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 淤青

42

42 邵劲出事的第二天,顾安宁曾经约了陆小榛见面。 陆小榛穿着一袭黑色长裙,坐在咖啡厅一角低头看杂志,看到顾安宁进来只微微抬眸。 顾安宁也一眼便看到了对方,此刻的陆小榛让她觉得陌生极了,爱到底有多少魔力?可是让人变得疯狂,也可以让人变得如此城府。 陆小榛等她坐定,这才弯起唇角挤出一抹笑:“这么急约我,什么事?” 顾安宁看着她无懈可击的笑意,轻轻吐了口气:“为什么有人寄照片给警方?小榛,你偷看我给你的东西了。” 陆小榛微微挑眉,似乎真的意外:“有人把那些照片寄给警方?我还真不知情。” 顾安宁抿紧唇,陆小榛被她严肃凌厉的表情逗笑:“你真爱上他了?安宁,现在是要为了他和我翻脸吗?” 顾安宁静默几秒,终于将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袒露出来:“小榛,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和庄然就是个例子,我不想也等失去以后才后悔。以前我不敢承认,可是在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知道他悄悄为我做了多少之后,我承认自己动容了。我不是铜墙铁壁,看着一个人的真心摆在我面前,做不到不屑一顾。” 因为这个男人错误的表达方式,她一直羞于承认这份感情。有时也会偷偷回想,或许在过去相处的几年间,某个瞬间就对这个男人产生了特殊的情愫。否则为什么会对他说的每句话都深信不疑? 可惜……这份还来不及破土而出的感情终究是被他拦腰斩断了。 陆小榛面无表情地听她说完,随即微笑着微微倾身靠近她:“是吗?那你真应该告诉他,想必他会很高兴,至少在牢里也能过的很开心。” 陆小榛说这话时表情甜美,她的五官长得很秀气,此刻看起来也是单纯无害的模样,可是话中的语气着实让人不舒服,透着一股讽刺嘲弄的气息。 “那些照片没用的。”顾安宁同样平静极了,丝毫没有被她的语气揶揄到,“你最清楚真相究竟是怎样,我给你的照片根本不是那些,凭庄家的势力,要想打压邵庭在照片上动点手脚很简单。” 陆小榛没有回答,只是眼神变得越加阴鸷骇人:“你怎么确定照片就是假的?你很清楚邵庭到底是什么人不是吗?” 顾安宁的手指下意识收拢,却没有露出一丝慌张。 陆小榛微微笑道:“安宁,如果你是觉得他被捕和自己有关系,内疚的话,真的不需要。我并没有用你给的照片,我只是找到了拍照的人而已——” “你不用我给的照片,是因为你知道告他强-暴没有用。” 顾安宁一眼便看穿了她:“那些照片拍的不够清楚,只拍到他在包厢强迫我做那种事情,而且当时我的脸被他挡住了,你很清楚。你也怕我会为了维护他不承认是被迫,所以你才顺藤摸瓜找到了拍照人,而那个人手里正好有之前拍下的邵庭伤人的照片。” 陆小榛看了她一会,并没有回答她的猜测,只是眼里染了几分悲伤:“我们是好朋友,我在替自己的丈夫报仇,更何况那个男人罪有应得。你到底在纠结什么,难道我做的都是错的?” 顾安宁拿了东西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昔日的好友,想了很久才说出这番话:“你替庄然报仇我不怨你。但是如果邵庭出事,我大概也会选择做相同的事情,到时候,你也一定不要原谅我。” 陆小榛惊愕地瞪大眼,不敢相信向来柔弱没有主见的顾安宁会说出这番话。 顾安宁已经抬脚往外走,她忍不住出声喊道:“那些照片都是真的!邵庭坐牢坐定了。顾安宁你的原则呢?他那样的人,你明知道他的双手沾满血腥。为了他你连是非道德观都没有了吗?” 顾安宁默了默,缓缓转过身:“他坐牢我可以等,可是如果看着他去死,我没办法。庄家千方百计送他入狱,真的只是想让他坐牢吗?” 陆小榛脸色微变,大概是没想到顾安宁知道的会这么多。 顾安宁淡淡扯起唇角,苦涩地看着陆小榛:“即使邵庭死了,庄然也活不过来的。” 陆小榛苍白的小脸上总算有了裂缝,澄澈的双眼渐渐溢出透明的水滴:“不这样……我一辈子都会欠庄然。” 顾安宁无声地看了她一眼,缓缓合了合眼:“对啊,如果不这样,我也一辈子欠邵庭。” 顾安宁往外走的时候脚沉得提不起来,陆小榛是她唯一的朋友,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和对方决裂。 并且,是为了那个男人。 顾安宁不知道和邵劲之间到底该不该用欠或补偿来形容,至少她此刻做不到完全不管邵劲。既然事情和陆小榛有关,那么从她下手追查肯定不会错。 