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烈爱伤痕(一) - 淤青

56、烈爱伤痕(一)

婚后第二天,邵庭带回了一个女婴。 原本死气沉沉的宅子充满了婴儿响亮的啼哭声,下人们惊慌地忙碌,管家在二十分钟内买来了进口奶粉。 所有人都懂得察言观色,邵庭对怀里的小家伙有多紧张不言而喻,光看他向来冷肃的脸上难得露出焦急慌乱,足以看出这孩子的非比寻常。 海棠穿着简单保守的丝质睡衣,站在楼梯口冷冷觑着楼下,下人们看她的眼神带着小心翼翼的同情和怜悯:“太太早。” 所有人都知道,昨日先生大婚,可人却没在家里留宿,今天还带回个身份不明的孩子,这无疑是朝新婚夫人脸上狠狠扇了一耳光。 海棠却看不出喜怒,踩着厚重的地毯一步步往下走。 沙发上的男人始终未抬眼看她,直到她走近才平静吐出一句:“睡得不好?这么早就醒。” 海棠抱着胳膊朝他对面一坐,真皮沙发微微下陷,舒适的触感没能让她脸上的表情有丝毫变动,连语调都是毫无起伏的:“被孩子吵醒了。” 邵庭这才抬了抬眼眸,乌黑的眸子明亮深沉,五官微微带着几分压迫感:“是吗?蜜月我没安排,你倒是可以好好休息,要单独给你找地方休息?” 两人之间一副公式化的口吻,好像这孩子于他没有解释的必要,于她是没有知道的必要。 小东西还在嗷嗷大哭,邵庭轻轻晃着胳膊,动作虽笨拙却很专注小心,疼惜之意十分明显。 海棠没有回答,目光淡淡扫过那张因饥饿而微微有些扭曲的小脸,虽然五官尚不立体分明,可也隐约能看出些某人的影子。 她不着痕迹地又悄悄移开眼:“不用,我自己会安排,只要爸那边你好好配合就行。” 邵庭没有说话,心思好像又全被怀里的小家伙吸引了,英挺的眉峰拧的很紧,大概是被她一直哭闹给惹得生出几分不耐烦。 海棠看了好一会,淡淡说了一句:“孩子一直哭,除了饥饿也可能是尿了。” 她说着已经起身上楼,邵庭若有所思地看着缓慢消失在楼梯上的纤细身影,等完全看不到才低头查看,果然小家伙的纸尿裤已经湿漉漉的不堪负荷。 结婚前就知道不会有蜜月,所以海棠白天还是回了公司,晚上回来经过书房,里面爆发出一声中气十足的怒斥声:“混帐!你将海棠置于何地?” 海棠的步子只稍稍慢了一拍,接着又继续往前走,宅子里多了个孩子,这么大的事儿还是很快传到了邵临风耳朵里。 海棠却一点儿也没兴趣,只想快点回房洗个澡,忙了一天身上到处都黏腻腻的不舒服。 还没走远,房间里传来一声沉闷地鞭挞声,像是抽打在了结实的硬物上,又像是陷进了皮肉间。只要稍作分析就知道是老爷子又请出了家里那根马鞭,海棠的步子终于停了下来。 “这是邵家的血脉。”邵庭的声音听起来沉稳有力,没有半点急促,想来那一鞭对他一点妨碍也没有。 邵临风就不一样了,毕竟年纪大了,再开口时微微有些喘:“你也不该这么混,现在让我怎么跟海家交代!” 接着传来了邵庭讽刺压抑的低笑,凉凉的透着一股寒意:“随你,最好实话实说。” 又是狠狠一鞭,这下好像是用了全力的,邵临风气得不轻,怒骂都变得支离破碎毫无力度可言:“你个逆子,当初怎么说的,那女人就那么好?海棠哪里比不上她,你不知道她走的时候拿了我那么大笔钱——” 再然后就陷入一阵死寂,海棠抱着胸站了一会,走廊的穿堂风吹得她一头长发微微有些凌乱,连脑子都好像混沌了不少。 门板在她跟前毫无预兆地打开,男人高大的身形立在一片阴影里,那双幽深的眼沉沉打量她,最后平静地,饶过她朝婴儿房走去。 邵临风还在发怒地砸东西,看到她才作势收敛,有些难堪地解释:“这事我一定不会坐视不管,孩子……” 看他眉头紧皱,一副为难心疼的样子,海棠微微叹口气,开口替他解围:“没关系,好歹是邵家的孩子,爸您决定吧。我和邵庭还年轻,有的是机会,谁还没个过去呢。” 