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 淤青

41、

41、淤青 迟飞为邵劲的事忙的焦头烂额,与此同时发现顾安宁也一直神出鬼没几乎找不到人,他不明白这女人还有什么事值得如此操心,难道她真的一点儿也不关心邵劲? 邵劲在看守所的第十七天,迟飞终于忍不住爆发了:“那女人居然都没想着来看看你?你——” 他欲言又止,最后无声叹了口气:“照片已经查到是谁寄的,就是顾安宁那个朋友陆小榛。” 邵劲安静地听着,脸上没有过多表情,似乎对这个结果也并不意外。 迟飞难以置信地瞠大眼:“你早就知道了?不会连拍照的人是谁都清楚吧?” 邵劲摇头,目光凌厉地看向面前的男人,即使在这种地方也丝毫不显狼狈潦倒:“不要怀疑安宁,不可能是她。” 迟飞眼神深邃起来,似乎能洞悉一切:“你是在骗我还是骗你自己,我已经从庄家下人那里查过了。顾安宁曾经交给陆小榛一份东西保管,在你出事那晚顾安宁才将它们取回,但是不保证陆小榛不会留有后招。” 邵劲唇角微抿,很久才缓缓抬起眼:“你也说了,是陆小榛做的。” 迟飞几乎气结,恨恨地咬牙道:“你他-妈的是不是邵庭做久了,都忘记你邵劲到底是什么人了?你什么时候为个女人变得这么没出息了,自欺欺人,真不是你的风格。” 邵劲不说话,只是表情沉静地坐在那里。 迟飞忍耐着吁了口气:“好,你和她的事我管不了,从以前开始就管不了。你不是只是想弥补她吗?不是说只是看不得她眼里只有白沭北没有你吗?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我也不知道。”邵劲打断他,语气低沉,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平静淡然,“如果早知道会在这过程中率先丢了心,我大概不会选择这么做。爱上她,实在太累,我从没这么用心做过一件事,第一次对一件东西上了瘾,可惜发现倾我所有也无法得到。” 迟飞瞠目结舌地看着邵劲,他从没想过邵劲会有这么无措的一面,像是个委屈的得不到糖果的孩子。就连当初说起自己的身世时也不曾看过这么黯然的神情。 邵劲嘲弄地扯了扯唇角,带了几分痞痞的气味:“很滑稽不是吗?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但是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注定让你尝遍挫败感。” 迟飞无声地听着,最后连揶揄都有些不忍心了:“那又怎么样,离开她你的世界照样在转。” 邵劲没有回答,只是微微蹙着眉头一脸凝重的模样,其实有些东西,最怕的就是在自己毫无知觉的时候悄悄蔓延进心底,无声滋长。就像这段关系里,他一直以为自己才是主导者,最后悲哀地发现,其实主导的一直是顾安宁才对。 她不爱,一切都是枉然。 迟飞识趣地不再继续,说多了也无济于事,爱情本来就是没有道理的事情。各人有各人的偏执,旁人永远无法理解。 他转移话题道:“这次问题很棘手,大概是庄家在背后施压,你可能还要在里边待一段时间。” 邵劲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也不是第一次待这种地方。” 迟飞无奈地摇头:“要是对顾安宁你也能这么淡定,你们的过程会轻松很多。你这辈子的弱点大概也就一个顾安宁了。” 邵劲回以微笑,眼中微微有些失落。 迟飞看得出来他还是很在意顾安宁没来,忍不住替他打预防针:“你知道她一直不爱你,如果照片是她拍的,这次出来好好考虑两人的将来吧。强求的终究不会有好结果。” 邵劲眉心一紧,沉默着没有回应。 数天后案子才开始庭审,迟飞忽然接到顾安宁的电话,她说自己已经找到拍照的人,并且对方可以替邵劲脱罪。 迟飞很意外她会为邵劲的事尽心尽力,等还想再问点什么,顾安宁就率先挂了电话。 这女人可真是被邵劲给宠坏了,迟飞这么想的时候,心里却多少对顾安宁有了些改观。或许她对邵劲也并非全然没有感情,毕竟邵劲曾经那样强迫过她,不能释怀也是情喇中。 到了开庭那天,迟飞开车去接顾安宁,可是这女人居然说自己有事不能去! 