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七) - 淤青

55、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七)

先爱上的人注定要做时时妥协的那一方,邵劲最后还是答应了邀请白沭北。顾安宁说这么做是为了让他安心,于此他不置可否,结局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尚不能确定,只是已经舍不得再和她无端生出嫌隙。 他们本就没有多少的感情,哪里经得起折腾。 邵劲其实还是悲观的,在对待顾安宁这件事上他反常地开始冒出焦虑、彷徨、犹疑不定的婆妈情绪。以前他哪里会是这样?所以世上真有一物降一物这说法,他的劫大概就是这个叫顾安宁的女人。 周岁宴那天,来的人非常多。 邵劲穿着暗黑色西服,和顾安宁并肩立在大厅门口。来的大都是生意场上的伙伴,只微微寒暄几句就客套着过去了,倒是不多时来了位特殊的客人,顾安宁还是头一次见这个男人。 男人身材挺拔修长,和邵劲站在一起有股说不出的压迫感,两人都外形出众,即使而立已过却都透着一股沉稳男人特有的气质。 “打了几次电话,终于舍得露面了?”两人似乎关系非常好,邵劲和他说话时表情极为放松,是从未有过的懒散轻慢。 那人微微勾着唇,低头对一旁的小女孩低声吩咐:“叫人。” 小女孩很听父亲的话,长得十分灵气,一双眼滴溜溜的像是随时能溢出晶莹水光,脆生生地叫人:“邵叔叔。” 邵劲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看向那人:“女儿都这么大了?” “结婚的时候找过你,可惜你当时不在国内。” 顾安宁在一旁无声打量着,这两人似乎真的关系匪浅,言谈间平平淡淡没有防备疏离,可是她却一次也没听邵劲提起过。 等那两人聊完,邵劲方才向她介绍:“白忱,那边的朋友。” 顾安宁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惊愕,了然地点头,随即腾出手和他相握:“你好,顾安宁。” “知道。”白忱对她倒是一点不好奇,大概是从邵劲那已经知道不少了,目光淡淡扫了眼会场,“迟飞呢?好久不见这小子。” 邵劲也随意梭巡了一圈,朝角落指过去:“老样子,不喜欢人多热闹,躲在角落呢。” 白忱含笑,也一早就看到了昔日的队友,扬了扬还捉着乐乐小手的那一只胳膊:“爸爸带你认识新叔叔,不打扰叔叔阿姨了。” 乐乐很懂事,自己抬起小手朝两人挥了挥:“叔叔阿姨待会见。” 顾安宁看着这小丫头蹦蹦跳跳地和父亲离开,不由又想起了萌萌。邵劲一手揽在她腰间,看她走神,凑到耳边低唤一句:“是不是累了?” “没有。”顾安宁没解释,说多了怕邵劲会胡思乱想。 两人才低语几句,远远就看到白沭北牵着林晚秋的手朝这边走过来。顾安宁感到腰间那只铁实的胳膊越收越紧,侧目一看,他紧绷的下颚和微抿的唇角还是稍稍泄露了一丝真实情绪。 这个男人。 顾安宁无奈叹了口气,却也没有阻止,任由他紧紧箍着自己的腰肢,像是要将人揉进自己身体里。 等两人走近,邵劲全身绷得更紧,眼神不善地盯着白沭北。就连他和顾安宁打招呼时都表情凶狠,像是他敢再多说一句就会冲上去把人给结果了。 白沭北自然是不会怵他的,知道这男人在自己生意上动了不少手脚,这是他经验尚浅不加防备才吃的亏,可是不代表就真的惧他几分。 想来想去还是没多添麻烦,只是微微打量了眼顾安宁,脸色红润,眼底总附着着一层明亮笑意,看得出来她当真过的好。 无奈这样仔细的一眼还是被邵劲看了去,眼神越发不友善了。 “白总最近倒是很闲,没事就往我家送东西,那些补品我邵家也有,可惜安宁不喜欢,您真是费心了。”邵劲这话是冲白沭北说的,可是眼睛一直盯着林晚秋,意思再明显不过。 林晚秋微怔,很快就弯起一双乌黑的眸子:“邵总误会了,那些东西是我让他送的,因为那段时间我在陪兄长看病没抽空来看顾小姐……” 邵劲一脸的不相信,豪门中自来就不缺傻乎乎维护丈夫的笨女人,尤其林晚秋在感情上有多蠢,他一早就见识过的。 