找到拍照的人到底对事情有没有帮助?顾安宁思忖了很久,还是决定先找到对方再说。或许事情会有意想不到的转机也说不定。 顾安宁没见过拍照的人,当时在暮色她被陌生又狰狞的“邵庭”给吓坏了,往后退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门口的装饰物,就这么被叶强发现给带了进去。 或许是她眼里的震惊和厌恶太明显,又在极度恐惧之下说了伤他的话,“邵庭”忽然毫无预兆地将她压倒在沙发上…… 男人结实的身躯隆在她上方,滚烫又火热的男性象征狠狠挞伐着她最私密的部位,顾安宁从没想过自己最信赖的男人会用这种方式对待自己。绝望和恐惧袭遍全身,她死死抓着身下的沙发垫,头微微一瞥却看到了包厢门口一闪而过的白光。 看不清站在那里的人是谁,只知道这最耻辱的一幕被人拍了照,身后的男人力气太大,她随着他进攻的频率颠簸摇曳着,只在恍惚间看清了那人指间有很特殊的纹身,像是一种很奇异的图腾。 再后来被“邵庭”关在家里好几天,大概是还没想好要将她怎么办,又或者是怕她冲动之下去报警将事情搞砸了。 她最后还是成功逃了,之后直接回了顾宅收拾东西,却在家里的邮箱发现了那沓照片……或许那个人是想要威胁她?亦或者是想要和她一起对付邵庭? 总之顾安宁还没来得及想到对策的时候,邵庭的人又找上了门,她只好随意将那些东西都收尽包里带走。 再后来为了不被邵庭发现将它们全都交给陆小榛,彼时她的确存了些私心,或许真的可以用来威胁邵庭也说不定。 那时候当真是被“邵庭”给逼迫怕了,他越是强势她就越想逃,可是那些照片却一直留在陆小榛那里,再厌恶那男人时也没真的下定决心将它们拿出来。 陆小榛肯定是偷偷看了那些照片,顾安宁从邵劲被捕时就确定了心中猜想。可是她记得很清楚,自己给陆小榛的照片并没有“邵庭”恶意伤人的画面…… 陆小榛肯定是找到了拍照的人!凭她一己之力要找到拍照的人实在太难了,茫茫人海只凭一枚不甚清晰的刺青连着手处都很难,但是从陆小榛这里下手就不同了。 顾安宁跟了陆小榛许多天,可是陆小榛的生活很简单,每天除了家里就是庄然的墓地,有时候在墓地一坐就是一整天。 顾安宁看着她落寞的背影,心里除了同情唏嘘之外还有几分感伤,可是看着时间一天天流逝,心里又充满焦虑和燥闷。 不知道那个拍照的人是不是被庄家给处理掉了,或者早就拿了钱远走高飞。 事情还是有了转机,贪婪是无止境的,那个拍照的人果然又联系了陆小榛。可是顾安宁怎么都没料到,找到那个男人之后反而将自己最后一丝希望也掐灭了。 “陆小姐给的钱很多,我反正也是求财,就把照片全给她了。照片是真的,没动过手脚……” 一个月后,迟飞来接邵劲。 邵劲走出看守所大门,依旧是西装笔挺的样子,只是脸上的神情较之以前似乎更冷淡了。迟飞从后视镜里无声打量他几秒:“先回家吗?” 邵劲没有说话,迟飞适时地说了一句:“她搬走了,出庭后第二天就离开了。” 邵劲只微微侧过脸看向窗外,依旧没什么反应,过了半晌才低声说:“回公司,那栋别墅替我处理掉。” 迟飞张了张嘴,终究是没再说什么,只是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句:“没想到那照片居然是假的——” 与此同时,顾安宁将最后一箱行李办了托运,顾伯平站在远处看着她单薄的身影站在人群间,忍不住叹息一声:“不知道这丫头怎么想的……” 穆震也看向顾安宁的方向,没有发表意见。 顾伯平伸手拍了拍穆震的肩膀:“这次真是谢谢你帮忙。” 穆震微微笑了笑:“谁让你是我的恩人呢,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你给的,如果真的被发现,大不了重头来过。” “可是换掉证据这么大的事,而且庄家那里——” 顾伯平还是担心,穆震嘴角微微牵起,潇洒地冲他扬了扬手:“我会解决,别担心。你和安宁好好照顾自己。” 顾伯平欲言又止,最后无奈摇头:“算了,不走这一遭,大概谁也看不清自己的心。安宁愿意为邵劲那孩子做这么多,想必也是明白自己的感情了。只是掉包证据又做假证,手段太极端。” “大概是在邵劲身边待久了,耳濡目染。”穆震还有心思开玩笑,顾伯平也忍不住笑出声,“那还得多谢你配合,不然这丫头也得把自己搭进去。” 穆震笑了笑:“其实还有陆小榛,我猜她后来应该也在暗中帮忙,不然庄家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作者有话要说:霸王票下章一起感谢。

上一篇   41、

下一篇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