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 淤青

39、

顾安宁没等来邵庭,倒是等来庄然离世的消息。 事情是管家向她汇报的,语焉不详,只模糊地说了大概,想到邵庭这段时间都在和庄然接洽,她心跳骤快:“那……邵庭呢?” “先生应该没事,迟先生曾打电话过来。”管家露出会心的笑,随即表情微微凝滞几秒,“只是老爷好像也出了点问题,正好和庄先生的事情有关。” 顾安宁疑惑地拧起眉心,可惜管家打探到的也不多,而且庄家在榕城影响力颇大,所以庄然这事儿明显是被压制住不让媒体报道。 难怪她之前什么都搜不到。 顾安宁又想到陆小榛,那丫头这时候恐怕早就吓坏了,不管她和庄然的关系如何也不会没有一点波澜,终究是和自己同床共枕的男人。 顾安宁穿了外套就急急忙忙往庄家赶,庄然的遗体已经运回来了,是陆小榛亲自去接的。 陆小榛不像是被吓到,倒是变了个人似的,开门看到顾安宁时眼神微微有些复杂:“来了?” 顾安宁点了点头,小心观察她的反应,伸手主动给她安抚的拥抱:“还好吗?” 陆小榛没有说话,只是笑容很淡,裹紧身上的黑色大衣重新坐回床上。庄家宅子里很多人,陆小榛却待在房间哪也没去,一直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走神。 看着她单薄的身影,顾安宁一阵心疼:“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我想他也不希望你不开心。” 陆小榛静静地好似雕塑一样,居然回头冲她笑了笑:“唔,我没事,以前就一直想他死来着,可惜这男人命真大,千算万算……也没想到他会是这么死的,有点突然而已。” 她一连串说了很多话,却有些语无伦次,最后还状似无意地抿着唇微笑。 顾安宁没想到她会是这种反应,一时间反而不知道该怎样继续安慰,只是伸手摸了摸她冰凉的脸颊。 陆小榛脱了鞋,抱着膝盖缩进沙发里,那模样像极了彷徨无措的孩子,明明还是充满悲伤的样子,却又故作轻松淡然。 顾安宁不忍心揭穿她,可是有的情感不宣泄出来只会更加积郁:“既然这么想,怎么还是不开心?” 陆小榛微微抬起眼,看她时眼神挣扎犹豫,果然她再开口说的就是别的话题:“你不觉得邵庭很幸运吗?他们一起去考察的,庄然和邵临风都出事了独独他安然无恙。” 顾安宁微怔,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可是那念头就像一只凶残的野兽,一旦挣出牢笼极有可能吞噬一切。 “我还听说之前他曾卷进一起谋杀案中,死者是某家医院的院长,两人一起喝酒之后那位院长就遇害了,可是邵庭依旧是有惊无险。” 顾安宁想起那次,那次她和邵庭是在一起的,所以没有任何迟疑地下意识辩解:“那是误会,我当时和他在一起的。” 陆小榛摇了摇头:“如果他有心设计的话,你就是最好的利用对象。安宁你好好想想,那晚没有什么特别的吗?” 顾安宁只记得自己睡醒非常累,其它的……想到这心脏莫名发紧,睡醒时浑身肌肉酸痛,那种感觉太熟悉了,不是和以前被他用迷香猥亵时醒来的感觉一样? 见她脸色变得难看,陆小榛嘴角微微勾起,眼神渐渐覆了一层寒意:“如果邵庭出事,你会开心吗?” 顾安宁瞪着面前的人,在她有限的记忆里,陆小榛一直是个单纯直接的姑娘,傻乎乎的没什么心眼。可是此刻注视着她的眼睛,好像在里面窥伺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她紧张的吞咽一下,忍不住讪笑:“邵庭能出什么事,小榛你到底想说什么?庄然的死不是警方证明和邵临风有关吗?” 陆小榛无声地看着她,最后缓缓摇了摇头,嘴角的嘲讽更明显了。顾安宁被她这表情刺得心里不舒服,这时候的陆小榛阴沉沉地,与往日的她实在太不一样了。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和庄家有关的消息都被藏得很紧,或许邵庭也一样,有些事发生了只是她还不知道罢了。 陆小榛秀气的眉间有深深的郁结,似是想说又在犹疑,最后只深深汲了口气:“庄洁的事也是和邵庭有关的。庄然曾经告诉过我,庄洁是中了邵庭的圈套才欠下巨额贷款,他们两人一同投资,可是为什么出事的只有庄洁一个人呢?安宁,你身边的是怎样的一个男人你该比我更清楚才对!怎么这么多的事都碰巧和他有关。” 顾安宁苍白着脸,喉咙干涩的发不出声音,许久才沙哑地挤出一句:“有证据吗?邵庭不会的,他——” 这话说的她自己都信不过,现在知道了邵庭和邵临风之间的恩怨,自然相信邵庭很可能真的策划了整件事。而且之前庄洁的事她就怀疑过的,在邵庭休息室看到的那份文件一直在她脑海中盘旋。 她沉默着,心情如翻涌的海面起伏不定,的确是太过巧合了。 陆小榛伸手用力握了握她瘦削的肩头,眼神坚定:“这男人太可怕了,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陷害。待在这样的人身边你不觉得害怕吗?安宁,趁着还没爱上早点离开不是挺好?你原本也很讨厌他不是吗?” 讨厌邵庭?顾安宁知道自己以前真的是很厌恶这个男人,可是现在…… 见她迟疑,陆小榛眉间的褶皱更深:“你难道喜欢上他了?好好问问你自己,是习惯了还是真的因为爱,或者是别的?同情,感动?” 顾安宁的心乱的更厉害,本就羞于承认自己对邵庭最真实的情感,现在被陆小榛这么咄咄逼人地追问,越发的不敢说了。 她要怎么承认,自己对一个处处强迫自己的男人摇摆不定了? 