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烈爱伤痕(八) - 淤青

63、烈爱伤痕(八)

63、烈爱伤痕(八) 人应该有希望,可是最怕濒死的时候被人救起,再狠狠推进深渊。 海棠刚和邵庭去三亚的时候,情绪不好,很多时候都心不在焉一副魂魄出窍的样子。邵庭却表现的很温柔,如果海棠不想出门,他会体贴地给她留下私人空间,但是又总会适时出现不让她感到孤独。 失恋的人最怕吵闹,可又怕一个人待着,邵庭将这份心态拿捏的非常好,既不让她生厌,也不让她腻烦。 反倒海棠弄得不自在起来,两人出来散心,结果光让人家迁就自己了,思忖再三就主动提议:“我们出去走走?” 邵庭收拢报纸,将它整齐叠好放回原位,这才弯起唇角:“好。” 他总是体贴的恰到好处,出门还留心替她拿了一件针织外套。海棠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直到两人走出很远,才转头看他,半带揶揄:“我记得你说过,有要等的人,现在不等了吗?” 邵庭表情沉静,听完只是笑笑:“人这一生哪能样样如意。”终归是等不来,倒不如自己出手。后半句没说出口,只是模棱两可地说了一半。 海棠皱了皱眉头,还想再问,邵庭就转开话题:“想去哪?” 海滩不想去,夜市也没兴趣,两人站在路边面面相觑,海棠不由笑出声:“随便走走好了,我们俩恐怕是最陌生的未婚夫妻了。” 邵庭听闻这话,眼神变得深邃起来,抬手虚扶住她的脊背,目光淡淡转开:“走吧。” 夜晚的户外依旧很多游客,两人在安静的马路上散步,走着走着邵庭的大手就缠了上来,将她牵的很紧。 海棠疑惑地抬头看他,邵庭神色淡然地回答:“车很多。” 海棠想笑,心说这男人当她是三岁孩子吗?想牵手还要找这么拙劣的借口。笑过之后,不由又想起和海锋在一起那几年,他们的关系没法公诸于众,极少能有这么肆无忌惮牵手的时刻。 现在想起来,似乎连牵手的次数都寥寥可数。 想到海锋,心里又是一阵窒闷,像是有无形的手将心脏狠狠攒住,脚步也不由慢了下来。 邵庭觉察出了她情绪的转变,只不动声色地询问:“累了?我背你。” 他说着当真要弯下腰去,海棠急忙摇手,即使再亲密的事儿都做过了,可是心理上还是有些抗拒,支支吾吾:“我就是,饿了。” 邵庭复又将她的手捉了回来:“那去吃东西。” 这男人真是难得耐心,不管她说什么都无声配合,面对明显敷衍的态度居然也没发脾气,海棠猜想,其实这么精明的男人又哪里会看不出来她心里在想什么?这么一想,对他的体贴就更加感激。 两人沿着美食街饶了好几圈,海棠好像对什么都兴趣缺缺,最后眼神一亮,拖着他跑进一个小巷子。 “吃这个?”邵庭看着周围烟熏火燎的环境,又看了眼不远处高声喧哗的男人,眉头蹙得更深。 海棠夹了一筷子烤鱼,顺势递过去,冲他微微扬了扬眉梢:“很好吃,不尝尝?” 邵庭看着黑乎乎的东西,再看看她明亮澄澈的双眼,最后心一横,张嘴咬了一口。 海棠笑眯眯地凑过去,一脸期待地望着他:“好吃么?” 邵庭却不答,在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倾身过来,飞快地在她唇上啄了一下,还极为淡定地吐出两个字:“凑合。” 海棠瞪着眼,半晌没回过神来。 邵庭眼底有些笑意,她的脸颊泛着几分红晕,不知道是酒精作用还是别的,总之看起来粉粉嫩嫩的真想狠狠咬一口。他按捺着心里翻腾的情绪,低头晃动杯中的冰啤:“没想到你竟然喜欢路边摊。” 海棠还真和其它大小姐不一样,越是了解,惊喜就越多。 海棠沉默着,很久才慢悠悠地说:“上学的时候很爱吃辣,常常溜到学校不远处的小吃摊,后来吃坏肚子,那会爸不在,是海锋半夜送我去的医院,守了我一整晚……” 邵庭沉默地看了她一眼,指尖微微用力,几乎要将手中的玻璃杯捏碎。 海棠叹了口气,知道不该放任自己去想海锋的,可是控制不住,无端就有属于他的记忆冒了出来,好像断不掉,扎根在心底。 “回去之后,我会试着接受你。”海棠慢慢地开口,抬头看了眼蓝色丝绒般湛蓝的天幕,等那股酸涩咽下,这才微笑着看向对面的男人,“我答应订婚就不会反悔,希望你能给我时间。” 邵庭微微一怔,倒没有很意外,点了点头平静道:“好。” 两人都非常狼,对感情也早就没了年少那股激情,海棠想着,反正邵庭是不错的结婚对象,至少他眼下看来样样合格,最重要的是还能让养父安心。 接下来几天,海棠的情绪松懈不少。 邵庭会骑车带她在附近的巷子里游荡,天热,他身上原本清爽的白衬衫被沾了黏腻的汗意,可他浑然未觉,还会亲自下厨给她煮东西,虽然味道实在不敢恭维,可是至少卖相不错。 以前海棠就发现,邵庭有很多地方其实和海锋是有些像的,但是看她的眼神又似乎比海锋多了些什么。 直到那天午后两人淋了雨,一路跑到附近的咖啡厅避雨,他热切而深邃的双眼直直盯着自己,里面像是有两团浓郁的火焰——那是温暖。 