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烈爱伤痕(四) - 淤青

59、烈爱伤痕(四)

这次的惠山之行,将海棠在海家的地位完全孤立化了。调查工人罢工的原因时,海棠发现了海家大哥中饱私囊的事情。 从厂区负责人一直支支吾吾言语不详那一刻开始,她就隐约觉出了事情不对劲,再想到老爷子会把事情突然转到自己手里,就有那么点明白了。 去拜访了在厂里待得时间最长的老组长,对方看到海棠时还义愤填膺,就差拿脏水将人泼出去。 海棠也不恼,先是站在门口任他骂,等他稍稍消了气才走上前:“这事父亲开始不知情,现在让我将情况查清楚,我们一定不会让大家蒙受委屈。” 老组长一脸怀疑地盯着她看,讽刺地大笑出声:“不知道?事情就是海家大少爷经手的,你们能不知情?人在做天在看,迟早会有报应的。” 这一席话正中心里猜测,海棠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等老组长气顺了才不紧不慢地开口:“您待得时间最长,我父亲办厂时的原则作风你也是知道的。” 老组长顿了顿,脸色稍霁。这么些年海家的管榔度严谨却也人性化,现在变成这样大概还是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 他左右一想,居然一把年纪地屈膝就要给海棠下跪,海棠急忙拦住他,对方苍老的脸上开始有了悲伤的颜色:“海小姐,希望您这次来,真能管一管。” 事情和海棠预料的差不多,又比她想的要糟糕一些,因为是电子厂,所以厂里原本投入了打量资金订制了最好的防辐射服,后来辐射服被换成了劣质材质,再后来索性连穿都不用穿了,这笔钱入了谁的口袋可想而知。 有年轻女工人的身体受了损,生下的孩子不健康,就这样厂里还一直推脱不理睬,难怪工人们会有意见。而这个女工人又恰巧是老组长的儿媳…… “我在厂里这么些年,事事鞠躬尽瘁,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厂里现在这态度,唉——” “原本六七八月的高温补贴,最后也没了,厂里说温度不算高,车间里还有空调。” 老组长把事情一件件说与海棠听,海棠坐在陈旧的沙发里,安安静静听着,她始终不置一词,可是眉间的褶皱却越来越深。 说起来她也不算是同情心泛滥的女人,可是她首先还是个理性有头脑的商人,这时最先要做的就是安抚员工情绪,事情传出去恐怕早就影响了厂里的名声,难怪怎么都招不到人。 “你好好休息,这事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海棠回了酒店,抱着胳膊想了好一会。忍不住开始怀疑老爷子的动机,老爷子那么精明肯定一早就知道事情的缘由,难道是想借她之手给大哥一个教训? 可是这事由她来做实在有欠妥当。 海棠开始头疼,每晚必须向老爷子汇报的电话也不知道该打不该打了,踌躇之间,倒是老爷子率先打了过来。 海棠没敢先声张,想先揣测下老爷子的意思。 老爷子太了解她,几句之后就直接开诚布公:“以你的效率作风,应该早就查到了,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包袱又被丢了回来,海棠不接都不行,咬了咬唇,最后小声问道:“爸您是想借机杀鸡儆猴?” 海家家世大,自然平静的表象下暗流触礁。老大私底下自立门户的事儿老爷子也是知情的,还是老二,表面上纨绔风流,其实和老大老三处处对着干。老三海锋就更不用说了,心思深,什么事都吃不得亏。 海棠想到这些,心底隐隐有些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心跳骤然加速,果然老爷子低笑一声:“傻丫头,几个儿子我都知道,以后把海氏交给谁都不放心。老三底子不错,可惜太心狠手辣,若是将来得了势,老大老二的日子都会不好过。” 海棠心里难受,可是不知道该怎么说:“爸,可是我不是——” “不是什么,”老爷子中气十足地打断她,严厉苛责,“我说过你姓海,来我海家开始就是我的孩子。” 海棠胸口暖暖的,又有些发酸,最后无声点头:“我知道了。” 事情进展不错,海棠办事又凌厉风行惯了,大哥手下那些人全被辞了招了新的管理层,注入新鲜血液之后工人们好像都有信心了。之前的孕妇事件,海棠除了作出赔偿之外还亲自等门探访,再后来以海氏的名誉捐赠善款给那些畸形儿童。 招工的时候更是比其它厂区福利多了不少,员工宿舍以及伙食全都有了新改善。 海棠晚上参加了新员工欢迎仪式,回酒店时还不算晚,只是喝了几杯酒有些昏昏沉沉的,房门好几次都打不开。 身后有人靠过来,顺势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房卡被接过去,海棠奋力睁着眼斜睨过去,借着走廊不甚明亮的光线看清楚是谁时,忍不住笑了笑:“差点忘了,我还有个老公——” 夜里吐了几次,后来好像还哭了,海棠不记得自己以前有这么丢脸的事发生过,但是那晚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心里压了块巨石,不吐不快。 