迟飞就是再好的脾气也炸毛了:“你还真是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这种时候还有什么事比他的宣判结果更重要?” 顾安宁沉默着,任迟飞如何发火都不置一词。 迟飞终究是不能将她怎么样的,摔了门大步离开,临走前冷笑着扔下一句话:“邵劲这辈子最倒霉的其实应该是遇上你才对。” 顾安宁背对着他,交叠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蜷缩起来,骨节因为用力到发白紧绷,脊背挺得笔直,始终沉默着没有任何解释。 开庭时邵劲的目光若有似无地扫过观众席,迟飞同情地看他一眼,隔得很远两人也读懂了对方眼中的讯息。密实的睫毛缓缓垂下挡住了眼中的黯然,即使早就有心理准备,他还是免不了偷偷寄与一丝期盼。 迟飞看邵劲这副样子,肃穆的神色越加冷淡,在心里将那不识趣的女人又骂了一百遍。 庭审进行到三分之一时,法官宣布有新证人出庭,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门口看去,实木门缓缓被人推开,走进来的人却让邵劲和迟飞当场愣住。 顾安宁镇定地迎接所有人讶异的视线,一步步沉稳地走向证人席。 “所以这照片是你拍的?”律师藏在镜片后的眼神犀利威严,微微泛着冷意,“顾小姐,你知道你现在所说的一切意味着什么吗?你将为自己所说的一切承担法律责任。” 顾安宁轻轻点头:“我知道,可是照片的确是我拍的,也经过后期处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律师打量着她,问题尖锐刻薄,“既然你将照片寄给警方,现在为什么又要出庭承认这一切,不觉得矛盾吗?” 顾安宁脸色发白,一张小脸几乎没有任何血色,她没敢看向邵劲的方向,但即使不抬头也能清晰感受到那两束阴郁森寒的目光。 她紧咬着嘴唇,唇肉几乎渗出血来,却还是目光坚定地回视着对方律师:“当时我正好在暮色,这点邵庭的助手叶强可以为我作证。我偷拍到的照片也并非如此,这些都是被处理过的。” “会匿名寄照片给警方,是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邵庭的威胁和强迫。但是从父亲那里知道邵庭曾经帮助过他,所以我良心发现,想说出真相。” 律师嘴角微微勾着冷笑,对她的说辞显然不相信。 顾安宁微微昂着尖瘦的下巴,倨傲地说:“照片被处理过,如果不经过细致的技术分析很难看出被我动过手脚,我希望警方能将照片再仔细对比。” “如果我没记错,你并非计算机专业出生,技术能有这么好?” 面对律师的故意责难,顾安宁沉着应对:“我自然是没有那么好的技巧,但是我可以找人帮我。而且我可以提供当时我拍的原版照片作对比。” 律师眯起凌厉的眸子,最后扯了扯唇角:“希望你能为自己说的一切负责。” “自然。” 顾安宁直到准备离开时才鼓起勇气看了邵劲一眼,目光与他交汇,短短数秒,然而在他眼里却什么都看不到。 他的眼神平淡的没有一丝波澜,像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顾安宁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那扇大门的,邵劲痛苦而又阴沉的视线一直在她脑海中盘旋。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这么在意他的目光,以前究竟是不在意还是没察觉到?可惜一切都为时已晚。 第二天她还是去见了邵劲一面,本以为会被拒绝的,可是那男人再次意外地答应了。 顾安宁看着一个多月没见过的男人,心跳骤然加快,说话也开始有些微微的不利索:“你、你还好吗?” 邵劲点了点头,眼神从未离开过她紧张的双眸,开口时声音微微有些低哑:“真的这么恨我?” 顾安宁藏在桌面下的手指紧紧掐着掌心的嫩-肉,邵劲眼中的痛苦深深刺伤了她,她险些控制不住就将心底的话全都告诉他了…… 她沉吟着,在心里组织着最合适的语言,可惜话还没说出口,对面的男人忽然冷冷地笑出声:“也好,既然如此,那么让我来告诉你一些事情。