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六) - 淤青

54、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六)

孩子周岁宴的时候,邵劲和顾安宁第一次发生了争吵。说是争吵其实也不算,只是对某些事的处理上产生了分歧。以前邵劲能迁就她便一定会让着她,这次却不一样,因为事情和白沭北有关…… 事情还得从顾安宁生完孩子说起,所有亲戚朋友都来看过她和宝宝,只有白沭北一直没出现过。除了打过一通电话慰问,人却被公司的事儿给绊住了。 顾安宁倒不是很在意,毕竟两人现在都有各自的家庭,不见面反而更好一些。 可是后来顾安宁才从迟飞那无意间听说了事情的原委,原来白沭北曾经来看过她一次,那时候正好她带着儿子打预防针去了,管家就把这事儿给瞒了下来。 管家会有这种认知,肯定是邵劲会意的。 本来也不是多大的事情,顾安宁还是能理解邵劲的,毕竟邵劲那时候看着她和白沭北恋爱两年,对他一点儿不膈应是不可能的。 所以顾安宁对这事没什么反应,连质问都没有。 可是再后来又无意间听说了白沭北公司频频遇上麻烦的传闻,开始她并不愿意多想,但无意间还是从迟飞那了解到不少事。 她是怎么都想不到,邵劲对白沭北的怨念还是那么深,居然还会在背后故意为难他,这一年白沭北的公司前前后后遇到不少棘手的问题,顾安宁光是听迟飞说着都觉得触目惊心。 迟飞是看不下去了,说完为难地看她一眼:“之前因为照顾你便一直没怎么管公司的事,现在好不容易回去了,又处处针对白家。白沭北的公司和我们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大伙私底下都在抗议。” “我会劝劝。”顾安宁听完依旧心有余悸。她向来都知道邵劲在手段上比一般人要狠辣一些,以前她全都见识过,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他还会继续把这些手段用在别人身上,她以为报仇之后他的心便完全释然了。 没想到还是有怨。 晚上邵劲回家,惯例地先去看孩子。小家伙已经长大了不少,会扒着婴儿床的围杆试图站起来,还会冲着邵劲乐呵呵地笑。 邵劲抱起他就往肉呼呼的小脸上狠狠啵了一下:“宝宝想爸爸没有?” 小家伙被他亲的咯咯直笑,咿咿呀呀的说不清话,倒是小手拽着他的衬衫不愿送手。 邵劲和儿子玩的高兴极了,在公司冷静肃杀的男人,回来却是另一番模样。父子俩腻歪够了,转身准备去换衣服,回头一眼便看到了不知道在身后站了多久的女人。 她无声地注视着他,眼神似乎与往常不太一样。 邵劲的心在那一刻不知为何紧紧缩了一下,那眼神无端又让他想到了从前。 顾安宁走近他几步,伸出白净的手指慢慢将他的领带解下,等做完这些才仰头看着他:“累吗?马上开饭了。” 邵劲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去,抱住她先是一个绵长有力的深吻:“每天回来就能看到你和儿子,真好。” 顾安宁眼神复杂地打量他一眼,淡淡扯起唇角:“先吃饭,待会有事跟你商量。” 邵劲皱了皱眉头,可是顾安宁已经扔下他去带孩子了。 邵劲的直觉向来很准,或许是他这人天生敏感,所以回来的瞬间他就觉得顾安宁今天有些不一样。果然,饭后顾安宁和他商量的第一件事就是儿子周岁宴该请的宾客名单。 如果只是普通的朋友和亲戚,自然不用和他确认什么,所以邵劲坐在书桌后,迟迟没伸手去接她手里的名单,不用看也大约能确定那上面的内容。 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像是在极力隐忍什么,邵劲默了默才说:“你来决定就好,什么时候这么在乎我的意见了?” 这话说的实在不太狼,邵劲知道自己此刻的状态糟透了,像是冒着酸气的怨夫! 顾安宁也能看出来他在刻意隐忍,绕过书桌走到他身旁,顺势坐进了他怀里。 