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烈爱伤痕(二) - 淤青

57、烈爱伤痕(二)

海棠嫁进来之前和邵庭的关系就不怎么样,每次见面和打仗一样,火药味十足。婚后这种状况更不可能改变,她早就听闻过邵庭这个人有多工于心计,心思也藏的深,喜怒无常。 明明上一秒还一副温和纯良的样子,下一秒,忽然就凶相毕露。 海棠和他对峙片刻,双眼坦然且笃定:“我比你更怕他知道这份心思,邵先生紧张过头了。” 她说完,慢慢地侧身从他旁边走过。纤细的背影带着落寞孤单的气息,渐行渐远,邵庭看了一会,狠狠一拳砸在书架上。 隔天去海家吃饭,其实是商量合作的事。邵庭亲自开车,两人那天不欢而散,这时候坐在一起难免没话可说。海棠干脆一路装睡,大概是连日来太疲累精神压抑,没一会倒真的睡着了。 等再清醒的时候,车子已经安静下来,可是身体却陷在椅背里动弹不了,唇上还有温温热热的触感,像是以前养的折耳在探着小舌头极力讨好自己,又像是—— 海棠倏地睁开眼,距离太近了,只恍惚看清他密密实实的睫毛微垂着,高挺的鼻梁微微擦和着自己。他倒是贴心,一双铁实的手臂撑在她身后的椅背上像是怕惊醒她。 海棠还是受惊了,他们婚后一直分房睡,这是婚前就定下的规矩。连日来两人都刻意保持距离,现在,这男人居然趁人之危。 卑鄙! 他还在她口中翻搅舔-舐,逗得她全身有些异样的酥-麻,海棠极力掩饰住这份羞耻的异样,抬手想招呼他一耳光。 没想到这个男人一心好几用,瞬间就压制了她的动作,扣着她的手,居然还肆意逗-弄着,衔住她的舌来回吮-吸,隐隐多了几分发狠的力道。 海棠气得不轻,她也是学过跆拳道和散打的,可是力气终究不及他。扭动的身躯只会让这男人更满意,或者还会激起他的雄性荷尔蒙,她后来也不挣了,躺在那一动不动好像全然没有知觉似的。 邵庭这么深沉的人,自然很快就感受到了她的意思,慢慢从她口中退出来。他的脸在车厢里看不真切,眼神瞬息万变。 海棠并不怵他,和他对视的同时伸手厌恶地将唇角的水渍用力擦拭掉,直到嘴角的白皙肌肤泛着刺目的红才罢手:“亲够了?之前我们协议过,如果谁违反了规定,必须答应对方的一个条件。” 邵庭优雅地理了理衣襟,目光淡淡扫了眼后视镜:“答应过的,我自然不会食言。” 海棠脑子里飞快地过了一遍该提的条件,还没说出口,车窗就被人轻轻叩响了。 年轻充满朝气的女孩子,弯着漂亮的眼眸笑眯眯地俯下-身,等车窗降下才打趣道:“新婚小夫妻就是恩爱,都到家门口了还亲热呢。” 海棠的脑子空白一片,等视线偏转,果然看到站在不远处那道挺拔的身影。她难堪极了,从未在谁面前表露过那么惊慌失措的一面,甚至忘了回应,忘了武装上最完美的微笑武器。 那人站在夕阳里,目光不温不火地看过来,海棠垂在身侧的手攥的骨节发白,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 “等赵小姐和三哥完婚之后,会更体谅我们的心情。”邵庭忽然开口,如是说着,侧身替海棠解开安全带,还温柔轻抚她柔软的发丝,“宝贝,下车了。” 经他提醒,海棠才惊觉自己失态,目光回望过去,不远处那人早就走了。 赵美琪站在车门处,嘴角还噙着几分笑,仔细打量两人的互动,忍不住轻叹:“邵庭还真体贴,看来海锋是多虑了。” 海锋就是海棠的三哥。 海棠的手始终被邵庭牵着,十指扣得很紧,这男人的力气不是一般大,海棠的思绪也被这疼痛感给拉回了不少。 赵美琪率先走在前面,这女人不知道是真的没心眼大大咧咧惯了,还是故作痴傻,边走边嘀咕:“讨厌死了,都不知道等等人……” 邵庭始终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海棠等赵美琪走的稍远一点,这才小声质问:“你是故意的?” 想起他看向后视镜的那一眼,分明就是早知道海锋和赵美琪的存在。 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邵庭冷削的下颚,这男人开始时似乎不想搭理她,过了好一会才微微驻足:“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以为海锋会在意?我不过是一时没把持住,现在还真有点后悔,滋味不怎么样。” 他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进了宅子,只剩海棠还愣在原地,这话里每个字都在她心口点了一把火,她还是头一次这么讨厌一个人! 一顿饭倒是吃的很和谐,所有人都深谙相处之道,即使邵家和海家联姻了,也不代表可以无所顾忌大肆谈论,该瞒的还得瞒着,不该说的谁也不会多嘴。 海家的人规矩不多,大哥二哥底下又都有孩子,几个小家伙围着桌子乱跑,气氛就更加热闹。 “老三你什么时候把事儿给办了,连最小的海棠都出嫁了,你反倒是一直拖着。”家里的琐事都是大嫂在管,婚事也多由老爷子示意她操办,会这么问大概还是得了老爷子的指示。 