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 淤青

40、

40、淤青 邵庭其实并没有想到顾安宁会这么直接地问自己,他以为依照顾安宁的个性即使知道了也只会继续装作不知情。 他平静地看着她,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也从未了解过这个女人。 顾安宁忽然嘴角微微弯起,伸手主动握住他干燥的指节,她的手很小很软,一根根葱白般的手指轻轻缠绕在他指缝间。 邵庭被她突兀的动作怔得浑身僵硬,顾安宁极少会主动碰他,每次都是他强硬主动。 “我想了解你。”顾安宁艰涩地开口,眼神却悄悄避开了。 或许第一次对他说这种话还觉得不习惯,她颊边有浅浅一层薄红:“有些东西我还不确定,可是我、我似乎已经——”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刺眼的灯光投射过来,几辆车子缓缓驶进院中,轮胎碾压在地板上发出窸窣作响的声音,在静谧的夜色中突兀刺耳。 顾安宁转头看去,意外地发现是穆震的车子,后面还跟了两辆警车……心口狠狠一跳,缠在他指间的手指更加用力收紧。 大约是感觉到她的紧张,邵庭顺势将她半揽进怀里,宽厚的大手轻轻覆在她肩头,多了一股安心的力量。 邵庭眉间的褶皱加深,一直冷冷地看向从车里走出的穆震。 穆震没穿制服,身上的英气却浑然天成,他大步走向两人,微微瞥了眼顾安宁,那眼神很奇怪,像是充满了怜悯和同情,隐约还有几分犹疑不定。 顾安宁被他看得后背发凉,却还是紧紧贴在邵庭结实的胸口。 穆震汲了口气,拿出一张纸摊开在两人面前:“邵先生,我们有理由怀疑你和一起恶意伤人案有关。你可以通知你的律师,但是现在需要和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恶意伤人案?顾安宁几乎没有细想地半挡在邵庭前面,这举动是下意识的,她盯着穆震严肃冷淡的面孔,声音都在发抖:“什么伤人案?” 穆震看她的眼神很复杂,充斥着怜悯和同情:“半年前在暮色酒吧发生过一起恶性杀人事件,受害人被砍去双手斩断手筋。” 这话让顾安宁险些站立不稳,暮色酒吧她一辈子也忘不掉,她就是在那里亲眼看到熟知的邵庭露出最可怕的那一面的。想起那里发生的一切,紧张的喉咙发哑:“你们……有证据吗?” 穆震静了片刻,微微颔首:“证据确凿。” 身后的男人一直没有任何反应,顾安宁却整颗心都是凉的。 穆震没有再和她多说,对身后的队员扬了扬手,随行的警察将手铐倏地挂在了邵庭一只手腕上,那只搭在她肩头刚刚产生温暖的大手,慢慢地滑落下来。 冰凉的金属温度,若有似无地刮过她的手背。 邵庭很冷静,与平时没有任何异样,只是从始至终都没看顾安宁一眼,跟着那几个警察就准备往警车的方向走。 “邵……”顾安宁开口想喊他,可是发现她连名字都不确定。 邵庭顿了脚步,停滞几秒才慢慢转过身来,他看了她一会,和平时出门一样淡然的口吻:“惊喜还是来不及给你,迟飞会将它补上。” 他说完眉头皱的更深,像是有什么话要说,最后只是扯了扯唇角:“晚安,安宁。” 顾安宁一直都觉得邵庭无所不能,他很强,就像之前一直杳无音讯也坚信他不会出事一样。可是这次,为什么心却好像要被捏碎一样。 穆震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站在顾安宁面前,等一切重归宁静才缓缓开口:“邵庭比你想的要可怕,安宁,离开他吧。他的事别再管下去,如果继续,你会后悔的。” 顾安宁不懂穆震话里的意思,但是邵庭的世界,她好像开始有些懂了。 迟飞很快就让人打听到了消息,原来当时包厢里发生的事居然被人拍了照匿名寄给警方。邵庭的脸很清晰,事情比想象的要棘手。 “这事应该和庄家有关,庄洁和庄然都不在了,而且都和邵庭扯不开关系,即使没有证据他们也可以制造证据出来。邵庭进去的话,恐怕就真的要凶多吉少了。” 顾安宁抬眼看向迟飞凝重的表情,心越发地往下坠。 她知道警察手里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伪造,因为当时她就在门口看到了这一切。