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番外之 遇见你是最美好的意外(一) - 淤青

49、番外之 遇见你是最美好的意外(一)

49、番外之遇见你是最美好的意外(一) 晚上回家顾安宁一直想找机会跟邵劲说孩子的事,观礼的时候她穿的是白色的韩式小礼服,下摆将肚子遮挡得很严实,三个多月也没有很显怀,可是她还是迫不及待地想第一时间和他分享这个好消息。 管家看到他们一起回来笑的合不拢嘴:“我去给你们准备宵夜。” 邵劲微微颔首,牵了她一整天的手这时候才舍得松开:“我去洗澡。” 顾安宁点了点头,邵劲却很久不动弹,一直盯着她看。 顾安宁疑惑地皱起眉头,询问地看回去。别扭的男人这才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小声低喃:“你在卧室等我,要随时让我听到你的声音。” 没想到他的安全感这么少,顾安宁又没出息地心软了,脸上晕着浅浅的薄红,小声“嗯”了一句。 邵劲洗澡的时候,顾安宁就靠在浴室外的墙壁上走神,掌心轻轻摩挲着柔软的小腹,有些期待邵劲知道她怀孕时的表情。 以前因为心理问题,她抗拒异性的接触,也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无法怀孕。这些邵劲都是知道的,想来他早就做好了没有孩子的心理准备,可是哪有人不爱孩子的? 现在想起年少时的那段往事,她反而心态平和了。过去这么些年,现在幸福就好,何必为过去的事一直耿耿于怀。 浴室门忽然倏地被打开,高大结实的男人站在门口,居然……没有穿衣服,逆光的脸上微微有些暴躁。 顾安宁傻乎乎地看了一眼,那一眼还看的特别真切,从头到脚,视线还在某个雄壮的部位停留了好一会。脸瞬间火辣辣地烧了起来,说话也丢脸地不利索:“你、你干嘛?” “有三分钟没和我说话了。” 这话他说的坦然极了,伸出胳膊横在她腰间,紧实的肌肉上还沾着温暖的水渍。顾安宁没来得及解释,等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他抱起放在了洗脸台上。 他眼里的欲-望太明显,顾安宁已经很熟悉这种眼神了,想起医生的叮嘱依旧心有余悸,想说话的时候,嘴率先被他含-住了。 他吻得很凶猛,像是饿了多年的头狼。 唇-肉被吮的又麻又舒服,身体也被抱得很紧,顾安宁感觉到细密的电流传遍全身,只是被他这么亲-吻着,就有种奇怪的舒适感,身体深处渐渐有奇怪的悸动,像是不满足,好像还缺了什么亟需他给予。 乖乖张开嘴放他进去,小心地探出丁香与他互相舔-舐。 邵劲很满足她的回应,掌心在她光-裸的脊背上摩挲着,接着一路往下,直接从露背的接口处滑了进去。 肌肤触碰的一刻,两人都明显颤抖一下。 大概是太久没有这么亲昵过,彼此的呼吸都变得沉重,四肢交缠着,将彼此用力箍紧。邵劲退出来时脸上的情-欲更明显,他的手还在不断往下,已经覆在了她翘-挺的臀线上。 肆意揉-捏着,他还在专注地睨着她的小脸,像是想要看到她最真实的反应,执拗而坚持。 顾安宁羞得满脸通红,可是身体比自己坦白多了,清楚地感觉到隐秘深处有汩汩的渴望流了出来。大概连身下的大理石台面都湿透了,她羞赧地将头垂的更低,却被他另一手扣住下巴抬了起来:“想看你心甘情愿的样子。” 他的声音因为高涨的欲-望变得沙哑,五官带着致命的性感气息,眉眼间的深情几乎让她控制不住。 顾安宁咽了口口水,勾住他颈项的手紧了紧:“邵劲,我——” “别说话。”