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七章 - 淤青

8第七章

邵庭将人绑住,并没有马上下手,只是慢慢解开上衣纽扣,黑色衬衫完全地敞开来,露出结实有力的肌肉,块块分明、线条紧实,看得出来他平时锻炼有素。 邵庭坐在床边慢条斯理地点了烟,烟圈弥漫在他身侧,房间又陷入诡异的死寂。 顾安宁侧躺着,半边脸颊都陷进了柔软的被褥间,这样的姿势让她根本看不到坐到床尾的邵庭的动作,预料中的折磨没有马上降临,无疑拉长了被煎熬的心理。 邵庭在想什么顾安宁无法揣测,这种沉默凌迟着她最后一丝心理防线。 顾安宁没让邵庭失望,终于哀求出声,低低地呻-吟道:“不要,求求你……” 声音微弱的仿佛小奶猫软绵绵的爪子,却痒痒麻麻地挠了他心口一下,邵庭抽烟的姿势微微顿了一秒,接着淡淡吐出一口烟,薄唇抿的很紧,却依旧不说话。 顾安宁害怕极了,这时候的邵庭是全然陌生的,比之前那个轻佻地折磨她的男人还要可怕一百倍。 恐惧像座黑暗的大山毫无预警地压了下来,让她几乎喘不过气,可是身上被绑的很结实,手和脚,没有一处可以自由移动。 沉默像是噬人的巨兽,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安宁这才看到邵庭起立的身影缓缓投射在墙壁上。 他的动作很慢,捻灭烟头,接着才转身走向她的位置。 颀长的身影缓缓逼近,顾安宁用力蜷紧身子,这样便多了一些安全感,可是那道充满危险的影子终究还是慢慢贴了上来,接着,浓郁的烟草味包围了她。 濡-湿的舌尖轻轻拂过耳垂,接着便是用力咬了她一口,顾安宁被那阵湿-黏感恶心的快哭了,疼痛都好像感觉不到,身体抖得更加厉害:“邵庭,求你,不要这样。” 细白的脚腕拼命蹬着,金属的细碎声响打破一室静谧。他歪头看了一会,冰凉的指腹抚摸在她被手铐磨砺的发红的脚腕上,声音低沉地在耳畔响起:“疼吗?” 顾安宁拿不准他的心思,该怎么回答呢? 疼或者不疼,感觉他的反应都不会和正常男人一样。 她哽着呼吸,脑子里混乱极了,许久才用力点了点头:“……疼,放开我好吗?” 邵庭并没有马上回答,顾安宁忐忑不安。他是趴伏在她身上的姿势,一双长腿跪立在她身侧,她只能看到他修长好看的大手,并不能猜测他此刻的表情。 感觉到他从身上起来,顾安宁吁了口气,接着就被他往下的举动狠狠吓了一跳! 男人干燥的手心握住她的脚腕,微凉的唇瓣居然吻了上去,柔软的触感在手铐铐住的部位湿滑地舔-舐着,像是沿着她被磨红的印记…… 顾安宁茫然地瞪大眼,所有狼都被抽的荡然无存。 这男人疯了吗?竟然用舌头去舔—— 可是接着就听到邵庭冷冰冰的声音:“我说过,我不做亏本生意,我痛的时候,自然看不得别人舒服。” 顾安宁还没来得及分析他话里的意思,脚腕便是一阵刺痛,身体被大力调转了方向,一阵天旋地转,他居然就那么握着她的双脚将她翻转过来面对自己。 她虽然瘦弱,可是也是惊讶于他的力气,心底开始隐隐后怕,原来邵庭要弄死她真的是易如反掌。 对视的姿态,顾安宁不得不注视着他黑沉的眸子,里面沉郁冷清,像是看谁都没有任何感情。 邵庭身上还穿着衣服,除了结实的胸膛完全暴露之外其他地方都整齐熨帖,这让顾安宁的恐惧稍稍削减不少,至少不用尴尬地面对他的裸-体。 不想看着他,却被他捏住下颚强势地转过脸来。 邵庭眼里明明蕴着狂风暴雨,嘴角却依旧勾着淡淡的笑意:“在想白沭北?你说,我现在动不动得了他?” 顾安宁不可思议地瞠大眼,嘴唇微微发着抖,脸色变得苍白起来:“邵庭!” 邵庭还是那么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她,只是看着她激烈的反应,眸色变得越加深邃。好看的面容离得她更近一些,笑容带着嗜血的残忍:“不想我动他?那么睁着眼,好好看清楚现在的男人是谁。” 他覆在她耳边暧昧地呵了口气,完美的唇形一字字说出口:“看着我怎么上你的,宝贝。” 以前顾安宁多少还偷偷奢望邵庭会有良心未泯的时候,毕竟过去那么多年她太习惯温良无害的邵庭了。她这辈子虽然遭遇有些可悲,但是总归没遇过几个真正的坏人,潜意识里还是愿意相信——人性本善。 或许是被父亲保护的太好?顾安宁这时候才知道那些险恶只是藏在自己身后而已,就像此刻的邵庭,他让她见识了这辈子被父亲苦心隐藏的一切肮脏的东西。 