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 淤青

44、

44、淤青 邵劲说过自己疼的时候也不想看到别人好受,这种扭曲的心理让他和顾安宁一次次错过了最佳转机,可是这种阴暗的心理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滋生了。 母亲去世后,他尝遍了辛酸,就连给母亲办葬礼也是求了大半个村才办下来的。帮他的是村里很有钱的一户人家,那个男人据说在外面包活赚了不少钱,邵母的葬礼之后,邵劲也被他带去大城市打工还债。 说是打工,其实是乞讨。 大城市里从来都不缺到处行乞的孩子,这些孩子大都是被拐卖或者诱哄来的,还有些更是被打断手脚以此来博取人们同情心。 邵劲知道自己被骗之后,心底异常愤怒,小小的孩子紧握拳头,双眼赤红的瞪着面前的男人,可是他最后没有讨到任何好处。 力量的悬殊,注定他逃不出那个男人的魔掌。他只能和其他孩子一样,每天做着这种可耻的生计,看别人脸色的淡漠,或被辱骂或被殴打,最后这些钱还要干干净净交给那群管制他们的人手中。 邵劲好几次站在广场上,看着熙来攘往的街头,窗明几净的大厦让他望不到头,路人脸上刺眼的笑意,这些都让他憎恶。 再后来邵劲在一次行乞中遇到个喝醉的男人,那是他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喝醉的男人将啤酒瓶砸上他的脑门,嘴里不干不净地咒骂着。 腥稠的血液沿着邵劲白净的额头往下流淌,听着那些刺耳的辱骂,他透过模糊的视线冷冷看着对面的男人,心底渐生杀意。 邵劲几乎是无意识的,所有的屈辱和不甘以及愤怒,在顷刻间汹涌地爆发了。他伸手捡过一旁的碎玻璃片,用尽全身的力量,一下子贯穿了这男人的胸口。 那个男人本就喝醉了,僵在原地不可思议地看着邵劲。 邵劲却没有慌乱和紧张,他冷静地拔出那片沾满血迹的玻璃片,再次狠狠地戳进了男人鲜血横流的伤口。 一下又一下…… 直到那男人虚弱地发出求饶声,邵劲年少的心居然在那一刻感受到了扭曲的快-感。 远处的天空被路灯的光线衬得赤红,好像指间的颜色一样,邵劲等面前的男人瘫倒在地上才开始发抖。 他是杀了人吗?这个念头于当时还是孩子的邵劲而言,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一件事,他呆站在原地,短暂的畅快过后就是无尽的恐惧。 他甚至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在他最彷徨的时候,身后有个男声缓缓响起:“害怕吗?” 邵劲回过头,那人安静地站在巷子口,不知道待了多久,一点儿声响也没发出来。他的五官被黑暗隐匿了,只能看到挺拔颀长的身形。 他再次开口时,冷酷中带着几分笑意:“害怕的话,可以到我这里来,我会让你变得强大,以后再也不惧怕任何事。” 邵劲不敢再随意相信谁,可是那一刻,鬼迷心窍般地抬脚走了过去。 这个男人比他高大许多,站在面前微微有些压迫感,邵劲这时候才透过清冷的月色看清他的样子,凌厉的双眸,透着威严的色泽。 他勾起唇角,沉稳地说:“陆湛,记住这个名字,它会让你的人生从此不一样。” 陆湛的确让邵劲的人生彻底改变了。 他注定是黑暗的,所以遇上白色的顾安宁,似乎总是无法融合。 邵劲颓然地坐在皮椅里,手中的电话屏幕渐渐熄灭,这些经历铸就了他不懂的用正常的方式去得到自己想要的。 陆湛说过,想要就自己去掠夺,否则注定成为失败者。 陆湛还说,让自己疼的,也绝对不要放过。 可是陆湛没有教过他,到底该怎么正确地真正地爱一个人—— 即使顾安宁真的对他做了什么,他应该选择原谅才对,为什么一时冲动又说出那番话刺激她?那段最糟糕的过去,明明他可以一辈子隐瞒的,但是还是忍不住,知道她那么恨自己时心真的太疼了。 那种疼痛,恨不能马上有人将它从心底狠狠抽-离。 邵劲在顾家寻人未果之后,终于意识到顾安宁是真的离开了,他想过很多次顾安宁会走,以前一直秉持一份信念,她走到天边也要把人找回来。 这次他却不想找了,再找回来结局也还是一样,更何况他现在,肯定让她伤透了心。 管家李梅以前就认识他,对他忽然出现还惊喜不定:“小邵你这么久都去哪了?安宁之前和你在一起?” 邵劲看着面前慈祥的老人,微微颔首:“是在一起。” 李梅蹙着眉头,面前的年轻人好像变了一副模样,以前虽然待人平和温润,可是眼神始终有些冷冰冰的。现在却截然相反,即使话比以前少了,可是目光却似乎多了些温度。 “老爷也没说要去哪,就说和安宁出去走走。” 李梅似乎真的不知情,邵劲并不想为难她,更何况顾安宁真要有心躲避自己,他即使找到了也无济于事。之前那么多次追追逃逃的游戏已经让他心生倦意。 邵劲欠了欠身准备离开,身后的李梅忽然又喊住他:“小邵,安宁这丫头对感情其实很迟钝,她以前和白先生都是老爷在之间撮合着。” 邵劲顿了顿,微转过身看着面前的人。 李梅眼里有明显的担心,她接着又说:“虽然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可是安宁心里肯定是有你的,我在顾家这么多年,从没见她对谁像对你一样。