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烈爱伤痕(五) - 淤青

60、烈爱伤痕(五)

60、烈爱伤痕(五) 海棠对于养父的去世其实早有心理准备,年纪大了又久病成医,只是自懂事之后,海老爷子也算是她唯一的亲人了,没有一点波动是不可能的。偏偏海棠的伤心和其他人又不太一样,于她而言,好像哭泣是件很难的事情…… 邵庭放下公司的事在家陪她,海棠的表现太让人担心,虽然依旧和平时的生活习惯一模一样,做着每天该做的事情,可是越这样越让人生疑。 老爷子出殡的当天晚上,海棠说太累要提前休息,进了浴室去洗澡,邵庭不放心,一直在外间看书,可是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目光时不时在腕表和门板间来回游移。 半小时后,终于按捺不住,抬手敲门确认她的安全:“海棠?” 里面没有回应,细听之下果然有压抑的哭声被水流淹没,邵庭站在门口几秒,接着没有等里面应允,直接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一片雾气和着冷意,这女人开的居然全是凉水。 邵庭大步走过去关了花洒,又怒又怜地一把扯起呆坐在地上的女人。她身上的衣服早就湿透了,孤零零地站在那里,一张小脸冻得惨白惨白的,唇色很淡,还微微发着抖。 脸上沾染着不少透明的水珠,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水渍,邵庭只看了一眼,用力扯下旁边的浴巾把人包裹住。 这女人就是要强,却又强的让人心疼。 不由分说把她安置在床上,邵庭没征得她同意就开始剥那些湿漉漉的衣物,海棠也没有挣扎,只是微合着眼,好像一个无意识的傀儡任由他摆弄。 他难得这么细心体贴,帮着她换好衣服将人裹紧,又让管家熬了姜汤上来,一口口喂着她喝完,最后才掀开被子陪着她躺上去。 “哭过就好了。”邵庭将那具还发凉的身躯搂进怀里,胳膊环着她的肩,手指轻轻地揉-捏着她的脸颊,低头在她濡湿的发顶落下一吻,“他年纪大了,总要走这一遭。” 海棠无声地咬紧嘴唇,痛苦地将脑袋依靠在他肩侧:“我知道,还是接受不了,道理都懂……” 邵庭沉默良久,将她又抱得更紧一些:“人活着就该有七情六欲,你压抑太久了,想哭就哭,哭过一切都好了。” 海棠没有再回答,她没想到最痛苦的时候,陪在自己身边的反而是这个寡情的男人。 那晚算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的同床,彼此拥抱的很紧,像是两个怕冷的人互相汲取温暖。邵庭说了很多话,两人几乎一夜没睡,说了些什么呢?好像断断续续的没有逻辑,海棠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邵庭终于和她说起了小宝的母亲。 “她并不爱我,是我用卑鄙的手段逼迫了她。”邵庭说这话时一直倚靠着床头,双眸紧闭。 或许因为如此,海棠并不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 只是邵庭说完这些,还是控制不住又说了句别的:“可是我不后悔,如果不是那样,她会更可怜。” 海棠不方便说什么,只是又想起那次在商场偶遇。那时候她和邵庭的关系还不算好,每次遇上要么虚与委蛇,要么横眉冷对,所以当时并没有太仔细地观察两人相处的情况。只依稀记得,好像那女人对邵庭的态度分明是谄媚的啊。 海棠摇了摇头,搞不定,索性也不追问,只是安心地听着他说,后来迷迷糊糊地有些犯困,转头一看,天空居然已经开始有鱼肚白。 她打着哈欠,不禁往他怀里缩了缩,再抬头时发现邵庭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看,那眼神有些…… “嫁给我,现在的感觉还是后悔吗?”邵庭的声音在寂静的清晨听起来有异样的性感,他的额头慢慢压下来,接着,是柔软的双唇覆上了她的。 海棠的脑子很混乱,一夜没睡,现在思维完全跟不上身体的步调。 他沉重地压在她身上,含住她起伏不定的雪-峰顶端细细舔-舐,海棠茫然地绷紧全身,手指死死扣着他背上的块状肌肉。 他的身材很棒,穿着衣服的时候看起来还略显清瘦,这时候手指抚上去哪里都硬硬的很有质感,尤其是抵在腿-根处的巨物,隐隐还能感到脉搏跳动的触目惊心。 海棠开始还有些抗拒,可是身体早被他开拓的淋漓尽致,以前他们最大限度的亲密举动也直到接吻,这次却做得很彻底,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他将她一双的长腿牢牢架起,伏在她腿-间温柔含-弄,致命的快感从那粒小肉-芽蔓延至四肢百骸,海棠仅有的一丝狼也被吞噬了。 她记忆里没有男女情-事间的经验,哪里受得住他技巧纯熟的口-交,被他肆意地来回逗-弄,很快就颤抖着泄了出来。 他这才放过她湿漉漉的下面,起身再次与她吻在一起。 等从她口中退出时,看着她一张红扑扑的小脸,邵庭感觉到自己快要爆炸一样,所有的血液都冲往那一处,恨不能第一时间就尝遍她的滋味。 海棠微微喘息着,像只濒死的鱼儿渴的厉害,她又羞又燥,悄悄撑着床垫想起身:“我、去喝水。” 