邵庭的气息萦绕在她鼻端,等同于绝望的味道,声调也仿若地狱之音:“我以前还是对你太好了,顾安宁,你永远都学不会乖乖听话。既然如此,我们换种相处方式。” 顾安宁本能地扭动身躯想要躲开他的唇舌,感觉到他的手指在光-裸的腿部线条上一下下摩挲着,那股异样的感觉好像黏腻的虫子爬在了躯体上。甩不掉、挣不脱,被牢牢地吸附住好像要抽-干她所有生命力一样。 邵庭好像完全是为了摧毁她的意志力而存在的。 他强壮的身躯压制着她,身下的长裤已经被粗暴地扯下扔在了一旁,她无能为力,在他身下如一个毫无思想的傀儡,硬挺的西装裤布料摩擦着她细嫩的肌理,矛盾的质感让她全身的毛孔都好像微微张开了一样。 邵庭将她失了遮掩的下-身弯曲起来,双腿被推至胸前,羞耻的部位凉飕飕的暴露在他眼前。她的色泽依旧很漂亮,他最清楚她有多青涩,可也最深知她的滋味有多诱人。 就像此刻,那里含苞待放,如娇羞的蓓蕾。 他忍不住伸手捻了捻那粒肉-芽,她敏感地瑟缩着,邵庭微微俯身欺近,探出舌尖在上面舔了舔。 顾安宁脑袋一阵晕眩,全身的细胞都紧绷起来:“不要——” 明知道阻挡不了他,还是会无力地哀求,当迎接到他黢黑阴郁的双眸,那些祈求和奢望又好像破灭的气泡,渐渐消弭了。 这不是以前的邵庭,她怎么总是忘了。 邵庭起身看着沾染了几滴水渍的花心,手指已经在她干涩的细缝间流连,将那些濡湿一点点摊染开,她果然还是充满了抵触情绪,他进去的时候就被她不断瑟缩着想要往外推攮。 顾安宁满眼痛苦地凝视着他,无声地哀求。 邵庭却置之不理,他今晚似乎充满了暴虐情绪,顾安宁不知道是自己惹怒了他,还是他遇上了什么烦心事。总之,他不高兴的时候,她也要陪着倒霉。 邵庭扣弄一会,发现怎么都无法让她动-情起来,他直接将人勾住腰向上提起,顾安宁惊恐地瞪大眼,被他霸道地抱起带进了浴室。 这个浴室并不大,地砖也清理的不够干净,邵庭打开花洒将人推到下面。温热的水流浇筑了一身,顾安宁身上的白色衬衫马上就湿透了,连里面文胸的花纹都清晰地显露出来。 邵庭拉住桎梏她手腕的手铐链子,将她双手举至头顶,居然将那链子挂在了花洒旁的架子上。顾安宁越发的动弹不得了,只能对着墙壁不断扭动身躯:“邵庭,你变态!” 邵庭不理会她的咒骂,接着一手利落地伸进她衬衫里扯开了文-胸暗扣,直接扯断了肩带湿漉漉地扔到一旁。 “这是情趣。”他说的理所当然,目光却一寸寸扫视着她翘-挺的曲线。 她里边已经一丝不-挂,连胸前那两粒凸起的粉红色泽都隐约呈现出来,湿透了的布料完全贴合在身上,她虽然瘦,可是曲线和比例都足够完美。 邵庭眸色暗了暗,带着水温的掌心直接捏住了她嫩嫩的臀-肉上,接着居然俯身下去,隔着白色衬衫在上面亲-吻起来。 纤薄的布料已经被水浸湿了,贴在身上没有一点儿遮掩作用,反而是他灵活的唇舌隔着那层布料游移,更添了几分敏感。 顾安宁脑子一阵充血,感觉到他的舌尖又开始往里,不住朝最深处探-去,羞耻的部位被他若有似无地刮-擦着,像是有电流击过。 温热的水流沿着脊背往下滑,不知道是汗粒还是水流,似乎全都落在了他亲吻的部位,顾安宁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迫集中在那里,踮起的脚尖都开始发起抖来。 邵庭沉默地站起身,结实的身躯压在她身后,将她牢牢钉在墙砖上,她能感受到他的坚-硬抵在后腰,隔着西装裤依旧能感受到吓人的尺寸。 “做-爱没你想的那么可怕,乖,好好感受我。” 邵庭的话音刚落,她紧合的双腿就被用力分开,接着是一阵冰凉的液体在私密部位涂抹开,顾安宁感觉到那阵液体滑腻腻的,她不知道是什么,但可以猜想是邵庭借助了什么东西做润滑。 他自己似乎也沾染了不少,粗粝的硬物抵进她腿间来回摩挲着,头部在入口处试探。 顾安宁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接着他的进-入的确没那么痛,耳边传来他压抑的呼吸,似乎畅快极了。可是顾安宁依旧觉得难受,全身都被那一处臊的火烧火燎的。 那种厌恶感是发自内心的,他填的她很满,充实感太过强烈,想忽略都办不到。他还恬不知耻地在耳边低叹:“喜欢吗?用手摸摸它。” 他在她耳边不时说些情-色的话语,顾安宁用力闭着眼,秀眉紧拧的姿态显示着她正在极力忍耐。 他顶撞的力量,还有箍在腰间的大手,无一不让她全身发抖。 她被迫踮着脚尖配合他,这种姿势让他每次都撞在了一个从未企及过的那一点。