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烈爱伤痕(七) - 淤青

62、烈爱伤痕(七)

62、烈爱伤痕(七) 海棠原本有些波澜的内心,因为他惴惴不安的解释反而变得平静下来,爱不是简单的说说而已,海锋越是想解释,他的爱未必有多深。 他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坐在沙发里狠狠抽着烟,相比之下海棠就镇定多了,冷静的可怕。 “我高考结束那年,你高一,那时候爸逼着我出国,你偷偷跑去机场送我。你躲在柱子后面,怕爸发现,也怕我发现。可是我还是看到你了,白白净净的小脸上,挂满了眼泪……” 海锋像是在缅怀什么,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脸上却又隐隐有些怅然。 那时候他也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情感,他喜欢的女孩儿太小了,更何况他们的身份也不容许他主动跨出那一步。可是当他看到柱子后探头探脑的小丫头时,心脏还是控制不住地开始狂跳,兴奋、窃喜,甚至有些受宠若惊。 海棠会这么做,不是说明也正偷偷喜欢着他吗?这世界上最让人欢喜的事情,莫过于自己喜欢的人也在喜欢这自己。 所以当父亲离开后,他并没有登机,而是又偷偷溜了出来。 那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还站在机场门口,仰着头,一直傻乎乎地望着天空,大概在寻找属于他的航班。 他走过去,尽管全身都激动的无法名状,却还是冷冷地开口,故作腔调:“你在这干嘛?” 海棠真的是被吓坏了,好像见鬼一样,想逃又没法逃,想躲也来不及,仓惶之下,垂着脑袋小声回答:“送朋友。” 海锋看着她无措紧张的模样,胸口躁动的情绪瞬间冲破了狼的大堤,一把将人抱进怀里,轻轻地在她耳边呢喃:“来送我的对吗?” 海棠是个聪明的女人,这份聪明很小就表现的锋芒毕露,海锋也就是被她这一点所吸引,所以当他稍稍往前一步的时候,剩下的九十九步都由海棠来完成。 那时候海棠还很小,才十六岁,但是心智很成熟,她和其他同龄女孩子不太一样,或许是家境和遭遇使然,很懂事又体贴。海锋说不能让家人发现,她便一直小心谨慎地隐瞒着,偷偷和他来往,就连他假期回来,两人约会也是跑的远远的。 越是这样,两人的感情好像牢不可破,海棠几乎以为这辈子就非海锋不可了。 后来她终于考上了海锋所在城市的大学,海老爷子不知情,还一直叮嘱海锋好好照顾海棠,家里谁也没想到那上面去,毕竟海棠当时太小,而海锋向来冷静。 海锋大三那年,事情稍微露出了一些端倪。家里给他安排了合适的相亲对象,海锋却一直懒懒散散地疲于应对,后来老爷子一查,果然发现他有喜欢的女人。 老爷子找他谈了一次,海锋细听之下发现海棠还没完全暴露,干脆就顺着老爷子的意思勉为其难去相亲。这一相亲往后的事儿就更多了,时不时就得去和那女人见面,海棠心里不高兴,可是也一直没发脾气。 她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年纪又小,爱的卑微又患得患失。 老爷子特别谨慎,总是找人跟着海锋,海锋只好一直假装和那女人来往。有很长一段时间,海棠想见海锋一面都难于登天。 爱人就在同一个城市,却常常没法碰面,这对海棠而言无异于一种煎熬,有时候想他想的厉害,就偷偷跑去学校门口。这种事她高中时候经常干,但这次去结果却在预料之外—— 宿舍楼下,那个漂亮的女孩子踮着脚,手臂缠的海锋很紧,高高耸起的胸-脯紧紧贴着他的胸口 ,两人站在路灯下,像是城堡里走出的王子和公主。 海棠气不顺,连呼吸都提不上来,只知道愣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两人。 海锋最先看到她,很冷静地将攀在身上的女人剥开。他目光一直沉静深敛,完全看不出有内疚或 者慌乱的意思,也没主动走上来,只是伸手递向她,慢慢地吐出两个字:“过来。” 海棠有时候会想,如果当时不是自己主动去机场,如果不是率先迈出了那一步,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先爱上的人,注定是输家。 那个女孩一直盯着海棠打量,眼中渐生疑窦。 海棠不敢哭,她不记得以前听谁说过,男人最讨厌女人的眼泪。她一步步走过去,短短的距离却好像走了很久。 