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烈爱伤痕(十) - 淤青

65、烈爱伤痕(十)

“死了?”海棠很久都消化不了这简单的两个字,刚刚她才知道自己曾经或许有过一个孩子,只短短几分钟,忽然就得知她死去的消息。 即使和那孩子还没来得及建立起感情,依然心生痛意。 海锋望着她怔愣的模样,再次点头:“产下便是个死婴,缺氧,医院直接处理了。” 海棠想着当时的自己,恐怕真的是绝望到了极点,被两个男人逼迫到那番境地,最后连唯一一点期盼都没了。 她沉默地坐在沙发里,一句话也没说。 海锋拿不准她在想什么,握住她的手软言说道:“没人再阻止我们了,海棠,我承认过去我的方式有问题,可是我太急于在海氏站稳,我不想你受委屈。” 现在他说的话倒句句都像是真的,海棠知道自己曾经一定是真的深爱过这个男人,否则为什么将那段不堪的往事选择性遗忘之后,还是会无端被他吸引。 恐怕潜意识里还是放不下。 海锋也猜到了她的心思,伸手扣住她的下巴,慢慢俯身过去:“你爱我的心,从来都没变过。” 他离得越来越近,声音黯哑,唇瓣也快要贴上她的。 海棠却侧身避开:“不管过去真相如何,我结婚是没法改变的事实。既然选择了遗忘,说明它真的不该存在,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但说的再多,那也都是过去。” 海棠起身,微微偏转过脸:“出去吧,我还有事要忙。” 海锋眸色一凛,唇角抿得很紧,看着她冷淡的模样还是起身走了出去,到门口又忍耐着回过头:“我不信你知道这些,心里一点芥蒂也没有,邵庭是什么人你最清楚,还想和他继续过下去?” 海棠静了静,微笑着抬起头,回答的干净利落:“我和他结婚本就不是为了爱情,所以怎样都无所谓,三哥费心了。” 海锋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最后嗤地笑出声:“还真是变了,和那男人越来越像。” 不变怎么行?女人要是不够自强,迟早会被男人吃的尸骨无存。海棠回去这一路都在想,当初大概就是太爱了,所以才会被伤的那般深,反而是现在,有些事倒能狼应对。 “三公子没说谎,孩子的确是出生就没了,有医院证明。”助理开着车,将手里的文件递过来。 海棠看着自己的生产资料,医院保存的很完整,每次的产检结果都有。她伸手轻轻抚摸着上面的b超影像,黑黑灰灰的一小团,根本看不清孩子的模样。 原来她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可惜还没来得及和她说句话,她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助理从后视镜看她,微微叹了口气:“海总还年轻,以后会有机会要孩子。” 海棠摇了摇头,陷进椅背间闭上眼,胸口有些闷闷的痛,却说不上来是因为谁。她可以对着海锋装作不在意,也是真的不在意了,可是想到回去要面对那个人,心里竟有几分慌乱,还有几分难受。 如果海锋说的都是真的,她该以什么态度面对邵庭? 车子马上下高架了,助理看她一直没反应,小心询问:“还是去公司吗?” 海棠闭目沉思,须臾才缓缓睁开眼,眼底一片清明冷静:“回家吧——” 回家邵庭果然在,正陪着小宝在地毯上画画,身上穿着简洁的灰色家居服,平日冷漠倨傲的形象稍稍有些缓和。小宝与他说说笑笑,男人宠溺地低头蹭她软塌塌的小鼻梁,怎么看都是一副好男人的假象。 海棠走过去,正好看到孩子稚嫩的小脸上堆满笑意,看到她出现还朝她直招手:“妈妈快来,看我画的像不像?” 海棠放下包和孩子坐在一起,邵庭伸手过来,温暖的掌心在她颊边轻轻抚摸着:“这么凉,很冷?” 海棠看着他温柔如海的双眸,对视几秒又默默移开:“还好。” 以前她不知道邵庭对自己的心思,现在知道了,内心反而没法平静。就连回来憋了一肚子的疑问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本来安稳的生活,一旦撕破那道回忆的伤口,疼痛就会难以遏制地席卷而来。 她不清楚自己现在反复的心态是因为什么,将这矛盾心思归结于贪图现在平稳安逸的生活。不管邵庭这人如何,至少婚后这三年来,孩子也给过她一个温暖美好的家庭。 她太渴望一份爱,无论是爱情还是亲情,也太渴望一个家,让她漂泊、寄人篱下的心能有个安全港湾。 邵庭看她脸色阴晴不定,大抵猜到了发生什么事。 “这是爸爸、妈妈,这是小宝。”孩子不懂察言观色,献宝似的把画册递过来,仰着小脸看海棠,“妈妈喜欢吗?” 海棠收敛思绪,目光淡淡移到面前的孩子身上。 这张单纯的面孔让她无端又想起自己夭折的那一个,胸口一阵窒闷,抬手轻轻拂过她的刘海:“宝宝画的真好,妈妈先去洗澡,你自己玩。” 孩子这时候才发现她情绪不对,皱起眉头,疑惑地看向一旁的邵庭。 邵庭只是微微蹙起眉心,将孩子搂进怀里亲了亲:“妈妈累了。” 孩子是真的单纯,听了这话居然偷偷跑去厨房,在管家的帮助下温了小半杯热牛奶,慢慢悠悠地送到海棠身边。 海棠看着小家伙讨好的笑,心里又酸又涩,最后紧紧把孩子抱进怀里:“小宝真好。” 就这样吧,反正过去的都不记得了,现在这样就很好。何必为了过去,徒增忧伤。 邵庭却一直在等着海棠开口,无论是质问还是争吵,只要她问,他一定毫无保留地全盘托出,连自己小心翼翼隐藏的真心都一并送出去。 可惜海棠没问,什么都不提,与平日一样没有表现出一丝端倪。 