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三) - 淤青

51、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三)

顾安宁微微仰起头,看到邵劲无限感怀的神情。 这些事她还是第一次从他这听说,那段过去被她刻意封存起来,像是一颗毒瘤一直扎根在心里,挥不去却也斩不断。现在听着他的叙述,另一番截然不同的说辞,让她原本溃烂的伤口得到了一丝慰藉。 邵劲抱得她很紧,像是怕她再凭空消失一样,紧张地解释:“我那时候真的想回去找你,可是忙完之后,已经没你的音讯了。” 房间里静极了,邵劲紧张地看着她,如同等待宣判的死囚一样心情复杂。 顾安宁只是点了点头,乖巧地缩进他臂弯:“我相信你。” 邵劲看着怀里的女人,一时竟无话可说。会被轻易原谅是他始料未及的,他甚至想着事情揭穿之后她大概真会头也不回地离开,可是没想到最后还会峰回路转—— 顾安宁看他发愣,伸手戳了戳他的肌肉:“要是内疚,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邵劲没有迟疑,马上就点头了,别说是一件事,只要顾安宁以后都不离开他,一百件都不成问题。 “以后不许再做不好的事,我和宝宝需要你,你现在不再是一个人了,你有家了。” 看着她明亮的眼眸,邵劲感觉到孤寂多年的灵魂似乎真的找到了归宿,他几乎要将她揉进身体里,狠狠亲了亲她额头:“我保证,一定给你们最安定的生活。” 顾安宁靠在他怀里,听着低沉的男音和沉稳的心跳,鼻端似乎嗅到了幸福的味道。 他们两人很少会说这么多,以前邵劲在顾家的时候,大概是怕身份暴露,一直不多话,大多时候也只会默默地为她付出。如果不是仔细发现,真的一点也看不出来他一眼便认出了她。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险些以为你也认出了我。” 邵劲说这话时似乎还带着些不高兴,顾安宁被他别扭的样子逗笑,无奈摇头:“我从宾馆醒来,警察问起我当时的情形,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一想就头疼、害怕,还会呕吐……再后来,就真的什么都记不得了,大概是潜意识在逃避。” 她说这些话时语气平淡,像是在说与自己全然无关的事情,邵劲却听得揪心:“是我不好。” 顾安宁回以微笑:“都过去了。” 两人的开始实在太糟,如果没有邵劲后来做的一切,他们大概会变成芸芸众生中最陌生的那两个。谁又能说不是冥冥之中上天注定的呢?原来以为缘潜,其实爱浓。 邵劲紧紧捉着顾安宁的手,放在唇边印下一吻:“我说过会用最好的爱补偿你,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吃半分苦。” 说这话时邵劲还不知道一个女人怀孕有多辛苦,最初时孕吐严重的三个月他没看到,可是眼看着顾安宁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晚上睡觉会腿抽筋,东西掉在地上连弯个腰都非常难。 最重要的是,有了孩子之后顾安宁的心思大都放在孩子身上,除了刚回来那段时间和他黏糊了一阵,再后来便每天泡在亲子论坛上和妈妈们交流。 邵劲抗议了好几次,可是顾安宁答应的好好的最后又变卦了:“我们都没经验,爸工作又忙,只好在上面找人取取经啊,你不知道我有多紧张。” 她都这么说了,邵劲更不好多说什么,再抗议就显得他这个爸爸一点也不体贴。 后来邵劲干脆直接注册了账号,偷偷地也溜到那个亲子论坛看了看,不看的时候不知道,看完顿时觉得触目惊心——原来生孩子是这么可怕的一件事。 他用鼠标一行行往下拉,看着上面分享出的生孩子的经历,心情好些坐过山车一样起伏不定。而且顾安宁这年纪,是该要格外小心的。 当天晚上顾安宁就发现邵劲变了,晚上睡觉将她裹得严严实实不说,连被子都分开各自一床。顾安宁惊讶地看着他,半天没回过味儿来:“怎么了?” 邵劲闪烁其词:“怕晚上你着凉。” 顾安宁蹙眉打量他,对这个答案一点也不信服。 然后这男人的举动就更奇怪了。大概是因为两人以前一直没敞开心扉,刚回来的那段日子邵劲总是把持不住,每晚都要想方设法和她亲热。医生说只要过了三个月就没问题,所以顾安宁不舍得苦了他,还是会半推半就地就做了。 可是连着好几天,邵劲忽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晚上连抱她的姿势都很僵硬。 顾安宁忍不住问他:“你最近很奇怪,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邵劲蹭了蹭她温暖的颈窝,声音低低沉沉地:“没事,别乱想。” 再后来顾安宁不乱想都不行了,邵劲连着半月都这样,这和他以前太不一样了。而且邵劲总是背着她不知道在鼓捣什么,有时候她睡着了都不见他上床,有时候下班了也总不见人回来。 论坛上有不少妈妈分享孕期老公出轨的事儿,可是顾安宁不会这么想,邵劲对她的心意她一直知道,怀疑他才是对这份爱的最大亵渎。 果然没过两天,顾安宁就发现了邵劲的秘密。 