面对一桌子的询问目光,海锋不紧不慢地继续吃东西,等口中的东西吞咽下去才缓缓开口:“美琪还小,等她毕业吧。” 赵美琪愣了愣:“我都读研究生了,还小呢?” 海锋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赵美琪抿紧小嘴,怏怏地低下头,发脾气似的用款子狠狠戳着碗里的米粒儿。 看出来海锋不高兴,大嫂不好再追问,只是适时提醒道:“结了婚也不妨碍美琪的学业。” 海棠一直当局外人,事实上她可不就是局外人吗?家里的事儿她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而且海锋的婚事不论如何都已经成了定局,谁让赵美琪有个部长老爸,不管海锋怎么拖延,事情最后都无法扭转了。 饭后海棠和邵庭被老爷子叫去书房,说的都是那些场面话,无非都是夫妻相处之道,还让邵庭多容忍一些。 邵庭厚着脸皮答应,还说会好好照顾海棠。 海棠好几次听得冷笑连连,越发觉得这男人虚伪到了骨子里。 老爷子最后把海棠单独留下,邵庭出去的时候在走廊转角出遇上了争吵的赵美琪和海锋。海锋背对着他,一直淡漠地双手插兜。 “你是不是,是不是还想着她呢?你明知道她都不记得了!”赵美琪眼圈儿红的厉害,说话时却只能小心压低音量,看得出来很难过,那模样还真有点儿可怜。 海锋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任由她指责怒骂,等她稍稍平静一些,这才慢慢开口:“她忘了,可我没忘。” 赵美琪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捂着嘴唇小声哆嗦:“海锋你混蛋,她都结婚了——” “对不起,我说过,如果接受不了你可以离开。” 赵美琪哽咽着,最后走过去用力回抱住海锋,倚靠在他胸口断断续续地轻喃:“都过去了海锋,这不是最好的结局吗?她有她的幸福,你今天看到了,邵庭对她很好……” “干嘛呢?”海棠拍了拍一直矗立在墙角的男人,探头疑惑地看过去。目光梭巡到相拥的两个人,眼神微微暗淡,“你还真是变态,人家亲-热也要看。” 邵庭仔细看了她一会,伸手揽住她肩膀,口吻极淡:“他们之前看过我的,我现在看回来而已,走吧。” “……”海棠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却挺直脊背,亦步亦趋地跟上他的步伐。 晚上海老爷子留两人住下,海棠想拒绝的,可是邵庭却先她一步答应了:“海棠这段时日换了床好像是有些不习惯,睡眠不好,在家住一晚也不错。” 老爷子哈哈笑着,对海棠和蔼道:“回头让管家把你的床搬过去,这孩子就是太念旧。” 邵庭看了身旁的女人一眼,微微笑了笑:“是,太念旧……” 海棠不想留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海家她的房间是和海锋挨着的。而且这样一来就不得不和邵庭同床,这对她来说实在不是件好事。 海棠站在床前看着大喇喇躺在上面的男人,周身都有顾不适感,忍了又忍才压住怒气:“衣柜里有被褥和枕头。” 邵庭不解地挑起眉峰,海棠好心提醒:“可以用来打地铺。” 邵庭随意翻着手中的相册,漫不经心地点头:“那你随意,还是不会要我帮忙?” 海棠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男人是不懂绅士还是在故意装傻?言下之意是要她睡地上?邵庭看她不说话,慢悠悠地将相册又放回原位:“我从来不睡地上,也从来不会委屈自己。” 海棠气得鼻子都快冒火了,邵庭枕着胳膊,愉悦地看她这副模样,欣赏了一会儿才懒洋洋地坐起身。他嘴角有笑意,眼底却是一片暗沉清冷:“有件事我想你还没弄清楚。我们结婚了,自然不可能离婚,所以你认为我会苦着自己多久?” 海棠皱着眉头,大抵是还有些没想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邵庭低笑一声,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暗示,他一把将人带上床,直接压在身下。 海棠惊惧地瞪大眼,气息不稳,随即咬牙警告道:“你他-妈要是不想以后那玩意没用就给我下去!” 邵庭忍不住弯起眼眸,低头吻了吻她的鼻头:“连脏字儿都带上了,看来是真的很讨厌我啊。” 海棠没心思和他调笑,已经在极力克制,要是这么容易就听话那必然就不是邵庭了。他目光一寸寸扫过灯光下这张脸,皮肤白嫩嫩的像是能掐出水,眼睛也足够漂亮,迷恋地低下头,在她颊边嗅了嗅:“可惜又要让你失望了,宝贝,今晚我要定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有人说我每次都是番外比正文好看tt好吧,我当这是夸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