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五) - 淤青

53、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五)

按说顾安宁这年纪生孩子其实也并不算大,可是因为之前不孕的事儿,所以两个新手爸妈都特别紧张。加上现在两人敞开心扉,感情也不断升温,于是有些事顾安宁总是能避着邵劲就避着,生怕现在不完美的身材在他心里留下阴影。 邵劲倒是一点儿也不在乎:“你以前昏迷的时候,我经常替你擦洗。” 顾安宁闻言惊得瞪大眼,脸上更是火烧火燎的:“你——” 邵劲眯起眼对她笑,凑到她耳边小声说:“放心,别的什么都没干。” 顾安宁要是这么容易相信他才怪,以前这男人又不是没有先例。 不管什么事邵劲都要亲力亲为,就连第一次喂孩子都是邵劲在边上帮着完成的,还不忘指导她:“你把他放在臂弯就好,这是本能,他会自己吃。” 顾安宁抬起眼,正好看到邵劲一双深沉乌黑的眸子紧紧盯着自己那里,略带挑衅地小声道:“本能?” 邵劲嘴角弯了弯,低头在她耳边也小声回应:“看我就知道,每次靠近你忍不住就想吃。” “……”本来想戏弄他一下的,结果还是自己被噎住了,顾安宁气得狠狠瞪了他一眼,用睡衣把自己胸前的白-嫩完全遮挡住。 刚出生的孩子食量都不算大,而且又嗜睡,顾安宁有个难言之隐便一直没法和邵劲说。那就是胸会涨的难受,有时候想要喂儿子的时候,小家伙一早就睡了,总不能把他弄醒? 李梅私底下就悄悄和她建议:“我们这辈人,以前都是丈夫帮忙吸的,你让邵先生——” 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安宁给否决了!一想到要邵劲帮忙吸,全身的汗毛孔都立了起来。 幸好李梅又偷偷给拿了个吸-奶器,她就趁邵劲睡着的时候去卫生间解决。这事儿一直没被邵劲发现,直到有一次,这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拿了那东西仔细研究:“这是什么?” 顾安宁急忙把东西一把夺过来,悄悄塞进枕头下:“玩、玩具——” “玩具?”邵劲表情古怪地看了她一眼,随后微微笑着点头,“是吗?” 顾安宁猛点头,心跳快的不能自已。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害怕邵劲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大概是真爱上了,在乎的也就越发多了起来。 出院之后顾伯平让李梅来照顾安宁和孩子,可是都被邵劲拒绝了:“您一个人在家也得有人照应,李嫂年纪大了,带孩子太辛苦。” 邵劲也没请月嫂,月子里真的是他亲自伺候着。顾安宁几次都气到要发脾气,尤其是连上卫生间都是被人给抱过去的时候……想到自己松松垮垮的身材,又羞又窘:“真的不用这么小心,我可以走的。” 可这男人一点也不领情,执拗地将她打横抱在臂弯,直接朝卫生间走过去,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会落下病根。”邵劲也不知道去哪学的,说的一套套的。 他把人放在马桶上,还坚持不肯走,说什么都不许她把脚放在地板上,顾安宁真觉得邵劲是紧张过头了,只好小声嘟囔:“我那儿有点涨,你、你先出去。” 邵劲开始没想明白,等反应过来时嘴角反而勾起坏坏的弧度:“又不是没见过,不如我帮你?” 顾安宁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直接拿了手中的东西扔过去:“不要脸。” 邵劲轻易就接住了,将那东西在手中晃了晃:“答应了?” 看到他手里的吸-奶器,顾安宁窘迫极了,狠狠跺脚指向门口:“你快出去,这样看着好丢人。” 邵劲才不理她,走过去把人抱进怀里,月子里上围似乎又长了不少,肉-呼呼的两团饱-涨地挤压在他胸口,光是低头看着就有些受不了。 “有什么丢人的?又不是没吃过。” “那不一样。”顾安宁真不知道邵劲是故意的还是无意,以前能和现在比吗? “你是我儿子的妈,为你做什么都应该。更何况,我很喜欢——”他的声音已经哑了下去,还伸手捏了捏一边,真的大了不少一只手根本握不住。 他来回搓-揉着,脸颊挨得她更近一些:“宝贝,老公给你吸吸。” 整个孕期他们除了那一次之后再没亲-热过,加上两人现在敞开心扉互相爱慕,几乎是一触即燃。顾安宁原本的抵抗都变成了没节操的低哼,软软地靠在他怀里:“轻点,疼。” 邵劲把手探进去,指尖摩挲着顶端那粒小樱桃,另一手慢慢挑开她的睡衣。 粉粉-嫩嫩的两粒小红豆微微颤栗着,白白净净的两团圆鼓鼓的,还微微起伏摆动。她一张小脸红的可爱极了,双眼迷离地盯着自己,一手还轻轻扶着洗脸台。 