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结局(上) - 淤青

47、结局(上)

47、结局(上) 邵庭说的很简单,可是顾安宁却怎么都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注视着那双熟悉的黑润眼眸,她有片刻的晃神:“你说什么,我、我听不懂。” 对面的一双男女沉默地注视着她,最后还是邵庭耐着性子又解释一遍:“邵劲,要结婚了。” 不是听不懂,只是太惊愕,或者是不愿相信……顾安宁瞪着一双如水眸子,里面装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 她以为邵劲会一直在原地等她的,只是两个月而已,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对面的两人面无表情地坐着,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更没有开口劝她。 顾安宁低下头,努力咽下眼眶中酸胀的情绪,说出的话断断续续地:“结、结婚……挺好的。” 一点儿也不好,可是她才刚刚探出的一角就这么悄悄缩了回去。 白沭北也说过喜欢她的,但是最后也找到了心爱的人,没有谁会一直无条件等着谁,邵劲或许也累了。说不出心底此刻有多难受,像是有什么东西细细密密地扎着,又像是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被无情地抽走了。 可是不能哭,也不能丢脸地责怪,她没有立场更没有资格。邵劲已经为她做了很多,是她发现的太迟。 顾安宁再抬头时,邵庭和海棠挺直脊背坐好,两人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像是在等她的反应。 “他,和谁结婚啊?”顾安宁故作轻松地说着,生怕被两人看出自己的窘态。 “商业联姻,庭瑞之前因为和庄洁合作那次已经亏损不少,现在庄家又有意打压。邵劲大概是看你走了绝望了,想着随便找个女人结婚吧。至少能对他的事业有些帮助。” 邵庭说着,不慌不忙地拿出一张请帖推到她面前,顾安宁直勾勾地看着,可是手却怎么都探不出去。那明艳艳的大红色扎眼的很,好像一道鲜红的火焰灼的她双眼发痛。 她没想到两人会再次因为这种无足轻重的误会而擦身而过,而且这次,似乎是彻底的结束了。 可是邵劲坚持了那么久,为什么不再等等她呢,哪怕再晚一点点。 顾安宁狠狠咬着下唇,直到嘴里充斥着一股铁锈味,这才缓缓抬起头:“连请帖都印好了,好像挺急的……” 她的笑难看极了,任谁都看的出在刻意伪装。然而邵庭好像看不到她的悲伤,兀自点头:“婚期正好就是今天。” 今天?!顾安宁怔了怔,呆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那海棠找她回来又是什么意思?是要她亲眼看着邵劲结婚?不是说邵劲遇上了麻烦? 她的疑问没机会说出口。海棠微微咳嗽一声,手指虚握成拳抵住唇角:“安宁,既然你决定要为你们的爱情努力,不如就去——” 她的话还没说完,顾安宁就双眼发红地摇了摇头,还挤出一个自认无懈可击的笑容:“唔,不要。” 声线越来越低,最后嗓子哽的说不出一句话。邵劲都决定结婚了,她做什么都无济于事。可是她还想告诉他,自己其实也是爱他的…… 看着顾安宁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海棠和邵庭古怪地对视一眼。 邵庭挺了挺身板,作出凝重的样子:“他要结婚,你的反应好像不怎么激烈,还是不爱他?” 顾安宁苦笑,那她该怎么做,难道真的听海棠的去抢亲吗? 她不说话,邵庭和海棠反而无计可施了。 两人沉默许久,海棠将桌上那张大红请帖收进包里:“既然都知道了,去见见他最后一面吧,当是给两人的这段关系来个结束。” 顾安宁又是一愣,还没来得及拒绝已经被海棠搭着肩膀带了起来:“你要是不去,他会觉得你爱他爱到舍不得放手,会很得意。” 顾安宁可一点儿也不介意邵劲得意与否,她反而有点害怕面对眼下的情况。思前想后,还是小声拒绝:“我不想去。” 海棠怒其不争地瞪着她:“那你就是还喜欢他,既然喜欢就努力一下呀,不是说了至少要让他知道你爱他吗?” 顾安宁表情一滞,片刻后微微颔首:“好。”去见他一面也好,至少看他最后一眼。 只是海棠和邵庭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两人一直鼓动她向邵劲告白。 顾安宁想到人家两人都扯了证,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可能就要害一个女人被世人耻笑,想到这些便更加犹豫起来:“这样很不道德。” “追求自己的爱情,管它道德不道德。”邵庭果然和邵劲是亲兄弟,连对待事情的态度都一样。 顾安宁有些发窘,可是心里却怎么都舍不得放手。 她不由有些吃惊,想不到邵劲在她心里的地位这么重要,当初知道白沭北和林晚秋已经结婚的时候,她虽然难过心痛,可是最后还是决然地选择了放手。 但是邵劲……她真的舍不得。 海棠看她对着镜子发呆,将手里的礼服递到她面前:“知道自己有多在乎了?那就勇敢一点,反正他和那个女人没有爱情。” 顾安宁为难地看了眼被精心打扮的自己,这哪里像是要去参加婚礼,倒像是要去捣乱的! 邵庭还夸张地为她准备了礼物,小小的四方盒子,包装的异常精美。拿起来并不重,顾安宁有些好奇是什么。 邵庭对着她神秘地摇了摇手指:“不可以打开,这个得他亲手打开才有意义。” 婚礼在一个会所的露天场馆举行,人已经聚集的非常多,顾安宁跟着邵庭海棠一起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的人居然她一个也不认识。 