正是因为看到了昔日温文尔雅的男人突然面目狰狞,更亲手拿刀将那男人的手指一根根切断,她才会那么害怕邵庭…… 迟飞看了她一眼,将手中的半截烟蹄捻灭:“早点休息,这事我会想办法。” 他起身要走,顾安宁忽然倏地站起身喊住他:“迟飞,如果、如果找到那个拍照片的人,会对事情有帮助吗?” 迟飞回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顾安宁给他的印象一直不算好,虽然知道是邵庭一路算计一路逼迫,还是被她的态度气得不轻。可此刻看这女人眼中的焦急和紧张,忽然觉得或许她和邵庭都是两个感情白痴。 他摇了摇头,实在不忍心掐灭她的希望:“除非证明那照片是假的,或者证明那个拍照的人和邵庭有仇故意陷害。” 迟飞说完就走了,只剩顾安宁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 接下来几天迟飞想尽了办法都没能将邵庭保释出来,倒是迟飞替邵庭将迟来的惊喜带了过来。 顾伯平站在客厅门口冲她微笑,半年不见,身体却看起来比以前还要硬朗许多。顾安宁混乱的脑子此刻才有短暂的放松,她跑过去紧紧抱住父亲,哽咽的几乎说不出话:“爸——” 顾伯平危险着拍了拍她肩膀:“傻丫头,哭什么,你给爸的蛋糕、还有信爸都看到了。” 顾安宁抬起眼,满脸泪痕,好像这几天压抑的情绪找到了合理的突破口。这半年与父亲都是靠书信往来确定对方的安全,虽然父亲在信里从来不说自己的处境,可是见不到人还是会格外担心,哪怕他说的再好,还是会怀疑这话里的真实性。 顾伯平抬起粗粝的手指替她擦完泪痕,低声安抚:“别哭了,爸一点罪都没受过,这半年其实都在做研究。邵庭给我建了最好的工作室,海棠的事我早就知道了,离开前我曾和她见过一面,可惜她被她父亲的谎言欺骗太深,邵庭是怕我出事才将我转移的。” 顾安宁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怎么都想不到真相会是这样,她为此误会了邵庭那么久,可那男人居然也不知道解释。 想到邵庭眼泪掉的更凶了:“那你为什么也不告诉我?” “邵庭说,以你的脾气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忍不住跑去找我,那样我就暴露了。没想到他这么了解你。” 父亲显然还不知道邵庭的事,言谈间半带揶揄。顾安宁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先瞒住父亲,省的又多个人一起担心。 “您之前就认识邵庭?”只有这样父亲信赖邵庭才会配合他这么做。 顾伯平深深看着她肃穆的小脸,微微叹了口气:“邵劲他,其实是个可怜的孩子。” 这是顾安宁第一次听到他真正的名字,邵劲。 她在心里默念了很多遍,那种感觉很奇怪,像是有什么在心里缓缓流淌着,酥酥-麻麻的滑过心口。 “当年他母亲生下他们,是我买通了丁思政,丁思政将邵庭抱去给了邵临风,隐瞒了邵劲的存在。” 顾安宁惊愕地听着,想到这个男人自小的遭遇,胸口那个地方开始隐隐作痛。 随着顾伯平的归来,榕城最具影响力最有口碑的杂志和报纸相继爆出了顾伯平被诬陷抄袭的真相。海棠的父亲生平不得志,又不希望女儿失望,这才胡乱找了借口欺瞒女儿,却不曾想一个无意的谎言耽误了女儿半生。 邵庭将一切都做的准备充足,这算是替顾伯平澄清一切了。可是父亲回来,愈加加深了顾安宁对邵劲的想念。 这个男人在后面替她做了这么多,可是却从未开口说过,不知道他是不善表达自己,还是真的不愿将自己封闭的内心轻易展示在人前。 从父亲口中知道这些后,顾安宁更加坚定要将邵劲救出来的念头。 他以前已经那么苦了,以后……一定要幸福才可以。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还有一更,积分回来再送,霸王票也晚上一起感谢。下章会有反转,安宁其实一旦爱上就很勇敢,乃们看完下章就知道了。

上一篇   39、

下一篇   41、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