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 淤青

46、

46、淤青 顾安宁那晚做了很多梦,和那个男人有关的每个细节居然都能清晰回忆起来。 她梦到有次“邵庭”陪她熬夜给白沭北准备生日礼物,那时候她像所有为了讨好男朋友而做尽傻事的小女孩一样,为了白沭北一句“想吃小时候吃过的馄饨”而包下整间餐厅,连夜找师傅学艺。 她又特别笨,在厨艺上没那么高的天赋,连在一旁沉默观看的“邵庭”都学会了。他将白色衬衫的袖口微微挽起,一言不发地握住她的手,在她耳边低语一句:“我教你。” 那是他们第一次“牵手”,她明明很讨厌陌生异性的触碰,可是那一刻待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气味,居然没有强烈的抵触感。 她从和面到拌馅,每一件都亲力亲为,“邵庭”就陪在她身边一直轻声指导着。后来终于做出来的时候,她激动的夹起一颗喂进他嘴里。 那时候“邵庭”的表情是什么呢?她当时只顾着欣喜地问他“好不好吃”,此刻回想起来,他眼里的情绪复杂极了。 幽深的瞳仁紧紧盯着自己,像是有什么东西就要失控地闯出来。他极力克制着,最后只抬手抚了抚她的面颊,微微牵起唇角:“满脸面粉,被白先生看到很失礼。” 那一瞬间,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牵强笑意总在脑海中盘旋,顾安宁忽然觉得一股苦涩的味道从心底蔓延开来。 接着画面回转,那次她参加灾区的慰问演出,突然又发生强烈的余震,和“邵庭”正在通话时信号被迫中断。 接着第二天一早就在帐篷前看到了风尘仆仆的男人,他高大的身影立在面前,逆着晨曦初露的一片金黄色,脸上带着温和舒心的笑容:“老爷担心你,让我来看看。” 那时候她怎么就忽略了他眼底的放松,也忽略了他额头那层濡湿的汗意,相信了他拙劣的谎言? 接下来“邵庭”说什么都不肯走了,一直等到她演出结束离开灾区。 回去的时候,顾安宁坐在部队的大巴车里从窗户往外看,一眼便能看到“邵庭”的车慢慢地滑行在后面。 那一刻她感觉到一股油然而生的安全感,甚至想着,再发生地震也不怕,反正“邵庭”就在身边…… 画面再次转动,这次的梦境沉闷压抑,她梦到因为那些照片,邵劲真的坐牢了。法庭根本不相信她的说辞,邵劲被带上沉重的镣铐,隔着冰冷的铁窗面无表情地看向自己。 她心急地想解释,可是邵劲什么都不想听。 他只是充满寒意地低斥一声:“我再也不想见你。” 那一刻顾安宁感受到了一种彻骨的冰冷,全身的血液都好像凝固一样,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可是邵劲却再也不肯多看她一眼。 梦境好像碎裂的玻璃,却每片都折射出她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顾安宁被惊醒,睁眼看着漆黑的一切。 她原来记得那么多和“邵庭”有关的事,到底心是被现实蒙蔽了,还是被自己刻意忽略了? 其实他的心,早就可以看到,那么明显,那么孤独。 夜晚的草原很安静,偶尔能听到小动物发出细微的呜咽声,顾安宁掀开蒙古包的帘帐,走出去时只看到一望无际的黑色。 吹着微微的寒风,她此刻的脑子很清醒。 不管当初邵劲做了什么,她清楚自己此刻的真实感受,她爱这个男人,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总之这个男人已经刻进她生命里。 走的再远,他依旧在她心里。 海棠带着小宝在机场办登机牌,小宝忍不住站在她身后左顾右盼:“妈妈,顾老师会来吗?” 海棠头也不回,语气很坚定:“会的。” 小宝好奇妈妈为什么这么笃定,还没问出口,真的看到顾安宁的身影慢慢出现在视线里。她的行李很少,只拿着一个简单的手提包,走到面前还微笑着伸手抚了抚小宝的发顶。 小宝发现今天的顾安宁很不一样,但是哪里不一样又说不清楚,好像笑容比昨天美多了。 “顾老师!”孩子用力抱住顾安宁,歪着头打量她,“你这是想明白了,准备回去生小宝宝吗?那样我就可以看到他出生了。” 海棠听到她的话徐徐转过身,将小丫头拉开一些,看顾安宁时眼神多了几分赞许:“想明白遵循自己的内心了?” 顾安宁轻轻点头,昨晚她想了很久,可是想的越久不是说明自己想回去的念头越强烈吗?犹豫已经是最好的证明。 “我不想将来后悔,至少应该让他知道我的心意。” 海棠意外地伸手给了她一个拥抱,在她耳边轻声说:“加油安宁,勇敢追逐自己的爱情才是最正确的决定,过去的错误就留在昨天吧。” 顾安宁腼腆地笑:“谢谢。”她和邵劲的将来会如何她不清楚,可是至少该告诉他,自己也是爱他的。 小宝不知道两个大人在说什么,只是仰着小脸在边上鼓励:“顾老师,你现在有小宝宝就不能乱跑啦,要好好待在家里吃东西,这样小宝宝才会长得又胖又可爱,像我小时候一样。” 