连迟飞叶强这些熟悉的人都没出现。 依照邵劲的个性,至少迟飞一定会在这才对。 顾安宁总觉得这两天的一切都有些奇怪,可是邵庭和海棠一副认真严肃的样子,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好一路跟着两人往宾客区走。 一路上倒是没看到邵劲,不知道是不是在忙,或者在和新娘…… 顾安宁想到此刻更衣室里邵劲会和新娘做的事,心里又是一痛,这时候她才更强烈地感觉到邵劲即将成为另一个女人的丈夫,他们曾经做过的每一件事都可能发生在邵劲和别的女人身上。 心脏钝痛的快要迈不开步伐,海棠终于发现了她的异状,眼里难得有些歉疚:“没事吧?” 顾安宁摇了摇头,强忍着胸口的悸恸:“没事,他的婚礼,我不可以丢人。” 海棠眼里的内疚更明显,默了片刻,忽然紧紧攥住她的手:“安宁,我不想再骗你,其实——” 邵庭蓦地捂住她的嘴,对双眼圆瞠的顾安宁神秘兮兮地眨了眨眼:“邵劲。” 顾安宁沿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果然看到邵劲正站在不远处看着她发呆。他穿着一身黑色礼服,在人群中格外显眼,身材挺拔修长,像极了从墨画中穿越而来的英俊男子。 顾安宁心跳很快,下意识紧紧攥住手中的四方盒子。 是邵劲主动走过来的,步伐看似沉稳,可是紧绷的唇角微微泄露了他此刻的真实情绪。他走到她面前,静静看着她。 两人无声对视着,谁都想先开口说点什么,可是又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僵持了好一会儿,邵劲才哑声说:“你回来了。” 邵劲极少会说废话,说完又不禁懊恼自己此刻显得有些蠢。 顾安宁调整好情绪,微微笑着抬头看他:“新、新婚快乐。”她将手中的盒子递给邵劲,努力挂上最完美的笑容。 邵劲却没伸手接她的东西,只是垂眸一直盯着她,那眼神像是要生生将她吞下去一样。 顾安宁举得双手都开始发酸,心里又满腹委屈,明明是他自己选择结婚的,现在作出这副样子又是给谁看? 可是再赌气,她还是好脾气地笑着:“太突然了,这是邵大哥帮我准备的,以后、以后再补送你别的。” 邵劲还是双眼凶狠地瞪着她。 顾安宁有些无趣,手里的东西被冷落太久,只好默默地收了回来。 邵庭和海棠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只剩顾安宁和邵劲诡异地面对面而立。邵劲更是莫名其妙到不招呼客人也不理人,只是这么凶巴巴地瞪着她。 如果下一秒他忽然扑上来掐死她,她也不会感到意外。 邵劲最后气鼓鼓地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盒子,说话的语调更奇怪:“我结婚,你倒是很释然。” 这语气和邵庭也是如出一辙,顾安宁不善解释,将自己眼中的真实情绪努力遮掩好才说:“结婚这么重要的日子,我们不要吵架。” 邵劲又是心事重重地看她一眼,似乎还磨了磨牙,半晌才挤出一个字:“好。” 顾安宁偷眼瞥了下四周,真的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倒是更衣室那边出出进进不少人,很快门板打开,她看到了里面美丽的新娘。 是真的漂亮,和她见过的很多女孩儿都不一样,笑起来时嘴角有浅浅的梨涡,牙齿洁白,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顾安宁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嗫嚅道:“新娘很漂亮。” 邵劲冷冷的声音在上方响起:“是吗?” 顾安宁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即使低着头不看他,依旧能感受到他炙热的视线胶着在自己身上。 忽然难过的很想哭。 “你去忙,不用管我。” “没有你漂亮。”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顾安宁以为自己听错了,抬头就倏然撞进那双深沉眸子里。他的眼睛很漂亮,即使不说话时似乎也有一股诡异的魔力吸引着人不断靠近。 就像此刻,她差点看呆了,直到他眼中的玩味将她唤醒,她才自觉失态。 “你是不是该去陪陪新娘。”转身想走,手腕却再次被人攥住了,顾安宁看着面前蕴了怒气的男人,一脸疑惑。 邵劲看了眼四周,扣在她腕间的手更用力:“跟我来。” 顾安宁被他拽着踉踉跄跄到了一个无人的房间,门板被重重合上。她能感觉到邵劲身上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好像很生气,可是她却怎么都不明白这怒气从何而来。 无措地看了眼四周,不得不小心提醒他:“婚礼快开始了——” “你很希望我和别人结婚?”邵劲不理她的说辞,固执地想知道答案。 顾安宁被他满含期许地注视着,所有话都卡在喉咙口。时间好像被拉长了,每一秒都变得极其缓慢。 他伸手覆上她微凉的脸颊:“告诉我,你真的这么不在乎?” 顾安宁紧张地注视着他,这个男人陪伴她的每一刻时光忽然不合时宜地闯进脑海,不管是“邵庭”还是邵劲,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真的舍不得。 作者有话要说:稍后会有二更,我修一下╭╮结局只是停在我觉得恰当的地方,当然会有很多后续,比如甜蜜的部分,还有有些不清楚的部分(比如陆湛其人)番外都还会写到 番外有甜、有虐、有肉,各种……到时大家自由订阅吧,这篇的番外会比较多,感谢大家一直支持!

上一篇   46、

下一篇   48、结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