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烈爱伤痕(六) - 淤青

61、烈爱伤痕(六)

海老的遗嘱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海棠果然毫无悬念做了接班人,她一个没血缘的养女,自然要被所有人弹劾。 “我怀疑这份遗嘱的真实性!我爸当时清醒吗?” “我爸就是再糊涂,也不会把海家这么庞大的家业交到一个黄毛丫头手里!” 大哥二哥自然是最愤怒的两个人,倒是海锋一直气定神闲地坐在沙发里喝茶。面对故意指责刁难,律师无奈解释:“当时有陈医生在场,一切都按程序办事。” “谁知道陈医生是不是被谁收买了。” 老大眼神鄙夷地看了过来,海棠挺着脊背坐的笔直,对他们明朝暗讽的样子视而不见,等所有人都稍微冷静一些,这才站起身:“既然这是爸的决定,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会听他的。” 海锋缓缓抬起头,眯着深邃狭长的眸子细细打量她。 而大哥二哥被她这副样子气得鼻子都快冒烟了:“我看你是早就有这心思吧?故意哄着老爷子开心,现在指不定心里多得意呢。” 海棠平静地回视他们:“爸现在才刚走没多久,你们连他的话都不听了。” 大哥二哥脸色微变,接着老二凶狠地抬起手指了指她鼻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算计什么,这事肯定没完。” 海棠当然知道海家几兄弟不会轻易把家业交到她手里,恐怕又有一场恶战要打了。 老大也紧跟其后,在老二摔门离去后蓦然站起身,慢悠悠地走近海棠:“董事会也不会同意的,海棠,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可不想爸在天之灵还看着我们兄妹明争暗斗。” 人都相继离去,一时屋子里只剩下海棠和海锋二人,海锋从始至终都没发表过意见,但是海棠对他太了解,这男人往往才是最有城府的那一个。 “我先走了。”海棠不想和他单独待着,也不想和他再有瓜葛。 可脚还没迈出去,那男人就沉稳地开口喊住她:“一起吃饭吧。” 海棠回头,海锋难得露出笑意,是真诚而漂亮的表情:“很久没一起吃饭了,就我们两个。” 海棠当然不会答应,现在正是非常时期,如果她和三哥走的太近,恐怕老大和老二更加不舒服,那样她当真就是腹背受敌了。 “抱歉,我还有事。”海棠回答的很直接,没有一点犹豫。 海锋英挺的浓眉蹙得更深,这才缓缓站起身,双手插兜一步步朝她走过来。 海棠紧了紧手指,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直到他走近,近的彼此呼吸相闻。那一刻她的脑子有点眩晕,鼻端都是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好像太过熟稔。 海锋依旧是微拧着眉心,看了她一会才说:“你怕我?或者,防着我?” 海棠的指尖扣得掌心生疼,这才更加镇定下来:“没有,只是我还要去接小宝——” 听到“小宝”两个字,海棠发现海锋的表情明显有了波动,但是又说不清那是什么,只是一闪而过、稍纵即逝。他沉吟几秒忽然又说:“我陪你去,刚好我还没见过那孩子。” 海棠一边有些为难,一边又对海锋这反常的举动表示怀疑。 海锋已经率先拿了车钥匙朝门口走去,海棠只好抬脚跟了上去,不管他是什么意思,只好见招拆招了。 邵庭有事忙,所以晚饭只有三人一起吃。小宝看到海锋很好奇,问了很多问题,海锋难得不像平时那么严肃,好脾气地应付她。 海棠看得更加疑惑,一直在揣测海锋的心思。 直到饭局结束海锋也没露出什么端倪,真的好像只是一起吃顿饭那么简单。只是后来海锋做的一系列事情不由又让海棠生出了怀疑,海锋好像时间充裕起来,没事就会给她打电话,而且在公司也能常常巧遇…… 她并不迟钝,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在茶水间冲咖啡,身后又有坚硬的触感贴上来,海棠合了合眼,倏地转过身。对上他那双深沉如海的眼睛,她可耻地还是有瞬间的慌乱:“这么巧。” 说着,她不着痕迹地又拉开一些两人间的距离。 海锋只是无声看了眼她的举动,依旧是完美的表情,看不出丝毫裂缝:“咖啡少喝一点,对身体不好。” 海棠发现自从父亲去世之后,海锋好像完全变了个人,好像没以前那么冷了,也比以前热情了许多。 他站在窗前抽烟,身上只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那侧影无端让她胸闷难受。好像偌大的茶水间变得逼仄狭小。她左右看了看,攥紧杯子:“我先走了。” 海锋也不拦她,只是低笑道:“怎么每次见我都急着走,什么时候这么生分?” 海棠是真的不善应对这样的海锋,站在原地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踌躇之间,海锋却靠了过来,将她一步步逼回了墙角。 “海棠。”低沉的男音像是催眠,在她耳边轻轻响起,“你在慌什么?” 他说话时有淡淡的烟草味将她弥漫,海棠觉得头疼,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脑海中一路蔓延到心底,却疼的厉害。她伸手抵住他越来越近的胸膛,警告地看着他:“三哥,这是公司。” 海锋沉默住,眼底却隐隐有些痛苦的神色:“你在跟我装傻?我想什么,你会不懂。” 海棠心脏一紧,用力贴住身后的墙壁,冷硬的质感让她狼尚存,再次抬手想推开他,可是身上的男人岿然不动,甚至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凶狠地吻下来。 海棠那一刻只有短暂的惊愕,很快就直觉一般扬手给了他一耳光。 那一下她自己无意识地发了狠,声音极大,只有两人的茶水间瞬时死寂一片,只剩窗口大片的暖阳徐徐照射进来。 海棠打完之后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收场,海锋是什么人,不会吃一点亏的。 海锋只是微微抬了抬下颚,再看向她时居然也没有动怒的意思:“抱歉,我有些控制不住。” 海棠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可是全身没有一处不再发抖,她不知道海锋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是示好或是计谋? 海锋站在原地看着她僵硬的背影,不高不低地又说了一句:“海棠,我爱你。” 海棠承认,那一刻她的心弦还是有片刻的颤动,这是她爱过的男人,第一次心动也是为了他,可是这时候听他说起这些,只觉得讽刺:“现在说这些,不觉得可笑?” 海锋沉默片刻,走上来从身后抱住她:“你知道爸身体不好,我不能违背他的意思。海棠,来我身边好不好?” 海棠自嘲地笑了笑,微微一挣就从他怀里脱出:“所以现在爸不在了,你可以为所欲为,甚至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海锋蹙眉看着她,海棠叹了口气,无奈笑道:“美琪呢?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对她一点内疚都没有?” 海锋的目光依旧专注地落在她脸上,好一会才说:“你担心的是她还是另有其人。” 海棠一怔,海锋嘴角勾起冷笑,眼神锐利地像是直抵她心窝的一柄利剑:“如果只是美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让她乖乖离开我。” 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英俊脸庞,海棠觉得心烦意乱,更多的是对面前的男人重新刷新了认知。她从来都不知道海锋是个如此寡情的男人,为了一己私欲,倒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想起赵美琪为他掏心掏肺的模样,只觉得心寒。 “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海棠说完潇洒地转过身,以前是因为什么开始喜欢他的海棠已经记不清了,好像对他的喜欢是一种本能,可是逃避也是一种本能。 她是海家的养女,海家这样的大家族当然不可能容许她和海锋作出这么有伤风化的事情,所以她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虽然此刻知道海锋对她也是同样的心思,却不觉得开心,只觉得难受。 晚上邵庭来电话,和小宝在电话里腻歪了好一阵才和她通话,海棠一直心不在焉,言语间都是敷衍的意思。 邵庭这样的人,当然早就发现了不对劲,只是什么都没问,适时提醒她:“累了就早点休息,女人何必事事都要比别人强。” 海棠最不爱听邵庭这副大男子主义的调调,可是想到今天的事一点儿和他斗嘴的心情都没有。她不知道该不该和邵庭说,自认可以处理好和海锋的关系,所以不想横生枝节,最后只压低嗓音说:“你什么时候回来。” 邵庭的心情好像突然好转,语气里有淡淡的愉悦感:“想我了?” 海棠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他,只是觉得这宅子好像有些冷清,即使小宝的笑声才清亮,也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唔,是小宝让我问的,她一直吵着找你。”海棠支支吾吾半天,最后把责任推到了孩子身上。 邵庭似乎也没有太失望,他早就知道海棠会这么说,顿了顿才答:“还不是时候。” 邵庭说的话让海棠糊里糊涂地,只当他事情还没处理完,最后又叮嘱一句,“回来时记得给小宝买礼物,不然她会不高兴。” 