邵劲抵住她滚烫的额头,掌心换了方向,温柔地在她腿-根开拓,“乖,腿分开一点让我看看。” 顾安宁紧咬着嘴唇摇头,邵劲已经强势地按住她底-裤处泥泞不堪的那一处,指腹按压几下就感觉到一阵液体溢了出来。 这让他有些受宠若惊,随即玩味地挑起眉:“真的不要?明明流水了。” 顾安宁窘迫地别开眼,比流氓她当然不是邵劲的对手,在床-事上永远没有什么胜算,只好一手紧紧攥住他手腕:“你先停下,我有话跟你说。” “边做边说,不妨碍。” 邵劲说着已经将她的腿盘在腰上,丛林间的昂然巨兽咆哮着在入口处轻撞,隔着一层薄薄的蕾丝布料,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强壮和温度。 “应该多点耐心,但是我忍不住了。”将她粉-嫩的耳珠衔住,低声哄着,“看见你我就硬了。” 顾安宁早就感觉到他的反应,他身上未着寸-缕,那巨兽直接和她腿-根的肌肤做着亲密接触,摩挲的她那一片白净的肌肤都赤红。这时候抵在要命的地方就更糟糕,撞得她心眼发-酥。 修长的手指微微用力,勾住遮挡春-光的那一根细带,顾安宁还没来得及发声,他已经挤开两片花瓣入了几分。 邵劲额角有微微的汗渍,看她的眼神深邃极了:“腿抬高一点,里边放松,咬太紧了。” 顾安宁被他直白的话说的又羞又窘,死死扣住他结实的手臂肌肉做抗争:“别再进去了,会伤到孩子。” 邵劲正低头专注地看着她紧紧含住自己的地方,闻言脊背一僵。 顾安宁紧张地看着他,等他的视线疑惑地投射过来,心跳也变得急促:“我怀孕了。” 邵劲眉心微蹙,表情有些滑稽,紧抿着嘴唇很久都没说话。 顾安宁被他的反应弄得哭笑不得:“你不高兴?” 邵劲愣了好一会:“怎么会,怀孕?” 顾安宁翻了个白眼:“当然是你做了让我会怀孕的事啊!” 邵劲喉结动了动,显然还在状况外,居然伸手将她堆叠的裙摆慢慢卷起,目光古怪地打量着她白皙的肚皮,还伸手小心地摸了摸。 他的反应和自己预期的有些不一样,顾安宁无奈地捉住他的手,一字字缓慢说道:“先出去。” 邵劲为难地看了眼自己身下,才刚刚进了个头部,可是湿-热的紧致感让他头皮发麻。商量着又悄悄插-进几分,腰也缓缓抽-送几下:“在里面待会,保证不碰到他。” 顾安宁被他这话说的好笑又好气,伸手戳他胸口:“医生说我年纪有点大了,要特别小心。” 这话终于让邵劲停了下来,或许是想起自己曾经给她留下的创伤,深深的罪恶感又铺天盖地袭来。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心疼地吻她眉眼:“对不起。” 顾安宁笑着摇头,伸手抱紧他:“老天待我不薄,给了我一个这么爱我的男人,还仁慈地给了我他的孩子,你不知道我有多幸福。” 邵劲微微皱着眉头:“真的……不怨我?” 顾安宁微笑着摇头,他的自责她都懂,或许这个男人在很多人眼里都算不得一个好人,可是正如他说的,他用所有的良知和仁慈在爱她。 沾满晶莹液体的柱身慢慢滑出,他恋恋不舍地抱着她吻了好一会。 躺回床上邵劲一直很安静,两人紧紧拥抱着,久别重逢却什么话都没有说。他们之间有太多想说的了,可是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对于那段往事,邵劲一直想找机会对顾安宁解释,他微微侧过头看身边的女人,密实的睫毛微微合着,呼吸很轻,像是睡着了。 忍不住凑过去又开始吻她,从额头一路下来,又慢慢落在柔软的唇-肉上。 粉-嫩的两片已经被他蹂躏得微微充血,这一晚不知道吻了她多少次都觉得不够,她的气息令他着迷,一旦沾上就舍不得放手。 