邵庭俯身过去含住她红肿的唇肉,再次把人压回床垫间:“等会喂你喝别的——” 这话太色-情,海棠就是再笨也听懂了,知道今天逃不过,她心里居然也有些……不想逃。 邵庭掐着她腿-根的嫩-肉一寸寸挺进去,低头盯着那一处,能看到她沾满晶莹的花瓣慢慢被分开,然后再密密实实地合拢,完全将他吞没。 邵庭畅快极了,真想不管不顾地按住这女人狠狠来一次,可是看着她微蹙的眉心还是耐心地哄着:“放松,你会喜欢。” 海棠虽然没什么经验,可也知道身上的男人战功显赫,心里有些不痛快,还没来得及发作,那男人已经惊心动魄地顶-弄起来。 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她弄死一样。 海棠狠狠瞪着他,他却像是没看到,还伸手压了压她颤抖的花心:“不舒服?流这么多水,不会疼才对。” 海棠脑子一阵充血,抬手想给他一拳,被他狠狠动作一下,拳头落在他胸口那力道就软的像是撒娇的味道。 腿-根又胀又满,还酸的厉害,偏偏还可耻的觉得舒服,真是要命!海棠想着自己以前哪里是这样的,至少和这男人还旗鼓相当,这时候是完完全全败了下风。 她紧合贝齿,死死不敢发出声音,男人英俊的眉眼一直沉默地看着她。 这男人此刻的深沉和平时的轻佻截然不同,每个男人在床-事上都有自己独特的嗜好,有的男人喜欢说些放荡情-色的话语,有的喜欢大胆的姿势,邵庭却完全不一样,他好像很钟爱这样面对面的疼她,而且沉默地,一言不发,只专注进攻她最深处。 海棠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微微偏过脸去,才刚刚移开视线又被他捏住下巴被迫转回来。 她只好也回视着他,见他额角有细密的汗意落下,伸手沾了一点,轻轻放进唇舌间吮了吮。 邵庭的动作微微顿住,看了她几秒,忽然又更加用力地挺-进去。 海棠都能感觉到身体里那玩意儿又胀-大了不少,被他蛮横地动作磨得有点疼,小声提醒:“你轻点,我疼。” 邵庭好看的唇角弯起宠溺的弧度,低头在她唇间低语:“我不用力,你会舒服?” 海棠身子又是一阵发软,邵庭将她的腿折得更高一些,慢慢抽出大半再恶劣地刺进去,他喜欢看她空虚茫然的表情,像是极度渴望他,又像是一秒都离不开他。 第一次做的很顺利,也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感。海棠昏昏沉沉地想睡,又被他哄着做了一次,懒洋洋地缩在他身下,双臂缠着他:“为什么选这时候?” 依着邵庭这么狼隐忍的性格,会选这个时候要她实在有些奇怪,他都忍了这么久。 “我以为你要我心甘情愿。”她在他耳边低喃着,呼吸里伴着难耐的低吟,“别弄那里——” 邵庭狠狠动了几下,这才微微垂眸注视着她,伸手将她颊边黏湿的发丝拨开,沉默片刻才道:“那你现在,甘愿吗?” 海棠抿唇看着他。 邵庭不由勾起唇,眼神却有些冷:“现在还是被我强迫的,嗯?” 他身下又是有力的一记撞击,那一下太满,硬是逼的她叫出声。随着他抽-送的动作,静谧的卧室里响起让人耳热的肢体碰撞声和水渍响动,像是要回应他的问题,她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海棠有些懊恼,自己分明也没到如狼似虎的年纪,怎么就这么…… 不知道算不算食髓知味,有了这次之后,两人的关系不仅突飞猛进,就连这种事做起来似乎也比以前要自然多了。 邵庭会时不时就性起,不分场合时间地亲热。 有一次他打发了下人,自己非要亲自下厨给她做宵夜,结果做到一半倒是把她当宵夜给吃了,两人在流理台上正缠绵得紧,小宝忽然揉着眼睛出现在门口:“爸爸妈妈你们在打架吗?” 三岁的小家伙很护短,当天晚上愣是睡在两人中间不许他们再“打架”,邵庭只要稍稍一动,小家伙就会气鼓鼓地发脾气:“爸爸太坏了,妈妈都睡着了!你再不听话就去睡客房。” 邵庭很郁闷,看着一旁睡得毫无自知的女人,忍不住嘀咕:难道真是母女天性。 在旁人看来这两人倒像是蜜月延期了,现在真是恩爱有加。 邵庭心里却很清楚,海棠其实未必完全接受他,他不过是选了她最脆弱的时候进攻,海棠这人重情义,只要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对她好,她自然要全心回报。 这么做有点卑劣,可是他不能冒任何失去海棠的危险,海老爷子去世其实冲击最大的反而是他,因为他知道……海锋再无顾忌了。 海棠对邵庭的感觉很特别,结婚三年了,他们始终都像朋友搭档一样生活。可是在这几年里,这男人对她的耐心和示好又都是显而易见的。 尤其是养父去世之后,邵庭几乎把所有空余时间都腾出来陪她,还有小宝,这时候正是最好玩的年纪,听着孩子一声声清脆的“妈妈”,海棠想,其实现在就很好,很幸福。 在失去父亲的同时,她好像重新得到了一个家庭。 海棠想平静下来好好生活,可是现实却不答应。 作者有话要说:写的各种提心吊胆 霸王票下章一起感谢吧,积分也没送完,攒了三章了,我晚上加更一章,晚上一起送分,番外好像看的人比较少,但是我会好好写完的oo等新文的妹纸稍安勿躁啊,我这个番外写完就开坑,至少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