海锋的手很温暖,不知道是谁的体温。 他用力牵着她的手,把人轻轻护在胸前,对那个女孩清楚地介绍:“我妹,海棠。” 海棠脑子里空白一片,全身的力气好像都随着这句话慢慢飘远了,只剩下“妹妹”两个字在脑海中盘旋。 等那女孩走了,海锋把人带到自己的公寓,进门就抱着她把嘴唇贴了上来,海棠一把将人推开,厌恶地看过去。 海锋还是那副清清冷冷的模样,连解释都显得漫不经心:“爸的人一直在偷拍,你准备让他知道?如果你想,我没意见。” 海老爷子是海棠的软肋,海锋知道。先不说她没脸让自己的恩人伤心难过,再者,也怕海老爷子的身体扛不住。 海棠颓然地败下阵来,慢慢地坐回沙发里,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一切都让她觉得束手无策,所有精明和狼一旦碰上海锋的事儿就荡然无存了。 海锋向来都有办法让她妥协,只三言两语就把事情摆平了:“只是做样子给爸看,除了你,我谁都不会要。” 海锋把她抱进怀里,软言细语地哄,海棠知道男人的话信不得,可是那时候太爱了,爱的盲目,爱的缺少思考。 她缩进男人的臂弯里,难受地闭上眼,眼泪化作压抑的情绪在身体里发酵,五脏六腑都疼,可是无处言说。 那之后海棠和海锋的关系便有些微妙,海棠静下来的时候常常会猜忌,可是又不想惹他心烦,于是只好苦着自己。 她没法安心做任何事,甚至还冲动地跑去海锋学校偷偷打探,看不到他和那个女孩也会乱想,看到了,又像自虐一样更难受。 这种矛盾又折磨的心情她一直没敢对海锋说,直到毕业那年,海锋才正式和那女孩断了来往。老爷子总算对他松了口气,也没再派人调查,大概想由着他再玩两年的意思。 海棠以为一切终于到头了,没想到她和海锋的苦难才刚刚开始。海锋回国之后和她的联系就少了,海棠还在上学,除了假期之外根本没法回去见他。 有时候一忙就是大半个月不联系,海锋的解释是:“大哥二哥都有自己的事业,我现在必须好好表现。” 海棠向来都知道这男人城府深、野心大,她也喜欢事业心强的男人,可是海锋这样让她说不出的憋闷。 终于熬到海棠毕业,回国之后两人的状况也没好转。 海锋完全变了一个人,深沉的让海棠有些害怕,尤其海棠毕业回国之后很受海老的重用,这让两人的关系越发岌岌可危。 海棠开始没察觉,直到有一次偷偷溜进海锋办公室,她本意是想找他撒撒娇,孰料当时海锋没在,回来看到她坐在办公桌前脸色马上变了。 “没事别来办公室,公司人看到影响不好。” 他冷冰冰的,海棠的心也跟着凉了下来,其实有什么影响不好呢?她也常常去大哥二哥的办公室来着。要说影响,海锋可能是防着她吧,怕她看到什么机密,或者怕她争了原本属于他的那一份。 海棠没想到,海锋的野心和心机也有用在她身上的一天。 邵庭的出现让海锋和海棠彻底决裂。 海棠其实很早就认识邵庭,说起来他们也算青梅竹马,只是这青梅竹马的意义不太一样,他们打小就知道彼此两家是竞争伙伴,互相厌恶,也针锋相对。 邵庭和海锋有些相似的地方,就是两人都精于算计,唯一不同的是,海锋在外有个好名声,邵庭却不然。 海棠见过无数次邵庭和女人分手的场景,每次见都忍不住想出手教训这纨绔子弟。可是偏偏一次都讨不到好处,这男人巧舌如簧,总有自己的一套歪理邪说。 “海小姐这么在意我的事,难道喜欢上我了不自知?” 海棠被他的自恋也呕的不轻:“我瞎眼了不成,你最好别惹到我,不然一定把你命根子割了喂狗,也为天下女人做件好事。” “海小姐还真是善良。” “……” 每次见,海棠在言语上都讨不到好。但是邵庭却还算是有绅士风度,有次海棠的车在高速上抛锚,恰巧遇上他,那天又是邵庭亲自开车,居然也不嫌弃,主动下车帮她换车胎。 看着他干净的白衬衫上沾染了几点污渍,海棠想,至少这男人有一点还是可取的。 海棠作为回报请邵庭吃饭,在餐厅很巧地碰上了海锋,海锋的目光复杂地在两人间来回转了转,最后冲邵庭微微颔首:“我还有事,你们慢用。” 海棠没把这事儿放心上,可是晚上回去就被海锋拖进了书房。 海锋把她压在书桌上,捏着她下巴仔细看着:“他你也敢招惹,不知道那是什么人吗?整个榕城一半的富家小姐都和他上过床!你也想做他的入幕之宾?” 这话说的太难听,海棠看着他,忽然觉得有些陌生,目光清亮地和他对视,良久才缓慢地开口:“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海锋眉心拧了拧,没有解释。其实他哪里不知道海棠是什么人,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海棠也是洁身自好的,可是他想到那男人看她的目光…… 海棠一把推开他想走,海锋扣着她手腕不放:“不许再和他来往,我不喜欢。” 