邵庭平时脾气坏透了,夜里却特别温柔,就像那晚安慰她一样,一直在边上轻声哄着:“给你买了药,不然明天胃该不舒服了。” 海棠疑惑地看过去:“你怎么知道我有胃病?” 邵庭静了静,说:“现在的人大多都有,你这种强势又固执不听劝的,肯定也一样。” 海棠不疑有他,接过那药丸直接吞了。 邵庭手里的水一滴也没喝,不由失笑:“还真是不可爱。” 厂里剩下的后续问题海棠还需要处理,邵庭始终不肯走,最后海棠都懒得劝了,就让他一直在边上陪着。 奇怪的是大哥那里一直没反应,海棠以为至少会打个电话过来臭骂一顿。大哥脾气容易冲动,不像心思沉稳的二哥和海锋。 邵庭一直没对此事发表任何意见,海棠也不想和他说,这种男人能出什么主意? 倒是没过两天海棠就发现邵庭的手臂意外受伤了,那会儿两人正好从厂区视察完毕,邵庭非说自己的打火机落在办公室了让她回去取。等她再回来,就发现这男人的白衬衫上印着一淌血迹,还试图用西装遮挡住不被她发现。 海棠气得狠狠拧了他一把:“你到底怎么回事?还好工人都在上班,要是看到,不定又出什么传言呢,我辛苦挽回的声誉又被你搞砸了。” 邵庭只是笑笑,什么都没说。 直到准备回榕城那天,他们乘坐的出租在高速上险些出了车祸,海棠那时候才知道大哥哪里是没有反应,分明是识破了老爷子的心思,想狠心置她于死地。 海棠心有余悸,又有些心凉,看到邵庭包扎的胳膊不由皱起眉心:“那天是不是也发生了什么?” 邵庭只是抬手抚了抚她的长发:“我不会让你出事的,这次我们要先出击。” 海棠哪里下得了手,不是说她不够狠,只是不忍看老爷子伤心而已。难不成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实在太残忍。 邵庭看她犹豫,也没有逼她,只是将她搂进怀里:“如果信得过,一切都交给我处理。” 海棠打量这个男人很久,眉目间有笃定坚韧的神色,甚至带着几分柔情,她不由有些惊诧:“要我用什么交换?” 邵庭怔了怔,随即扯起唇角摇头:“不用。” 海棠想问邵庭,为什么突然无条件帮她,又为什么突然对她这么好?这实在不像是邵庭的风格,可是看着他深邃的眉眼,像是中了蛊,竟然什么都问不出口了。 之后邵庭不知道和大哥达成了什么协议,或者是怎么谈的,总之之后别说大哥,就连二哥也没为难过她。 她在海家的地位有些不一样了,只是对于传位这件事大家都缄口不言,所有人都粉饰太平,依旧和以前一样和乐融融的假象。 日子又恢复平静,海棠这次之后和邵庭的关系倒是有了不小的进展,两人能和平共处了,虽然一直没行夫妻之事,但是感情似乎比朋友搭档又多了一点点。 至少海棠现在没那么抵触这男人了。 小宝倒是一天天在长大,海棠以前真的不喜欢孩子,独独对这小东西有点儿不一样,大概是相处的久了日渐有了情谊。总之她发现家里有个孩子很热闹,邵庭不在的时候,她也照应觉得很充实。 至于孩子的母亲,邵庭一直没提起过。海棠也没兴趣打听,像这种男人,多出十个八个私生子都不奇怪。 邵庭当然不知道海棠背后是这么给自己定位的,看海棠和小宝这么亲昵,反而露出漂亮的笑容。 邵庭有时候出差就把小宝交给海棠,海棠开始时没什么经验,后来也慢慢地上手了,冲奶粉换尿裤,每样都做的得心应手。 叶强在一边看的直笑:“这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孩子是太太和先生的,而且你看这小丫头还真会长,越来越像您了。” 海棠知道这是叶强在逗自己开心,不过细看之下,发现这丫头和自己的确有点像:“大概是像她妈妈比较多吧。” 她记得以前曾经在商场里见过邵庭和那女人的,这孩子眉眼间是有几分她的影子。 叶强想起那个女人,不由撇了撇嘴:“临走拿了老爷子那么一大笔钱,真以为是卖孩子呢,哎,话说回来,太太没发现那女人和您也有几分神似……” 海棠回头看了他几秒:“你的意思是,我长得很烂大街?” 叶强急的脸都红了,急忙摆手:不是不是,您长得……很漂亮。那些女人没法和您比,先生对您和对别人都不一样。” 这语气倒像是怕她吃醋了。 看着年轻男孩颊边的红晕,海棠笑着摇了摇头,她和邵庭的关系的确比以前好多了,只是也没到为他争风吃醋的地步。 两人平平静静地相处着,邵庭对她好像也多了不少耐心,大概是她现在也老实多了,也没和海锋的事儿扯上过关系。 同住屋檐下的两大一小虽然关系诡异,可是外人看起来,倒真的越来越像一家人。 冬去春来,他们之间迈出第一步是在海老爷子去世那一年。也是那一年,发生了太多太多事,多到海棠有些承受不住,多到她不敢相信自己身后居然有这么大的阴谋。 而她自以为体贴温柔的丈夫,果真不简单。 作者有话要说:应该还有两至三章结束,大家再忍耐下哈,这章算是过度章,下章应该是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