身体渐渐开始不对劲,痛苦,压抑,酸胀。 顾安宁忍耐的额头都是细汗,浴室里氤氲着雾气,她身上的白衬衫已经香肩大露,而他却依旧是整齐的一丝不苟的样子,没有一丁点狼狈。似乎正印证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永远都是他在主导。 邵庭掐着她的腰,并没有碰她其它地方,只是一味儿沉默攻击她最柔软的那一处,粉嫩的幽谷,两瓣花蕊被染了一层充血的红,还在不断被蹂躏着,越来越娇艳欲滴。 顾安宁腿根的肌肉绷得很紧,在被他再次大力顶到墙砖上时终于支撑不住瘫软下来。 “累了?”邵庭低哑的问了一句,伸手在她身下那一粒肉-芽上碾压几下,发现那里胀的厉害,她再抵抗身体还是会有些微真实的回应。 顾安宁被他揉得又是一阵发软,颤声讨饶:“邵庭,不要了,很难受。” “我很舒服。”邵庭吻了吻她濡湿的鬓角,带着点诱惑的意味,“你今晚让我不高兴,现在是补偿,我已经算了很低的利息。” 邵庭自说自话,完全不顾她颤栗的身躯,箍着她细腰的手微微一紧,他还在她身体里,只迟疑一秒就将人抱着带到了洗脸台旁边。 顾安宁脑子里的狼还依稀尚存,她紧紧扣住他的手指,卑微地祈求:“不要,不要去那里。” 邵庭被她攥住的指尖微微一紧,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就这么怕看到,在你身体的男人不是他?” 顾安宁摇头,解释的话被他粗暴地打断了。邵庭不容置喙地将她按倒在洗脸台上,接着捏住她的下颚让她紧紧盯着镜面:“这辈子,这个男人都只能是我。” 顾安宁的眼泪汹涌地流了下来,她不过是不敢看这一幕罢了,看着曾经熟悉依赖的那张脸,站在自己身后,他们做着最亲密的事情,而他脸上那种冷酷的表情却让她整颗心都疼了起来。 原来,邵庭在她心里也曾这么重要过。 不过,都是曾经了—— 邵庭后来看她一直微垂着眼不配合,身下的动作终于停了。 顾安宁以为他射-了,慌忙张开眼,目光陡然与他眼中的森寒相撞。这男人直接将她按在了马桶盖上坐好,顾安宁没太多经验,不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怪招,一双眼惊惶无措地看着他。 他站在她身前,她一眼便看到了他还雄风不退的某物,顿时满脸通红地扭过头。却又被他钳制住硬生生转过来。 他一点儿也不顾她的窘状,将她下巴抬高。 顾安宁嫣红的唇边沾到了他上面的液体,不可思议地瞠大眼,邵庭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唇角微微一动:“张嘴。” 邵庭连夜就将她带回了榕城,顾安宁身上穿着一套新的套装,是邵庭带来的,可见他提前就有预谋。 顾安宁已经不想再去揣测他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这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她认清了现实。她对邵庭还存了一丝情谊,可是邵庭不一样,所以她也该学着聪明一点儿,别再挑衅他,也别再忤逆他,至少,在她完全强大之前。 顾安宁被他抱在怀里,不管她全身抖得多厉害,也不管她额角流下多少汗粒,邵庭似乎都视而不见,他只是抱着她微微把玩她的指尖,偶尔还会放到唇角印下一吻,像是疼爱极了她一样。 顾安宁看着车窗上倒映出的自己面无表情的苍白脸庞,过了很久才小声说:“我以后不会跑,求你答应我一件事。” 邵庭静了静,最后才说:“好。” 顾安宁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在接触到他意味深长的目光时又快速地撇开眼:“我都还没说。” 邵庭低沉地笑了一声,将她抱的更紧了一些:“只要你不跑,别的我都答应你。” 作者有话要说:没敢写的太over,免费章容易被举报,看完的妹纸尽量不要提到h 邵庭的心理后面会写,因为和他的身份背景有关,现在暂时不是揭穿的时候,其实你们也可以理解为他在某方面有特殊癖好吧oo 我去写亦楠番外了。 霸王票下一更一起感谢。 d_b

上一篇   7第六章

下一篇   9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