邵临风愣了愣,随即便是一脸刻意压抑的欣喜:“真是个好孩子,都是我那逆子不知深浅,你多担待着些,凡事忍让一些。” 邵临风对她这么客套不是没有原因的,海家现在势头正劲,两家人联姻对彼此都算如虎添翼,她不过是海家的养女,只要联姻的目的达到了,过的好与不好是没有多少人关心的。 海棠脸上的笑意加深,对邵临风微微颔首:“我先回房了。”那一抹笑自始至终都没变,转身时,一双眼才渐渐冷了下去。 邵庭带不带私生子回来不是问题的重点,他们之间没有感情,连朋友都算不上,所以无关容忍担待,只是搭伙过日子而已。 海棠回房洗了个澡,公司今天的事非常多,中午最热那会儿还去了趟工厂,整个人现在倦的几乎睁不开眼,洗完澡就躺床上睡了,一夜无梦。 夜里照例是被孩子的哭声吵醒的,很快就听到隔壁房有响动,沉稳的脚步声略显凌乱,躁动了一会,夜又渐渐重归于宁静。 海棠却再也没法入睡,几番翻来覆去,干脆起身去了书房。 海家几个哥哥姐姐对她有意见,绝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她这份拼命三娘的劲头,海棠懒得解释,她家道中落被人收养,除了感恩之外不该再存别的心思。 现在和邵家联姻,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书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她从文件里抬起头,穿着白色睡袍的男人倚靠在门口,微微扬了扬手:“来一杯?” 冒着热气的白色骨瓷杯,咖啡的香气很浓。 海棠不知道他在那站了有多久,沉吟几秒,点头致谢:“有劳。” 他们不像夫妻,更像陌生人,彼此说话的口吻都是生分敷衍的。邵庭将冲好的咖啡放在她桌头,目光淡淡扫了眼她正在处理的文件,不咸不淡地说:“叶强说你那压了不少货急需脱手,我有个门路可以帮你,但是我要提成百分之二十。” 海棠刚刚触到杯子的手又慢慢撤了回来,面无表情地看向他。 邵庭往对面的皮椅里一坐,慵懒地斜倚着:“如果继续压着,你知道损失远远不止这些。老头因为孩子的事很生气,要我补偿你——” “百分之十五。”海棠像是对他的解释一点儿也不感兴趣,“既然说补偿就大方一些,不然你和老爷子这出戏也演的不值不是吗?” 邵庭打量了她一会,嘴角微微勾着:“女人太聪明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可爱。成交。” 他说完就起身走了,没有片刻的犹豫。 海棠等脚步声彻底走远,这才缓缓阖眼,深深汲了口气。 她自小就寄人篱下,从不奢望真心和坦诚,所以邵家父子做的这出戏只让她更加清楚自己的地位。媳妇儿是外姓,只有孙女流的是相同血脉,她要想在邵家站稳脚跟,这个孩子必须接受。 海棠是个目的性很强的女人,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些什么,所以过程如何她并不在意,更何况她和这个所谓的丈夫……瞧,连这么一点点小忙他都要跟她谈代价。 说起来,两人以前是敌人,常常为了生意尔虞我诈互相算计,有几次手下的人还动了手。可是最后谁也没料到会一同步入婚姻的殿堂,所以这样的两个人,还能指望剩多少真心? 邵庭有喜欢的人,海棠也有偷偷爱慕的对象,可惜都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所以结婚于两个人而言,不算最坏的结局。 窗外晨曦微露,房间里渐渐染了一层金黄色,那杯咖啡已经凉了,海棠却再也没有碰过一下。 邵庭帮着把货的问题解决了,海棠也依言给了他百分之十五的报酬,烦心的问题没了,生活稍稍轻松了一段时日。