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 淤青

38、

38、淤青 顾安宁辗转几次才找到李嫂口中的东子,这是帮忙介绍邵庭去顾家的男人,真相的突破口大概就在他身上。对方看起来很普通,穿着洗的发旧的白t和牛仔裤,坐在矮凳上抽烟,细长的眼角微微吊起,透过发白的烟雾眯眼打量她。 “你和邵庭是什么关系?” 顾安宁不擅长说谎,仔细思忖了一番:“算是男女朋友。” 东子一脸错愕,随即皱着眉头道:“邵庭的事我知道的不多,只是帮他介绍工作而已,你既然是他女朋友,知道的该比我多才是,现在跑来问我还真是有意思。” 顾安宁看着东子微垂的眼眸,这男人风评不好,看他眉眼间的闪躲神色就知道他在撒谎。 “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些他的过去。”她想了想,打开钱夹拿出一沓纸币放在身旁的木桌上,“邵庭不知道我来这,并且我保证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东子眯眼看着那沓诱人的粉红钞票,挟着烟蒂的手指捻了捻眉头:“那个……我知道的真不多,他确实不是我们村的,就是给了一些钱让我那么说而已。我也不知道他是打哪来的,你想啊,他本来就是想隐瞒自己的身份,这么重要的事儿哪能随意泄露给外人呢。” 顾安宁蹙眉听着,东子很警觉,说的这些和她猜测的差不多,可她总觉得东子是知道些什么的。 可东子说到这便停住了,没有再继续的打算,手倒是迅速地将那些钱捞进了怀里:“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顾安宁没想到东子这么无赖,这不是将她原本就知道的事儿换了个说法而已吗?她还想再问别的,东子已经起身朝外走了:“女儿该放学了,我得去接她。” 这明显是在下逐客令的意思,她没想到迈出第一步就这么难,只好暂时住在李梅的老宅子里,继续想办法再套出点别的。 如果线索在东子这断了,那么接下来依旧无法查到和“邵庭”有关的任何东西。 顾安宁铁了心不能空手回去,就安心地在这个小村庄里住了两天,倒是和东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每次遇上了就笑眯眯地和他打招呼。 东子开始时还客套的回以微笑,后来被她的笑瘆得有些发慌,干脆直接躲起她来,几次远远看到她都绕路走。 顾安宁也不心急,反而换了方式从东子的女儿下手,这男人虽然是个无赖泼皮,可是对孩子却是疼在骨子里的。 东子的女儿七八岁,叫做圆圆,长得也非常漂亮可爱。小家伙很爱跳舞,可惜环境使然一直没什么机会接受正规的训练,顾安宁便教她一些简单的舞蹈知识,还会亲自指导她。 圆圆很快就喜欢上了顾安宁,每天放学都会跑到李家老宅缠着她学跳舞,孩子很单纯,根本不知道大人间那些弯弯绕绕。 东子硬着头皮来接孩子,看到顾安宁笑脸相迎时主动出声打断她:“别的我可真不知情了!你打亲情牌也没用。” 顾安宁不在意地耸了耸肩膀:“没关系,我喜欢圆圆,她跳舞很有天分。” 东子怀疑地打量她,可是又从她灿烂的笑容下看不出任何端倪,而且顾安宁对圆圆是真的好,不像是假装的。 顾安宁离开的前一天,圆圆一直哭闹不停,东子吵得没办法,只好来找顾安宁求救:“圆圆好像挺舍不得你的。” 顾安宁把收拾好的行李包放在一旁,从床上拿起一个盒子递到他手中:“这个是我托朋友从榕城寄来的,还好赶上了。你带去给圆圆,她肯定很开心。” 东子打开那个漂亮的纸盒,居然是一双非常秀气的舞蹈鞋,这鞋子他只在电视上见过,女儿一直闹着想要…… 顾安宁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圆圆对舞蹈真的很有天分,如果你信得过我,等她再大一些上学可以交给我。我会资助她上最好的舞蹈学校,孩子的兴趣和天分千万不要浪费了。” 父母都是最疼孩子的,顾安宁不是单纯讨好东子,她的确是喜欢圆圆才说这番话的。 东子沉默良久,心底无法不动容,他在村里名声不好,种地大半辈子也没法实现女儿的一个小小心愿。现在顾安宁不只将女儿的心愿完成,还给了她一条通往美好前景的道路,东子就是再浑,也不可能一点触动都没有。 他紧紧攥着鞋盒,思忖良久终于长长吁了口气:“你让圆圆实现了梦想,我……再不说就太不仗义了。” 回去的路不好走,顾安宁倒了好几次车,坐上回榕城的火车已经时近黄昏。马上就要春节了,火车上人非常多,到处都是热闹嘈杂的人声。 顾安宁对面坐了一对小夫妻,似乎是外出打工回来,两人带着一个半岁大的婴儿,和乐融融的样子。夫妻二人看起来很淳朴,尤其是那位父亲,人很黑很瘦,可是一直微笑着逗-弄怀里的孩子。 