邵劲对她这示好的动作视若无睹,还是目光微微带着冷意。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她,也以为完全地拥有她了,可是现在看来,她的心好像还是记挂着那个男人。 顾安宁伸手圈住他的脖颈,第一时间打断他胡思乱想地念头:“不许乱想,我的确是邀请了他,而且还有晚秋萌萌他们。但是绝对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邵劲唇角微动,表情没有丝毫放松:“我以为哪样?” 顾安宁从迟飞那听说的,还是没勇气说出口,她舍不得指责邵劲什么,即使他做错了也照应舍不得。 斟酌良久,用了最合适的说辞,顾安宁主动先凑上去吻了他一口,这才小心翼翼地说:“如果我一直避着他,那样会让你觉得我心里当真还有什么。你很清楚不是吗?过去我早就都忘了,现在我的生活是你和宝宝。” 邵劲还是冷冷觑着她,这眼神让顾安宁觉得不舒服,可是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解开邵劲的执念,让他不再针对白沭北。 孰料她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出口,邵劲便伸手将她扶起微微攮开一些:“我还有公事要忙,你决定就好。” 看着男人刻意疏离的姿态,顾安宁感到深深的无力感,可是她还是忍耐着什么都没说,轻轻退出了书房。 两人的这次谈话并不愉快,连吃饭的时候邵劲都没有下楼。 顾安宁坐在空荡荡的餐桌前,除了怀里的小家伙发出咿呀学语的声响之外,到处都是静悄悄的。 管家给她准备好碗筷,忍不住又提醒一次:“要不上去哄哄先生,他最听你的话。” 顾安宁闻言不由苦笑,邵劲的确是事事都愿意听她的,唯独在白沭北的事儿上怎么都不肯妥协。难道不能平静地过日子,彼此相忘于江湖吗?她早就平静的心,已然是不可能再有半点涟漪了,她该怎么做才能让邵劲安心呢? 想到他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年,这时候是她该为这个家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顾安宁把孩子交给管家,自己亲自下厨给邵劲单独准备了吃的,端着托盘上楼的时候嘴角浮起浅浅笑意。这男人在别扭什么她知道,要不好好哄一哄?他喜欢什么她都清楚,一定可以说服他的。 到了书房外,她叩了好几下门板却都没有回应,推开书房门才看到那男人已经微微依靠在皮椅上睡着了。 电脑幽兰色的光线投射在他冷硬的五官上,眉间的褶皱睡着的时候也没能舒展开一点。顾安宁悄悄走过去,伸手捻了捻他的眉心,男人不舒适地动了动眉头却没马上苏醒,看来真是累极了。 顾安宁看了眼自己准备的食物,决定先让他睡会,等他醒了再重新温一下好了,帮着关电脑,目光微微扫过屏幕却被里面的内容给怔了怔。 南乔国际的招标计划,她记得迟飞说白沭北的公司最近正在准备夺标,已经筹备了很久了…… 顾安宁眼神黯了黯,再看向沉睡的男人时心境变得尤为复杂。 邵劲醒来一眼就看到了顾安宁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窗外黑漆漆的分辨不出现在的时辰,更不知道这女人就这么坐了多久。他压了压额头,嗓音还有些刚睡醒的低沉磁性:“没去休息?” 顾安宁合住眼,再看向他时有些坚定的意味:“你要一直这么针对他,到什么时候为止?” 邵劲抚在额头上的手指顿了顿,没有窘迫没有尴尬,反而坦然地接受着她凌厉的目光:“我觉得痛快的时候。” 顾安宁张了张嘴,无话可说。 面前这张脸几度让她有陌生的感觉,可是她知道这是他自我保护的外衣,真正的邵劲并不是这样的。百般滋味缭绕在心头,唇中微微泛着苦涩:“能停下来吗?我们一家人不是过的很好,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没关系,你现在在做什么?”