邵庭挂了电话,看着酒店外被霓虹染亮的半边天空。 叶强在边上忍了又忍,还是控制不住抱怨一句:“这样对太太,是不是太残忍了,如果她知道海锋以前那样对她——” 邵庭的五官沉浸在幽暗的光线里,看不出他此刻该是怎样的眼神和心境,叶强以为他不会回答自己,片刻后却听到好像地狱处传来的声音一般:“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心甘情愿地忘了那男人。” 叶强张了张嘴,终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更心疼海棠了,为什么遇上的两个男人都这么心狠手辣。 海棠尽量避开和海锋的接触,可是海锋这样的人,只要想得到的哪有什么能拦得住他。海棠到子公司视察,海锋居然“很巧”地也在那里出差。 两人还住同一酒店同一层楼,海棠在电梯遇到他时只觉得脊背发寒。 消息不知怎么的传到了赵美琪耳朵里,海棠刚回榕城,这女人就找上门了。海棠并不意外,一边低头看文件,一边对她漫不经心地说:“我不知道你想说些什么,但是我保证没有对不起你,所以我没义务浪费时间听你说些无中生有的话。” 赵美琪还没开口就被噎住,站在那里又气又急,眼眶红的像兔子。 海棠将文件夹合住,这才抬眼看着她:“我结婚了,而且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我不会对你造成威胁。” “怎么不会,只要你还在他身边,就是威胁。”赵美琪倒有些得利不饶人了,站在那里断断续续地哭了起来。 海棠被她哭得心烦,干脆继续低头忙自己的。 赵美琪看她不理人,往前走了几步,直接站在办公桌前:“你不是对海家的家产没兴趣吗?那干脆自立门户,或者出国,去哪儿不行,非得留在海氏?” 海棠被这女人单纯的思路给逗笑:“海氏也有我的心血,更何况我凭什么要退让,行的正坐得直,我什么都不怕。” 赵美琪被她高高在上的姿态激怒,发红的瞳仁剧烈紧缩,冷冷笑出声:“行的正坐得直,你要是知道自己曾经干过的那些破事,你恐怕在海家连头都抬不起来!” 海棠愣了愣,有点糊涂:“什么意思?” 赵美琪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面前的女人,一字字极缓慢地说:“海棠,你没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少了点什么,有时候不觉得这里……有点不清楚?” 赵美琪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的异常讽刺:“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曾经在精神病院治疗过,而且那时候,你还生过一个孩子。” 海棠如遭雷击,脑袋仿若被硬生生敲了好几闷棍,耳膜也在嗡嗡作响,只是呆滞地看着赵美琪:“你、你说什么?” 赵美琪抿了抿唇:“我本来不想说的,这事只有海老爷子和海锋知情,可是是你们逼我的。我为海锋付出那么多,他居然……他就是在这等着呢,故意和我好,故意让老爷子放松警惕,其实他没一刻忘记你的。” 海棠已经无法言语,脑海中不断回响着赵美琪的话:“老爷子知情,海锋也知情。” “对了,还有邵庭,邵庭也知道!”赵美琪忽然尖锐地喊了一声,接着有些痛苦地看着海棠,“我真的不想告诉你这些,可是海棠,我太爱他了。我离不开他,你知道他多爱你吗?你不狠一点,他会一直想办法夺回你。” 海棠双眼赤红地瞪着面前的女人:“你想我恨他?” “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彻底断了。”赵美琪捂住脸,眼泪浸湿了掌心。 海棠呆坐在那里,声音哑的不像自己的:“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美琪还想说,海棠办公室的大门被用力推开。海锋略显慌乱的视线直直投射过来,狠狠地钉在海棠身上,觉察到她冷漠的视线时,眼神微黯。 他大步走过来,看也不看赵美琪一眼:“出去。” 赵美琪含泪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海棠,最后哭着跑出去了。 海棠没心思管别人,一直无声地看着海锋,海锋艰涩地走到她面前,欲言又止,他从没这么狼狈过,在她面前紧张到无话可说。 “你进来不是想解释吗?” 海棠平静的有些可怕,海锋沉默良久,俯身抱住她:“不管接下来听到什么,你记得,我爱你是真的,从来没变过——” 作者有话要说:已经写了四千五了,还是没写到,不过大家估计能猜到一些哈,下章字数也会足的,最后肯定是he,然后两人会有个比较激烈的h,看来还得两章……大家不要嫌多啊tt最后那章肯定得甜一下才可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