她面上再平静,还是有走神露陷的时候,薄被下两人纠缠在一起,邵庭在她身上喘息着,看她潮红的脸上却没有半分投入,忍不住含-弄着她的耳垂小声提醒:“这种时候还分心?” 海棠看着他,伸手搂住他的颈项:“太累而已。” 她笑起来很漂亮,眉目间别有一番风情,脸上的笑却怎么看都是敷衍,邵庭心里有些不痛快,干脆每一下都狠狠顶在她敏感的那一点,故意让她尖叫连连。 床上再合拍,背后依旧是各怀心思的两个人。 邵庭以为她忍不了多久,可是一日又一日,这女人居然缄口不言。 很快邵庭就发现海棠在背后调查自己,她在怀疑,却不愿从他这亲口得到答案。说到底,她信不过他。 海棠还和海锋接触了几次,叶强向邵庭汇报的时候,阴沉内敛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很久都没说话。 叶强向来都看不出他的喜怒情绪,小心翼翼地说:“海锋明显还是为了海氏,太太本来就偏心他,只要他稍稍甜言蜜语一番,恐怕——” 邵庭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 叶强只好闷闷地退了出去,邵庭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满天繁星,忍不住开始怀疑,这步棋他终究是走错了。 别说三年,恐怕是三十年的记忆,在海棠那里也无足轻重。 海棠的确是查到了不少事,可惜她没有足够的勇气去追问邵庭,这种感觉很奇怪,两人都心照不宣,却不想把事情摊开来说。 她知道邵庭或许也察觉了什么,可是却不想揭开这层伤疤。 邵庭是最先忍不住的那一个,率先找她摊牌。他算计好了时间,自以为现在揭开真相也稳赢不输,他们有足够的美好回忆来支撑,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又算计错了。 “我以为你会问我,不管真相是什么,你至少会有些反应。”他坐在酒柜前,低头看着杯中的红色液体,在灯光下红的似血,映的他一双深沉的眸子也微微泛着红。 海棠才刚进家门,听到这话顿了顿,换了鞋走过去慢慢坐在他身边,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我不问,已经算是做出了选择,你还想要什么结果?现在的生活我很满意,不想因为一段完全不记得的记忆改变什么。我们一直这样就很好。” 邵庭拧眉看着她,这女人始终是一副寡淡清冷的样子,还真是镇定的让人咬牙切齿。 他忍不住笑出声,嘲弄地扯起唇角:“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们父女俩真该谢谢你。” 海棠沉默地移开他手里的酒杯,伸手想去扶他,邵庭却忽然甩开她的手。 他额发有些长了,低垂的姿态刚好挡住了眼里的情绪,海棠安静地看着他,只听到他沙哑低沉的声音悠悠传来:“是不是我做什么,你都不会有任何反应?高兴或者愤怒,只因为那个人。” 他应该有些醉了,双手抵住额角,一直低头看桌面,不知道在看什么,很专注的样子。 海棠心里一窒,握了握拳头,张嘴想解释。 邵庭伸手拦住她:“听我说完。你忘了那段记忆,却记得爱他的感觉,我以为我只是错过了那段时光,比他晚一步认识你。可是即使这些年你留在我身边,我做尽一切,还是没能让你动心。” 邵庭从来不会说这么多,难得一次开口,说出的每个字却都像是一粒石头哽的海棠喘不过气。 邵庭伸手覆上她的脸颊,眼中满是痛苦:“我以为这次可以逼你想明白自己的感受,看来是我错了,你永远在我意料之外。” 那天之后邵庭就极少回家,就连要拿换洗衣物和文件都是叶强代劳。 小宝缠着她追问爸爸去了哪里,海棠编的都快找不到理由了,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好像哪里都是邵庭身上的气味,在那熟悉的气味里渐渐有些陌生的情愫发酵翻腾。 后来她才恍悟,那种感觉,叫做思念。 家里无端好像空了不少,她独自坐在空荡荡的餐桌前,望着原本属于他的位置,心里有个地方也空的厉害。 没有人再提醒她天凉该加衣服,也没有人再逼着她必须吃完早餐才可以出门,更没有人在她应酬晚归时等在客厅,替她按摩抱她上床…… 那个人的好,忽然铺天盖地地涌现在脑海里。 以为只是享受这份宁静和安稳,蓦然才发现,其实早就在这份平静中动了心,不知不觉爱上了那个工于心计的男人。 被他算计来算计去,终究是算计成功了。 她忘记了那段回忆,也忘了是否曾经心动过,只是此刻却无比笃定,她不想离开邵庭,无论邵庭曾经是否伤过她,现在给她的却是一份安宁,一份割舍不断的感情。 她是不是该去告诉那个别扭的男人一声,他其实没有算错,只是她明白的有些晚,好像又让他伤心了一回。 海棠精心准备了一番,这么多年再没有过紧张心跳的感觉,去见他前心里却像是有什么在突突地跳,正如那种恋爱的心情。 庭瑞灯火通明,在夜色里像是一盏孤灯。 海棠乘电梯上行,办公室里却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人,倒是碰到了拿了文件准备离开的叶强,他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邵哥去了美国,好像有要紧事。” 作者有话要说:还得继续修玩火的出版稿,字数少了点大家先看吧tt新文已经构思好了,我这边番外完了,玩火修完就开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