就连白先生,她在他面前也是刻意讨好的,将自己任性的一面藏得很好,只有在你面前才最放松。” 邵劲知道李梅的好意,嘴角终于露出几丝微笑:“谢谢您。” 李梅还是皱眉看着他,忍不住试探道:“那你要去找她吗?” 邵劲抬头看了眼天空,今晚的星星很少,黢黑的天幕像是一个望不到头的黑洞。他缓缓摇了摇头,声音低沉却很清晰:“我们的世界太不一样,大概真是我强求了。” 李梅不知道邵劲的背景,以为邵劲说的不一样是指家世,语重心长地安慰道:“这个你放心,老爷根本没有门第观念的。你又这么能干,老爷很赏识你,安宁那就更不在意了。” 邵劲被善良的老人逗笑,只是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以前是他太偏执了,算计了这么久也没能得到她的心,反而是将自己完全陷了进去。既然本就不可能是两条相交线,那就继续平行吧。 邵劲将顾安宁的包裹全都收拾好放进她的房间,他很奇怪为什么顾安宁都离开了,可是包裹还是不间断,已经连着收了好几个。 连迟飞都开始提醒他:“要不要打开看看?” 邵劲想了想还是摇头:“她不喜欢别人乱碰她东西。” 迟飞叹了口气,最后也没说什么,反正这两人之间的问题只能他们自己解决,其他人是什么忙都帮不上的。 邵劲终究是没舍得把那栋别墅处理掉,偶尔还是会想起顾安宁,想的受不了的时候就在她房间一待待整晚。 陆小榛会主动来找自己,这是邵劲意料之外的。庄然去世已经三个月,她依旧穿着一身黑色呢子大衣,妆容也很素净,只有敞开的衣襟处露出了微微隆起的小腹。 她坐在邵劲的办公桌前,脸上的表情异常平静,没有想象中的愤怒和狰狞。 “安宁走了,你不想去找她吗?” 邵劲对她的好奇没有回答的义务,只是靠进椅背间阴沉地看着她:“如果你是想来看我的落魄潦倒,那么你要失望了。” 陆小榛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回答:“的确是失望了,我以为你爱她爱到无法自拔,现在想来,真的不值得她为你做那些。” 邵劲拧眉看着她,眼中有些不耐烦。 陆小榛把玩着装热水的玻璃杯,轻轻开口:“你真的相信那些照片是安宁拍的?” 邵劲冷酷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须臾才缓缓摇头:“不相信。” 陆小榛对他的答案有些意外,邵劲沉默几秒才说:“我只是认清现实,她不爱我,强求不来,我愿意放她走。” 陆小榛微微抿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点到为止:“安宁给我的照片,内容和警方收到的并不一样。” 邵劲微怔,看她的眼神陡然深邃起来。 “警方收到那些是我找到以后交给他们的,其实说起来和安宁也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安宁还为你做了假证,我本来不想说这些,甚至恶毒地想着要让你误会安宁,因为我知道你在乎她。你越在乎,也就会越痛苦……” 邵劲听完,表情没有多少变动,可是眼里却瞬息万变:“你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些?” 陆小榛耸了耸肩:“我虽然恨你,可是我还是做不出伤害安宁的事。我想让安宁安心离开,如果你出事她一定会很难过。庄家那里因为我怀孕了多少会听我几分劝,但我马上要去美国待产——” 她顿了顿,表情肃穆地抿了抿唇:“庄家大概不会善罢甘休,祝你好运。” 邵劲淡漠地坐在那里,陆小榛站起身,转身前又说:“安宁对你如何,你真的一点儿都感觉不到吗?你曾经那样强迫过她,她就算真的有了感情也不敢轻易承认的。” 大概真是感同身受,陆小榛语气沉重:“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她提起你的次数比白沭北还多。” 邵劲震惊地抬起头,陆小榛微微笑了下:“其实你如果耐心一点,大概会等到惊喜也说不定。” 邵劲呼吸渐沉:“你现在不恨我了吗?” 陆小榛抬手抚了抚小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恨啊,可是有了这条小生命,我想庄然也希望我活得开心一些。恨一个人,实在太累了,我以前已经恨了他那么多年,以后想轻松一些。” 陆小榛离开后,邵劲一个人呆坐在办公室里,他脑子里闪过无数和顾安宁有关的片段,她少女时期的模样,她昏迷时的样子,那时候他绝望地以为这辈子都会失去她了。也是那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有多爱她,而并非是简单的弥补和占有欲。 秘书站在门口怯怯地敲门:“邵总,顾小姐的快递。” 邵劲抬起深沉的眸子,接过那份快递时脑子里好像有什么飞快地一闪而过,他拿过裁纸刀将快递盒子小心地打开,修长的手指都在剧烈颤抖着。

上一篇   43、

下一篇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