看他挺拔的身影一步步走远,以前她会怀疑邵庭的感情,现在反而有些犹豫了。如果邵庭不是邵庭,如果他不是人们口中的那个海棠的丈夫,那么他的爱……或许是真的。 迟飞已经等在车里,等邵庭上车后才发动车子,从后视镜里看了眼他疲惫的神色:“这么累还赶回来看她一眼,既然真爱上了就好好跟人说,还有机会的。” 邵庭只是看着窗外走神,像是完全没听到他的话一样。 迟飞忍不住叹了口气。车厢里安静下来,车子驶出很远邵庭才低声开口:“我和她,算起来认识快十年了。” 迟飞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问自己,皱着眉头想了想:“加上她昏迷那几年你一直陪着,快十年了。” 邵庭唇角动了动,目光淡淡瞥了眼已经消失成黑点的熟悉的房子:“难怪那时候自负到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一切。” 他认识顾安宁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有时候邵庭会想,如果是现在的自己遇上她,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结局……大概也会更好一些。 至少她不会这么抗拒自己,不会这么讨厌自己。 迟飞看他的眼神更奇怪了:“怎么了?这么情绪化可一点也不像你。” 邵庭不在意地勾了勾唇角,陷进椅背间又露出那副轻佻的模样:“就当我良心发现。” 迟飞一脸的不相信,随即想到什么蓦地瞠大眼:“是不是计划出了什么意外,我这几天也有些心绪不宁,不如——” 邵庭凌厉的眼神让迟飞剩下的话识趣地憋了回去,他目光深沉地看向窗外,淡淡吐出一句:“我不会让计划失败。” 邵庭走后,顾安宁一直没法专心投入工作,做什么事都会想到那个男人,对他不只是好奇,更多的是想解开自己身后这个谜团。想起那次回顾家,李梅曾对自己说起过不少和邵庭有关的事情,邵庭不说,那她自己去查啊! 打定了念头,顾安宁第二天就出发了,不管真相是什么,她都想了解邵庭。不,想了解自己身边的这个人! 顾安宁根据李梅的提示,找到了那个将“邵庭”带进她生命中的小村庄……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还有一更,然后上章的积分我晚上回来送哈,对不起大家,我这会儿着急出门请多谅解!鞠躬

上一篇   36

下一篇   38、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