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四章 - 淤青

5第四章

顾安宁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心情复杂极了。 邵庭给她看的只是一个地址,本来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可是那个地址一眼就让她怔住了。她这二十多年来去过的地方屈指可数,所以没有什么地方是去过却不记得的,可是那个地址,居然让她有股莫名的熟稔感。 但是她很确定自己从未去过那里,位于榕城的一个偏僻小县城,邵庭说父亲之前常去那里,并且给了她不少火车的票根。 顾安宁算了下,平均每半月父亲就要去那里一次,然而这一切她却一点儿也不知情。 这让她心底越发不安,好像父亲失踪这件事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起来,而且很显然地,父亲有事瞒着她。 顾安宁想抬手捻捻眉心,微微一扯就听到了手铐链子摩擦的金属声,她无奈地扭头看向身旁的男人:“能解开吗?” 邵庭一直微合着眼,可是顾安宁知道他没睡着,果然他很快就冷淡开口:“我也信不过你。” “……”顾安宁恨恨地扭过头,也干脆闭上眼假寐。 她明知道不能相信邵庭,而且邵庭这个男人简直是恶魔和疯子的结合体,做事儿也不按常理出牌,比如昨晚,她睡得安稳,可是早晨去浴室才发现自己光-裸的颈项上全是暧昧的红印,就连底-裤外边也有诡异的凝固液体,她想到这些就浑身恶寒。 还有比邵庭更无耻的男人吗?猥亵她居然还对她用了迷香! 可是顾安宁知道,眼下她的确无人可信了,父亲消失了三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她都不得而知,但是似乎一切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或许父亲早就遇上了危险。 顾安宁用另一只手摸了摸颈项,目光淡淡看向窗外。 她脑子里一直闪现某个人的身影,或许是下意识的,出了事总是第一个想找他。可是上次找他出来,他拒绝的很明显,他已经结婚了,不希望再见到自己。 顾安宁有些难过,用力汲了汲鼻子,接着身上忽然扔过来一件外套。 她吓了一跳,回头看到邵庭木无表情的侧脸:“别让我看到你这副样子,想哭或者是想别的男人都把脸蒙上。” 顾安宁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心里没来由地生出一股怒意,随即把那外套扔回他身上,语气居然比他还要冷淡:“不必!闻到你的味道我就什么情绪都没了!” 车厢里的气温陡然降至零度,叶强从后视镜偷偷看了眼顾安宁,既震惊又有些同情。 邵庭徐徐转过脸来,眼底似是蕴了惊涛骇浪,顾安宁挑衅完他又有些后怕,可是输人不输阵,还是挺着脊背坦然回视他。 邵庭阴沉沉地注视着她,话却是对前座的叶强说的:“前面停车。” 叶强再次同情地看了眼顾安宁,顾安宁微微瞥了眼窗外的景致,这里正是郊外最僻静的地方,她不知道邵庭会怎么收拾她,先奸后杀弃尸荒野?或者直接把她踢下车? 然而邵庭再次出乎她预料之外,他只是下车抽了一支烟,并且等身上的烟味散尽才复又打开门上来。 顾安宁想,或许邵庭这个人精神不对劲?一般这种从事边缘职业的男人都有些或多或少的人格缺陷,有的还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她以后一定要更小心一些才是,千万别招惹他。 顾安宁想到这些,就干脆装睡装的更彻底一点儿,歪着头靠在车窗上,不再关注他的动静。 睡了没多久,居然真的有些许倦意了,可是很快手指就感觉到一阵冰凉的温度,她知道那是什么,还是强自忍耐着。 邵庭的手明明很大看起来很温暖,可是每次碰到她都带着一股刺骨的寒意,就像此刻,他细细把玩着她的指尖,好像很好奇一样,还用指腹来回摩挲着。 顾安宁闭着眼,一遍遍暗示自己,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谁知道下一秒邵庭真的把她的手指放进了唇间!顾安宁心跳都快停住了,指尖那濡湿温热的触感让她惊得睁开眼,接着还能感受到他柔软的舌尖来回舔-舐着自己。 这男人真把自己当狗了吗? “你个色-情狂!”顾安宁险些跳起来,可惜还和他铐在一起并不能避开多远,手还被紧紧攥在他指间动弹不得,她气得脸颊发红,气鼓鼓地和他对视着。 邵庭微微眯着眼,看不清眼底的情绪:“你再骂一句,待会舔的就是别的地方,相信你会更惊喜。” 顾安宁又气又急,说话便开始不利索:“无耻,你简直是个、是个变态又色-情的神经病!” 她骂人的词汇有限,骂起来也没有一点威慑力。 邵庭不在意地勾起唇角,随即用牙尖咬了咬她的指腹。 其实并不疼,可是顾安宁实在太抗拒他了,尤其这么情-色越轨的举动,简直要逼的她崩溃。用力想抽回手,接着邵庭就冷冰冰地将她的手倏地甩开。 “……”顾安宁再次确定这个男人就是个疯子。 邵庭却心情舒畅地端正坐姿,嘴角还浮起一丝笑意:“咬你一口,心情好多了,别再惹我,下次我会咬的更狠。” 车子刚到目的地s县,顾安宁就第一个下了车,她倒不至于蠢的这时候想跑,邵庭愿意放开她没有再铐着她,说明他肯定留了后招。 她仔细看着这座陌生的小城,到处都是安静祥谧的气息,可是她似乎真的没有来过这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邵庭缓缓走至她身侧,微微瞥了她一眼:“衣服穿好。” 顾安宁想起这个就更是一肚子气,邵庭不知道发的什么疯,非要她穿一身跟丧服似得黑色套装,这么热的天,让她裹的跟个粽子似的。 顾安宁不想再被咬,老老实实地把外套穿好,邵庭这才满意地带她去了纸上的地址。 