他撑着胳膊打量她,身下的女人缓缓睁开眼,原来一直在装睡。 一双眼弯的月牙似得,笑盈盈地望着他,软绵绵的胳膊也缠了上来:“睡不着?” 邵劲点了点头,一本正经道:“没开场就喊停,一直没缓过劲。” 顾安宁瞪了瞪眼,邵劲捉住她的小手按在自己胯-间,证明自己话里的意思。顾安宁燥的不好意思,可是手却没松开,还试探着上下抚-弄起来。 邵劲被她的举动再次惊住。 “舒服吗?”脸颊红扑扑的,却还是尽力取悦他,顾安宁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有多勾-人。 邵劲呼吸加重,不说话,只是另一手覆上了她胸口起伏的柔软。 两人沉默地感受着对方,可是邵劲那里始终的没有示弱的意思。 顾安宁手都酸了,委屈地抱怨:“还要多久?” 邵劲也不知道,这种事该怎么回答?两人尴尬地继续着,邵劲最后忍不住提醒:“要不,用嘴?我光是看着就会忍不住。” 顾安宁狐疑地看着他,邵劲一脸的认真严肃,想起以前那几次,他的确比较喜欢那种方式。 以前顾安宁觉得不适,甚至觉得恶心,每次被他弄一嘴都会第一时间蹦下床吐个天昏地暗。 可是这次不一样,她做的很卖力,看着他隐忍动-情的英俊模样,她心里居然觉得很幸福。这种隐秘的羞耻感不再让她觉得难堪,反而释然了,这是她爱的男人,做什么都甘之如饴。 当他提醒她可以了的时候,顾安宁却执拗地含着他吞-吐不松口。 邵劲按捺不住,看着她唇角溢出的那几滴,既心疼又抱歉:“先去洗——” 他的话没说话,这女人忽然对着他媚-惑地笑了笑,居然要命地将自己的东西全都咽了下去。 那一声清楚的吞咽声让他全身都紧紧蹦了起来,身下几乎马上又要立起来。邵劲呆在那好像忘了呼吸,这女人现在……还真是要命。 他用力抱住她,将她牢牢困在怀里:“顾安宁,要是可以我真想马上弄死你。” 顾安宁居然还不怕死地挑衅他:“得等好几个月呢,邵先生你可要好好养精蓄锐哦。” “恃宠而骄?真以为我治不了你。”邵劲恶狠狠地咬了她唇上一口,顾安宁疼的气呼呼地瞪着他。 邵劲俯身注视着完全不一样的顾安宁,现在的她,像极了当初傻乎乎为白沭北付出一切的笨女人。 他终于还是等到了。 “安宁——”摩挲着她的小脸,他迷恋地注视着她红晕未退的脸颊,“当年的事,我应该向你解释。虽然那是一场噩梦,可是我不想你心底一直有块惧怕我的地方。” 顾安宁瞪着水润的眸子,平静地回视着他。 邵劲搂得她更紧:“其实那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会遇上你是意外……” 那年秋天,邵劲再次回了榕城。自从和陆湛去美国之后他已经许多年没回来了,那次接手的任务是保护一个华裔商人的安全,说是商人,其实做的都是见不得光的黑市交易,要不然也不会怕死到处处提防着。 邵劲当时很年轻只有22岁,当时已经是陆湛的得力助手,能力可见一斑。 保护这种人得随时做好掉脑袋的危险,或许是政府,也或许是仇人。像他们这种人树敌太多,遇上报复的手段也层出不穷,所以邵劲几乎十二小时都竖起了警戒。 遇上顾安宁那天正好是阴天,天空灰蒙蒙的却始终不见雨水落下来,到处都冒着一股湿冷的气息,好像一场无声的暴风雨正在逼近——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继续,开始部分都是这两只的番外,当然是甜蜜和荤菜为主题哈,咳咳,河蟹时期注意低调…… ps:谢谢以下童鞋的霸王票,鞠躬

上一篇   48、结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