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九章 - 淤青

10第九章

人如其名,这个女人居然真的叫海棠。 顾安宁落座,正好坐在她和邵庭之间,她一直专注地看着对面正在说话的中年男人,并没有和顾安宁做任何眼神交流,可是顾安宁莫名地觉得紧张,好像她周身都不自觉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巨大磁场。 邵庭的手伸了过来,覆住她用力蜷缩的手指,宽宽厚厚地包裹在她拳头之外。虽然依旧没有太多的温暖可言,却纾解了她面对一屋子陌生男人带来的恐惧感。 邵庭主动给她斟茶,借势压低嗓音在她耳边交代一句:“可以发呆,可以不说话,但是不可以不给我面子。” 顾安宁看了他一眼,垂眸点了点头。 邵庭满意地捏她指尖,带着凉意的唇瓣若有似无地擦过她的耳廓,顿时让她整个耳朵都红透了。 这细微的举动让正在说话的男人也徐徐停了下来,饶有兴味地注视着他,其他几个人也眉目间隐隐有了些笑意。 “一物降一物,还真没见过邵三对谁这样。” 几个人揶揄着,连海棠也慢慢转过头认真打量起她来,顾安宁不自在地将脑袋垂的更低,她是真的不懂应付这样的场面,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些人相处。 他们是邵庭的朋友,自然做着和邵庭一样见不得光的事情,让她不自觉地厌恶和害怕。 刚才在说话的中年男人将面前的茶饮了一口,对后面的侍应招手:“上菜吧,人小姑娘来了咱就别总说些没意思的话题了。” 海棠这才低笑着开口:“四叔居然也有这么贴心的时候。” 被称作四叔的人开怀大笑,意有所指地看了眼邵庭:“我这是对邵三才这样。” 一桌子人了然地不再多话,顾安宁隐约觉得四叔似乎对邵庭很器重,她偷偷抬眼看邵庭,发现这男人居然臭屁的谁也不搭理,真是自负够了。 “看什么?”邵庭发现顾安宁在偷偷打量自己,微垂着眼也不看她。 顾安宁撇了撇嘴:“干嘛不回答长辈的话,没礼貌。” 邵庭斜眼看过来,眼神充满了鄙夷:“回答的话,以后就要替他杀人卖命。” 顾安宁微微一愣,随即又有些迷惑,想起三个月前见的那一幕,邵庭这双手明明也是不干净的,现在又装什么正义坦然呢? 菜上桌后,几个男人总算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顾安宁就按邵庭说的只顾低头吃菜。 孰料那些人的话题兜兜转转不知为何又回到了她身上,四叔面带微笑地看着她:“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啊?邵三把人藏这么紧,是怕丢了还是怎么。” 邵庭居然真的点头承认:“是怕丢了,她可是我的命。” 这话让所有人为之一震,四叔显然也很惊讶,但毕竟是见过场面的,很快便调整情绪:“这么重要的人,不给介绍一下。” 顾安宁觉得自己再一言不发显得有些失礼,主动回答:“我叫顾安宁。” “顾?”四叔眉头一皱,看了眼淡定无波的海棠,神色微微有些怪异,“那令尊是?” 顾安宁隐约觉得四叔的语气不太对,顾算不上是少见的姓氏,而且父亲的事最近闹得太凶,她询问地看了眼邵庭,邵庭只是握着高脚杯抿了口红酒,表情平静。 她猜不透他的意思,但模糊觉得他算是默许了,于是说:“我父亲是顾伯平。” 这话一出口,桌上忽然彻底地冷清下来,顾安宁茫然地看了眼他们,发现几个人的目光都汇聚向一处,都不约而同地注视着身旁的海棠。 海棠这才放下手里的茶杯,她的指甲修剪的很干净,并不像许多女人那样留的很长很花俏,就连穿衣打扮也是干净利落的。 她冲顾安宁笑了笑,精致五官完全舒展开,却依旧有些淡淡的清冷气息弥漫着:“我经常听你的节目,声音很好听。” 顾安宁愣了下:“谢谢。” 经海棠提醒,她也觉得海棠的声音有些……熟悉? 顾安宁还没来得及细想,海棠依旧嘴角蕴着笑,眼角弯弯地模样很是媚惑,一瞬不瞬看着她:“令尊的事我也略有耳闻,你看开些,需要帮忙可以找我。” 她说着递了一张名片给顾安宁,顾安宁低头看了眼是个非常出名的娱乐公司老总,似乎他们这样的人也需要一个身份来掩人耳目。 顾安宁局促地点了点头,此刻在外人看来父亲似乎真的成了那帖子里爆料的背信弃义的小人,她不习惯和别人多说什么,只是将名片放进口袋里,低声回答:“谢谢你。” “谢什么,你难过,邵庭肯定也会难过。我们是搭档。”海棠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邵庭,顾安宁总觉得她这话很别扭,可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邵庭一直眯眼打量海棠,随即伸手将扣住顾安宁的下颚,将人转过脸来:“快吃东西,凉了。” 顾安宁尴尬极了,海棠倒是不在意的样子,淡淡勾起唇角,转身将一旁从未碰过的红酒一饮而尽:“说几句话都这么紧张,还真是宝贝。” 邵庭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顾安宁,带了几分警告的味道,顾安宁无语极了,既然不许她和旁人说话,那又叫她来做什么? 