海棠自然也不想做让海锋不开心的事,可是偏偏命运爱开玩笑,接下来发生的事儿反而将她和邵庭牢牢绑在一起。 海老爷子忽然下令,海氏投资部经理要在海锋和老大两人间选择一个。 海棠听到消息,有些疑惑老爷子的用心,这事儿对海锋来说有些不公平,海锋才进海氏不久,无论是公司里还是商界都人脉不够名声也远不如大哥,这样看,怎么算都是他吃亏。 海锋对此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专心准备自己的。 海棠彼时正好负责和庭瑞的合作,也是海老爷子交代下来的项目,正好天天得和那纨绔子弟见面。 和邵庭的接触更多了,邵庭在生意场上又是一副样子,杀伐决断,完全不似生活中那副轻佻模样。而且海棠很快就发现,邵庭的生活其实并没有外界传闻的那么糜烂。 邵庭也觉出了她眼中的惊讶,低低溢出一声笑:“如果我说我现在还是处,你一定会笑死。” 海棠被他直白的话题闹了个脸红:“你在说冷笑话?” 邵庭也不解释,只是再后来海棠就发现了,有几个以前见过的女人,大都是邵庭哥们儿的姐姐或者妹妹之类的,还有一些是朋友硬塞给他的,后来都被他找借口打发了。 大抵是这样,名声也就越传越不好。 “我有要等的人,谁也比不上她。”邵庭说起自己的心上人,倒是眼角眉梢都是宠溺,连带看向她的眼神都温柔极了。 海棠只是笑笑,对他口中的心上人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时隔几日,海锋忽然发短信约她见面,地点有些奇怪是在郊区的一个度假山庄。 她到的时候房间里还没有人,侍应端来早就准备好的花茶,海棠坐在阳台一边看书一边等人,迷迷糊糊地喝完花茶有些犯困。 等再有些意识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梦,还是春-梦。 她没有性-事上的经验,以前在国外怕被家里发现一直没敢住在一起,海锋也有几次把持不住,可是最后关头还是忍下来了,最过分的一次也不过用手碰了碰她那里。 可是现在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在碰那里的绝对不是手指,比手指粗很多,还很硬,热热的像是要把她点燃一样。一下下极有力地开拓着她未经人事的神秘幽谷,有点疼,又有些麻麻-酥酥的奇怪感觉。 眼皮沉得睁不开,全身也好像没一点力气,可是思绪很清楚,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想到身体里的男人是海锋,她的心又慢慢沉淀下来。 身体里的巨物越来越热,越来越胀,像要把她撑爆一样,海棠难耐地溢出一声低吟:“海锋,好胀。” 身上的男人顿了顿,接着凶狠地吻了下来,那力道真是发了狠的,还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海棠吃痛,眉心蹙得更深,再想唤他却发不出一丝声音,身上的男人密密实实地将她覆盖住,在她白净的身躯上重重起伏沉落。 被翻来覆去承受了好几次,腿-根黏腻粘连,难受极了,她忍不住抗议,溢出的声调却像在撒娇:“好难受,帮我擦擦。” “都是你自己的。”他含着她的耳垂,故意笑她,“很舒服?流了这么多,小屁股都湿透了。” 海棠脸上一阵燥热,心想和自己爱的男人做这种事,哪里会不舒服? 清醒的时候,她的天却好像硬生生崩塌了一般。海棠坐在床上拥着被子,看坐在沙发上和自己沉默对视的男人,脑袋像是被人敲了好几下,又疼又胀:“怎么会是你?” 邵庭看她的眼神很冷静,没有一点窘迫和难堪,只是略微迟疑道:“我也不知道,有人约我到这里,再后来喝的茶好像有问题。” 海棠不知道邵庭有没有说谎,眼神锐利地睨着他。这事儿发生的太离奇了,海棠怎么都不相信会是海锋安排的,海锋之前明明那么讨厌她和邵庭来往,更不可能安排这种事。哪个男人都受不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发生这种事,海锋那样的更不可能接受得了。 邵庭坦然地任她打量,只说:“即使不是我本意,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会给你个交代,我们订婚。” 海棠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维,眼下情况很糟糕,但是她很清楚自己根本不爱这个男人,迅速起身穿衣服:“不必,我会查清楚,自己给自己一个交代。” 