邵劲看她的目光像把尖锐的刀,似乎要一下下将她的心完全剖开,“难道不是因为还关心他,不惜为了他和我争吵。安宁,这么久以来,我们还是第一次吵架,理由却是那个男人。” 顾安宁再次哑口无言,她本来就不善言辞,在邵劲面前就更不是一个段数的。 等想起来要怎么解释的时候,邵劲已经摔门离开了。 这是邵劲第一次夜不归宿,一整晚顾安宁打了很多电话,可是都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她便只好把解释的话都变成短信发过去,正好她嘴拙,这样用文字的方式反而更容易一些。 但是邵劲那边还是迟迟没有动静,听着窗外静谧无声的夜色,顾安宁心里某处空落落的,想起这些年和他经历的点点滴滴,还有这一年多来两人亲密相处的画面,为什么对他们之间的裂痕依旧没有一点改变呢? 顾安宁思前想后,叫醒管家起床带孩子,自己穿了件大衣就出门了。 管家抱着呼呼大睡的小家伙,等顾安宁走远一些才忍不住感叹:“其实先生的个性就是个任性的孩子,和你有一拼,还好太太母爱泛滥,我一点儿也不担心……” 被说成任性的某人,此刻正在公司加班。 坐了一整晚什么都没看进去,只是盯着同一页文件发呆,这件事他真的做错了吗?可是自从白沭北忽然上门来找她那一刻开始,他的心忽然就没法镇定了。 即使知道白沭北只是出于朋友情谊,或者是对她的愧疚?可是这些情绪对他而言都是一枚定时炸弹,没人比他更了解顾安宁对那个男人的感情。就连白沭北自己都他妈不知道!或许他一个无意识的举动,就能让顾安宁心生涟漪。 他好不容易才换来的平静生活,因为那男人一个无心的举动就有可能改变。他当然不能让白沭北和顾安宁见面,每一个有可能的机会都要拦腰斩断。 他邵劲一辈子真没羡慕过什么人,可白沭北真是样样占尽先机。 白沭北唯一赢他的,大概就是在合适的时机遇上了顾安宁。 邵劲越想越气闷,狠狠把文件夹合上,点了烟用力抽了好几口,心里依旧郁结难平。 直到办公室门被轻轻推开一缝,她乌黑的小脑袋从门板中探进来。夜晚太凉,她的脸颊有些不自然的苍白,却努力挤出温暖的笑,一步步缓慢地朝他走过来:“我一个人不敢睡,邵先生真的不回家陪我?” 邵劲透过烟雾眯眼看着她,眸中的颜色晦暗不明。 顾安宁走到他面前,直接伸手将烟蹄掐灭在烟灰缸里,接着,慢慢俯身蹲在他面前。 男人疑惑地和她对视着,顾安宁沉吟片刻,微微叹了口气:“傻瓜,我们真的要为旁人继续吵架?我这里装的谁,你难道一点都不懂?你这样继续为难他,我们永远也没法过安静的生活,就算不为他,我们也该为晚秋和孩子着想。他们何其无辜。” 滚烫的掌心被按在起伏的胸脯上,邵劲静静看着她,却不回答。 顾安宁仰头覆上自己的唇,轻轻吮着,接着伸出颤抖的手解开他的皮带。 邵劲一把攥住她作乱的手指,力道极大,目光微微沉着:“别用这招,色-诱解决不了问题。顾安宁公平一点,我的整颗心都是你的,可是你——” “也是你的。”顾安宁打断他,声音低低的,像是害羞,又像是情-潮迷离,渐渐将自己的红唇再次凑近他,“我的心,我的人,全是你的。” “……” “现在肯让我继续了吗?你这里好像很需要我。” 邵劲被她含住的时候,狼被瞬间抽走了,谁说顾安宁被她拿捏的死死的?分明是这女人处处将他吃的紧。 他终究是忍不下心怀疑她、为难她,这些,他很早就预料到了,那么……只要她开心就好。 看着她一张嫣红的小嘴被塞得满满的,里面那软软的小舌头放肆地舔-舐,乌黑的眸子还渴望地紧紧睨着自己。邵劲只觉得呼吸更沉,腰眼处畅快的不可思议。 他一把将她抱起,直接推开办公桌上的文件将人压在上面:“看你玩的这么高兴,怎么好扫你的兴。” 作者有话要说:小白木有写到tt对不起大家,下章还有哈,一定写到,握拳!然后这章貌似木有虐大白是虐婷婷了…… 下章着急出门,我下章努力写,多写点内容吧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