和邵庭的相处也没有一点儿问题,他们本就是商人,彼此都知道对方那点心思。 只是海棠没料到邵庭在家的时间比她想象的要多,他极少会去公司,常常穿着简洁的家居服在宅子里走动,两人照面的机会也多了起来,常常不期而遇。 有时候在书房门口撞上,海棠就直觉地往后退开一步:“我找本书就回房间。” 她站在书架前踮着脚翻找,身上的白衬衫在一大片阳光里晃的刺眼,下摆因为抬起的手臂轻轻摩挲着腿-根,若隐若现露出隐藏的春-光。 海棠能感觉到身后的男人一直盯着自己,不由有些懊恼,真不该洗完澡只套了件白衬衫就出门。 谁会想到遇上他? 还在胡思乱想,腰就被一双干燥的大手给握住了,结实的胸膛无声贴上脊背,坚硬的质感让她瞬间屏气凝神。 “想要哪本?我帮你。”这声音太过低沉,像是贴着她耳廓低喃出的一般,无端让海棠的心口狠狠一跳。 她微微挣扎一下,鼻端都被陌生的男性气息充斥着,这让她紧张且异常焦虑,不由小声提醒:“不用,我自己找,我还没想好看什么。” 这么说拒绝的意思很明显了,可是箍在腰间的那双手非但没有离开,修长的指节似乎还隐隐开始游移,在她平坦的腰腹间抚摸起来。 “你慢慢找。”他说着,手臂微微施力,居然就着这姿势将她完全腾空举起。 海棠的体型偏瘦,只是没料到他的力气这么大,而且腰侧那掌心似乎火辣辣的灼的她难受。海棠想莫非是自己太久没和异性接触,居然这般心猿意马。 她慌乱地随意抽了一本书出来,急忙想逃:“就这本,我先走了。” 邵庭却没放手,只是将她完全堵在书架与臂弯间。海棠紧张的心都要跳到喉咙口,一抬眼就是他深邃的眉眼和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张微薄的嘴唇离得自己极近。 她既恼怒又羞愤,只好垂着眼故作镇定:“还有事?” 邵庭没有马上回答,可是她清楚地感觉到他在无声地打量她,片刻后这男人才不慌不忙地开口:“衣服谁的?我不介意你心里住着别的男人,只是这两天老爷子在,我不想惹麻烦,这种蠢事希望不会再出现第二次。” 他的口吻明明是极淡的,但是却听得海棠心里发冷,她倏地抬起头,撞进他微微眯起的狭长眼眸中。 这男人近看之下,还真是好看,可惜这张脸背后隐藏的嘴脸实在太难看。 只休官放火,双重标准不要太明显。连日来积压的情绪在心里发酵蔓延,海棠忍了又忍,不由冷笑出声:“一件衣服而已,相比起来还是婴儿房那小东西难应付吧?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跟我爸解释比较好。” 她说着想挣开他的束缚,却被他牢牢困住。 邵庭个子比她高出许多,这个姿势和她对视时眼眸垂的很低,即使如此,也能看出他眼底丝毫没有遮掩的讽刺和嘲弄:“你觉得海家需要这个解释?海棠,你怎么总弄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对海家鞠躬尽瘁,他们可未必需要你这份真心。辛辛苦苦做尽这一切,不过是替他人做嫁衣。” 海棠扬手就想给他一耳光,被邵庭明锐地捕捉住,攥住她的腕子用力钳制住。 “我的事不用你多嘴,这么操心,莫不是偷偷喜欢上我了?” 邵庭居高临下地睥睨她,额角的青筋似乎都在一根根跳动,海棠觉得自己一定是最近太累都开始有幻觉了,不然怎么会看到邵庭眼中……一闪而过的近似于受伤的情绪? 果然他下一秒就用力甩开她的手:“喜欢?你也配。我最近和海老三有合作项目,我不希望有闲言碎语传进他耳朵里,要是让他知道我老婆单恋了他这么多年,我还真是一点儿面子都没有。” “……” 作者有话要说:一章貌似看不出啥,还有后续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