后来海棠便没再找顾安宁说话,四叔也刻意绕开了话题聊起了别的。直到整个饭局结束,顾安宁都是低着头吃自己的东西,仿佛一个局外人一样。 离开的时候邵庭没有同她一起上车,顾安宁走出很远,情不自禁回头看了眼远处的走廊,邵庭点了烟靠在一旁的墙壁上,而朝他慢慢走过去的……是一脸冷漠的海棠。 顾安宁心念动了动,脑子里电光火石间似是闪过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叶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顾小姐先上车吧,邵哥马上过来。” 顾安宁微微颔首,再回头时邵庭和海棠已经不在原地了。 邵庭坐在长椅里,长腿交叠,大片的绿植在他身后掩映着。海棠背对着他站了一会,回头时完美的表情总算有了一丝裂缝:“所以你今天带她来是向我示威的?” 邵庭微微挑起眉,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想多了,我只是带她来吃顿饭而已。” 海棠冷笑着点了烟,狠狠吐出一个烟圈:“你带她来,难道不是宣誓主权,告诉我别动她?” 邵庭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算是默认了,接着目光淡淡看向不远处的鱼缸,眼里却暗藏杀意:“你知道的,我帮你是情分不是义务,从开始我就说的很清楚。” “那时候你可没说你认识顾安宁!”海棠细眉紧拧,手里的烟蹄已经燃了长长一截烟灰,表情有些狠厉连语气都不自觉加重了。 邵庭慢慢转过目光,看向她时微微带了些冷意。 他还是不喜欢被人命令和威胁,海棠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侧过身将手里的烟弹进不远处的垃圾筒:“抱歉。” 海棠伸手揉着太阳穴,额角的青筋也在突突直跳,都这么长时间了,她还是适应不了面前男人陡然蜕变的模样。 邵庭看了她一会缓缓站起身,语气稍稍有些缓和:“你要对付的是顾伯平,除了都姓顾,我不知道这之间还有什么联系。更何况她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外面那些传闻已经给她压力了。” 海棠抱着胳膊,片刻后笑出声:“难怪你把她藏起来,保护的那么好,她哪有机会看到顾伯平的真面目,那些传闻……对她能有什么伤害?看不出来你和他一样,也是个多情种。” 邵庭冷冷看着她,海棠耸了耸肩:“好吧,我的目标本来也不是她。” 邵庭转身想走,海棠忽然又说:“你对她这么好,我忍不住都要开始怀疑,顾伯平是不是你藏起来的——” 邵庭脚步微滞,海棠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他略带低笑的清冷嗓音:“你不妨大胆猜测一下。” 海棠看着那抹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背影缓缓离开,眼神微微冷了下来。 上车之后,顾安宁就一直在走神,如果打电话来和自己谈心的女人是海棠的话,那么她故事里的那个男人……是邵庭吗? 叶强一直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顾安宁忽然毫无预兆地问他:“那个海棠,和邵庭是什么关系?” 叶强微微一愣,飞快地移开眼,回答的倒是坦然极了:“就是,合作关系。” 顾安宁皱着眉头,显然还有些不相信,叶强看了眼窗外,如获大赦:“邵哥回来了。”说着抹了把额头上被惊出的冷汗,下车给邵庭开门了。 邵庭刚上车,顾安宁的目光陡然与他相撞,接着就飞快地扭过头,邵庭微微皱眉将她的脸转过来:“干嘛看见我跟见鬼似的。” 顾安宁抿着唇不说话,邵庭忽然伸手把她抱进了怀里,嘴角带着赞许的笑:“今天表现很好,以后不会再参加这种聚会,放心。” 顾安宁从他怀里抬起头,入目的就是他领带上方微微凸起的喉结,看起来很性感。她紧张地吞咽一下,想了想决定主动问出口,拂开他的手指斟酌着说:“你和海棠——” “离那女人远一点。”邵庭打断她的话,解开西服扣子,随即又冷着脸再次补充道,“她很危险。” 顾安宁被堵在喉间的话瞬间变得滑稽起来,好像有些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做禁脔依旧足够让她觉得耻辱,如果还要做个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那么邵庭就真的太看轻她了。 顾安宁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将邵庭一双铁实的胳膊用力推开。 邵庭英挺的眉峰微微一凛:“又发什么脾气?” 他说着把人一下扯回怀里,抱得越发紧了,厉声呵斥道:“以后不许随便推开我,再不听话,我就在这里办了你。” 作者有话要说:邵庭是不是已婚亲们耐心往下看,但是要相信作者的节操……oo d_b

上一篇   9第八章

下一篇   11第十章