邵庭在她身后勾了勾唇,眸中一闪而过的危险光芒。 事情朝着完全预料不到的方向发展,门外有记者将她团团围住,隔天新闻就见报了。 海老爷子大发雷霆,宣布要彻查真相,海锋一直沉默不语,只是站在海棠身后,悄悄地将她的手攥的很紧。 等老爷子一干人离开,海锋把海棠抱进怀里,像是失而复得的宝贝:“没事了,以后一定会好好 保护你。” 海棠不说话,只是微微仰起脸仔细看着他,究竟这个人,她有没有看错? 真相马上就浮出水面,短信是大哥盗用海锋手机发出去的,目的在于陷害海锋。老爷子最疼的就是海棠,加之海棠之前和海锋在公事上有利益冲突,如果海棠被人算计迷-奸,海锋必定在董事会落下个睚眦必报、六亲不认的印象,总经腊位自然就更倾向他。 海棠知道后难以置信,想不到兄妹之间已经势力到这种地步。 海锋为此感到很懊悔,即使阴错阳差之下他如愿坐上了总经理的职位,但海棠终究是被他牵连的。 或许因为这心思,海锋对海棠比以前好多了,可是海棠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有些空,还有些闷。 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即使海棠对邵庭已经改观,也无法轻易接受自己和那男人发生关系的事实。她想找海锋谈谈,也想知道海锋真正的意思,她亟需得到一点慰藉和安全感,否则会觉得自己好像一叶孤零零的小舟,永远靠不到岸边。 晚上等宅子静了一些,她才悄悄去了书房,还没走近,先是听到里面刻意压低的男音。 “你别得意,这事儿爸和海棠都被你骗了,我没证据,但是早晚会找到的!”这是大哥的声音,明显带着一股压抑的愤怒。 海棠一愣,悄悄侧身看了眼未合紧的门板。 海锋面无表情地坐在书桌后,可眼里分明是志得意满的笑意:“既然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没用。你拿什么证明我看到你发短信却不阻止?你又拿什么证明,我私底下和邵庭达成协议?” “你这次百分之十五的销量难道不是庭瑞经手的,你分明就是看到我发短信,知道我的预谋,干脆将计就计,没想到你这么狠,亏得海棠还处处护着你。” 面对气急败坏的老大,海锋脸上的表情微微冷了一些:“你有资格说我?不是你先算计在先。” “你承认你早就知道我的目的了!” “对,我看到了。” 海棠捂住嘴,眼泪汹涌地掉了下来,视线早就模糊地看不清楚那人的五官,或许她从始至终就没看清楚过。 海棠跌跌撞撞地走回去,忘了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的,她坐在墙角将脸颊埋进膝盖里,想起这些年和海锋的点点滴滴,居然什么都想不起来,好像梦一场,现在不过是梦醒了,可是这场梦真是 做的心力交瘁,一颗完整的心,碎的什么都不剩了。 海锋还什么都不知道,依旧是和以前一样对她,甚至比以前更温柔体贴。 海棠看着他做这一切,心已经不会疼了,只依稀觉得讽刺,以前自己对他的那些好,还真是越想越滑稽。 邵庭倒是来找过她几次,邵临风还亲自找海老爷子谈过,事情都见报了,两人要是一直这么不声不响倒让人看笑话了。 两个大人一合计,直接定下了婚约,海棠反正心死了,嫁谁都一样。 海锋知道的时候冲海棠发了一通火,脸都黑了:“你为什么不拒绝?你是不是早就喜欢他了?难不成睡一次就有感情了?” 海棠扭头看着他,眼神陌生极了。 海锋心口被狠狠蛰了一下:“海棠,再给我些时间,等我站的更稳,一定跟爸说我们的事。” 海棠还是默默地看着他,最后看海锋有些沉不住气了,才轻声开口:“那晚,我听到你和大哥在书房说话……” 和邵庭结婚前,老爷子有心让两人多接触,特意给安排了两人去三亚旅游。正是最热的季节,海棠倒是很开心的样子。 两人走后,老爷子忍不住叹气:“老三还是没福气,稍稍试探一下就看出来了,这样,我哪里好把家业留给他。” 老管家也跟着摇头:“海锋太狠,邵家公子也不简单,老爷你想想,大公子怎么会想出这种办法,恐怕还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作者有话要说:写的快吐血了,两章的量,这章还是三姐夫帮忙传的。那个后续还有,下章会继续写完,大家表捉急哈,总之海锋是渣,邵庭……不知道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