咖啡厅不算大,有些七十年代的陈旧风格,两人单独坐在靠窗的一隅,邵庭的目光很直接,原本替她擦拭水渍的手慢慢偏移了方向。 他揽着她的肩,越来越用力,大约是在紧张,或者是在犹豫。 两人都知道即将发生什么,海棠的心跳很快,他的唇贴上来,有些凉凉的,大概是被雨水淋了有些冷,似乎还在隐隐发着抖。 不似那次的浅尝辄止,这个吻缠绵悱恻。 海棠僵硬地被他揽在怀里,周围没有一个多余的人影,老板娘正靠在吧台打盹,空气里暧昧胶着,感觉到她没有抗拒,他的侵略更加放肆,舌头探进去和她翻搅纠缠,结实的臂弯牢牢将人困在胸前。 这算是两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接吻,他的味道和海锋不一样,连技巧似乎也完全不一样。 邵庭是温柔的,带着小心翼翼的珍视感觉。 “我会好好照顾你。”邵庭贴着她的唇,喃喃许诺。 海棠自然不会再把男人的情话当真,连从小一起长大的男人她都没法看透,更何况是这个心思深沉的男人。 晚上回去,洗完澡出来就见那男人坐在床边一直看着她,海棠用力攥紧浴袍系带,紧张的手心都在冒汗。 该来的还是要来,海老爷子提前将房间定好,蜜月套房的大圆床,撒了一床的火红玫瑰。想也知道老人家是什么意思,前几夜逃过了,今晚恐怕再也躲不掉。 她一步步走过去,在他黑润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白色的小小身影。 邵庭不是个急-色的男人,在床上很有耐心,上次她昏迷感觉不够明显,现在真是被他逗的柔成一湾水。本就没什么经验,现在更是生涩笨拙的厉害,只知道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眼神也呆呆笨笨的。 邵庭被她这副样子逗得没脾气:“你这样让我很没成就感。” 他撑着脑袋侧身看她,浴袍下结实的胸膛微微敞露开,说实话,这样的男人光是看着也极为善心悦目,可是海棠此刻除了紧张还是紧张。 她摊开手心给他看,微微羞赧的模样:“都是汗。” 邵庭居然握住她的手就放在唇边,探出舌舔了舔她的掌心,掌心的纹路像是被电流刷一声击过,麻酥酥的。 男人眉目间都是温情:“紧张什么,总要做一次的,慢慢就习惯了。” 眼下的情况倒像是在讨论学术问题,海棠深深汲了口气,舒展身体。他分开她的长腿,用手指温柔研磨抽-刺,她再抗拒也还是会产生正常的生理反应。 邵庭等她分泌良好,这才在她的注视下慢慢挺-身,整根没入,接着慢慢抽-送起来。 身体随着他的动作来回颠簸,很奇怪的感觉,明明两人之间没有爱情,可是却能做如此亲密的事情。海棠还是不习惯,微微撇开眼,却又被他扣住下巴转过头。 他一直看着她,接着低头吻她:“海棠,现在是我。” 海棠当然知道是他,事实上她一刻也没往海锋身上想过,以前一直以为这辈子真是非海锋不可的,现在看来,世事真是难料。 那之后邵庭对她的态度亲昵起来,恋人间的情话和亲密举动信手就来。其实自从迷-奸那事儿发生之后,他们之间的气场一直诡异,现在倒像是又回到了初识那会,偶尔吵吵闹闹,偶尔还会幼稚到动起手来。 当然邵庭都会刻意让着她,每次都让她占点便宜才行。 海棠有次忍不住问起邵庭:“那时候大哥选的人为什么是你?” 大哥和邵庭好像一直没什么生意上的来往,彼此好像也没有私仇,就是想要故意找人迷-奸她也不该想到邵庭头上,要说直接算计她和海锋还更有说服力一些。 每次想到这,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快要呼之欲出。 “你大哥曾经找我一起开发楼盘,结果我嫌那地段不合适,大概得罪他了。”邵庭三言两语,说的很平静。 那样子真不像撒谎,海棠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所以然。 两人回到榕城,海棠一直刻意避着海锋,不接电话更不愿见面,几次三番,那高傲的男人竟然生起气来。 和邵庭的关系倒是改善了不少,他常常来公司接她,一起吃饭约会,有次遇上海锋,当着旁人的面他没做出过分举动,只是看海棠的眼神复杂到让她心脏微恸。 邵庭让她在公司楼下等,他一个人去停车场开车,许久却都不见回来。海棠越想越不对,转头就朝停车场跑过去。 果然远远就见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打了起来,外套都被扔在车前盖上,拳脚相加互不相让。 她脑子一阵发热,加快步子跑过去,还没到跟前,就被海锋的一句话给硬生生钉在原地—— 作者有话要说:都是两人在三亚相处的回忆,先放上来一章,本来准备写六千字写完整件事,但是已经很晚了,先看一章吧,另一章我明早写完再更,争取下章全部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