这是一个平房区,小城规划稍微有些迟缓,这些老旧的平房居然还没被拆除。她随着邵庭走在空荡荡地巷子里,他走在她前面不远处,走路的姿态笔挺严肃,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个警惕心十分严重的男人。 叶强跟在她身后,也是一脸的肃穆凝重,这异样的气氛让她愈发紧张起来。 让顾安宁惊讶的是,邵庭是直接推开院门走进去的,这是一个打扫干净的庭院,里面种了不少兰花,整整齐齐地摆放在花圃里,院里到处都充斥着一股书卷气。 站在院门口呆了许久,这里她有印象,很熟悉,好像在梦里也出现过。可是还是那个问题,她没来过这里,这是第一次。 院里的梨树下坐了个女人,上了年纪的,头发都有些花白了,她似乎一直在等他们,看到邵庭进来就拘谨地站起身。 顾安宁没有时间观察他们在说什么,她心底的震撼很强烈,这里到处都有些模糊地印象钻进她脑子里,可是又想不清楚究竟是什么。 接着她隐约听到那女人刻意压低的声音:“是她吗?” 顾安宁疑惑地转过头,对上那中年女人的目光,对方在看到她的脸时微微一怔,又飞快地转过头,继续和邵庭低声交谈:“进屋看看吧,我都收拾好了。” 邵庭回头看了眼顾安宁,顾安宁忽然觉得心脏发紧,走神的间隙,腿已经不听使唤地跟了上去。 那间屋子不算大,但是里面布置的很……有味道?那种满满地温馨和墨香交替在房间里,墙角的地方有个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 顾安宁站在门口有点儿不敢进去,因为她一眼就看到了位于客厅正中央的灵位。 这是乡下,习俗自然也比较传统老旧。 顾安宁跟着邵庭上了香,可是抬眼发现那排位上居然是空白的,没有名字,若不是这灵位的色泽已经有些陈旧,她怕是要误会了。 邵庭并没有对她解释什么,倒是那中年女人和她说了不少有用讯息:“我是顾先生雇来打扫这院子的,顾先生三个月前来过一次,他平时很少在这过夜,那次却在这住了两天。不过感觉他那次来心情很好,怎么会就不见了呢?” 顾安宁眼神复杂地看了眼那个牌位:“那,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或者她?顾安宁现在脑子已经完全乱了,原来以为简单老实的父亲,或许也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这我不知道。”中年女人腼腆地笑着,“我也是帮人守房子的,只要打扫干净了,别丢东西就成。” 顾安宁张了张嘴,最后只是动了动唇角微笑道:“谢谢您,如果我父亲回来,请您一定要通知我。” 离开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小院,顾安宁踩在青石板路上,回头看了院门好几眼,心情比来时沉重多了。 或许这么多年,她生活的环境就是个骗局,骗她的不只是邵庭,还有父亲,或者还有其它人。顾安宁不自觉地裹紧身上的外套,巷子里太空了,有股湿寒的气流。 邵庭慢了步子,漫不经心地将外套递过来,顾安宁抬手拦住:“我不想闻到你的味道。” 邵庭静了片刻,看着她微微有些苍白的小脸,一双乌黑的眸子惊惧却又警惕地瞪着自己,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对身后的叶强寒声吩咐:“把你的外套给她。” 作者有话要说:叶强:嘤嘤嘤,顾小姐你肿么能拒绝老大,他回去回收拾我的! 苦逼的叶强先森躺枪了!tt这章写了两遍,所以更晚了,对不起大家。明天开始暂时就是日更了,我缓口劲儿,双更害怕质量会下降,请大家多多体谅。 ps:谢谢以下童鞋的霸王票,感谢大家这么支持,破费了! 杨梦梦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21:08:28 安素年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18:50:10 颉ya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17:24:16 颉ya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17:24:11 小脸捏一下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15:47:38 鱼小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15:35:11 鱼小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15:35:01 碧波琉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15:20:31 一点闪耀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12:03:04 知知了了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11:17:24 大大大果子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3-09-2109:01:44 饽饽香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2108:13:38 d_b

上一篇   4第三章

下一篇   6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