气氛变得怪异,白沭北脸色微沉,似乎想说什么又被林晚秋可压了下去。 林晚秋笑笑地看着邵劲:“邵先生,能光明正大送到家里的东西,能有什么问题呢?更何况沭北现在生意上遇到不少小麻烦,自然一切都是我在打理了。” 这话明里暗里都有点指责邵劲多疑猜忌的心思,邵劲狠狠看着林晚秋,是一点儿也没料到以前柔柔弱弱的女人现在这般牙尖嘴利。 顾安宁先前多看了白沭北一眼,发现他眼底的确有些疲倦之色,现在看邵劲这副姿态,几乎可以想见他在商场有多咄咄逼人。白沭北转业经商,自然经验手段都没邵劲厉害,吃亏是必然的事。 她觉得头疼,只好开口缓解气氛:“萌萌呢?怎么不一起过来?” “和她舅舅在一起,假期里哪也不去,补习数学呢。”女人间说起孩子话题便多了,两人无视男人间的暗潮汹涌,自顾自聊了起来。 “这么大的孩子不好带,看你都瘦了不少。” “好在有邵劲帮我,不然会更辛苦。”顾安宁腼腆地朝邵劲笑了笑,由衷地感慨一句,“遇上他我很幸运。” 林晚秋也赞许地点点头:“看得出来邵先生是个好老公,他很爱你。” 这话让邵劲脸色稍霁,可是却还是唯恐天下不乱地说了一句:“不是每个男人都能从一而终,也不是每个男人都有责任感,林小姐看人要多注意才是。” 林晚秋脸上的笑意僵住,这次是的的确确戳到了她痛处。 看媳妇儿不高兴,换白沭北按捺不住了,一手揽住自己的妻子,一边淡淡开口:“如果不是这样,邵先生和我,又怎么会这么如意找到真爱。” 邵劲一脸的不虞之色,反倒是白沭北豁达多了。 顾安宁本来想的局面并不是如此,可是她没想到邵劲在这事儿上失控的这么厉害,完全跟变了个人似的。 林晚秋脸色很不好看,最后还是牵强地笑着对顾安宁推诿一句:“我们先进去,你们忙——” 顾安宁抱歉极了,等两人稍稍走远一些不高兴地看着邵劲:“你这样,晚秋会难过的。” “又不是我老婆,难过不难过关我什么事。”邵劲回答的极其坦然,顾安宁重重叹口气,再次试图解释,“我们现在各有各的家庭,不是很好吗?而且沭北只是作为朋友——” 邵劲抬手示意她停住,眼神已经彻底冷了下来:“我不想吵架。” 顾安宁只好识相地闭嘴。 白沭北带着林晚秋入席,一旁的女人始终心不在焉,知道她还是被邵劲成功影响到了,那些不堪的回忆恐怕又再次淹没了她。 白沭北伸手覆上她冰凉的手背,低低耳语一句:“对不起。” 林晚秋疑惑地抬起头,看到他满眼的焦虑和无措,不由怔了怔:“对不起什么?” 白沭北的唇角抿得很紧,雕琢般的脸庞纹丝不动,可是眼里的内疚更加明显:“所有的,我让你伤心的事。” 林晚秋看着这样茫然的男人,不由心里一软,伸手覆了副他的脸颊:“傻瓜,我早就原谅你了。路是我自己选的,谁让我爱的深呢。” 白沭北用力将她的手握紧在掌心,急于辩解:“晚秋,我也一样,一刻都离不开你的。” 林晚秋抿着唇笑,心底原本那些微微荡起的波纹又渐渐平静下去,爱情就是这样,不是她爱的深,就是他爱得深,总有一个人要付出的更多,处处求公平,那就太不纯粹了。 身旁有人落座,白沭北微微转过头,看到来人脸色又瞬时变得铁青难看,乌黑的眸子覆了一层晦暗的颜色。 白忱先是和林晚秋颔首示意,随即也不管白沭北的冷脸,沉声开口:“我知道庭瑞最近逼的紧,我可以帮你。” “不必。”白沭北口气冷的吓人,眼里也要下起了暴雪。 白忱吃了瘪,却依旧没有退却:“就算不为你,也该为三哥还有孩子们考虑,还有大嫂一路跟着你,忍心让她担心吗?” 白忱善于谈判,很快就拿捏准了白沭北的心思。 白沭北看了眼一旁默默注视自己的林晚秋,终于开始犹豫。 “我会在这待好几天,需要时联系我。”白忱将自己的名片推过去,说完带着乐乐起身复又去找迟飞了。 迟飞在远处看了好一会,忍不住打趣:“忽然对白家这么仁慈,出手帮你那群同父异母的哥哥们,让我猜猜,不会是良心发现吧?” 白忱笑而不语,倒是乐乐不高兴地说:“叔叔你语气好奇怪,老师说,别人遇到困难的时候,有能力就要出手帮一帮。这是礼貌。” 迟飞被噎的说不出话,白忱赞同地点头:“对,是礼貌。” 迟飞撇了撇嘴:“这还是我们那个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六亲不认的白小忱么?