看到孩子睡着了,他起身将位置留给妻子,让她安安稳稳地抱着孩子半倚在座位上休息,自己则铺了张报纸直接坐在凉冰冰的地板了。 世界上最深沉的便是父爱,然而邵庭的父亲—— 顾安宁再次想起东子的那番话,依邵庭的个性的确不像是会把自己的讯息泄露出来的,所幸东子偷听到了他打电话的内容,这才不虚此行。 她只想过邵庭隐藏自己身份或许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却没想到他背后隐藏着这么深沉的仇恨。 仔细回忆起邵庭每次面对邵临风的样子,的确像是在隐忍压抑什么,现在想来他当时该有多痛苦? 自己的亲生父亲,即使伪装出来的好,那也不是给他的。 顾安宁用手捂了捂额头,心情沉重极了,这与来时的心境截然相反,越是了解这个男人的世界,她心里越是难受的厉害。 她极少为一个不相干的人产生莫名的情绪,邵庭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转头看向窗外的夕阳,红灿灿的一大片在天边的地平线渐渐消失,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次开始想念邵庭,想听听他的声音,想和他说点什么,不管说什么都好。 此刻想到那个男人的背影,以前觉得是冷漠,现在忽然多了一些落寞萧条的气息,其实这是个孤单的男人吧? 她拿着手机走到火车中段的抽烟区,机身已经被她攥的滚热发烫,调出通讯录又将屏幕按灭,折腾几次之后,手指已经不小心碰到了拨出键。 心跳的频率快的不正常,顾安宁听着彼端传来的嘟嘟声,意外地很紧张。 奇怪的是电话响了很久也没人接通,直到通话自动终止,顾安宁看着黑了的手机屏幕,心里升起一股陌生的失落感。 好像有种……被抛弃的错觉。 直到回到榕城邵庭都没将电话回过来,顾安宁一路上偷偷看了手机好几次,最后折腾的手机都没电了。 回家就马上将手机充电,可是开机后依旧没有收到任何来电提醒,邵庭是太忙了吗? 顾安宁是算着邵庭出差的日子赶回来的,可是没想到如期归来的只有她一个人,邵庭不仅没有回来,连手机都彻底打不通了。 从第一天的黯然到第二天的失望,再接着变成焦虑,顾安宁从来不知道自己会这么期望邵庭的归来。 管家也急的跳脚,一直在她耳边念叨:“先生从没这样过,连迟先生的电话也打不通了。不行,我得赶紧查查从临市飞回的航班有没有出事的!” 顾安宁看着他折腾,表面上镇定,心里却也开始打鼓:难道真的出事了? 管家打电话的时候顾安宁就一直在边上状似无意地听着,最后确定没有空难没有车祸才微微松了口气—— 邵庭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死掉,电视和小说里的坏人不都是最强的那一个吗? 顾安宁没意识到自己在自我安慰,晚上躺在床上又开始惯例地拨邵庭的电话,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她记得邵庭最近好像和庄然走的挺近,灵机一动打给了陆小榛。 没想到离奇的是连陆小榛的电话也打不通了!一夜之间,好像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重大事情,顾安宁心底终于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邵庭忽然消失,只能将这一切归结于父亲还在他手中,好像需要什么慰藉一样,这么想着才有足够的勇气去关心邵庭。 第二天亲自去庄然家找人,开门的下人认识她,对她十分礼貌:“太太去接先生了,已经去了三天,大概很快就会回来。” 庄然谈生意,陆小榛突然跑去找他?还用了“接”这个字眼儿……这怎么听都有些奇怪,可是下人似乎知道的也不多,顾安宁再想问别的就什么都问不到了。 顾安宁站在庄然别墅前,仰头看了眼晦涩的天空,这几天天气都是阴沉沉地好像要下暴雨一般,她茫然四顾,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和邵庭有关的消息。 这时候她才惊觉,对于邵庭这个人,她过去一无所知,现在依旧是一无所知。或者说从没用心了解过,其实仔细想来,邵庭是给过她机会的。 顾安宁心里莫名地一阵恐慌:他的名字、他的身份,一切一切都是假的,如果他就此消失,她其实大概一辈子也找不到这个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就是虐的高-潮了,容我好好酝酿下tt

上一篇   37

下一篇   39、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