这男人书房里忽然多了很多和孕期有关的书籍,而且管家偷偷告诉她,邵劲还和老人学做了月子汤,准备亲自伺候她做月子。这段时间他忙也是因为想赶着将工作进度提前,陪她一起等待孩子降生。 顾安宁听着他为自己做的事,除了感动之外,更多的是确定自己更爱这男人了。他在关心人这方面似乎天生有些笨拙,不善将自己的真心完全剖露出来,可是他做的每件事却都让人无法不动容。 真是个笨蛋。 顾安宁心里甜蜜极了,他们错过了那么多时光,幸好现在一切都不晚。 怀孕的日子不好过,产前才真的是种煎熬,对于一把年纪才当爸妈的两人而言,这无疑是要并肩走过的最艰难时期。 邵劲表明上纹丝不动,其实一直着急上火,甚至还找了私人医生住在客房以备不时之需。 顾安宁被他的举动闹得更紧张。 好多时候晚上都睡不着,身旁的男人就陪着她说话,让她贴着自己的胸口,一手温柔地抚摸她鼓起的肚皮。 邵劲的手慢慢就变了方向,顾安宁发现自从怀孕后胸围猛涨,邵劲的手停留在上面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而且目光明显比以前更热烈了。 顾安宁心里堵着一口气,干脆直接问他:“你以前,有没有嫌我……很小?” 邵劲愣了愣,随即弯起好看的眸子:“怎么会,只要是你,大小都无所谓。” 顾安宁还是气鼓鼓地看着他,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她很清楚,就是再不懂,小说电影里也描述过很多了。 邵劲说是这么说着,可是手在上面不断变换姿势,将她一双白-嫩揉得微微泛着红。唇齿落在上面也有些着迷,很久都舍不得松开。 顾安宁气得不想说话,伸手抱住他的脑袋要将他推开。 邵劲眼里的笑意更浓,舌尖卷住那粒发硬的粉红就开始吸-咗,而且力道掌握的刚好,很快就让她所有怨气都变成了呻-吟。 夜晚很安静,他的气息和水渍轻响就变得格外清晰。顾安宁听进耳朵里羞得抬不起头,大口喘息着,小声嘟囔:“好痒,别弄那里——” “哪里痒?”邵劲偏偏还有心逗她,握着另一边被冷落的雪-峰把玩,另一手却按在了她底裤外,手指倏地探进去滑弄着,“这里?还是这里?” 怀孕后的身体更敏感,好像对这事的渴望也比从前多了,但是她羞于启齿,再加上邵劲前段时间都有意克制着,这时候稍稍被他撩-拨一下,身下马上水渍泛滥。 邵劲显然也感受到了,指尖才刚刚没入花心,里边又是一阵暖潮涌过。热热的包裹着他,像是有无数柔软的小蛇缠了上来。 他从她双-峰中抬起头,呼吸渐沉,那双深沉的眸子像是一湾溪水要将她溺毙其中。 顾安宁心跳很快,她从没有任何一刻是这么渴望他的进入,迫不及待地想要他填满自己。 然而下一秒,邵劲却只是用手指满足她,最后翻身睡觉。 顾安宁愣住,有些状况外。微微喘息着看屋顶,全身还软的厉害,等换过那口劲儿便紧紧拥住他,手指一点点悄悄探到他胯-间。 果然那里像铁一样又硬又灼。 “为什么要委屈自己?” “我不能冒任何危险,失去你或失去他,我都受不了。” 邵劲很少会说情话,每次说都让她承受不住,紧紧回抱着他,心里所有的感动和温暖渐渐化成泪珠夺眶而出:“邵劲,我爱你。” 邵劲全身蓦地僵住,惊喜地将她拉开一些,看着她眼中涌动的热液,哑声不确定道:“你再说一遍。” 顾安宁在他耳边低喃了好几遍,这句话她早就该对邵劲说的,却迟迟没有开口,这个男人这么傻,如果她不说,他大概一辈子都会有遗憾。 这晚邵劲还是抱着她做了一次,从她身后缓慢地进入,她本来就分泌很好,进入的很顺利。 顾安宁侧躺在他身前,这种姿势能更清晰地感觉到他抽-送的每一个动作,身后就是他结实滚烫的胸口,说不出的安全感。 邵劲吻着她略微圆润的肩头,滚烫的气息喷洒着上面:“不舒服就告诉我。” 顾安宁轻轻地“嗯”了一声,原本空虚的部位被充斥着,只是之前觉得发痒的地方好像更痒了。 她情不自禁地扣紧他的手臂,小声喘息着:“很舒服,再、再用力一点。” 邵劲狠狠顶了一下,张嘴含住她的耳垂:“死丫头,你在质疑我?” 邵劲的手心微微摊开抚摸着她的肚子,这样的顾安宁给他的是不一样的感受,她总怀疑自己怀孕后不漂亮了,可是这时候看着,觉得这样的她同样美极了。 就连这次做-爱的感觉都不太一样,虽然一直提醒自己小心翼翼,可是被她包裹的滋味太棒,他险些没控制住。 两人正激烈的时候,邵劲忽然感觉到那小家伙动了动,很明显的凸起,好像一只小手狠狠给了他一下。 邵劲马上就停了下来,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接着那小家伙又动了一下,好像在抗议,又好像在打招呼。 邵劲愣了好一会,竟然一脸单纯地问:“是不是……我们吵到他了?” 顾安宁哭笑不得,拍了拍他的手背:“他就喜欢晚上运动,没关系的。” 邵劲皱着眉头,这臭小子也太能捣乱了。 等再想继续的时候,邵劲却怎么都投入不了,肚子里的小家伙好像刻意和他过不去,一直动来动去。 后来邵劲丢脸的很早就丢盔弃甲了,这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看着媳妇儿一脸不满足的样子,邵劲狠狠地想,这小东西还没出生就给他下马威,以后还得了,一定要好好整治才行。 作者有话要说:早上睡过头了,更晚了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