顾安宁忍不住被孩子逗笑,可是笑容还是轻松不起来,不知道邵劲现在怎么样了,海棠依旧什么都没告诉她。 回去的时候海棠和小宝都在补眠,顾安宁却一直心绪难平,看着机舱外厚重的云层,有些只能看到苍白的气体,十万米的高空,心情却开始慢慢沉重。 邵劲究竟出了什么事,她问了海棠好几次,海棠的回答都是闪烁其词,想来大概真是棘手的问题。 有空姐过来送喝的,她要了杯橙汁,顺便小声询问:“有今天的报纸吗?” 空姐刚想把报纸给她,原本沉睡的海棠忽然挺直身子,横过胳膊接住了对方递来的报纸。顾安宁吓了一跳,海棠略微严肃地咳嗽一声:“我忽然很想看,看完再给你。” 顾安宁皱了皱眉头,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海棠随便翻了翻,好像在确定什么似的,表情明显多了几分松懈,这才把报纸递进她手里:“没我感兴趣的内容,还是你看吧。” “……” 飞机降落榕城之后,顾安宁一心记挂着邵劲,可是海棠却劝她先回去休息:“现在实在太晚了。” 顾安宁早就发现海棠这一路的行为很奇怪,可是不管她如何追问,海棠再难露出一丝破绽,只不断强调:“明天会带你去见他。” 顾安宁问不到自己想知道的答案,只好失望地回了别墅,管家看到她时半天没反应过来:“顾、顾小姐?” 顾安宁看他堵在门口,忍不住叹口气:“你这是不欢迎我吗?” 管家慌乱地摇头,手足无措地将她的行李接过来:“我是太惊喜了,每次你出门只担心还会不会回来,没想到——” 顾安宁看了他一眼,沉重地露出一丝笑容:“我以后都会待在这里,除非他赶我走。” 管家瞪直了眼,像是不认识她一样。 顾安宁也不解释,以前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有很深的感触,现在看到这些,居然有股诡异的熟稔感。 她低头换鞋,忍不住开口询问:“他呢?” 管家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几分焦虑:“最近一直没见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好像挺忙。” 顾安宁更疑惑了,可管家向来不会说谎,应该是真的不知道邵劲去了哪里。回来的时候她想过很多种所谓糟糕的情形,或许庄然的案子又翻供了,或许是庭瑞遇到了很大的商业危机…… 可是怎么都没想到回来面对的情况却是找不到他人? 这个别墅很大,空荡荡的,走在走廊上几乎没有任何回声。 顾安宁从没觉得这么孤单过,或许夜晚人的情绪格外容易受影响,她站在邵劲的房间门口,犹豫再三还是抱着枕头走了进去。 这里她很少来,每次邵劲想和她做-爱的时候就会主动到她房间,他们一直都分房睡,其实同床的时候很少。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因为思念他的气味而做出这种傻气的举动,蜷缩在他的被子里,闻着枕头上属于他特有的气息,好像周身都被他的味道包裹着,似乎他就在身边一样。 夜晚很长,明天海棠说了就可以见到邵劲,可是顾安宁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见他的心情会这般的亟不可待。 好像短短一夜都等不及了。 忍不住拿出手机再次给他打电话,一整晚打了很多次,可是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这让她不由想到之前邵劲和庄然他们一起出差那回,情况有些类似。 心底生出不好的预感,又被她用力赶出脑海,好像安慰自己一样:“不会出事的,他那么强,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肯定只是在忙而已。” 傲一直蜷缩在床脚,一双眼滴溜溜地盯着她,像是也在无声地关心着主人的情况,顾安宁抬手抚了抚它毛茸茸的脑袋:“你也在想他吗?” 傲蹭了蹭她的掌心,将脑袋耷拉在前爪上,样子看起来憨厚可怜。 顾安宁看着熟悉的屋子,忽然有些难受,她一直以为邵劲会等在这里,不管她走多远,潜意识里总觉得回头便能看到他。 可是这次,总觉得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果然第二天,海棠和邵庭就带来了一个她无法接受的事实。 作者有话要说:接着码明天的更新,本来白天写完了,可是回来又改了下后面的内容,大家不用担心烂尾,虽然完结倒计时,但是还是会把该交代的事交代清楚的 如果我说之后其实不虐,你们大概不会信是不是?tt

上一篇   45、

下一篇   47、结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