你不是说想要了解我,现在或许是最好的时机。” 顾安宁看着他冰冷的眸子,忽然有些脊背发凉。 “知道暮色酒吧被我切断手指的男人是谁吗?我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他低沉的嗓音很动听,说着这么可怕的事情时脸上还带着温柔的笑意,可是这温柔之下像是有一层暗流浮动,随时都有什么东西喷涌出来。 顾安宁紧张地吞咽一下,邵庭缓缓靠回椅背上,嘴角的笑意加深:“因为他曾经做过一件事,害我后悔终生。” 顾安宁瞪大眼,指甲死死扣着桌沿,目光落在他淡色的唇间,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缓慢地吐出来:“还记得我说过最后悔的两件事吗?另一件就是……我在多年前无意地强-暴过一个女学生。” 顾安宁乌黑的瞳仁剧烈紧缩,里面倒映出邵劲冷酷的面容。 他却一刻没停地继续说着:“在暮色被我处理掉的,就是当初设计陷害我的人,如果不是他,我也不会招惹那个女学生。也不会在偶然重遇上她时想着弥补,若不是对她还存了那点内疚感,现在也不会被她算计吧……你说他那只手,该不该被废掉?” 顾安宁的喉咙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生生扼住,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许久才发出声音:“那个人……是你?” 她不记得那个人了,现在看着那双眼,此刻微微带着邪佞的情绪还真是和记忆里的如出一辙! 邵劲眼神微微一凛,无声点头。 顾安宁用力咬紧牙关,极力克制着心底深处的颤意:“你从见我第一天开始,就故意隐瞒了这些?” 邵劲沉默几秒,再次毫不迟疑地承认了:“对。” “想弥补,那为什么又要……对我说爱呢?”顾安宁这句话几乎是低声呓语,像是问自己又像是问对面的男人。 她并不指望邵劲会回答,或者说,也害怕听到真实的答案。 孰料邵劲平静极了,一字字清晰地说:“你知道男人都有占有欲,被我上过自然就会视为所有物,看着你对那个男人那么上心。我自然觉得不舒服。” 顾安宁眼眶发胀,表情微微呆滞地看着他,此刻的邵劲才是真的陌生啊。她真的是没有一刻认清过他,到底他什么时候是真,什么时候是假,她已经完全分辨不出来了。 这个男人,还真是可怕。 邵劲看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流露出一丝失望的模样,心里竟生出一股异样的扭曲感,像是自虐,又像是要她也尝尝此刻自己的疼痛一样:“难道你不好奇,当初你和白沭北的事,我究竟是怎么想的吗?找那个代孕母我真的是为你好?顾安宁,我教过你很多次了,凡事要多动动脑子才好。” 顾安宁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她看着邵劲,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就让眼泪那么静静往下流淌,让这男人亲眼看到这是为他流的。 她咬了咬唇,居然笑了笑:“的确是最好的时机让我看清你,还好,不算晚。” 幸好没有将自己的心轻易交出去,否则,就真的是自取其辱了。 顾安宁离开后,邵劲坐在原位很久都没动,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选了最不恰当的时机将一切摊开。 她好像真的很难过,离开的时候那抹纤瘦的背影好像一颗坚硬的石头堵在他胸口,邵劲微微低头压住心脏的地方,比想象的还要痛。 顾安宁走在熙攘的街头,眼泪汹涌地往下掉,手心的地方被蛰的生疼,那里有道细细长长的疤痕,是她几天前在为邵劲寻找拍照真凶时落下的…… 现在看起来,还真是讽刺。 作者有话要说:安宁是不是真凶且看下回分解,咳,并不是一直都是邵狼在付出啦,安宁也悄悄为他做了一些事,可惜邵狼自己作死了== ps:谢谢以下童鞋的霸王票!

上一篇   40、

下一篇   42

最近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