那眼神分明写满了邀请,邵劲把持不住,托起她柔软的臀-肉将人半抱起:“我尝尝。” 他说着舌尖已经从上面拂过,湿热地狠狠吮了一口。 顾安宁全身一阵发抖,手指更加用力地攥紧大理石台面,原本觉得胀痛的乳-端,现在有股奇异的感觉。 脑子里空白一片,只能微微垂眸看着在胸前吞-咽的男人。 这感觉很奇妙,这是她的爱人,可是—— 邵劲用坚硬的下-体磨了磨她腿-根,从她胸前抬起头:“别羞,这很正常,我之前看到很多这种例子。我就是跟网上学的。” 顾安宁想问他你上的是健康网站吗?那还要吸-奶器这玩意儿干嘛?可是那么说,倒显得她思想不健康了。 邵劲将她直接抱起放在洗脸台上,碍事的胸-衣被推的更高,那两团软-肉会赤-裸裸地弹跳出来,完全送到了他嘴边。 邵劲嘴角微微翘着,那眼神欠揍极了:“老公再帮你按摩。” 他唇齿并用,手指也不闲着,来回揉捏挤压。顾安宁被他弄得受不了,双腿死死缠着他结实的腰际,要命的是还能感觉到他有力的吮-吸。 记得以前有一次,他们一同看了部电影,里面女主角是带哺-乳功能的妓-女,顾安宁那时候才知道有些男人有这种嗜好。 想到邵劲以前在性-事上的变态程度,她忍不住伸手去拨他的脑袋。 男人带着情-欲的双眼询问地看过来,吐出她一粒小红豆时还有些依依不舍。 顾安宁燥的抬不起头:“你,你没有再乱想吧?” 邵劲愣了愣,随即戏谑地打量她:“你乱想了。” 顾安宁嘟了嘟嘴,伸手一把握住他的那一根,还用力捏了捏:“证据在这呢,还敢狡辩。” 邵劲不觉难堪,倒是笑笑地看着她,手已经往她身下去:“让我也摸摸你的。” 顾安宁急忙夹紧双腿,张嘴咬了他唇上一口:“不行,月子还没做完呢。” 邵劲顺从地把手收了回来,重新覆在她两方雪白上把玩着:“要是以后再要一个,我真的会憋死。真想马上狠狠地收拾你。” 顾安宁被他说得浑身一软,目光迷离地注视着他。 邵劲被她勾的难受,这死丫头一点儿也不知道这眼神有多要命,更何况她现在香肩大露。 邵劲忍耐着,一把将她完全压在墙边,顾安宁被吓了一跳。 “让我舔-舔。”邵劲说着,一手已经探进底裤挤入了温热的肉-缝间。 顾安宁闷闷地“嗯”了一声,紧紧攀着他宽阔的肩头:“邵劲——” “马上让你舒服。”邵劲吮着她软软的唇肉,唇间还有丝丝甘甜,顾安宁想到那是什么,全身都烧了起来。 浴室里的温度不断升高,邵劲刚刚蹲下-身看着她漂亮的腿-根深处,房外忽然传来一阵婴儿啼哭声。 顾安宁混乱的思维瞬间就惊醒了,都没来得及和邵劲说一声,匆忙整理好自己就跑了出去。 邵劲郁卒地狠狠捶了下墙壁,这臭小子就是存心来给他捣乱的! 好不容易等月子坐完了,小家伙才刚睡着邵劲就把心心念念的人儿给压在身下。顾安宁看着他微微消瘦的脸庞,心疼地伸手轻抚:“其实你可以请月嫂的。” “你生孩子更辛苦,我应该为你和孩子做点事。” 顾安宁伸手抱住他,结实的身躯密密实实地笼罩着自己,说不出的安全感和幸福。 邵劲将她身上的睡衣剥开,指尖在腿-根处试探,顾安宁却抬腿盘上他,呼吸急促地低声提醒:“已经可以了。” 邵劲有些惊讶,果然手指才刚刚触到谷口,那里早就芳草幽泽湿漉漉一片。 “这么想我?”低沉的声音故作镇定,心跳却快的不能自已,想到以前她次次抵触抗拒,现在只要一点点回应就让他欣喜若狂。 顾安宁用湿润的部位主动擦和着他的硬-挺,在他唇边低声呻-吟:“嗯……好想要。你、进来,用力一点。” 邵劲微微顿住,呼吸渐重,粗-壮的巨物微微试探着,在她渴望的眼神中狠狠没入。 两人都发出舒服的喟叹,他注视着她,一下下挺-动,每次他稍稍抽-离一点,她就会瑟缩着用力将他吸回来,看得出来她无比渴望着他。 邵劲说不清此刻的感觉,真的有种苦尽甘来的滑稽感。 将她一条腿架在肩头,跪在她腿-间用力顶撞,她终于受不住小声叫出声,可是想到小床里还在呼呼大睡的小鬼,又忍耐着咬紧手指。 就是这副模样也让他受不了。 邵劲更加用力地顶进去,目光微微往下,看到她汁液四溅的奇异场景。 他没料到她会动-情的这么厉害。 等换她在上面的时候,满脸潮红的女人难得放的开,抵住他的胸口肆意扭动,脸上有满足又沉迷的颜色。 他忍耐不住紧紧掐着她两团颠簸晃动的白-嫩,软极了,挺拔而饱-满。邵劲蓦地坐起身,将它牢牢含进口中,用力吮-着。 顾安宁被他突然起身的动作入得更深,一阵颤抖着没出息地率先丢了身。 邵劲等她缓过劲儿,伸手捏了捏她尖瘦的下巴:“果然当了妈就是不一样。” 顾安宁在他玩味的眼神里又骄又怒,咬了他下巴一口:“是不是嫌我没以前好了?” 邵劲只低低笑了一声,等把她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时候,才在她耳边小声呢喃:“没有不好,只有更好,棒极了。” 作者有话要说:他们现在还木有结婚的哈,下章会有小白的…… 霸王票下次一起感谢,我去送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