还是和邵劲一样,被女人给收了?” 看着揶揄自己的迟飞,白忱笑的不怀好意:“等你遇上那天,大概比我们还没出息。” “……”迟飞心里鄙夷,老子才不会! 这边几人聊的高兴,那边酒席刚刚上桌,台上忽然传来一阵喧闹,所有宾客的视线都朝台上看过去。场内的灯光缓缓暗了下来,只剩一抹追光打在台中央。 邵劲正低头和顾伯平说话,感觉到异动也疑惑地转过头,看到台上的情形时不由脑子倏地炸开。 那个穿了一袭白纱,手捧花束,站在灯光下的女人不是顾安宁是谁?可是眼下又是什么情况……他只能慢慢撑着椅背直起身,站在宾客席中与她遥遥相望。 顾安宁的视线一直在他身上,脸颊红扑扑的,面对这么多人大概是觉得窘迫害羞,很久才开口说话,结果声音都是颤抖的:“今天是儿子的一岁生日,在这天,我想、想对自己最爱的人说几句话。” 邵劲的心也随着她话里的每个音调起伏跳跃,好像被人狠狠捏着,总有一口气提不上来。 顾安宁抿了抿唇,攒了全身的力气,这才直直望向他:“我以前不够勇敢,让你难过了很久,对不起。我爱上你太晚,对不起。可是现在有一件事我会比你先做,那就是……” 她说着,慢慢从台上走了下来,空间和时间似乎都被无限延长,邵劲眼里只剩她,惊疑不定地注视着她缓缓向自己走过。 “我们结婚吧,你愿意娶我吗?”她在他身前站定,脸已经红的快要滴血,却还是执拗地看着他,一点也不没有退缩。 周围这才开始有了响动,宾客间有人开始起哄:“娶她、娶她——” “卧槽,邵劲绝了,媳妇主动求婚啊。” 邵劲却什么都听不到,只是难以置信地注视这出其不意的女人,之前那次求婚算是他主动设计来的,之后两人的婚事也因为很多事一拖再拖,可是现在…… 她主动地,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他求婚。 问他,要不要娶她? 顾安宁没聊到邵劲的反应会是这样,忐忑不安的心情更加紧张,心跳快到不能自已,左右偷偷看了一眼,悄悄伸手拽他袖口:“喂,你就算不愿意,也好歹说句话啊,我很狼狈啊现在。” 邵劲这才回过神,喉结上下滑动,看着她有些措手不及:“我——” “你什么你,不愿意?”顾安宁嘟了嘟嘴,压低声音,“要是给我难堪,我明天就带着儿子回我爸那。” 邵劲急了,都没等她说完就把人用力拖进胸口,色厉内荏地警告:“你敢!为了防止你以后动不动就回娘家,我决定今晚就把爸的东西搬过来。” “……” “顾安宁,是你自己说要嫁给我的。”邵劲嘴角弯起浅浅的弧度,黑润的眸子却亮的刺眼,“算计了整个人生,我就勉为其难对你负一负责任好了。” 顾安宁惊讶地瞪大眼,有人还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啊。 邵劲挑衅的看了眼坐在宾客席中的白沭北,还有不远处明显也有些错愕的穆震迟飞等人,将老婆抱得更紧:“这次可由不得你反悔了,顾安宁。” 直到两人执手走向主婚人的那一刻,顾安宁还在琢磨,依着邵劲这么谨慎的人,怎么会那么不小心把对付白沭北的资料带回家?还有迟飞,他和邵劲关系那么铁,怎么会好端端向自己告密呢? 顾安宁看了眼身旁的男人,英俊的侧脸线条,却隐约有些狡黠的意味。 这时候忽然有股后知后觉的恍惚感,好像又一次被这男人给算计了—— 作者有话要说:到这里两人的番外就完了,虐大白神马的我真的很无力,好像得由他们的视觉写才阔以,但是那样就变成他们的番外了,所以大家就自己脑补下吧tt 然后说想看包子的,我看看后面能不能哪里再安排进去,这章才一岁也没啥可写的……其实我准备写楠竹版的爸爸去哪儿,我在构思下哈 下个番外,邵庭和海棠,这对比较特别,邵庭的确是渣的,所以会有虐的部分,大家根据喜好订阅吧,鞠躬 有筒子问我新文问题,新文题材算是新尝试,只是可能有些妹纸会接受不了,我开之前会提前跟大家知会一声,大家还是根据兴趣来哈,看文还是讲求缘分哒,所以谢谢一直跟到现在还没抛弃我的姑娘们,嘤嘤嘤,真的很感激!无以为报,努力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