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顾安宁走在空荡荡的街头,耳边一直回荡着东子和陆小榛的话语。 这个男人的世界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还要黑暗,似乎与她接触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对于这样的男人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没有任何经验,眼下的情况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夜风很凉,穿着羽绒服依旧能感觉到浓重的雾气,睫毛上覆了一层水雾,看路灯的光晕都是模模糊糊的样子,所以看到站在路灯下静静等候的男人时,她几乎以为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是不是因为最近想他的时候太多,所以产生幻象了?他的五官仿若一幅墨画般晕染开,又像是泛着一层暖暖的光晕,亦真亦假。 直到他朝自己走过来,低沉的声音在夜色里尤为悦耳:“天很冷,我来接你,两个人会暖和很多。” 他穿着一身暗色西服,唇角微抿,凌厉的双眼依旧是深不可测的漆黑一片,站在她面前微微垂眸注视着她。 顾安宁直直看着他,这个男人于她,感觉一直很奇妙。很多时候她以为自己已经完全了解这个男人,可是每当这时候,他总是有惊人之举让她再次产生新的认知。 就像此刻,忽然觉得他仍然是陌生遥不可及的。 邵庭捉住她发凉的小手塞进口袋里,嘴角微微弯起浅浅的弧度:“回家看不到你,感觉不习惯。” 顾安宁还是无言地注视着他。 邵庭忍不住低头蹭了蹭她红红的鼻梁,双手覆在她颊边,狎昵地试探着,声音微微黯哑下来:“怎么了,才几天不见就生疏这么多?还是太想我?” “庄然死了。”说这话时她一直注视着他的眼睛,像是想要探寻到什么一般,执拗又坚定。 邵庭神色如常,好像听到一个无关的话题,淡淡颔首:“我知道。” 顾安宁吸了口气,依旧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的眼睛:“和你父亲有关?” 邵庭静了片刻才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在他乌黑的眼里什么都看不到,和以前每次一样,这个男人将所有情绪都收拾妥帖。她咬了咬嘴唇,声音低落下来,带着几分期盼:“邵庭,和你无关对不对?都是巧合。” 邵庭没有回答,反而伸手将她半拥进怀里,带着她朝马路对面走去:“还记得我说回来给你个惊喜,不好奇?” 他逃避的意味太明显,顾安宁看他的眼神有些失望。 她可以接受邵庭为了夺回母亲的一切耍些手段,但那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更何况邵庭现在做的,已经伤及了太多无辜的生命,这让她如何心无旁骛地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邵庭刻意忽略她眼底的黯然,好像压根没看到一样,将她柔软的指尖捏紧扣在掌心,力道很大。 他微微看向远处,口气充斥着不容置喙的意味:“如果这一切与我有关,警察早该有定论。庄然的事警方已经调查过,是因为这次在政府的招标项目中与父亲有利益冲突,更何况之前因为庄洁的事他们一直心存芥蒂,这次父亲会起杀心一点也不奇怪。” 顾安宁迷惑地仰起头,却在他脸上一无所获,邵庭说的坦然镇定,好像事实就是如此。 在车边等候的迟飞已经替她开了车门,微微抬起手:“路上很冷,有什么事回家说吧。” 邵庭也静静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顾安宁紧了紧手指还是弯腰上了车,不管怎么样现在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更何况她心里的确有很多话要与邵庭说。和这个男人纠缠了这么多年,可他们没有一个敢于表露过自己,一直这样猜测下去只会将问题更加复杂话,是该摊牌的时候了。 迟飞将两人送到门口就离开了,临走前喊住邵庭细心提醒:“既然问题都解决了,那就对她说出真相。任谁被欺骗都会不高兴,你们之间的问题就是因为她一直在猜测,而你什么都不说。” 邵庭凝重地看了他一眼:“我有分寸。”他又何尝不知道到了该摊牌的时候,可是越是想说,越无从开口。 真相是什么又如何?他们之间的问题从来都不是他的身份,或者是他结婚与否,是她根本不爱他啊…… 邵庭看着迟飞的车尾灯渐渐消失,这才转过身,孰料顾安宁根本没进屋,一直站在门口无声地等着他。 邵庭那一刻心脏居然有些刺痛,她站在明亮的灯光下,看他的眼神却充满了探寻和审视。现在回想起来,认识快十年,这个女人注视他的眼神始终都不曾带有半丝迷恋过。 抬脚一步步走过去,还没开口,她已经毫不避讳地直言:“我去找过东子,了解到了一些事。” 邵庭闻言脸色稍变,抿紧唇角没有回答。 顾安宁深呼吸,隆冬的雾霭将她说话时带出的白气轻轻晕染开,她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字字缓慢地问出口:“我该怎么称呼你呢,邵先生?”

上一篇   38、

下一篇   40、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